開講啦張傑經典語錄 磨難是最好的禮物- share4tw.com

開講啦張傑經典語錄整理于央視節目開講啦張傑演講文《磨難是最好的禮物》的經典句子。張傑,新生代華語男歌手,最近在我是歌手第二季的舞臺上,大放光彩,贏得更多的人的喜愛。
開講啦張傑經典語錄

覺得我沒有舞臺,我就是一個很沒有用的人。只有唱歌才能給我快樂,只有唱歌我覺得我才是有意義的
人生就是這樣,一定要讓自己勇敢,當你學會勇敢之後你才發現,很多的磨難都是值得。
唱歌對我來說太容易了,我一定要做一件難的事
感謝十年前的張傑,好多勇氣,好多的堅持,好簡單,我很感謝他每一年每一個階段的堅持,好簡單。我很感謝他每一年做的選擇,那都是我的榜樣
有人喜歡平淡過一生,我也是,但是在這裡面我多了一個熱情,多了一個夢想,我就是喜歡舞臺
當你在想我這樣堅持還值得嗎。或者說我是不是要放棄的時候,啟事你已經離成功不遠了
張傑個人資料
中文名張傑
外文名Jason
別 名張小傑
國 籍中國
民 族漢族
星 座射手
血 型O型
身 高180cm
體 重65kg
出生地四川成都
出生日期1982年12月20日
職 業歌手
畢業院校四川師範大學
經紀公司天娛傳媒
代表作品《這,就是愛》,《何必在一起》,《我們都一樣》,《明天過後》
主要成就二十三次榮獲最受歡迎男歌手獎
2010年韓國MAMA“亞洲之星”大獎
連續四年中歌榜最受歡迎男歌手獎
連續四年音樂之聲最受歡迎男歌手
 
香港TVB8“內地觀眾最愛男歌手”
開講啦張傑演講稿全文
磨難是最好的禮物
各位同學:
大家好!我今天要講的這個主題叫作——磨難是最好的禮物。十年到現在,我想了想,我最大的磨難是什麼?我想來想去,我覺得應該就是今天吧。
我覺得今天對我來講是一個特別的時間和地點,因為今天我在《開講啦》的這個地方,是在上海,上海其實是我人生的一個高峰,也是我人生的一個低谷,因為我是在上海2004年起步的,然後也是在上海,有了這樣的一個跌倒。我不要唱歌,唱歌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一定要做一個難一點的事情。好,我來了。因為其實可能現在讓我想以前的事情,我可能,我有點選擇性失憶,我可能就不想去想太多磨難的事情。因為我很開心自己唱歌能夠被大家喜歡。
那時候大學都會勤工儉學,我學的是旅遊與酒店,然後那時候我們要實習,所以我就去到酒吧,白天當服務員,晚上就可以在那兒唱歌。那時候我覺得經濟狀況還可以,因為我在外面就是唱歌的話,對大學生來講,我可以一邊去把這些錢拿來交學費,然後還可以去自己買一個電腦,然後還可以補貼家用,我覺得還蠻順利的,然後自己好像也長大成人的感覺,就覺得以後應該就是這樣了。結果到後面,我當然也會參加一些校園比賽什麼的,我其實不是為了我今後要把自己當明星怎麼樣,我就是想認識更多的唱歌好的人,然後唱更多的歌給他們聽。
再後來呢,我就有點緊張了現在,再後來,我就有一天我在公車的一個看板上面看到了一個比賽的廣告,唱歌比賽是全國性的,這個比賽叫作《我型我秀》,我就把它當成是一個開眼界的一個長途的旅行,就來到上海。但那時候的比賽,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我要去拿冠軍,我也不敢去拿冠軍,但是對我最大的一個吸引,得了冠軍就可以跟當時的評委,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偶像張學友先生一起來合唱歌曲。然後那時候我就準備了一首中文歌給大家,叫作《北斗星的愛》。
那時候有一個很好笑的一個事情就是,我現在記得我唱完之後,我站在前面等待張學友的點評,有個畫面是這樣的:張學友說,張傑你好。我就說,張,張學友你好。最後我還真的就拿了冠軍,但是你知道拿了冠軍那一刻。大家看得到,大家可以看重播,我那一下的表情是非常驚恐的其實。我其實真的不想簽約了,不想做藝人,不想面對鏡頭,然後我自己也煎熬了一個月。最後還是因為我媽給我打電話,她說人家做了那麼大一個比賽,就是這麼多人來參加,希望都寄託在你身上了,你當了冠軍不簽約的話,會讓別人很難堪的。顧全大局,我就簽約了。
所以那時候我就開始面對攝像機,自己拿著手機在那兒:大家好,我是張傑。然後等半天再說話,我應該說什麼,然後就不知道該怎麼講了,鍛煉自己的說話的能力。然後到後面我就開始發專輯,那時候也領到了最受歡迎的新人的獎。
但是兩年之後,突然,經紀公司的高層有了一個變動,唱歌的機會越來越少,生活也變得困難。那時候好像也沒有什麼錢了,每次沒錢的時候,卡裡面有時就會多一些錢出來,然後後面我才發現那是家裡人打給我的,他們也不願講。有一天我覺得心裡面難受了,然後就給我媽打電話,我媽睡了,然後那時候她在做一個米線的生意。我告訴過她,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要睡在燒蜂窩煤的地方,因為它有很多有毒氣體,然後打電話就發現她還睡在那兒,我就跟她很急,我說你能不能睡在,就是離那個遠的地方,睡在家裡面好不好。然後我就其實是埋怨她,很大聲地埋怨她,我一聽媽媽也沒說話,然後我自己就覺得,兩年了,我覺得做了藝人兩年了,我反倒沒有去幫家裡去分擔什麼。然後我就一直在電話裡面說,媽,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就一直講對不起。
因為我那時候才二十一二歲,然後也沒有去過大的城市,我每次去上地鐵,然後去看到那些人,就是大家都是很陌生的一個樣子,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情,然後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明天要幹嗎,後天要幹嗎,心理壓力最多的時候,或者最艱難要選擇的時候,我真的有想過,我要不要算了,我就回去繼續做歌手,繼續在酒吧唱歌吧。因為我覺得那樣至少可以掙到錢,就自己生活真的沒問題,因為那時候真的幾千塊對於家裡來講,真的是一個很多的數位了。那段時間,我記得我就把自己關在家裡面,就是封閉起來,然後就自己去二手音像店,去買了一個調音台,然後我就在家裡面每天對著牆唱歌,把自己所有喜歡的歌都唱出來,那時候唱得最多的是《年輕的戰場》,然後就覺得很適合我當時的心情。

share4tw.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