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用“4B”精神,做“5B”的事情

  俞敏洪:用“4B”精神,做“5B”的事情

  ——俞敏洪哈佛大學中國企業傢之夜演講

  美國東部時間2013年10月3日,參與“中國企業傢全球遊學計劃”美國班的中國企業傢在哈佛大學舉行瞭一場報告會。中國企業傢俱樂部執行理事、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俞敏洪進行瞭“土豪”與“士族”的主題分享,講述瞭中國的“土豪”們以“4B”精神做到第五個B的故事。

  各位同學、朋友,尊敬的孟院長,大傢晚上好。

  我今天站在這兒演講有點為難。因為我禮拜六在MIT做瞭演講,禮拜天又在哈佛北大校友會上做瞭演講,現在抬頭一看,很多面孔都很熟悉,前兩次都在場。你知道重復聽,會讓我的演講變得多麼痛苦,世界上隻有一句話是可以反復講的,就是“我愛你”.但隻適合對一個人說。

  剛才大傢聽瞭夏華很時尚唯美的演講。首先我想糾正夏華的一個說法,說穿衣服對我來說不重要。穿衣服對我來說其實很重要。隻不過穿什麼樣的衣服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同時在我認識夏華後,才知道哪個女人最適合幫你挑衣服。這兩年我的很多衣服都是夏華幫我挑的,當然挑的衣服無一例外都是依文的衣服,其實我也挺喜歡愛馬仕的,但夏華說那個太土瞭不能要。

  今天來以前,主持人問我講什麼題目?我說我就講講中國“土豪們”的發展史吧。這樣的話我至少可以避免和前兩天的演講重復瞭。

  最近在網上流傳幾句話,一個是“土豪,我們可以做朋友嗎?”我覺得這個話挺好,表明瞭中國對“土豪”態度的改變。我們以前的一句話是“打土豪,分田地”.現在是“路見不平一聲吼,抱著土豪不放手”.但是“土豪”到底是誰呢?這些“土豪”總體來說就是現在中國的老一輩的企業傢們,因為他們都是從很土出身的。

  什麼事“4B”

  現在網上流傳一個字叫做:4BYouth,中文翻譯過來有一點土,叫做“4B青年”,大傢知道是哪“4B”嗎?ThefirstBis苦B,thesecondBis2B,thethirdBis裝B,thefourthBis傻B.為什麼說這些土豪們其實都是4B青年呢?

  第一,他們真的很苦。他們大部分人都是苦出身的,其實我們這一代人起來的時候都是三十年前,差不多都是二十歲左右,那時候既沒有富二代也沒有官二代。當時官二代已經有瞭,但是也比較苦,沒有富人在後面給他們撐腰,現在富二代這種傢裡錢多得不知道怎麼花的人在當時的中國幾乎沒有,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是從非常貧寒的傢庭出身的。大傢稍微想一下,柳傳志先生的創業是從哪裡創起的?是從中科院的一個傳達室創起的;那個時候馬雲的父親是拉三輪車的,有的時候還騎二輪車;我的父親是個不認字的農民,剛才王文京說他五萬塊錢創業,我覺得太有錢瞭,你知道新東方的註冊資本是零,大傢都會說你註冊資本是零是怎麼註冊下來的?它就註冊下來瞭,因為那個時候大傢的資本都是零。

  第二,他們真的很“二”,怎麼“二”呢?就是做瞭一個好像常理說不通的事情,這叫“二”.我們“二”不“二”呢?你看我在北大在過幾年可能就被提副教授瞭,突然間就開始幹個體戶瞭,從北大出來挺“二”的吧?王文京本來是做財務的,當時在任何國有企業都能找到挺好的工作,他就“二”瞭。夏華更加“二”,一個女的你說你瞎琢磨什麼東西?她在政法大學也快被提成教授瞭,講師已經當好幾年瞭,她就“二”瞭,然後又告訴老公你在體制裡不要出來,我去闖,我覺得她老公能忍得住她真是太難得瞭。但是她不“二”的話就不可能有另外一番依文的天地,必須得跑出來。

  第三,這幫人別看他們挺真誠的,首先我認為企業傢幹活都很真誠,如果他們不真的話幹不出事情來。但我們這些人確實需要裝,為什麼呢?你要裝孫子,因為中國還很缺乏一個透明的、直截瞭當的、法規明確的、平等的環境。我們正在進步,但還沒有進步到確實讓我們隻要去二就行瞭。所以你必須裝,你在企業發展的過程中如果不裝孫子,如果你不假裝喜歡周圍很多其實你根本就不喜歡的人,你就沒有活路。所以他們其實挺裝的,但是這個裝的背後不是說他們沒有真誠,他們唯一的心理就是我必須把事情幹成,這個心態是任何裝都不可能掩蓋的。

  第四,他們確實傻,為什麼呢?他們堅持,死活都要堅持下去。看看史玉柱多堅持,一個巨人集團就是被忽悠的,本來他隻想造一個八層樓,被這麼一忽悠最後從八層樓改成十八層樓,從十八層樓改成二十八層樓,最後改成八十八層樓,結果負八層還沒有造出來,樓還沒出地面錢就沒瞭,拖欠瞭人傢好幾億塊錢。但是史玉柱確實很牛,他覺得有出路,我就不信我不能再東山再起,被人到處追,幾個月大傢都找他讓他還錢,但是他就堅信自己能做起來,你看最後又起來瞭,現在變成瞭中國的金融傢,民生銀行一部分股份都是他的,你說多厲害?他確實很堅持,堅持到最後把欠錢連利息都還完瞭,你想這樣的人到哪裡去找?所以像我們這些人都是很堅持的人,每個企業傢最後都有幹不下去的時候,要麼就是被環境逼得幹不下去瞭,要麼就是被資金逼得幹不下去瞭,你沒有辦法,但是必須傻堅持下去,因為不傻下去沒有活路。

  但光是四B,還成不瞭企業傢,他們能夠成為企業傢,其實最後就是因為第五個B,他們有著非常牛B的夢想,他們覺得這個世界上我必須變成一個牛B人,必須變成一個自己能夠活下去,同時幫助別人一起活下去的人。最初的起源是很卑微的,但是卑微不等於結局,卑微隻是起點,結局在什麼地方我們到今天還不知道,但是我們依然在以4B精神繼續做到5B的工作,很簡單,這就是土豪們。

  “5B”的另一種解釋

  我用英文來做5B的另外一種解釋,他們很Bitter(苦),很辛苦,心也很苦,因為中國做生意的環境一直不很暢快;他們Bewildered(困惑),他們在工作和生活中很迷惑,因為他們工作的環境和規則,很多都是不透明的,一不小心就落入瞭某種圈套;他們被這個社會Belittled(輕視)瞭,到今天為止依然還是被貶低瞭,“土豪”這個詞的出現,其實就是帶有一點貶低色彩的。兩個方面被貶低,政府不認為民營企業正統,老百姓不認為民營企業傢幹凈:大傢想一想中國民營企業的局面,中國民營企業占瞭中國經濟總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七十之間,就業的百分之八十五左右,但是中國民營企業到現在為止在中國的體制中間其實依然沒有正統地位。我們不反對國有企業存在,但是在同等條件下民營企業現在完全沒法跟國企競爭,你說國企應該是管中國最重要的能源、發展、國防等,但是偏偏要進入房地產,現在有多少國企進入房地產?房地產應該是民營企業幹的,它又沒有什麼科技含量。中國民營房地產企業如果買下土地以後兩年不用就要還給國傢,但是國有企業買瞭不用還,為什麼?老子就是國傢,憑什麼要還?所以民營企業被國營企業Belittled.同時,民營企業還被老百姓Belittled,因為一些商人做著官商勾結的事情,財富來路不明,招來瞭老百姓的嫉恨。其實大部分商人和企業傢還是好的,他們在用正當的手段推動中國商業和社會的進步,但總有一些商人行為不法,使得整個商人群體在老百姓中間的地位不高。但是現在社會在進步,老百姓也逐漸意識到瞭民營企業的重要性,隻有大傢一起共同努力才能夠維護穩定,維護社會發展,維護社會進步。這是我們喜聞樂見的事情。我希望中國民營企業傢到最後變成一個實實在在的社會群體。

  我前天在哈佛另一場演講的時候曾經說過,中國從古代到現在有一個階層,穩定瞭中國社會的道德、中國社會的發展,這個不是土豪,而是士族階層,就是知識分子,代表著社會的良心。中國古代做生意的其實也是知識分子,當官的也是知識分子,各地方的望族也大部分是由知識分子組成的,中國的老百姓是被知識分子整體影響,士族的道德意識變成瞭整個社會的道德意識。但現在這個階層相對來說非常薄弱瞭。所以我希望中國有一個新的階層能起來代表中國的發展和中國的社會規則,這個階層其實就是中國的民營企業傢,因為他們整體上推動瞭財富發展和社會的變革,包括大量的創新其實都是從民營企業產生的。未來社會制度的建立是在中國建立一個商業化的社會制度,而不是農業化的社會制度,因為中國已經變成瞭一個不可逆轉的流動化、城市化的社會,而且城市中的人口流動是全世界占到絕對首位的,面對這樣的變化,一系列的制度就必須創新,這個創新必須依據商業規則來創新,平等、透明、互相交換、契約精神,這就是商業原則中最重要的精神。

  我剛才說過瞭企業傢現在在兩頭Belittled的狀態,上面政府不重視,下面老百姓也恨企業傢,為什麼?官商勾結!確實有些商人很討厭,他們跟官員勾結,他們賄賂政府官員幹壞事,自己爭取資源做壞事。他們做壞事,把好公司也拖累瞭。去年美國渾水公司攻擊新東方,就是因為渾水在之前攻擊中國的一些公司時,發現問題很多,做假帳、報假數據等,攻擊一個成一個。但其實新東方沒有做過這方面的事情,所以新東方去年被攻擊,我的態度是對美國人心平氣和。原則上我應該恨渾水公司恨得不得瞭,為什麼能夠心平氣和地對待這件事情?因為我知道他們確實是攻擊瞭一些真的不好的中國公司,那些中國公司從本質上說上市就是在美國圈錢,老板淘瞭錢就想走,他們提供的報表就是假報表,當他們把這些壞公司抓出來的時候我應該鼓掌,但抓到像新東方這樣的公司怎麼辦呢?我隻能做一件事情,我必須證明新東方是好的,我不能退。當時有人勸我說新東方私有化,因為私有化在那個時候最合算,我們的股票在三十多塊錢賣掉瞭,現在變成九塊錢,私有化的成本太低瞭。我說我不能私有化,因為如果私有化就意味著對我自己不相信,另外,私有化瞭我就沒法證明給美國人看新東方沒問題。因此,我要去證明,證明很簡單,人傢說你有罪,你說自己沒有罪,怎麼證明?舉個例子,如果你老婆說你有外遇,你要證明自己沒有外遇,光嘴巴說是沒用的,你說我就是沒有,她說你就是有,這就是我跟美國人面對的狀況。你隻有一個辦法,就是把你過去五年發的所有短信、所有微信和所有e-Mail拿出來給她看,你看,沒有。有人說你刪除瞭,但是刪除沒用,因為當美國人要求我把五年幾萬封e-Mail拿出來給他們看的時候,我說我有一些個人的e-Mail能不能刪除?他說你可以刪,但我們半小時能全部恢復,我說那就不刪瞭,他們說俞老師你放心,因為我們公私分得很清楚,你私人的信件跟我們沒關系,但是有關交易方面記錄的信件我們全部會調出來。用瞭整整六個月的時間,新東方花瞭一千五百萬美金,他們要調查我還要我幫他們出錢。最後證明新東方沒有任何問題,新東方股票從九塊錢漲回到瞭二十五塊錢。盡管化瞭這麼多錢,這個事情我必須做,如果我不做就證明我有問題。中國公司在美國的企業形象盡管還有百度、新浪這樣的公司頂著,但是多一傢就意味著中國未來資本市場多一條路。新東方從2月份證明自己沒問題到現在中國又有將近十傢公司在美國上市,如果新東方有問題的話可能後面短期內一傢公司都上不瞭。所以我希望中國的企業傢自己能爭取自己的地位。我不怨恨政府對民營企業傢到處防范,我不怨恨老百姓對中國商人不相信,因為確實有些糟糕的商人,也確實有些讓政府很頭疼的官商勾結的人,讓政府最高層對於中層政府領導管理起來增加瞭無數的難度,我隻希望我們自己能夠真正從“土豪”做成“士族”企業傢,士族是有理想的,“土”是下面一橫長,“士”是上面一橫長,“土豪”們有的時候把腳伸得太長瞭,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把下面那兩隻腳稍微砍掉點,別伸到政府的口袋裡就好,這樣我們就不再是“土豪”瞭,而是變成“士豪”瞭,成為有著“士族”精神的豪傑。這是我的希望,我覺得企業傢們是很瞭不起的,大量的企業傢是VeryBrave(非常勇敢),因為他們突破瞭層層的障礙,他們有自己的Belief(信念),相信自己努力的力量,這是我用英文解釋的5B.

  致學子:在中國做事情的幾點提醒

  在中國做企業必須要對中國的現實有深刻的瞭解,瞭解瞭還要行為正確才行。在民營企業或者國有企業私有化的過程當中,或者部分私有化的過程當中有一大批所謂的企業傢倒下來瞭,甚至被送進瞭監獄,為什麼呢?急於求成。因為中國的環境很復雜,在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之間,尤其是國有民營化之間這種復雜局面的時候,如果你急於求成沒有智慧的話一定會出事。

  這裡我想再次用柳傳志來做例子。大傢想一想,最早聯想百分之百屬於中科院,因為最初的二十萬是中科院出的,不管多少錢,哪怕一萬塊錢,隻要是國傢給你出的,這個企業最後就是國傢的。但是按照原有的機制,不可能有現在的聯想電腦,也不可能有現在的聯想控股,所以得變。在這背後需要兩個詞,一個叫做耐心,你是在一起過日子的,不能對著幹,對著幹的結果就像夫妻打架,你跟強勢的一方對著幹基本上沒有好結果。第二就是智慧,和政府打交道需要對政府深刻瞭解,這種瞭解就是智慧。聯想改制的結果,不光是對所有當時的聯想員工有好處,對國傢也有好處。你想,中科院隨著聯想的上市收益瞭多少現金?能支持多少科研項目?但是如果大傢嗆著來,最後的結果是聯想集團沒瞭,柳總也不是今天的柳總瞭,就這麼簡單。

  所以,對於中國社會的深刻理解是多麼重要,而且這個深刻理解當中還不能把自己卷進去。大傢想一想,多少商人就因為某個政府官員的貪婪,就是剛才我說的官商勾結,不自覺地就把自己卷進去瞭。其實有的時候你一不小心就會被卷進去,比如我就有過好多次可以被卷進去的機會,但是後來我想瞭一下,還是老老實實做教育,後來我發現這個挺好,因為我做教育不太容易被卷進去,想卷都不行。

  第二,我想告訴大傢的是,你學的知識和你的遠見、眼光沒有必然的聯系。比如現在我們這些在MIT和哈佛的同學,你認為你就必然能做成大事嗎?當然,你做一個教授、學者的可能性比較大。進入名牌大學隻能保證這一點,整體上你的生活水準比不上大學的人要高一些。我是北大畢業的,北大也是中國的名牌大學,但是北大真正能做出大事的創新型人才其實也不多。當然會有,但是每個機構都有,並不是北大會有,北大是比例要稍微高一點而已。一般的大學也有,像馬雲知道是哪個大學畢業的嗎?杭州師范學院,你是基本上沒聽說過的。而且馬雲跟我一樣,一考就是考瞭三年,都是考的英語,第一年都沒考上,第二年都沒考上,第三年都考上瞭,我進瞭北大,他進瞭杭州師范學院。原則上我現在應該比他發達好幾倍才行,但是回過頭來看看阿裡巴巴馬上要再次上市,市值大概估計是一千億美金,新東方才多少?四十億美金。我該一頭撞死。哈哈,但是我堅決不撞,因為財富和智慧、遠見沒有關系。所以你上好大學很好,但是Don’tbetooproudofyourself(不要對自己過分驕傲)。我從北大出來,學到的最好的是:第一,名牌大學相對來說有好處,你至少走出校門會更加自信;第二,自信的同時你必須限制在適當的行為范圍內,甚至應該更加謙卑,這樣讓人感到你像一個名校畢業生。我最怕的是兩種人:第一,聰明極其外露,鋒芒畢露,句句緊逼、事事緊逼,讓你覺得事事不如他,我覺得哈佛、MIT這樣的學生還是有的,因為北大清華這樣的人很多;第二,總覺得自己的學校就等於自己的成功,這個是很要命的。這兩點大傢不要有。

  我跟大傢講一個故事,今天我有這個地位是靠我母親,因為我小時候不會有這麼大的遠見,小的時候我就想上大學,其實我就想離開農村,這是我的遠見。我母親的遠見並沒有超過我,但是對於一個農村婦女來說是瞭不起的,她說你就應該上大學。所以我第一年沒考上,第二年沒考上,第三年幹脆別幹農活瞭,全面復習,第三年考不上回來幹農活;但是我們村另外一個小孩第二年高考還比我多瞭一分,如果第三年他跟我一起復習必然能上大學,但是他母親說考考考,還考個P,我傢祖祖輩輩都是農民,老老實實回來幹活造房子娶媳婦早點抱孫子。這就是遠見,兩個同樣不認字的農民婦女,一個培養出瞭俞敏洪。大傢有沒有發現知識跟遠見沒關系?這是真的。

  我還要提到馬雲,馬雲是學英語的,他懂什麼互聯網?但是馬雲創造瞭中國互聯網界的奇跡,你看他把e-Bay步步緊逼逼出瞭中國,e-Bay當時多牛啊,世界第一。真正的領導不需要懂具體的技術,甚至不需要懂這個東西是幹嘛的,毛澤東一輩子沒摸過槍,但是毛澤東毫無疑問是全世界最偉大的軍事傢之一。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項,這個長項不一定是你學的東西。前兩天北大校長演講的時候說北大人出來都不務正業,因為他們很少幹自己學的專業的事。確實是這樣,因為學到後面,學的是通達而不是知識點,如果你學的就是那個點還以那個點為驕傲,那你就作為一個普通的科學傢或者某個專門領域的思想傢就可以瞭。真正做大事的人必須心胸開闊、胸懷博大,能夠忍得住、耐得住寂寞,還要能夠和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相處;如果你斤斤計較、小肚雞腸、目中無人、眼中挑刺也可以,但是別幹這些工作,就去幹一個人的工作,把它幹到極致你也能成為偉人。有多少科學傢有多小氣你知道嗎?有多少科研人員十分挑剔你知道嗎?但是他們依然可以做偉大的科研工作,因為他們不需要當企業傢,他們不需要當政治傢。

  第三,創新不是來自於知識,創新來自於思維的突破,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思維突破是什麼概念?其實很多事情本來很簡單,你把它想得太復雜你就沒法做瞭。當然,呈現的東西簡單可能背後是復雜的。喬佈斯曾經說過Simplicitycomesfromultimatesophistication,就是簡單實際上是從最復雜的局面出來的。但是當我們面臨突破想得太復雜瞭,我們就沒有瞭突破的可能性。我想舉個例子,中國最大的汽車老板是誰?李書福,吉利汽車集團。因為長春一汽、上海汽車都是國有企業。李書福是怎麼造汽車的?李書福是不太喜歡上學的,因為他上學成績老是不好。但是李書福有另外一個能力,他好動,他把傢裡的自行車拆瞭又裝裝瞭又拆,傢裡後來有瞭一輛摩托車,大傢應該知道發生瞭什麼事情,他把摩托車拆瞭又裝裝瞭又拆。鄰居看到他對摩托車那麼熟練就拿來讓他修摩托車,所以他就開瞭一個摩托車修理廠。李書福是標準的農民,跟我一樣。一般的農民開瞭摩托車修理廠,每年賺二三十萬就挺舒服瞭,現在有多少摩托車修理廠就是農民幹的,就在鄉鎮小縣城幹這個事情。所謂的創新就是在這個點上再往前想一步,當你開瞭一個摩托車修理廠之後能不能再往前想一步?李書福就往前想瞭,既然我對每個配件都如此熟悉,為什麼不買配件組成摩托車賣呢?所以他就把配件全部裝起來,想破腦袋想瞭一個特別農民的名字——吉利。緊接著過幾年他開始想造汽車瞭,有人告訴李書福:“書福,你這是瞎想,上海汽車為瞭造小轎車引進瞭美國的別克技術,長春一汽引進瞭德國的大眾技術,你一個農民,你造汽車?開什麼玩笑?”大傢看一看,這個時候一般人和企業傢不同的思維就出來瞭。一般的人就想真的不行,電子系統根本就搞不清楚,還是造造摩托車算瞭,一輩子幹個摩托車廠也挺好,但是李書福想:“哥們,汽車有什麼難造的?汽車不就是把兩輛摩托車焊在一起嗎?”太突破瞭吧?其實他最後做的就是把兩輛摩托車焊在一起,把其中一輛摩托車的把手拿掉,把另外一輛的把手換成方向盤,最後上面造個頂子,兩萬塊錢一輛汽車,你想到哪裡買兩萬塊錢一輛汽車?後來我們就看到吉利牌汽車瘋賣。有一次溫傢寶見李書福,李書福說:“總理,昨天我夢見你瞭。”這樣的話隻有他敢說,因為李書福長得很憨厚,他說什麼話都挺真的。溫傢寶回頭一看是李書福,拍拍李書福的肩膀:“書福啊,要把汽車造得安全一點哦。”李書福就說:“請總理放心,我在兩年內一定把全世界最安全的汽車公司給買回來。”兩年以後沃爾沃變成瞭中國汽車公司,現在你開沃爾沃汽車請記住,你在為中國汽車公司努力。緊接著去年他又把倫敦出租車制造公司買瞭,這就是企業傢,從一個“土”變成瞭一個“士”,為什麼?已經為國爭光瞭,為國爭光就是士,不要說企業傢賺錢不能為國爭光,所以創新是來自於思維的突破。兩大汽車公司,一汽上汽都是幾百億的規模,根本就不敢碰,錢白白地被美國人、德國人賺走瞭,李書福就幹,這就是企業傢,所以企業傢最重要的是創新的思維,這是特別重要的。

  剛才王文京談創新的時候我特別同意,但是他說的有一點我不同意,他說長城是創新的結果,我認為登上長城隻會越來越糊塗。因為長城有一個典型的特點,就是想擋住外來的進攻,但是外來的進攻是擋不住的,就像中國現在面對世界的創新潮流,面對世界的發展潮流,想要擋連門都沒有,你就得開,你就得讓大傢感覺到潮水來瞭,我們把自己從快要被淹死的狀態變成弄潮兒,這才是偉大的。長城不僅僅是中國有,大傢知道古羅馬帝國一千多年,他們為瞭防范北方蠻族的入侵沿著多瑙河也建瞭一個長城,叫做日爾曼長城,跟中國長城建得差不多,隻不過比中國長城要短。羅馬帝國靠瞭兩條河,一條是多瑙河,一條是萊茵河,加上一個長城,想把當時的日爾曼(蠻族)擋在外面,後來證明實際是擋不住的。今天的歐洲起源是來自於這些當時的野蠻民族,法國就是法蘭克,德國是日爾曼,英國是盎格魯-撒克遜,全是當時的蠻族,沒文化的人,現在的匈牙利是當時的匈奴,想擋是擋不住的。倒過來隻不過是因為後來文藝復興的時候,歐洲回過來檢點自己起源,把野蠻的民族慢慢變成瞭文明的民族,他們發現真正的文明起源在古希臘羅馬,所以文藝復興有瞭制度傳承才有瞭現代的歐洲。所以中國想要擋住世界潮流是擋不住的。長城盡管很偉大,但是它象征瞭中華民族的封閉心理,發現北方蠻族來的時候用長城擋,但根本擋不住。五胡亂華不用說瞭,遼朝、金朝、西夏、元朝把中原弄得半死不活。後來清朝來瞭,最明智的一個舉動就是宣佈長城沒用,清朝把自己的夏宮都建到瞭長城外面,就是現在的承德。隻不過清朝有一個問題,就是因為少數民族統治多數民族的時候一定害怕,害怕就會封閉,所以文字獄思想封閉很嚴厲。清朝還有一個重大的毛病,他們知道長城可以不擋,因為他們就是長城外面來的民族,但是他們犯瞭一個毛病,他們覺得海洋能夠擋,這就是1840年以後鴉片戰爭的來源,也是中國後面民族災難屢屢出現的原因,因為他們覺得海洋能擋,閉關自守,老子不上海,你在海上也別來。英國人法國人可不聽這個,老子就是要來,你擋不住,長江黃河我全去,最後沒有辦法瞭,被迫開放。所以最重要的確實是完整的心態開放。

  當然,我也相信,從宏觀來說,世界在進步,中國進步得更快,不管是經濟、政治還是文化,我們一致認為盡管有反復,這就像春天的寒流一樣,其實每一次寒流的來到都是更溫暖的春天的序曲。所以請相信大形勢,既然相信大形勢,那麼最重要的就是微觀的程度瞭,微觀的程度要相信什麼?微觀就是個人應該相信你們自己奮鬥的力量,這個特別重要,相信個人奮鬥的力量,要相信中國的社會結構並沒有被固化,利益集團隻是占據瞭未來中國發展的重大利益的極小一部分,真正偉大的利益一定會被民間力量突破。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就行瞭:中國的三大運營商在彩信、短信上面賺瞭多少錢?而一個小小的微信使三大運營商一年損失瞭一千億人民幣,為什麼損失?我發短信和彩信不用再經過你的收費系統瞭,我在美國發一條短信要收我一塊錢,現在便宜瞭一點,但是我在微信上隻要有WiFi環境一分錢不用花,我發送一張照片一分錢不用花,我發送一篇文章一分錢不用花,我做企業宣傳一分錢不用花。就是這樣的一個技術突破使三大運營商手足無措,他們原來是壟斷瞭。所以創新力量在民間,也相信隨著社會的發展、技術的發展,中國的老百姓們,就是我們這些人,尤其是你們在座回去創業的人一定會不斷地突破這樣的限制,讓中國人民享受更加便宜的、更加美好的生活。一千億誰都沒拿到,騰訊一分錢沒拿到,三大運營商沒有拿到,這些錢丟給誰瞭?丟給老百姓瞭,丟給我瞭,我每年至少在發短信上省瞭五千塊錢,就這麼簡單,明白嗎?這就是創新。所以,在大潮面前不管是出現什麼問題,我也相信個人創新的力量、企業創新的力量,社會創新的力量是不可阻擋的,所以我們要盡可能地創新。

  我們要相信個人奮鬥和個人努力的力量,相信跳出你現在環境的力量。我專門講到瞭守株待兔的故事,守株待兔的一個最大問題是什麼呢?明明知道這個地方不可能再有兔子主動來還在這裡守著,這是最麻煩的。當初我從北大出來就是因為我知道在北大不可能抓到新的兔子,我必須出來。所以對於個人來說,突破任何一個環境帶來的通常隻有好處,沒有壞處。比如現在你就在這個環境呆著覺得挺舒服的,最後你一輩子就這麼舒服下去瞭,但是沒用;你到一個艱苦的環境當中艱苦瞭,得到瞭新的東西,突破的機會可能就有瞭。我覺得隻有一個情況下不要進去,要你命的地方不要去,剩下的哪怕變得身無分文,怕什麼?我覺得關鍵在於你的勇氣,我剛才說的企業傢當中最重要的就是“二”和“傻”兩個字,就是你要堅持“二”,人傢不敢幹的你去幹,另外要堅持“傻”,人傢覺得沒希望的事情你要幹下去,這是兩個最重要的東西。

  有一句話說苦難對普通人來說就是苦難,我完全相信,因為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普通人,但是苦難或者挫折對於不是普通人的人來說,就是財富。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大部分人應該把苦難、把變化當做財富,而不是當做挫折,因為這樣你才能獲得更多,這是我希望大傢擁有的心態。

  大傢都在哈佛、MIT這些全球化的大學讀書,瞭解世界,但是在瞭解世界的同時,請大傢記住不要丟下中國。因為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是大陸或者中國出身,要瞭解中國、要融入中國,要把中國和西方結合起來,要把中國的現實和現在你們學的東西結合起來,如果你們不這麼做的話,最後你將註定孤獨一生。這句話也是來自網絡上的。有個傢夥跑到小姑娘傢裡去玩,玩到晚上以後小姑娘說天晚瞭,你騎自行車路上可能會不安全,就留在這兒好瞭,這個男的說我非要證明給你看,晚上騎自行車回去技術高超很安全,回到傢裡還打個電話說我安全到傢瞭。其實中國就是那個想把你留下來的女孩,如果你不理解的話你將註定孤獨一生。

  我的演講就到此為止,謝謝大傢!(勵志演講)

  1. 俞敏洪北大演講
  2. 俞敏洪簡介
  3. 俞敏洪勵志演講稿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