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理想的力量

  堅信理想的力量

  ——俞敏洪在人民大會堂新東方20周年慶典上的講話

  文/俞敏洪

  非常開心今天能夠站在這裡,站在人民大會堂的舞臺上。這讓我想起瞭我在上大學的時候,騎著自行車從天安門廣場走過,那時候我想,有一天我能夠走進這樣一個神聖的禮堂。後來,改革開放終於把人民大會堂開放給瞭人民,我曾經以一個遊客的身份,參觀瞭人民大會堂的整個會堂和周邊的一些大廳。那時候我想,什麼時候我能夠坐在這個會場裡開會呢?後來我被評為全國政協委員,有瞭資格進這個大會堂來參加會議,聽國傢領導人的講話。

  又有一次,北京大學100周年的校慶,在人民大會堂召開,我和王強、徐小平作為被邀請的代表,也坐進瞭人民大會堂。那個時候新東方還是一個非常小的機構。我坐在這曾經想,什麼時候新東方也能夠在人民大會堂慶祝自己的生日?那是在十幾年前,當時我就想,大概二十周年,我們應該能走進來。今天,我們走進來瞭,走進瞭人民大會堂。

  也許,每個會場都能容納新東方的二十周年,但是在這裡的意義確實不一樣,因為,它證明瞭一個卑微的人的卑微的夢想,隻要堅持下去,是可以實現的,新東方就是一幫卑微的人實現的一個偉大的夢想。



  在我們新東方,很少有“官二代”和“富二代”,盡管我們中間的一些人已經變成瞭“富一代”,但是也畢竟是少數。我們每一個人都從草根出身起,我們每個人都有屌絲情懷,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從來沒有忘記過,有更高的山可以爬,更長的路可以走。在更高的山上,我們能看到人生更好的風景,在更遠的路上,我們能遇到我們沒有遇到的朋友和機會。我們一路走來,走瞭二十年,走到今天,取得瞭一些成功,這些成功依靠我們自己的努力,但也不全部是憑我們自己的力量。所以我們要感謝,感謝我們這個時代給我們提供瞭這樣的機會,盡管這個時代還有很多的毛病和問題,但是請大傢稍微回想一下,在中國兩千年的歷史中,有哪一個時代能比今天更好呢?就是在宋朝、唐朝的時候也隻是少數的知識分子和官僚才能享受到社會的繁榮。今天我們盡管沒有享受到整個社會的繁榮,因為我們知道中國還有很多需要改革的地方,有利益集團、有官僚特權,但是毫不誇張的說,一個13億多人口的國傢,大部分人已經能夠吃飽飯穿暖衣,並且還能夠過上有夢想的日子,我覺得這個時代真的值得我們感謝。

  其次我們要感謝在座不在座的每一位新東方人,因為任何個人都不可能做出偉大的事情,新東方之所以有今天,是我們團隊成長的結果。從我一個人開始,到最後二十個人,一百個人,一千個人,到今天我們擁有三萬多個員工和老師,大傢的力量一起把新東方做起來瞭。

  我們更加感謝我們的學生、傢長對我們的信任,因為正是他們的信任,使我們能夠收取源源不斷的學費,從而能夠給每一位員工老師發工資,也使新東方能夠到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成為世界培訓教育的第一大股,所有這一切都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結果,沒有任何一個個人可以自己做起來。我想即使我有再大的能耐,如果我今天還是一個人的話,那新東方依然是一個小的培訓機構,可能依然是小小的個體戶,甚至我可能已經變成瞭傳銷者。

  當然,我們還要感謝我們的傢人。在這我首先要感謝一下我老媽,因為我老媽今天作為功勛人物也來到瞭現場。我老媽最大的功勞就是把我生瞭出來。老太太一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想成為“國傢領導人”,但是她最大的職務就是我們村上的婦女隊長,她也特別希望兒子成才,所以從小就讓我看書、識字,雖然她自己鬥大的字不認識幾個。她不光培養瞭一個中文水平比較不錯的兒子,而且培養瞭一個改變瞭中國英語教學格局的人。

  當然我還要感謝一下我老爸,盡管他已經去世瞭二十年。我老爸給瞭我巨大的酒量,使我踏遍中國江湖戰無不勝,我依靠這個酒量,一次又一次在絕望中站起來,把各路朋友變成酒友,變成朋友,最後讓他們因為新東方的事業而感動,幫助新東方一起成長。

  我在感謝我父母的時候,也是在感謝我們新東方人的父母。雖然由於大會堂的限制,我們不能讓每個人的父母都過來,隻是一部分父母過來,但把你們請過來是一種象征,表示著新東方向你們的感謝。我們做得非常不夠,新東方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是你們生出瞭好兒子,好女兒,他們一起為新東方奮鬥,做的是一件正直的事業。請你們相信我們幹的不是販賣人的事情,我們幹的是一個在中國的這一個歷史階段,甚至是在下一個歷史階段都起到正面影響的事情。

  我們這個時代是一個飛速變遷的時代,從一個農業社會在快速的走向商業為基礎的社會。在這樣一個劇變的時代,我們從原來隻能待在農村和城裡不能動,到已經可以遊遍中國和四海,從一個貧困到連一塊肥皂都買不起的時代,到瞭這個物質生活極大豐富的時代。剛才我說過,盡管這個時代出瞭太多的問題,官商勾結、貪污橫行,但是我相信這是一個快速進步的時代所必然面臨的問題。所以我寧可相信這個時代所出現的一切,不是一種絕望,而是一種希望,不是一種墮落,而是一種進步前的搏擊。我相信再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中國,將會更加美好。那個時候,中國已經建立瞭一系列的充滿秩序和道德的體系。

  為什麼?因為我相信有一些“堅信”在人們的心中不會變。我們堅信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以信任和誠信為基礎的。新東方能做到今天,依靠的是團隊之間的互相信任,是傢長和學生對新東方的信任,是政府對新東方的信任。但是所有信任的建立,一定是以你本人信任別人和以自身誠信為基礎的,它是一種巨大的力量,可以把周邊的所有負能量改變成正能量。在我的一生中確實受到瞭一些人的欺騙,也確實受到瞭一些人的暗算,但到今天為止,我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我依然相信我身邊的每一個合作者和每一個朋友,直到最後他欺騙瞭我。所以我相信既然這是人們心中最渴望的東西,那在中國互相信任的基礎就一定能建立起來。假如說今天我們對中國政府不信任的話,那是因為有一些貪官的存在,但是我們也已經看到瞭政府對貪官下手越來越重;假如說我們人與人之間互相不信任的話,那一定是我們溝通不暢,所有這些東西都會隨著社會的進步而改善。

  第二個堅信,我們堅信人一定會向著人格平等和每一個有尊嚴的生活去努力,這一條也是我們做新東方的基礎。我在新東方常常強調的一句話就是,人與人之間可以有崗位的不同,但是絕對不能有人格的不平等。作為上司你不能欺負下屬,你必須在談話的時候工作的時候,以平等的、友好的、善良的心態去進行溝通。人可以批判,但是不能侮辱,人可以嚴厲,但是不能諷刺。大部分的新東方人都擁有這樣人格平等心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新東方人能夠親如兄弟姐妹的重要原因。中國未來的進步也必須以人格的尊嚴和自尊為基礎,尊嚴就是讓別人能夠看得起你,自尊就是你自己看得起自己,我希望中國社會都演化成一個人與人之間互相都有尊嚴和自尊的社會,如果我們整個的中國大社會在這樣的變革時代暫時做不到的話,我希望至少每一個新東方人都能夠做到。我在這裡要向大傢發出號令,如果你發現任何一位主管和上司在處理你的問題或者和你交談的時候,有侮辱你人格的情況出現,我鼓勵大傢積極投訴。我希望新東方能夠排除侮辱人格和不尊重人以及不給人自尊的人。當然我也希望每一個在座的人都能夠首先做到對人的尊重。中國教育最大的毛病不是學科建設,也不是沒有素質教育,也不是高考,中國教育最大的毛病是在教育中從來沒有過、從小沒有告訴過我們的孩子們,作為一個共和國的公民,他們到底應該對別人賦予怎樣的尊重以及對自己賦予怎樣的自尊,這是人類平等和自由的基礎,我希望從新東方開始做起。

  第三,我堅信人類進步的力量。大傢隻要稍微想一下從古代到現代,我們經歷瞭無數的黑暗,人類充滿瞭殺戮、混亂、饑荒、災難,西方也有中世紀的千年黑暗,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全世界人民從科學知識到人文知識都在進步,人們享受的權利越來越多,人們的生活水平到人與人之間的尊重都在進步。即使我們在中國看到一些這樣那樣的壞現象,但要相信這個世界的大部分人都是追求進步的。我們已經看到全世界融為一體,全球化的傾向把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的觀念、思想和進步都帶到瞭我們身邊,我們再也不是被蒙起雙眼、閉關自守的中國,我們再也不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壓制人性的中國。即便現在的公開言論表達還不夠充分,但我們每一個人至少可以在朋友圈裡表達我們自由的心聲。因為相信世界的進步,所以我相信成長的力量,我們一直在追求自己的成長,在追求中國學生的成長,也在追求中國每一個傢庭的成長。通過這樣的成長我們在追求整個中國的成長,我們民族的成長,我們祖國的成長和我們歷史的成長。

  最後,我堅信理想的力量。理想不一定是必須是崇高的,我們不一定說我們自己非要當上聯合國秘書長,我們也不一定說非要成為拿諾貝爾獎的科學傢,任何一個從卑微出發,哪怕是點點滴滴進步的理想,都值得我們去尊重。剛才我講過瞭,我的理想是從卑微開始的,從一個農村孩子卑微的希望“拔掉農根”離開農村,到最後進入北京大學;從希望成為一個北京大學的合格老師,到希望自己能夠到海外去讀書,到海外讀書失敗後成立新東方;我隻是希望自己的傢庭能夠有一些生活補貼。但是這樣的理想一點點成長,從最高夢想隻要30萬人民幣,到最後我有瞭足夠養傢糊口的錢,最後把新東方帶成上市公司;現在我的理想已經真的變成瞭希望為中國的教育和文化,為中國的進步和發展,為中國的透明和公平來貢獻我自己的力量。也許一切理想都有一個卑微的開始。

  世界是如此的千變萬化,在過去,我們任何一個事情的改變動輒都需要一百年的時間,我們曾用2500年的時間來改變中國的封建社會。從我出生到18歲,我的傢就是那幾間破茅房,是那幾條小溪和那幾棵茂密的樹,但是因為文化大革命平整土地樹被砍掉瞭。今天我們一天所搜集到的信息,已經是我們古代人也許一百年搜集到的信息,今天我們所遇到的曾經也許一百年才要改變的商業模式,一天之內可能就會被推翻和改變。我們已經看到,小時候最喜歡去的書店現在已經蕩然無存,我們知道,人的買書讀書習慣已經改變。我們足不出戶就可以購買到全世界任何你想要的東西,我們知道一般的商店商業模式發生瞭改變。

  現在教育領域的變革正在不斷來臨。在過去兩年中,有關投入教育的公司,不管是傳統的還是高科技的,像移動互聯、互聯網上的公司,已經在中國達到瞭3000多傢,每一傢都可以是新東方潛在的對手,每一傢都有可能把新東方推翻掉。所以今天我們來看新東方面臨兩個命運:第一個命運,我們新東方可以繼續成長,能夠繼續引領中國培訓教育的發展。但是我們也可能是另一種命運,從此被我們競爭對手打敗,有時候一瞬間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你就死掉瞭。很多商業大佬還在抽煙喝酒的時候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公司已經分崩離析。

  新東方現在站在最好的歷史機遇的關口,也站在我們自己最危機的關口。在這個關口我們新東方能夠取勝嗎?

  我對新東方的未來充滿信心,我有四大理由來告訴大傢為什麼我對新東方未來會充滿信心。

  第一,新東方是一個正直的事業。任何正直的事業都不太容易被打敗。我們一直在為學生和傢長服務,我們的每一分錢都來得公開而透明,我們一直憑著良心在做事情,我們心中存在著理想,我們確實“好學精進,志高行遠”.新東方的每一個人盡管單純,盡管有不切實際的驕傲,盡管為瞭利益也會爭吵,但是我們本質上是一群很純潔的人,新東方本質上也是中國最好的培訓集團之一,有這樣的基礎,我們對走向未來會有信心。

  第二,新東方是一個善於變革的機構。大傢隻要想一下,有多少機構是從個體戶變成一個世界級上市公司的?新東方經過瞭無數變革,從個體戶開始,變成夫妻店,變成傢族制,變成朋友合夥制,變成中國股份制公司,又變成世界股份制公司,最後變成紐交所上市公司。盡管現在新東方已經有官僚主義的傾向,盡管新東方滋長瞭形式主義也導致瞭效率底下,但我依然相信新東方的心臟是迎接變革的心臟,因為我願意變革,我願意帶著這種變革的精神來跟大傢一起共同前進。我們可以打破一切的舊規,可以建立新的商業模式,甚至可以推翻瞭重來,最怕的是我們自己不願意變。所以請大傢相信我,我願意變,我願意付出全部精力和時間,甚至付出我的全部財富和資源來為新東方變革做貢獻,我也希望新東方的每個人都能一起處在變革的前沿,共同努力,把新東方帶向下一個二十周年的發展。

  第三,我之所以堅信新東方的變革,在於當我環視團隊的時候,發現在全世界也找不到一個如此充滿理想、激情,如此充滿新意識和創意,而且如此團結、平等和充滿調侃的團隊。我走過世界很多大公司,也走過中國很多大公司,我發現新東方的文化真的非常好。盡管我們有各種各樣的爭論,有各種各樣的吵架,這種爭吵在《中國合夥人》這部以我和徐小平、王強作為原型的電影中也有再現,但所有這些爭吵都是為瞭新東方的發展,都是為瞭讓我們發展得更好,所以新東方的團隊精神中,確實潛藏著新東方真正生命力的基因。

  第四,我曾經讀過一句話:任何一個組織,隻要能關註年輕人的成長並產生影響力,就占領瞭未來。在中國,我們還沒有發現任何一個機構比新東方更加和年輕人的心貼得更近。因為新東方知道如何用年輕人的語言和年輕人進行交流。我這樣一個年齡的人,在哈佛演講也大量使用網絡上年輕人流行的用語,題目就是“用4B精神打造5B的事業。學生跟我們在一起,學生代表瞭未來。當學生背離我們而去的時候,我們就真正失去瞭未來。所以我們隻要做一點就行,踏踏實實為學生服務,讓學生永遠面向新東方,和新東方站在一起,讓我們為學生提供更好的教學資源、更好的教學團隊、更好的教學系統和更好的教育平臺。讓我們一起把學生的理想點燃起來、如果年輕孩子真的對我們新東方的老師,能夠像我們今天節目中表演的這樣,如此崇拜,如此欣賞,那新東方一定會立於不敗之地。

  總而言之我們要進步,我們要變革,我們要努力,我們要更好的服務學生。新東方就在這兒,二十周年,隻是今天。過去的二十年,已經過去瞭,我們的眼睛已經看向未來的二十年,希望在未來的二十年我們一起能夠真的把新東方做得更好,希望二十年以後,我們在座的大部分人依然能夠來到人民大會堂,參加新東方四十周年慶典、然後是六十周年的慶典。

  再次向大傢表示感謝!

  1. 俞敏洪北大演講
  2. 俞敏洪簡介
  3. 俞敏洪經典語錄大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