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瞭,你有多少本錢?_勵志演講

  畢業瞭,你有多少本錢?
  
  文/徐小平
  
  大城市一樣,小城市一樣,但是對大城市來說,假如你要說廣院的學生,有服裝學院的學生,有遼寧的同學,他們三個同學來北京搞計算機。假如外地到北京的話,我鼓勵大傢留在北京,北京多好。大城市的資源,為什麼這個問題不重要呢?重要的是你的理想是什麼,你大傢活過你的一生,這個跟城市無關,北京頂多一千多萬人,我今天剛從東京回來,那裡也就一兩千萬人,在哪裡都能找到幸福,找到理想,找到你想要的東西。
  
  去大城市不需要理由,我的父母在那裡我也得去,或者我的公司在那裡也不得不去一下。對,愛大城市需要理由嗎?不需要,大傢愛小城市需要理由嗎?還真需要理由,就像《蝸居》裡的海平,她覺得回老傢房子比較便宜。可能真的三年五年他就完成原始積累,然後就到北京來,把房子租給別人用。這種商業模式,我還不是說笑話,所以一句話,去哪裡你得有目的,你得有理想,或者你有愛好,或者你要有一種價值追求。
  
  這一代人失去瞭這種驅動力,失去瞭目的,我不知道幹什麼,而我們要的理想和我們真正要的dream不一樣,這就造成瞭分裂,造成瞭斷裂,造成瞭很多人人生的迷茫。許多都是常識性的問題。
  
  假如在國有企業個人奮鬥的成功的可能性,這種保障程度遠遠弱於市場化的國際化的公司。在國營企業裡面這個關系,親戚關系起到很大作用,但是在國際化的咨詢公司裡面,其實你靠自己的能力,更能夠達到你人生理想。所以我鼓勵大傢選擇這種國際化的公司,能夠獲得個人成就的這樣一個地方奮鬥,哪個公司不重要,哪個行業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選擇把自己的一生和和什麼樣的事業連在一起。
  
  比如說我在新東方,我就是靠咨詢的,教育計劃,直接發展的計劃,講這個東西,那完全是口語,最後做管理。所以你即使做煙草,還是做管理咨詢,你得有一個對你一輩子想做的事有一個清晰的認識,瞭解你自己想做的事。
  
  其實我自己音樂學院畢業27歲我去瞭北大,當時可以去文化部,可以去音樂出版社,也可以去電視臺,我將來可以做一個出名的導演。但是我就是想到北大,到北大甚至具體幹什麼工作都不知道,我到底要什麼呢?我就覺得我一個搞音樂研究的人,如果沒有深厚的人文功底,文學、歷史、哲學,當代青年人那種精神的融匯,我覺得自己不夠,我就沖著這種感覺去瞭北大。那個工作是火紅的,但是坦率說職業是慘敗的,因為是從政的,而且自己不適合從政。那個時候開始陷入低潮,但是現在想起來,我畢業以後放棄好的職業我就是要來北大,那種人文精神的追求,那種追求思想的豐滿,和個人能力全面發展這一點是沒錯的。
  
  所以,我想說的是現在人考研可以,這個你要想清楚,絕大部分人是拿一個碩士,留學也是。這個時代早就過去瞭,這個時代你這個人拎過來稱一稱,到底多少斤,不以外在價值來衡量人的能力和位置這麼一個時代,完全看你這個人你到底能為我幹什麼。
  
  大傢為什麼要蜂擁而上到大城市,實際上這個機會很多,機會要比小城市多,人生的成本,我不能說非要到小城市,小城市生活非常之低,但是他收入也低,它的機會也小。
  
  我剛才來之前在網上做瞭一個準備,一個英語研究生寫瞭一篇長文,他就找到中石油,中國煤礦,各個各樣的IT企業,各個銀行,保險公司,都說要英文人才,但是最終根本沒有找到工作。他在裡面提到我的一個同事,叫張曉梅,她也是學英語出身的,你們可能知道。我看完這個文章以後也蒙瞭,一個英語研究生怎麼這麼慘,是不是我們國傢出瞭問題呢?是不是英語出瞭問題呢?其實不是,我再看一遍,這個女生沒有任何特定的愛好,沒有任何特定的經歷,沒有在任何地方實習過,她也沒有說我自己就想到新東方去,或者我就想到電視臺裡面做國際傳媒翻譯,或者我就想到任何一個機構去,她沒有這個愛好,沒有開始。
  
  最終,我想說說我的一個理論,她沒有理想。你哪怕做一個自由職業著,同聲傳譯是一小時600美元,可能還更高,所以她沒有一個目的,又沒有一個愛好。或者叫理想,也沒有一個自己的計劃,你到底愛好什麼東西?最後你沒有愛好,你沒有夢想,你到實踐當中去經歷,她也沒有,我到這個地方去做討厭不好幹,到那個地方好玩,她沒有做下去。這個女生的結果,可以說是教育的失敗,也可以說是她自己的問題。最後她無法認證,但是我敢保證這個人走過來,我也不會要她,學英語七八年應該很洋氣,她卻不洋氣。她就知道學習,沒有和社會打交道,隻是在抱怨社會,這個職位沒有要我,大學生的前途是在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職業失敗、面試拒絕,被趕出去,這個過程中強壯和成長起來的。
  
  所以每一個青年人,必須把自己從說書桌上扔出去,總而言之,在實踐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所以這個女生看瞭以後,連我都覺得無聊,灰溜溜的,我自己信心都動搖瞭,怎麼幫助她?這就是這篇文章的結論,你應該幫助社會,她的失敗還是因為沒有理想,沒有愛好,或者叫激情,沒有經歷。
  
  我剛才講到我當年的夢想,我是要改變中國文化的,到瞭北大,把整個村莊都拔掉瞭。每個人得有一個自己的人生目標,你沒有目標你就是行屍走肉,而教育的目的就是要給每個人一個目標。
  
  應該在實踐當中增加自己的實力,積累自己的經驗,積累自己的人脈。在不影響你生存掙錢謀生,養活自己,包括減輕父母負擔的前提下,你可以去讀一些應用型的證書,千萬不要讀那個國傢自考文憑那種東西,一定要學那種畢業以後就保證你找到工作的技能性證書。在工作當中慢慢提升自己,三五年的時間你能在北京立足紮根,成為一個北京為你驕傲的一個新的市民,一個勞動者,這是一個建議。
  
  復旦大學有一個女生她學計算機,她不喜歡計算機,她想去法國學設計,我就說全中國有那麼多人想到法國學設計,你的優勢在哪裡?她說不出來。計算機領域裡面除瞭編程以外,還有很多工作,你應該搞管理,你不要做技術。這個女生聽瞭我的話,去瞭華碩工作,工作三五年以後,有華碩這樣世界最大的電腦廠最好的管理經驗。
  
  所以,這個裡面不喜歡什麼是可以的,但是問其他的領域會喜歡我嗎,我的優勢在哪兒?如果沒有沒事兒,可以最終找到一個。我們也要有阿凡達的這種特異功能,把自己的存在和社會某種需要溝通,就可以找到你自己的事業。
  
  那麼這個因為我們需要教育,如果你是隻是高中文憑的話,你一定要去找適合你這個高中教育需求的那些工作,具體的是什麼我不太知道。但是我知道比如說電腦,軟件,我不說具體的東西,但是你自己應該考慮過很多。在這個過程當中千萬不要說這個不好,那個不行,有些事情其實你做好瞭,你會做得很漂亮,就以廚師為例,他不需要大學文憑行業,難道你學個半年一年,成為這個領域裡面一種優秀的人才,我覺得你照樣能在北京獲得偉大的榮耀。我覺得這個裡面有好多廚師朋友,我就不給他們做廣告瞭,日本糕點制造業全世界特別著名,在銀座那個街上,那個糕餅店和世界頂級品牌並列,實在太漂亮瞭,美倫美奐,真漂亮的像珠寶一樣。我就做一個技能性的工作,就是手藝,然後把它作為你自己的博士學位,你做下去,你一定能夠找到自我,一定能夠實現夢想。不要人雲亦雲,這個意義不大,但是等到你25歲、30歲,你有瞭錢瞭,你有瞭資力瞭,你也可以讀一個EMBA,CEO班瞭。
  
  一個修鞋子的孩子,他高中都沒畢業,他每修來修去修成瞭四五個店,一年收入好幾十萬,又買瞭好多房子,我博客裡寫過這個人,我覺得他成功的道路很適合你。他現在日夜混雜北大清華,聽各種各樣的講座,成天跟俞敏洪打交道,他在尋求更高的精神滿足。但是不要忘記他的本質,你就是應該非常自豪的名片上寫上鞋商,我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一個手藝,一個手段,從而我跟其他人都不一樣。
  
  應該說人們走到我這裡,就好像在十字路口人來人往,偶爾有一些人掉到我的辦公室裡面,我跟他們說你走錯瞭,我告訴他們人生的方向,這個是永遠永遠不會錯的。至於說你出去以後一頭紮到北大,讀一個四年文憑,這種事也有,但是我一般會把他趕回去。
  
  我想起另外一個女生,在澳大利亞學瞭七年,三年高中,三年大學,兩年本科,回來在一個國傢大學做教師,一天八百塊一個月,她的親戚來咨詢,我說像你這樣的人非常需要。她問瞭我一句話,新東方不正規,我徹底崩潰瞭,我們的文憑是國傢印發的,不是假的,傢庭給她投資很多,她卻隻有一個月八百塊錢,什麼東西導致她鬱悶?學無所用,他不需要這個社會產生的需要。
  
  他的鬱悶不是社會不需要他,而是他不需要這個社會產生的需要。他成瞭我個一種腦保健操,進入市場化的對英語有需求的地方去。她是某某大學的教師,你是絕不可能,有民辦學校那樣一種機會,他要瞭國傢的認可,我是一個副教授,可以,假如這是你的需要,那個隻是他的一種傳統的過時的需要,他像盲腸一樣,一旦發作起來會很痛。
  
  這個女生也一樣,簡而言之,我呼籲每一個青年人,努力尋找社會需要什麼,而把自己的需要跟社會需要相結合,把羽毛和大地結合起來,每一個人一定要和這個大地,和市場需求結合起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