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夢想,隻爭朝夕_勵志演講

  勇於夢想,隻爭朝夕
  
  ——可口可樂前總裁唐納德·基奧在埃默裡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講(節選)
  
  我不是說你們真的去選課,而是把世界當作課堂。整個世界有著無數精彩的課程,你們可以從中繼續吸收新的、令你們充實的生活甘露。
  
  我感到非常榮幸、驕傲和高興,來參加埃默裡大學第148屆畢業典禮。
  
  在吉姆·蘭妮的領導下,埃默裡一躍成為全球教育機構第一梯隊的一員。你們知道,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排行榜,埃默裡名列美國最好的25所研究型大學——這是一項瞭不起的成就。我祝賀你,蘭妮博士,有如此傑出的教職員工。
  
  我剛剛卸任可口可樂總裁,目前失業,正在找工作。我猜你們中有很多人和我一樣。那麼,聽著,我和你們在一條船上。
  
  我的建議是,不要慌。我讀大學時主修哲學。40多年來我看瞭無數招聘廣告,從沒有看到過哪則廣告上寫著“招聘哲學傢,薪水豐厚,福利從優”。但我知道,畢業典禮致辭人的作用是非常清楚的,他應該給出建議。我非常適合這個角色,因為我有6個業已成年的孩子。他們中有3個今天也在這裡,其中兩位也是埃默裡的畢業生。多年來我一直在給他們建議,多年來他們的母親也在給他們建議,她建議他們徹底忽略我的建議。有人說,在像今天這樣可喜可賀的日子裡,畢業典禮致辭人有點兒像愛爾蘭守靈(1)儀式上的遺體。人們認為你有必要在場,但隻是例行程序,不希望你太羅嗦。
  
  我會註意的。那麼,我要對一群背景各異的畢業生說什麼呢?你們有些人才19歲,我知道還有一個65歲的,你們年齡跨度極大。你們的興趣也各不相同,從高科技到俳句都有。一個66歲、剛剛結束33年職業生涯的無業老人,要對即將開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的你們說些什麼呢?
  
  回顧我的人生,以愛荷華州的一座農場為起點,直到亞特蘭大一座高樓裡的豪華辦公室,我希望我能告訴你們那是一段痛苦的歷程,苦難重重。可惜不是。除瞭僅有的幾次失望和焦慮,基本上是一段快樂、刺激的人生經歷。你們會問我為什麼?關於這一點,我想瞭很多。幾年前在威廉姆斯學院的畢業典禮上,劇作傢尼爾?西蒙是致辭人,他說他在想對於他的生命主題的最佳概括是什麼。他的結論是一個詞:熱情。他說:“熱情是支配和激發我所有能量的力量,沒有熱情的生命似乎暗淡無光。”當然,他身處藝術領域,但請相信我,這個簡單的道理適用於所有需要付出努力的領域。在我的生命中,熱情至關重要。你學的可能是商業、科學、法律、宗教或教育,你可能聰明絕頂,也可能像我們一樣隻是中等偏上。無論你高矮胖瘦,或者貧窮富裕,如果你想要有所成就的生活,能給你帶來滿足感的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點是熱情。對你工作的熱情,對你朋友和傢人的熱情,對生活的熱情。
  
  你們知道,有些人盡管受過良好教育,和大師同窗,漫步在知識精英的殿堂,但是依然會悲劇臨頭,那就是如果他們不註意,就會變得極度憤世嫉俗,他們會抓住人性的缺陷和弱點不放。讓我告訴你們,那些缺陷和弱點就在那裡。這個世界和我們人類,一直在走向毀滅,特別是年輕一代。聖奧古斯丁、亞裡士多德、荷馬都在各自的時代譴責年輕人,說他們不尊老,不勤奮,不守規矩,任性妄為,總之,不像在“美好的過去”那樣。
  
  這裡我引用一組數據:“在我們學校的閱讀課上,每12個孩子中有超過11個人不能理解他們所讀的文字的意思。”這可能是昨天記錄的數據。其實不然,它是賀拉斯?曼(2)在1838年寫的。讓我們面對現實吧,就像作傢威爾?羅傑斯50多年前說的:“現在的學校不如以前那麼好瞭,但是它們從沒好過。”
  
  在許多精英分子的眼中,人類文明一直處於滅絕的邊緣,文化一直在衰落。我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一些出生於嬰兒潮時代,如今獨立生活的人抱怨再也聽不到什麼好音樂瞭。但我必須說,當時我絕不會想到,有一天我們會回顧70年代,將其視為古典音樂取得輝煌成就的時期。我有一個建築師朋友,他說隨便我在世界任何地方,挑一座由最好的施工人員建造的最新建築,隻要給他一臺照相機,並讓他調節不同的角度,他就能使那幢樓看起來像要倒塌一樣,因為他會找出幾處瑕疵,把鏡頭對準它們,並讓你相信整座建築就要坍塌。在一個有一小撮人把生活的相機對準日常事件的社會,如果你們和我允許他們把相機對準我們的生活,那麼,我們將會時而失望,經常恐懼,總是痛苦。所以,我站在這裡,面對2400名從19歲到65歲年齡不等的畢業生,你們刻苦學習,終於迎來這一天,你們已經成功,準備再接再厲。我要求你們尋找,尋找真善美,因為我相信這些品質代表著95%的人類。要警惕那些幕後黑手,炮制出這些悲觀數據和結論,從教育到母牛腸胃氣脹無奇不有。小心那些想要把相機一直對準我們生活的缺點、瑕疵和弊端的人。你們一定要問:“誰能從這些數據、這個結論中受益?到底是什麼危在旦夕?”我的意思不是我們不應該面對現實生活,或者你們應該把頭埋在沙子裡並堅持這就是最好的世界。這不是。這不是所有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但我們可以使它更好,你們2400人可以使它更好。必須相信,你們真的可以改變世界,但你們必須要有勇氣。
  
  什麼時候是開始的好時機呢?從事一份職業,創立一傢公司,寫一本書,爬一座山,冒一次險,做一些大膽的事?我想要告訴你們,如果你們是悲觀主義者,肯定沒有好時機。我曾有幸得見海倫?凱勒,她可以說是最有資格成為悲觀主義者的人。她曾說:“沒有一個悲觀主義者發現瞭星星的奧秘,航行至未知的土地,或為人類精神開啟新的天堂。”有一個淺顯的道理,即條件永遠不會成熟。如果你要尋找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還不如在開始之前先計劃你的借口,想好你的退路。
  
  下面這句話可能是捏造的,但是我一直很喜歡,據說是南北戰爭時北部聯邦(3)將軍喬治?斯代德曼說的。傳說在第二次馬納薩斯之戰,也就是一些人說的佈爾溪之戰前,他向他的部隊演講。斯代德曼將軍顯然對於戰鬥的結局不太樂觀,他說:“先生們,我想要你們英勇殺敵,然後逃之夭夭。我有點兒瘸,所以我現在就要開始逃瞭。”我覺得,逃跑一直是一個選擇,但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因為不論作為個人,還是作為組織或民族,我們都必須堅持根本的信念,那就是我們能夠影響未來。
  
  我要說的是關於未來沒有什麼是必然的。相反地,它是一系列無盡的可能和機遇。我們有責任最大限度地利用它們。
  
  我把人類的大腦看成一塊海綿,它要經歷很長一段時間——你們已經經歷過瞭——期間它的主要功能是吸收知識、技能和許多不同的東西,我確信現在在場的幾個醫學博士為我的藥物學知識(4)感到尷尬,但我不管瞭。然後,當我們進入外面的世界時,這塊海綿是滿的,我們開始擠它。現在輪到我們去向他人傳授知識和智慧瞭,我們擠啊擠,擠出海綿裡的東西。現在,一些人不斷擠那塊海綿,每天擠,他們不斷使用那裡的信息,之後會發生什麼?有一天沒有東西可擠瞭,海綿變幹瞭,變硬瞭。他們發表同樣的演講,講授同樣的課程,寫出同樣的文字,使用同樣的方法去解決新的問題。但是,還有一個選擇:讓那塊海綿重新吸水。在你們的一生中,不斷重復你們在這所大學所做的事情,不斷選修新的課程。不,我不是說你們真的去選課,而是把世界當作課堂。整個世界有著無數精彩的課程,你們可以從中繼續吸收新的、令你們充實的生活甘露。首席法官霍姆斯九十大壽時,富蘭克林?羅斯福曾前去拜訪。他發現這位老人坐在書房裡熊熊燃燒的火堆前埋首讀書。他說:“法官先生,您在幹什麼?”霍姆斯看著他說道:“我在充實我的頭腦,總統先生。”九十高齡的他還依然在讓他那驚人的大腦重新吸水,煥然一新。他在自學希臘語。
  
  我剛建議過你們帶著熱情和不斷自新的精神去面對未來,現在我再推薦一個要素——價值觀。你們可能註意到春天的出版界突然充斥著關於價值觀的文章和書籍,價值觀和道德似乎又流行起來,但是你們和我都知道價值觀不是潮流,它們是文明的根基。我們看重的東西——自由、正義、責任、慈善、誠實、寬容、法治、宗教信仰和你們自己的——這一系列準則決定瞭你們每一個人和我是什麼樣的人。在這裡,你們花費瞭寶貴的時間去考查和評價這些信念和理想,認真且帶著批判的目光,以確定什麼好,什麼更好,什麼將引導你們。在你們的一生中,當你們需要做出道德決策的時候(你們會遇到的),那時,你們會繼續考查和評價。我要求你們千萬不要放棄這份責任,不要害怕做出道德決策,因為欲求面面俱到必然顧此失彼。
  
  所以,不要害怕你們的信仰和信念,它們決定瞭你們是什麼人,它們賦予你們尊嚴。
  
  我還有最後一個建議。我認為大多數在生活中取得重大成就的人都有自己內心的願景,他們自己會勾勒一幅圖畫,關於他們喜歡怎樣生活,他們想要獲得什麼成就,想要給孩子們留下怎樣的遺產。現在我不是建議你們走出去買一輛Vision轎車。我建議你們擁有夢想的勇氣,審視自己的內心,問自己:“我到底想要怎樣的未來?”然後帶著熱情和道德信仰走出去,把自己的未來變成現實。
  
  各位俊男美女,你們即將離開這個特別的地方。我們生活在一個多麼神奇、美妙的時代啊!不論你在哪個領域,每天都會發生新的事情、新的挑戰、新的機遇、新的興奮之事。羅賓?威廉姆斯讓一句拉丁語廣為人知:Carpediem,意思是把握今天。把握今天,還有以後的每一天。
  
  各位優秀的畢業生,記住,生活不是帶妝彩排。生活的成功不是終點,而是旅程。所以,願你們乘風破浪,迎接充滿歡欣和希望的生活,保有熱情。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