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勵志演講(二)_勵志演講

  俞敏洪勵志演講
  
  北大精神與企業傢使命
  
  俞敏洪在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成立大會上的演講
  
  6月25日,北京大學企業傢論壇暨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成立儀式在北京大學隆重舉行。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的宗旨是“匯聚北大力量,發出北大聲音,弘揚北大精神,共建富而有道的企業傢平臺,致力於擔當企業社會責任和發揚企業傢的公共精神,推動中國社會經濟的和諧與發展。”成立儀式上,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理事長、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俞敏洪發表演講。
  
  尊敬的周校長、劉校長,師兄師姐師弟師妹們:
  
  大傢上午好!
  
  剛才黃怒波講瞭十分鐘,給我的壓力很大。本來是每人分享二十五分鐘左右,結果他講瞭十分鐘,我就不敢講太長瞭。
  
  非常開心今天站在這裡,來和大傢分享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成立的喜悅。我覺得它的成立很有意義,首先講講它的緣起。北大校長有一個傳統,在許志宏校長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瞭,周校長把它發揮得淋漓盡致。每到過年的時候,校長會極其隆重地邀請一些北大出身的企業傢到北大聚會,請這些企業傢吃飯。企業傢號稱是全中國最忙的人,我常常發現很多企業傢連回傢的時間都沒有。當然他們的忙,通常也是在吃飯。和誰吃飯呢?我們通常不會知道。校長請吃飯,一般大傢都會很努力擠出時間參加。今年吃飯,來的人比較的多,剛才上來的這些俱樂部發起理事,大部分都參加瞭今年的吃飯。怒波師兄剛好開瞭一個酒莊,他把還沒有釀制成熟的紅酒,拿過來讓大傢喝,結果一喝,大傢就暈瞭。
  
  吃飯的時候校長就說,這麼多企業傢在一起,每年聚一次不太夠,你們能不能有一個組織,讓咱們北大的企業傢不光能夠相聚,而且能夠發揮點兒作用。當時我估計周校長心中想的是讓我們多捐點兒款,這個也是請我們吃飯的目的。當然我們也知道,我們的不少校友像黃怒波師兄都已經在捐款,但都是個人行為。北大精神中有一種自由精神,說的實在一點兒,是一種散漫精神。大傢聚起來的時候,海闊天空地聊,但是最後凝成一個團隊推動一件事情的不多,尤其企業傢更是這樣。所以大傢覺得北大出身的企業傢,如果想要做更多更好的事情,也許成立一個組織是不錯的事情,一個人做不到的事情,一批人就可能做到。北大的企業傢不僅應該創造財富,更應該讓財富變成思想。於是大傢就說我們來做吧,這就是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的緣起。
  
  吃飯的時候是在二月份,到六月份就成立瞭,辦事效率還是挺高的。這裡面有很多師兄師弟師姐師妹們熱情參與,像怒波、陶然、文權、楊巖,李瑩等。中間怒波還抽空去登瞭趟珠穆朗瑪峰,大傢也各自幹瞭很多事情,但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終於成立瞭。這個組織今天正式開始瞭,後面到底可以走多遠,到底能做出什麼事情來,我們還要拭目以待,還要我們付出努力。但是我始終相信,北大人一旦願意為某件事情付出努力,總會有一個結果的。不管是好的結果還是壞的結果,總會有一個結果的。
  
  北大從來沒教人如何做生意。我們從進北大開始,我是1980年進北大的,怒波比我早,還有很多的師弟、師妹們,都是1980年以後,甚至有的是在九十年代才進入北大的。北大到今天為止,除瞭光華管理學院,在教學生MBA的一些課程以外,坐在這裡的理事,已經成為億萬富翁的這些人,好像沒有一個人在本科上過一門如何做生意的課的。剛才怒波說,北大終於開始要教人怎麼做生意瞭,但我覺得好像北大就不是一個教人做生意的地方。進入北大,感覺到的是一種氣質,是一種精神。那種氣質和精神,潛移默化地影響瞭我們一輩子。所以在北大,我們通常離現實很遠。比如怒波師兄就是這樣的,他在北大就寫詩,一直寫到今天,出瞭好幾本詩集,讀瞭以後,也挺有詩人的感覺的。當然我不知道他的詩集是自己出錢出版的,還是出版社幫他出版的(笑)。我也寫詩,我在北大寫過,當時海子也在北大寫詩。海子寫的一首詩《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大傢都能夠背出來。我想舉這個例子來說明,我們這些從北大出來做生意的人,原來都是離現實很遠的人。因為寫詩的人一般來說都是離現實遠一點兒的人。寫詩這件事,陶然、文權等人好像也都幹過,李瑩當時是北大藝術團的美女,也就是說我們並沒有學過做生意。那北大為什麼後來出瞭那麼多的企業傢,或者是周校長說的,我們北大的億萬富翁好像在全國的大學中間排名是在第一。北大人為什麼能做生意?我的觀點是超越生意才能做成生意。我認為任何人想要做大事,必須要超越於現實,再回到現實中。北大教會我們的是一種精神,這種精神是超越於現實,又指導現實的精神。
  
  北大的學生問我,我怎麼樣可以創業成功?北大的校友基本上都是從零做起,黃怒波是,我是,李彥宏也是。我們在座的各位幾乎都是從零開始的,很少有繼承父業的。北大的學生,創業的也比較多,總會問我一個問題,怎樣可以創業成功?我的回答通常是什麼呢?我說你就在北大經常散散步,多加入一些和現實不相關的社團,再讀一些和現實不相關的書,比如說多讀《紅樓夢》,羅素的《西方哲學史》、朱光潛的《西方美學史》,而不是去讀《窮爸爸,富爸爸》,因為那些東西和北大的精神是完全背道而馳的東西。所以,我從來不鼓勵學生去讀和現實太相關的那些,什麼《教你成功的72招》、《女人適應男人的42個妙訣》這樣的東西,我從來不讓學生讀。我說北大人培養的是一種氣質,有瞭這種氣質以後,女生自然能找到男生,男生也很自然找到女生。所以,北大的這種精神氣質,如果用一些我們所知道的熟知的話來講,就是獨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不算北大校訓但勝似北大校訓。現在北大的校訓說的比較現代,我估計是為瞭迎合現在社會的需求,比如說我們北大的光榮傳統是愛國、進步、民主、科學。我們北大的優良傳統其實是我們寫在墻上的校訓,叫勤奮、嚴謹,求實、創新。坦率地說,我認為這十六個字加起來,都沒有真正地反映出北大的精神氣質。
  
  我們沒法用一句話來表述北大的精神氣質。說獨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說兼容並包、寬容博大,這些都是北大的精神氣質的一部分。我在北大,算是一個成績不太好的人,但是受北大學風影響,讀瞭一些書。當時我在北大的時候,還見到瞭朱光潛先生,聽過他一兩次課,後來朱先生就坐在輪椅上瞭,剛好我們班輪流照顧朱光潛先生,每天推著他的輪椅在校園散步。季羨林先生的課,我也好像聽過。盡管聽的什麼現在已經忘記瞭,但事後你會發現,你和大師的思想接近瞭一步。他們的思想,有的時候是讀書讀來的,如果你聽過他們的課,又讀瞭他們的書,就有瞭一種親切感,更願意把他們的書讀下去。在這樣的熏陶中,一種高尚和高貴的人格被培養出來瞭,這種人格,成瞭北大人做事情的一種坐標,使自己的生命不至於太偏離航向。
  
  北大的畢業生,做政府官員的很多,但是貪官相對要少,我不是說沒有,而是相對較少。北大的企業傢也做瞭很多事,但是出事的也比較少。不是說這些政治傢、企業傢本身水平高,而是因為他們在北大洗禮過,北大給瞭人一種感覺,任何人做事情的時候,隻要你敢說是北大人,你就被要求堅守一個底線:不要玷污北大人。大多數北大人不會越過這個底線去做事情。什麼是底線?我讀過一本書《怪誕行為學》,裡面寫瞭這麼一個實驗,讓兩批學生隨機分開,進行一場考試。這兩批學生,都有充分條件讓他們隨時作弊。第一批學生,直接送進去考,結果這批學生出來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個不作弊的,因為他們發現有作弊條件,沒有作弊限制。另外一批學生,讓他們進去以前,念瞭十遍《摩西十誡》,念完後就進去考試瞭。作弊條件和第一批相同,但結果發現第二批學生幾乎沒有一個作弊的。北大的學習和生活,在北大獲得的人品和人格的提升,就像我們身上的“摩西十誡”,是北大給我們的緊箍咒,讓我們潛移默化用北大的標準做事情。也許你做事情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北大對你的影響。但是不管你有沒有意識到,這種影響和標準就在那裡。
  
  北大的這種精神氣質,就是一個大學培養人的標準,大學對於人的培養,是培養人的精神層面,這是第一要素。這種精神變成一個人的內在生命準則,這樣人就會一輩子走在正道上。當然我說這個話的意思,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要培養現實層面的知識,北大精神層面的東西是有傳統的。北大的現實層面的東西是在不斷加強的。現實層面的東西如果有瞭精神來做引導,就可以兩者完美結合。比如你很難把一個詩人和一個偉大的企業傢連在一起。但是,怒波師兄就把兩者完美地結合到瞭一起。通常詩人是和絕望、自殺連在一起的,所以每次他去爬珠峰,我都懷疑他帶有自殺傾向。當然,事實證明他的內心和身體都同樣堅強。如果說北大註重精神層面,那北大精神下面能不能出企業傢?(勵志電影  www.share4tw.com)企業傢應該是最現實也最面對現實的一批人。首先北大是能出企業傢的,北大並不隻出空想傢、理論傢和科學傢。有一次我參加北大校友會,發現有一大半是白發蒼蒼的老校友,一打聽都是中國著名的教授、科學傢、思想傢。這一場面給我一個感覺,就是北大是一個神聖的學術殿堂。但是我當時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北大未來要想有真正的發展,校友會中有一半必須是企業傢才行。為什麼?因為北大從來不缺思想傢和學者。你不用去宣傳說北大有思想傢和學者,因為北大就應該是一個產生思想傢和學者的地方。但是企業傢的產生,對於北大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因為企業傢能夠為思想傢和學者輸送必要的營養,讓他們能夠安心於思想和學術,這個營養就是思想和研究所需要的資金。
  
  思想傢和學者是恥於談錢的,但背後他們想錢想瘋瞭,因為一個為衣食擔憂的人是不會有時間進行思考和研究的。解決瞭衣食問題,就需要研究經費,沒有研究經費,讓大傢空想,也是想不出真正的成果來的。我希望中國的思想傢和學者,我們北大的思想傢和學者,能夠在經濟完全自由的狀態下去做研究,不用為錢或者自己的房子去擔心。現在的北大還沒有做到。我們總不能讓思想傢和學者自己出去賺錢謀生吧。北大現在有很多人到外面去走穴,為瞭錢奔波,當然有的人是為瞭過分的錢奔波,這是不對的,這樣的人我們堅決不支持。但現在的現實世界,在一個以經濟為主導的時代,大傢奔著錢去也是正常的。因為根據人類文明的發展狀態,任何一個文明的繁榮一定要經過一個大傢為瞭錢而奔忙的時代。在經濟繁榮以後,一般都會出現思想繁榮和重大的發明創造,研究上的重大突破。一個國傢,經濟繁榮後有兩件事情要做:第一是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的改革,是社會結構的改造和政治結構的改造以適應經濟的進一步發展。所以我不擔心我們的政府不做調整,因為不調整對任何的利益集團都沒好處。改革對大傢都有好處,所以沒有理由不改;第二件事情就是文化和思想的發展。大傢想一想,李白、杜甫這樣的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唐朝中後期。柏拉圖、亞裡士多德這樣的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古希臘中後期。一個時代的前期出政治傢和軍事傢,中後期開始出現思想和科學的巨人,中國這次改革開放以後的發展還在早期階段,真正偉大的思想傢和學者還沒有出現。即使是企業傢,真正偉大的企業傢也還沒有出現,還在成長中。往後看,我們有信心期待中國會有諾貝爾獎獲得者,不光是科學的,而且在文學和經濟領域也會有。這些人從哪裡出來?北大應該是這些人的搖籃之一。
  
  如果北大要出這樣的人物,怎麼出?那就是讓思想傢和科學傢去做思想和科學的東西,讓我們這些企業傢去幫助做推動思想和科學的事情。那企業傢做什麼呢?就是通過把企業做大做好,積累更多的財富,然後把這些財富的一部分拿出來支持北大的思想和學術。這次我們成立北京大學企業傢俱樂部,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這個,通過這樣的一個組織,互相幫助、互相合作,把事情做大,然後大傢一起來支持北大的建設。所以我們有一個約定,大傢出錢成立一個基金。這個基金有兩個目的:一是為瞭支持更多的北大學弟學妹們創業,二是通過基金的運作,獲得更多的財富和資源,然後把盈利部分的20%拿出來,捐給北大,用這些錢來支持北大的思想傢和學者。這樣,我們企業傢就完成瞭一個使命,這個使命就是把財富和思想、精神結合起來的使命。很多從北大畢業的企業傢,做成事情後也在向社會和學校捐款,但僅僅捐款是遠遠不夠的。北大人必須有更高的目標去實現,北大既然是民主和科學的領路人,又是愛國和進步的領路人,那北大為什麼不能是企業傢精神和企業傢理想的領路人呢?北大的企業傢為什麼不能變成北大或者是中國學術科學推動的資助者和推動力呢?所以我們北大企業傢俱樂部成立以後,我覺得我們未來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找一些有著巨大發展潛力的、值得我們資助的思想和科學的人士。我覺得這個要有長遠的眼光,不能去資助那些整天凈想著評職稱的教授,而是資助那些真正做研究、真正對自己領域的東西癡迷的教授和學者,支持他們,給他們足夠的時間,讓他們最後有真正的研究成果。這是北大企業傢應該擁有的精神和目標。
  
  我的講話就到這為止。謝謝大傢!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