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貌與成功的關系 ——俞敏洪6月2號在同濟大學的演講_勵志演講

相貌與成功的關系

——俞敏洪6月2號在同濟大學的演講

同濟大學的同學們大傢晚上好!

    其實人活著就挺好,至於生命有沒有意義另當別論。活著每天都會有太陽升起來,每天都會看到太陽落下去。你就可以看到朝霞,看到晚霞,看到月亮升起和落下,看到滿天的繁星,這就是活著的最美好的意義所在。

    沒想到同濟大學的同學們把我如此“高大”的形象放在大屏幕上,這就是理想與現實的差距。所以我相信同學們看到我的第一眼一定感到非常的失望。實際上,每一個人都是非常普通的,我們很多時候會發現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東西跟我們未來的幸福和成功其實沒有太多的聯系。比如,有人認為,相貌跟未來的成功會有很多的聯系;有人認為,自己的傢庭背景會跟成功有必然的聯;有人認為,上名牌大學的人會成功,在大學裡成績好的人比學習成績差的人更加容易取得成功……所有這些因素可能有部分是對的,但大部分基本無效,比如說相貌。




    如果說一個人的相貌和成功有關,那就不會有馬雲和阿裡巴巴,因為如果在座的同學認為馬雲長得好看,那一定是審美出瞭問題。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相貌好看的人就做不成事情,比如說,另外一位大傢比較熟悉的公司老總百度老總李彥宏。李彥宏非常英俊瀟灑,他所有的照片看上去都像電影明星一樣,但是他也取得瞭成功。所以不管相貌如何,都能取得成功,隻不過李彥宏和馬雲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們通常不太願意坐在相鄰的椅子上,因為兩個人的對照到瞭慘不忍睹的地步,解決的方法就是把我放到他們兩個中間,起到一個過渡的作用。像我這樣,相貌沒有什麼特點的人也能取得成功。所以不管是男是女,最重要的是自己內心世界的豐富,自己風度和氣質的培養,自己胸懷的擴展以及對理想目標堅定不移的追求。隨著年齡的增加,這些會慢慢變成你的智慧,所有這一切才是構成你成功的真正的本質。

    那麼成功和傢庭背景有沒有關系呢?我們常可以看到一些權貴富賈出身的人,他們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比如,我們可能會看到,自己左邊的一些同學穿著名牌服裝,右邊的拎著名牌的皮包,前面坐著市委書記的女兒,後面坐著中央領導的兒子,而你可能就一個來自普通工人傢庭的大學生。

    有的時候你會心存不滿,但這個世界本來就充滿著不公平,而很多不公平常常就在你的眼前閃現。你會說,這個世界怎麼會對我這樣,為什麼他什麼都有,而我什麼都沒有?我在大學裡也有過這種很正常的心理。比如,我的同學有部長的兒子、有大學教授的女兒,而我卻是一個農民的兒子。3次高考後才走進瞭北京大學,穿著佈衣挑著扁擔走進去的。你會發現你總趕不上他們的狀態,倒不如說趕不上他們的腳步。你會發現即使他們停下來一輩子什麼都不做,他們所擁有的東西都比你多。

    比如,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候,班上那個部長的孩子每周五都有開著奔馳280的司機把他接回去。你想我們那個時候連自行車都買不起,他居然坐著奔馳280,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你感到這輩子基本就完蛋瞭。但是同學們你們要記住一個真理,生命總是往前走的,我們要走一輩子。我們既不是隻走過大學四年,或研究生,我們要走一輩子。可能走到80、90歲,雖然走到80、90歲時,人生到底怎麼樣你是不知道的,你惟一能做的就是要堅持走下去。所以我非常驕傲地從一個農民的兒子走到北大最後又走到瞭今天。我的心態很平衡,但其實我走瞭很遠。當然,有的同學會說,你進瞭北大就已經很成功瞭。確實,北大增加瞭我很多成功的因素。比如,因為北大讀書氣氛很濃厚,所以我讀瞭很多的書,思維變得很敏銳。

    北大確實有人文的環境,蔡元培的銅像就樹立在未名湖邊上,但是每年進北大的有好幾千人,出北大的也有幾千人,能夠成功的到底有多少呢?事實上,北大學生成功的比率並不比任何一個大學生成功比例高。

    所有的成功意味著你大學畢業後要進一步付出努力,如果大學就意味成功的話,那麼也就沒有馬雲瞭。我跟馬雲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他高考考瞭3年,我也考瞭3年,他考的是英語專業,我也考的是英語專業,第三年我去瞭北大,他去瞭杭州師范學院。我相信很多同學都沒聽說過這個學院,那我覺得我這輩子應該比他更加成功吧,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從今天來看,阿裡巴巴上市的市值就是新東方的3倍,而我除瞭做成一個新東方便什麼都沒瞭。不僅如此,他還有淘寶網、支付寶……

    所以,你未來的成功和你上什麼大學沒有什麼聯系,隻不過以後出國就業更加的容易一點。一輩子能不能走出精彩,大學為你奠定瞭基礎,但不能決定你的一生。到大學畢業人生也隻過瞭四分之一,接下來的時間我們該怎麼過呢?首先是一定要堅持走下去,因為你不活瞭就什麼都沒有瞭。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來世,我始終相信今生今世就是我們最好的天堂。所以我最討厭自殺或者以自殺為威脅,我覺得這是對生命不尊重。有種理念,叫做“好死不如賴活著”。因為從我40多年的人生經驗來體會,你在那坐久瞭,說不定天上真的會掉下餡餅來,當然也可能掉下塊隕石。但不管怎樣,不要自我瞭斷,生命中會有很多奇跡發生。假如楊振寧教授不活到82歲,他怎麼知道還能結第二次婚呢?

    但是同學們,人生總是要有份期待,哪怕是沒有希望的期待。同學們可以想一下我們歷史上有很多人物,比如說薑太公在河邊釣魚,到瞭80歲那一年,周文王在他邊上走過,發現這個老頭用直的魚竿釣魚,跟他一聊便發現這個老頭很有智慧,所以把他帶回去,兩人一起打下瞭周朝的天下。齊白石同志在50歲的時候還在做木工,根本不是個偉大的畫傢,他的所有偉大的作品都是在80歲到90歲的時候完成的。所以生命總有這樣的現象,有的人在年輕的時候有作為,有的人中年時候有作為,有的人老年時候有作為。花兒總是在不同的季節開放,如果所有的鮮花都在春天開放完畢瞭,到瞭夏天、秋天、冬天沒有任何的花兒開放你還會覺得這個自然界是如此的美麗動人嗎?

    所以大傢想一想,如果人生所有的精彩都在大學裡過完瞭,後面永遠都是平淡,你覺得這人生會完美嗎?換句話說,你大學裡過的不那麼精彩,畢業後卻變得越來越精彩是不是更加好呢?事實證明,我們很多同學在大學裡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可是大學畢業後卻怎麼也做不出什麼事情來瞭。因為在社會上,並不是成績在起作用。成績隻能證明你智商比別人高,但並不能決定你一輩子就一定有出息。

   成功並不僅僅是你的成績所決定的,最重要的是與社會打交道的能力,為人處世的能力。在各種混亂的人際關系中,尋找機會的能力,以及你最後領導一幫人跟你一起創事業的能力。而所有的這一切都不是由你的成績決定的。當然我並不是說,在大學不要好好學,拿到大學畢業證書這是必然的,因為在未來我們會發現這樣一個現象,假如,連大學本科文憑都拿不到的話,你的生命將充滿艱難。
   
    現在讀過大學的人很多,有人說現在上大學沒什麼意思,因為找不到工作。確實到現在為止,今年應屆畢業生找到工作的比例隻有40%左右,但我相信這隻是一個臨時現象,因為中國的產業結構還沒有調整過來。從歷史來看,中國大學生遠遠不多,因為中國從制造業正在轉向咨詢、信息、物流、服務等與世界溝通交流的行業,也就意味著在座的所有大學生都具備這樣的工作能力,必然能找到工作。

    一次有個大學生告訴我,俞老師我要創業,不上大學瞭。我說為什麼,他說要向比爾·蓋茨學習。我說世界上有幾個比爾·蓋茨,不就一個嘛,他說沒關系,他可以成為第二個。我說,那你為什麼不上大學呢?他說,我考試不及格,上不下去瞭。這還是沒法跟比爾·蓋茨比的,人傢是覺得自己的知識已經遠遠超過瞭老師,覺得上大學已經是時間的浪費,要把自己的創造力及時的發揮出來,所以鉆到自己的汽車庫裡研究微軟去瞭。這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當然我剛剛強調的是你學習成績好並不一定今後就做的好。有一份統計數據,將大學成績前10名和後10名的同學做過一個調研,以20年一個階段來說,大學最後10名的同學財富總量以及獲得的社會地位,居然比前10名還要高。這就意味著,即便在大學裡最落後的同學也不要放棄自己。比如,我在北大努力瞭5年,在畢業的時候就是以全班倒數第五名畢業的,但現在我們班的第一名到第五名全在新東方。所以,我們永遠都不要放棄自己。
  
    最精彩的人生是到老年的時候能夠寫出一部回憶錄來,自己會因曾經經歷過的生命而感動,會感動別人繼續為生命的精彩而奮鬥,這時候我才能說我的生命很充實。
 
    我10年前就碰到一個特別令人感動的故事:有一個大學生來找我,因為非常貧困,但想出國,想上新東方的班,但是他沒錢所以跟我說他很想上新東方的課,但沒錢,能不能暑假在新東方兼職做教室管理員,並且安排他到班,查完學生的聽課證掃完地後就在後面聽課,我說當然可以。沒想到這個學生又提瞭個要求,如果兩個月的兼職真的做的很好的話,能否給他500元工資讓他買個錄音機,我說沒有問題。結果那孩子做瞭兩個月,所有接觸過他的人都說這孩子刻苦認真,所以到瞭兩個月後,我給他一千塊錢的工資讓他買錄音機。他買好後,邊聽著錄音機邊流著淚。我知道他被自己的行為感動瞭,以後肯定有大出息,果不其然幾年後他被耶魯大學以全額獎學金錄取瞭,現在還在美國工作,年薪13萬5千美元。所以說隻有被自己感動的生命才會精彩。

    其實我也有一些讓自己感動的故事,比如說我高考落榜。當時想著一定要考進大學,但沒想過進北大,所以就拼命讀書。有的時候你會發現你低著頭一直往前走,目標就會在你的後面。所以當我拿到北大錄取通知書的時候,真的是仰天大笑然後嚎啕大哭,跟范進中舉一模一樣。但如果當時沒有堅持的話,也許我現在仍然隻是一個農民的兒子。比如,當時我們村有個人跟我一樣考瞭兩年,他總分還比我高三分,當時我跟他說一起考第三年吧,但他的母親說別考瞭,找個女人結婚算瞭,但當時我跟我媽說你讓我再考一年,結果第三年我真的考上瞭。所以我得出兩個結論,1、人必須往前跑,不一定要跑的快,但是要跑的久;2、不能停下來,你不能三天打漁兩天曬網,要持之以恒。

    我走到今天沒有一天懶惰過,我現在每天依然要工作近16個小時,從高考那天開始每天如此。但我發現,我還是比不過有些同事。從小學到高中,我學習也挺認真的,成績總是在前10到20名之間,而在大學我學習更加認真,但最後卻以全班倒數第五名畢業。龜兔賽跑的故事我們從小學就知道瞭,而生活中也經常體現出來。因為跑得快的人往往會停下來,而跑得慢的不能因為慢就不跑。隻要跑,早晚會達到你所向往的終點。所以我們不要去計較大學時候誰的成績高低,隻要不停的去追求就可以瞭。

    一個聰明的人一輩子所創造的成就不一定比一個笨的人所創造的多,因為笨的人每天都在創造,而聰明的人可能創造一段時間會停下,即便是愛迪生這種超級天才,小時候也被認為是個白癡。愛因斯坦九歲才會說話,還好他有個好媽媽一直認為他是個天才,才使他成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傢。所以當我的兒子到4歲時還不會說話,我老婆著急地帶他到處求醫時,我說,別看,4歲不會說話很正常的。我老婆說,為什麼正常,我說,不會說話是語言功能發育不完全,不代表頭腦就不發達。所以永遠不要用你的現狀去判斷你的未來,隻要你堅持就一定能獲得你所意想不到的東西。

    後來我班級裡很多同學都聯系出國,我看瞭羨慕,想要追趕他們的步伐,所以也開始聯系出國。整整4年,聯系瞭無數的美國大學和專業,沒有一個美國大學給我獎學金。盡管拿到瞭幾張錄取通知書,但去美國大使館簽證,每次都拒簽。當然,現在我的簽證除瞭伊拉克的沒有,其他國傢幾乎都有瞭。現在美國給我的簽證是10年多次往返商務簽證。因為新東方是在美國上市的,他必須允許我任何一天隨時隨地都能進入美國。所以當我兒時的朋友到現在還在面向黃河,這輩子還沒有走出過我們鎮的時候,我已經走遍瞭世界各地。大傢想,在徐霞客、蘇軾那個沒有任何交通工具的時代,都能遊遍山水,寫下許多讓我們感動和動人的文字,而在我們這個科技興盛的時代,如果沒有在世界上留下一些的文字和足跡,你怎麼對得起自己。

   有的同學說,俞老師因為你現在有錢瞭所以可以這麼做。坦率的說,以前我沒錢我也會這樣做。因為小時候我最崇拜的人物就是徐霞客,因為他是我的老鄉,住在我傢隔壁。隻不過他是400年前住在我傢隔壁,要知道地方上的名人對地方上少年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有次,我坐在長江邊上看日出日落,我就在想徐霞客怎麼能走那麼遠呢?所以也會向往這輩子我是否能跟他走的一樣遠。

    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榜樣在,我才會發現高考一次、兩次我都不絕望,因為我知道走出農村邊界的惟一辦法就是考上大學。我想把農村戶口變成城市戶口,因為當時城市戶口是可以到處走的。盡管我平時很平和,但心中總是有一種願望,叫做穿越地平線走向遠方的渴望,就是看到眼前的地平線我總是不滿足的,我總是希望翻開地平線看看另一邊到底是什麼樣的。

    大傢都知道,隻要你不斷的超越地平線一定會有很多的風景在你眼前展示出來。這跟你有沒有錢沒關系。而我曾懷揣100元人民幣,走到瞭泰山,走到瞭黃山,走到瞭九華山,走到瞭廬山。我一邊走一邊幫人傢幹活,走到九華山發現沒錢瞭,就睡到一個農民傢裡。那個農民在江邊給我弄瞭個床,還找我要錢,而我口袋裡隻有5塊錢。於是,我就說幫他一起插秧來抵消住宿費。他左看右看說,大學生怎麼會插秧呢?結果插瞭一天我插瞭四分之三,而他隻插瞭四分之一,把他感動的半死不活。他說,你怎麼會插的那麼快呢?我說,我14歲那年就獲得過我們縣的插秧冠軍。然後,他晚上殺瞭一隻雞要我一起喝酒。他越聊越覺得我不像大學生更像農民。第二天我走的時候,他居然掏瞭10塊錢給我說,我知道你口袋裡沒錢瞭,明天還要去廬山,這點錢就給你當路費。

    生命是有各種活法的,但是哪怕你坐到書齋中間,一輩子也要讓自己的生命變的偉大。陳景潤一輩子沒出過書齋,不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數學傢?所以不管在什麼狀態下也要像一首詩寫的那樣“相信未來,熱愛生命”。所以隻有當我們的生命有瞭期待以後,才會有進步。有的時候,我們選擇前進,不是因為我們有多麼堅強。有這麼一句話讓我很感動,也變成瞭我的座右銘:“堅持下去不是因為我很堅強,而是因為我別無選擇。”新東方有一個運動,叫做徒步50公裡。任何一個新東方新入職的老師和員工都必須徒步50公裡,而未來的每一年也都要徒步50公裡。很多人從來沒走過那麼遠的路,一般走到10公裡就走不動瞭,尤其是要爬山涉水地走。每次我都會帶著新東方員工走,走到一半的時候會有人想退縮,我說不行,你可以不走,但是把辭職報告先遞上來。當走到25公裡的時候你隻有3個選擇,第一,繼續往前走;第二,往後退;但當你走到一半的時候,你往後退也是25公裡,還不如堅持往前走呢;第三,站在原地不動。而在人生旅途中停止不前還有什麼希望呢?

    我們人生有很多迷茫和痛苦,而隻要你堅持往前走,痛苦往往會解決掉。在走的過程中,我也痛苦得流過淚,也曾經痛苦得嚎啕大哭過,但我知道真的堅持下去不是因為你堅強而是因為你別無選擇。走到最後你會發現總會有成果。我沒想到新東方能從培訓13個學生,現在變成培訓175萬學生、其實所有這一切你都不一定要去想,隻要堅持往前走就行瞭。

    我們生命中總要去追尋一種經歷,有的時候我們覺得人連條魚都不如,因為我在加拿大的時候,我看過加拿大三文魚回流,每次它回流產卵的時候,我總會發現生命及其壯觀,魚卵產在沙子裡會被其他動物吃掉很多。第二年春天的時候剩下的魚卵會變成小魚,小魚會順流而下,流到湖裡,而在湖裡又會被其他魚類吃掉一些。一年後,長大的魚會順著大河奔入海洋,然後繞太平洋一周,每四年一個循環。如果三文魚就在海洋中待著不回到湖裡產卵,它就不會死,但它是受到內心的召喚集中在河口開始往前遊,一旦遊進河的時候就再也不吃任何東西拼命地往前遊,然後遊到目的地開始配對產卵,產好後就雙雙死亡。你會看到成千上萬的紅色死魚漂在河上,而老鷹和黑熊就在邊上等著。

    我看瞭後特別感動,一條小小的三文魚也知道,生的使命是不能放棄。那我們人生的使命呢,比如父母為我們獻出瞭青春財富,把你養育成人。而我們未來變成父母後也是一樣。我們孩子的成長就是你的使命,而我們其他的使命感,如何讓自己活得更加幸福,如何幫助別人,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加有意義。為什麼宗教人士會活得相對簡單,因為他們灌輸瞭一種使命感。而連一條魚都經歷瞭小溪流、湖泊、大海,他嘗到瞭淡水的清香和海水的苦澀,完成瞭生命的周期。如果我們這一輩子都沒有苦澀,沒有幸福和甜美,那生命是很遺憾的。

    而你現在的狀況並不決定於你的未來,我在北大的時候受到的打擊比較多,首先是身份上的懸殊,確實我是穿著大補丁走進校園的,我們體育老師上課從來不叫我的名字的,都是叫那個大補丁來做個動作。因為我在農村鍛煉過,跳躍性動作做得蠻好看,所以我常常被叫出來做演示。

    開學第一天晚上,全班開班會,我起來講瞭一句話。現在新東方的王強老師是我們班級的班長,站起來跟我說你能不能不講日語。因為我一直在農村上學,所以我們的語文老師從來沒用普通話給我們上過課,我當時根本不知道普通話該怎麼說。北大當時按照英語成績分班,我當時因為高考英語考得蠻好所以被分到瞭A班,其實我的聽說水平並不好,所以到瞭A班一個月以後就被貶到瞭C班,而C班主要是針對那些語音語調及聽力障礙的同學。等後來,我發現我和同學的智商真的有差距,我的那些同學平時看他們學習也並不怎麼認真怎麼一到期末考試就能考出好成績,我每天學習時間都要比他們多兩三個小時,但每次期末考試都在全班倒數幾名。這讓我的心情非常鬱悶。

    當時,我們班50個同學,25個男生25個女生。一開始我聽完這個數字就特別興奮,但是沒想到我們班的女生沒一個正眼瞧我一眼的。到瞭2001年的時候我們全班同學聚會,大傢從世界各地趕回來。驀然回首,大傢突然發現班上那個挺沒出息的,普通話也講不好的,默默無聞的那個人怎麼就成瞭全班最出色的瞭。這個時候女同學們都熱情的走上來握住我的手,後悔當初沒下手。

    所以後來大學女生問我,俞老師我們現在找男朋友要什麼標準,我說很簡單,參考我的長相。當然如果長得像我,那是絕對不能放過的。凡是長得比我難看的也不要放過,因為這個世界上的規律就是,越難看的人內涵越豐富。
   
     大三的時候我最喜歡讀的是《紅樓夢》,而且剛好讀到林黛玉咳嗽而死的那一章。結果發現自己也在吐血。到醫院,醫生一查說得瞭肺結核立刻關起來,一關就是一年。我跟醫生說像我這樣的小夥子怎麼會得肺結核呢?醫生讓我講講現狀。我說,您看我學習特別刻苦,可成績就是上不去,班裡沒有一個女孩子喜歡我。他說,這種情況不得肺結核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這個病也給我帶來瞭心態上的調整,因為我在大學一二年級,想要追趕我的同學就是我的精神支柱。但是到瞭三年級,病瞭一年後我完全改變瞭,我覺得活著就挺好。然後我就給自己訂瞭一個最低標準,至少保證大學畢業拿到畢業證書,最後國傢給我分配一份工作就挺好。雖然我並沒有放棄努力,結果反而獲得一個更加開闊的心胸。所以,到現在為止我學會瞭永遠不要去比,因為總有比你更加優秀的,也總有比你更加落後的。

    這個世界上最正確的是跟自己比,想一想今天是不是比昨天進步瞭一點,想一想明年是不是比今年更加好一點。想一想,10年以後的你是不是比今年的你要更加出色。這樣的心態一直保持到我大學畢業。

    大學畢業的時候,每個人都要上去講一段話,比如後半輩子怎麼過,我就上去講瞭這麼一段話:我說,同學們大傢都很厲害,我追瞭大傢5年沒追上,但是請大傢記住瞭,以後扮演一個駱駝的同學肯定不會放棄自己,你們5年幹成的事情我幹10年,你們10年幹成的事情我幹20年,你們20年幹成的事情我幹40年,實在不行我會保持心情愉快身體健康,到瞭80歲後把你們一個個送走瞭我再走。這是我個人保持到現在的人生態度,而我認為這種人生態度對我來說非常有效。

   有人問我,如果新東方沒瞭怎麼辦?其實新東方早晚會沒的,因為它已經是一個商業化運作的教育機構。大傢想一想,前些天我們看到的一個消息,GE公司是美國的標志,不照樣瀕臨破產瞭嗎?新東方可能以後也會這樣,變成歷史的痕跡。但是我想,即使新東方沒有瞭我依然很成功,因為我的心態很成功。我追求生命的那種向往和穿越地平線的渴望不會改變。我認為,新東方給我的是一種精神,一種力量,而不是新東方本身給我帶來多少錢,當然如果新東方給我更多的錢,我也願意要,不要錢才是傻瓜呢。但更重要的是,有瞭錢能否做出一些更加有意義的事情來。比如說我現在一直都想做一個小小的私立大學,可能我無法做到像同濟大學那麼大,但做到它的十分之一總是可以的吧?我在北京已經買瞭一塊地,正在建大學校區,造完後它就跟新東方的上市公司脫鉤瞭,變成一個非營利性的大學校園,那它可能就變成瞭你做的另外一件事情。

    如何把自己的生命變的更充實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說,哪天新東方不存在瞭是非常正常的。如果新東方沒瞭,我照樣會過來跟大傢做講座,而且心情會更加的開朗。因為沒有繁瑣的事情瞭。我隻要換個題目就行瞭今天叫“度過有意義的生命”,下次我改成“我是如何把新東方做沒瞭的”。

    而在大學中,我們要做的幾件事情就是:第一,把自己的知識結構打造完整;第二,就是要在大學裡盡可能的多交朋友,因為你終身的朋友、合作者一定來自於你的大學;第三,如果有可能的話,在大學裡談一場比較專一的戀愛,因為回顧我北大的生活一片灰色。我想為什麼會是灰色呢?其實,不是因為成績不好,而是因為在大學5年我從來沒有過花前月下的時光。所以一直成瞭我大學時代的遺憾。去年北京大學讓我給所有北大新生做開學典禮的時候,我給他們強調一句,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談戀愛,而且談戀愛也不用害怕失敗,因為自殺也自殺不瞭,未名湖就那麼淺,跳下去還能爬起來;第四,就是為未來的工作做好打算。未來的工作跟你有多少朋友、跟你的專業知識學的多少是相關的。好好掌握你的專業,再差的專業也一定有人用,隻要你學的好。

    我有一個朋友學的是越南語,越南語的確很少用,但所有的中央領導去越南都要找他,因為他是一流的越南語同聲翻譯專傢。我還有一個大學同學研究蔣介石,研究瞭10年,窮困潦倒。但後來他去美國做瞭一個報告,美國方面幫他召開瞭一個中國現代史人物研討會,他在報告上講瞭自己的研究經過,結果下面一個老教授熱淚盈眶。下來後一問,這個老教授也在美國研究瞭30年蔣介石,孤苦伶仃,就是找不到另一個研究蔣介石的,沒想到有個“傻瓜”也在研究蔣介石。於是5萬美元一年,讓我同學跟著他在美國讀研究生,然後讀瞭四年的博士生。讀完以後老頭退休,他就變成瞭那個學校的教授。我去看他的時候,他已經在紐約買瞭套小房子,買瞭輛車娶瞭個老婆養瞭條狗。當時他跟我說,俞敏洪你看現在這一切都是蔣介石“給”我的。

    我想用這個例子來說明什麼呢?就是研究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隻要你真的喜歡就去做,然後就會有人用你。反過來,如果你覺得這個專業你不太喜歡,但很適合我找工作,這要不要學?當然要學。我就是這樣一個狀態,我從來沒喜歡過英語,當初考英語隻是因為數學不行。不喜歡英語是因為我的模仿能力不強。像我的班長王強,能夠把任何話都模仿的惟妙惟肖。我普通話練瞭一年,才練成大傢能聽懂的樣子。我老婆是天津人,跟我一吵架就用天津話罵我,但是我到現在為止隻會說一句天津話。就是當她拿起棍子打我的時候,我向她大吼一聲,“幹嘛”(天津話)。

    但是後來我發現英語成瞭我生命中的工具,因為英語,我在北大當瞭老師。其實當初留北大並不是成績好,而是當時正好四六級考試,北大各個系的同學都要學兩年英語,結果北大急缺老師。而一些優秀的畢業生都去瞭外交部、經貿部,工資又高。後來我們系主任急瞭說,最後5名給我留下來。留下來的5個人現在都變成博士生導師瞭,可見現在北大教育質量如何。當然這是句玩笑話,他們後來也經過自己的努力,經歷瞭很多次考試成瞭很優秀的教師。

    在登山的時候,你會在乎登山杖你喜歡不喜歡嗎?不會,你隻會在乎能否幫你登上山頂。那麼英語就是我的登山杖,盡管我不是特別的喜歡,但我知道我要想攀上更高的人生的山峰就必須需要這個登山杖。我本來想把自己變成中國英語專傢前100位的,後來發現一點戲都沒有,因為中國留學生歸來的越來越多瞭,有的在國外待瞭10年、20年,回來瞭怎麼看英語水平都比我高。那我隻能縮小范圍,想變成英語語法專傢。後來發現背單詞不用動腦筋,所以就開始拼命地背單詞,結果變成瞭中國還算不錯的詞匯專傢。

    除瞭學專業外,同學們要在大學裡多讀書。新東方人讀書都非常多。讀書多,就意味著眼界更加的開闊,更加會思考問題,更具有創新精神。新東方流傳一句話叫做“底蘊的厚度決定事業的高度”。底蘊的厚度主要來自於兩方面,第一多讀書,讀瞭大量的書你的知識結構自然就會完整,就會產生智慧;第二就是多人生經歷。把人生經歷的智慧和讀書的智慧結合起來就會變成真正的大智慧,就會變成你未來創造事業的無窮無盡的源泉和工具。

    比如,新東方招聘重要崗位的人才都是我面試。我隻有幾個問題,第一你大學讀瞭多少本書,如果你說隻讀瞭幾十本書,那肯定我不會要你。我心中的最低標準是200本書,而我在大學裡讀瞭800本書。新東方還有更紅火的王強老師,在大學裡讀瞭1200本書,平均每天一本。有的人會問我,讀過瞭忘瞭跟沒讀過有什麼區別呢?其實完全不一樣。就像你談戀愛,一個談過戀愛後又變成光棍漢的人和一個光棍漢相比是有自信的。因為當他看到別人在談戀愛的時候,他會在旁邊“嘿嘿,想當初老子也是談過戀愛的嘛”。實在不行來不及讀,你可以到書店看著那些書,記著那些名字用手摸一下,這樣也能增加一點人文氣質。

    我有一個理念,人活著要過一種詩意的生活,我們有多少時候是停下來看看月亮的,在假期去內蒙看一下漫天的繁星的,有多少同學看著朝霞和晚霞時心中感受過生命的湧動的。當然也要身體力行。大學時候,有一個非常著名的詩人叫海子,寫瞭著名的詩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但非常可惜的是他沒能抵抗現實社會的壓力,臥軌自殺瞭。所以我們說一個人不能隻在語言上表達詩意,還要在現實中去表達詩意。所以你必須克服現實中的障礙和挫折。有首詩叫“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我對“長河落日圓”有非常深刻的感覺,但對“大漠孤煙直”卻沒有什麼概念。所以,進入北大校門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向沙漠,走向戈壁灘,走向大草原。而到今天為止,這些地方成瞭我的精神傢園。如果生命中一有過不去的事情,我就去蒙古草原上跟牧民一起騎馬。牧民曾經說過,在漢人當中從來沒看到像你那樣不要命的。

    回過來講詩意的生活,在大學裡打遊戲上MSN不叫詩意的生活,而在一張床上拿著書一邊看書然後慢慢地睡著那就是一種詩意。要關註時事政治,要把握一些世界大事。這種能力將在你日後創業的過程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另外就是要盡可能地多交朋友,交朋友首先你要做個好人,你要做一個讓人放心的人。在中國企業界就是這樣的狀態,如果你是個好心的人,在困難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幫助。比如,蒙牛的牛根生大傢都聽說過,他為人處世很實在。所以蒙牛出事後,他需要資金,隻需要打個電話我們就會把錢匯過去。而為什麼連合同都不簽我們就給他,道理很簡單,信任。

    我也碰到過這樣的情況,03年的時候遇到SARS,我們馬上給學生退學費,新東方的流動資金一下子退光瞭。而當時我算下來,賬上還缺2000萬。於是我分別給兩個朋友打瞭電話,一人一千萬當天晚上就搞定瞭。所以,你變成一個讓別人相信的人,比做一個讓別人防著你的人,得到的好處要多得多。而建立這種信任,要做到以下幾個要素:要以別人為中心不要以自己為中心;要有服務精神。

    當時我那些大學同學覺得我沒出息,但為什麼會回來跟我創業呢?這跟我大學裡的行為有關。我大學裡是個學習不好但挺喜歡幫別人的人。我們宿舍當時從來不排值日生,因為地全是我掃的。還有就是宿舍的水也基本都是我打,而他們之所以後來放棄國外優秀的條件來和我一起創業還是跟我當時宿舍打水有關系。若幹年後,我去找那些大學同學回來,他們說連你那麼沒出息的人在中國都賺錢瞭那我們回來還瞭得?第二個理由是,我們知道你是個特別好的人,你有飯吃不會給我們喝粥,你有粥喝不會讓我們餓死,所以就回來瞭。所以在大學畢業連一個朋友都沒有的人,這輩子想成功幾乎是不可能的。

    還有在大學裡要交幾個真正能幫助你的人,比如:心胸比你開闊,眼光比你敏銳。我在大學裡交的就是這樣的朋友,做人就要跟著牛人跑。比如,王強老師有天才的一面,而這些是我學不到。他喜歡讀書,他一進大學就會把生活費一分為二,一份用來買書,一份用來買飯票,飯票吃完瞭決不用買書的錢,他寧可偷別人的飯票,我覺得這個習慣很好,我也一分為二,飯票吃完瞭我就偷他的。每到周末我們就去買書,我不知道買什麼書,所以他買什麼我跟著買什麼,他被我弄煩瞭說你能不能不跟著我,我說你是我的班長有責任幫助落後同學。其實我知道他想把我趕走,因為當時他是我們班女生追求的對象,如果我不跟著他他就會帶女生出去買書,我當時就看穿瞭他這個陰謀。到現在為止我的讀書老師就是王強,他的藏書接近6萬本,他每當看到有好的便宜的書就會幫我買,貴的會發個消息讓我自己買。

    到現在為止我都要不斷的讀書。因為每當聚會,他們談起好書的時候,一旦我沒讀過就會被他們說“你大學時候不用功,怎麼現在還是這樣。”所以,我們的讀書氛圍之所以非常的濃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王強,而你非常需要這樣的朋友。還有就是徐小平老師。大學裡我覺得這個老師很好,很想認識。一個禮拜後我買瞭支小鋼筆送給他,敲開他傢的門,他問我,你是誰。我說,我是你的學生,聽瞭你的課後很感動,所以想跟你交個朋友,這是我帶給你的小禮物。徐小平一看我手中拿著禮物就讓我進去瞭,進瞭他傢的門發現有一大群年輕老師在那。原來他有個習慣,一到周五晚上都會招一批老師來他傢聊天。我當然很想聽,問我能不能留下來聽,他說不行啊,我們聊的都是些男男女女的問題,像你這樣的純情少年會被污染的。幸虧我反應快說,徐老師我在這方面剛好需要啟蒙教育。機會總是自己發現的。我發現沒有人給他們燒水,於是,我就幫他們燒水煮方便面。連續去瞭4個禮拜,到瞭第5個禮拜我不去瞭。為什麼不去,不是因為我煩瞭,而是我覺得一個人在該顯示重要性的時候一定要顯示出來。果然徐小平一個電話過來說,你這個兔崽子怎麼還不過來。我知道,不是我離不開他們而是他們離不開我瞭。從此,在一年的時間裡,我不停聽他們聊天,等到我辦新東方的時候,我去的第一傢就是徐小平傢。我跟他說新東方不缺英語老師,但缺有思想的人物,所以希望你回去管理新東方的思想。所以在大學裡要做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交朋友,讓自己變成一個別人信賴的人。

    而如果能談一場戀愛還是很不錯的。但談戀愛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條件就是要一心一意地愛。所謂一心一意的愛不是說,大學裡隻能談一次戀愛,而是說一次隻能談一個。要愛到一個什麼程度呢?要有這樣的一個感覺,“為什麼我的眼睛充滿淚水?是因為我愛你愛的深沉”。

    第二個要素就是當你真的愛上一個人後,要以恰當的方式告訴他你愛他而不能隻放在心裡。我在大學就吃虧在愛上不少女孩子,但隻放在心裡,怕被別人拒絕。但其實人的追求最好還是表現出來,就算被一個女孩子拒絕瞭,她回傢一定會在日記上寫上,“今天又有一個男孩追我咯”。有一年去美國,跟一個以前班裡很喜歡的女孩一起吃飯,她和她老公跟我一起吃飯。吃飯的時候我跟她說,其實我在大學對你特別有好感。她當時一拍大腿說當時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第三條就是談的要大度,所謂的大度就是說當另一個人愛上其他人的時候一定要大度的對他說,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你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我始終覺得人在世界上總是有緣分的,如果大學沒有人愛你,在你以後的人生中總是會有人愛你,等你一起牽手走向今後的旅程。

    我是一個特別熱愛生命的人我走路連螞蟻都不敢踩,我想踩死那隻公螞蟻那隻母螞蟻怎麼辦。我吃魚都不敢吃,我想吃瞭那條母魚那公魚該多痛苦啊,所以我一般不吃魚要吃吃兩條。勵志一生 http://www.share4tw.com當然,大學的戀愛是一個過程,不管研究生還是本科生,畢業以後真結婚的比戀愛要少的多。比如我們班十幾對談戀愛,大學畢業後結婚瞭三對,兩年後離婚瞭兩對。現在還剩下一對,這一對就是王強老師和他的夫人,我大學的同班同學。他們兩人現在還過著幸福的生活。

    那麼如果對大學的愛情有不滿的也沒有關系,看看我就行瞭。很多人都以為我不正常瞭,但是我還是照樣地結婚瞭,照樣找到心愛的人,照樣生孩子,也有瞭比較美好的傢庭。總而言之,生活就是這樣美好的往前走。有平凡,有激動,有慢慢長夜,也有美麗的日子,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還有就是工作問題。工作問題是一個比較簡單的問題。我相信同濟大學的同學在找工作的時候都不會有太大的困難,但是有同學問我要不要創業。人生一輩子不創一次業一定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一輩子總是要為自己幹件事情,創業就是為自己幹的事情。一份工作大傢一起幹,但是你並不一定大學畢業就要創業。為什麼呢?因為創業需要經驗和許多前提條件。

    第一,你的專業知識能在你創業中的運用;第二,你有能和同學朋友相處並且有分配利益關系的能力;第三,你要有對付中國社會如此復雜局面的能力;第四,你要有基本的商業操作原則或者商業運作知識;第五,自己要是個具有領導力的人;第六,你要有自己領域的運作知識和專業知識。

    比如,你想搞個培訓學校,那你的運作知識從什麼地方來呢?這個運作知識需要你通過觀察別人怎麼做得來的。如果當初我直接從北大出來就做新東方,那我是永遠做不成的。我做新東方有兩個前提條件。第一個,我在北大做瞭六年老師,所以做老師做的不錯。還有第二個前提條件,我做新東方以前,我在另外一傢培訓機構幹瞭近三年,我就在觀察它是怎麼做的。我碰到許多大學創業失敗的人。我說你們怎麼不創業瞭?他們說,同學之間隻要一碰到利益關系,互相全是“狗屁”。是不是這樣?是的,但是你會處理瞭就不是“狗屁”瞭。我和新東方這幫朋友也有利益關系,但是我不就處理好瞭嗎?所以說現在關鍵是考慮有沒有這樣的本領。要創業但是我鼓勵同學們先去某一個行業至少觀察一到兩年,最好是三到四年,慢慢積累自己的才能,自己也慢慢變得成熟,個性也慢慢變得穩定,最後再創業這樣失敗的機會也少瞭很多。

    創業有兩種狀態,第一種就是從零做起,我自己就是從零做起,馬雲也是從零做起。第二種創業就像楊元慶,也算創業,楊元慶是接柳傳志的班最後變成瞭聯想老總。美國著名的管理學傢、企業傢傑特威爾遜,他也是從一個普通工人做起,做瞭20年變成公司的老總;在公司老總的位置上幹瞭20年把公司變成瞭全世界最大的公司。這也是創業,不一定是自己幹。

   有學生問,俞老師,我怎麼把一個培訓機構和你幹得一樣大?很簡單先到新東方來打掃衛生,如果你把衛生打掃的非常幹凈,那麼我把你提升為衛生部長,如果你衛生部長幹得好你就變成新東方後勤主任,等到你變成新東方後勤主任的時候,我就把你送到哈佛大學去學習瞭,學習完瞭回來我就把後勤行政全部交給你,你就變成後勤行政總裁。第幾位?第二位。我“一翹辮子”你就是總裁瞭對不對?所以我們的成熟是慢慢來的,就像一棵樹長大也是慢慢長大,哪有一下子就能變成自己創業成功的人?雖然這種人還是有的,但也是少數。我是32歲創業的,32歲才有瞭新東方。所以不要著急,人一輩子做多大的事都無所謂。

    還是我的老話:把生命活得精彩一點。我的比喻就是大樹與小草的比喻,還有另外一個比喻:人的生活就像溪流一樣,總有一個夢想——流進大海。有的人這一輩子沒有流向大海,這條河就是不完整的。長江流向大海,黃河流向大海,但長江、黃河以自己不同的方式流向大海。長江開山劈石穿過大山流向大海,黃河沒有開山劈石,結果繞過九曲十八彎。但是不管怎麼樣,生命再彎最後目標不變。我們惟一要記住的就是要像黃河、長江一樣不斷地向前流,但是不能變成黃河、長江裡面的泥沙,最後自己沉淀下去,把生命給沉淀沒瞭。總而言之,生命的精彩隻靠自己不靠別人。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想要活得精彩、幸福,隻能靠我們身邊的每一個朋友的共同努力!

【閱讀瞭本文的用戶還閱讀下列精彩文章,你也看看吧!】

[俞敏洪:不要低估自己,不要低估別人] [俞敏洪勵志微博語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