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喬佈斯:找到並執著於自己喜愛的事情_勵志演講

  找到並執著於自己喜愛的事情

                                                                                            ——史蒂夫·喬佈斯在斯坦福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我當時沒有覺察,但後來發現,被蘋果公司解雇可能是我這輩子發生的最好的事情。一個成功者的包袱沒有瞭,有的隻是一個初出茅廬者的輕松感覺,我對各種事情也不再那麼胸有成竹。這讓我輕裝上陣,進入瞭我生命中最有創造力的階段之一。 

    今天,我很榮幸能來到貴校這所世界頂尖大學,參加你們的畢業典禮。我沒有念完大學。老實說,今天是我一生中最接近大學畢業的日子。今天我想告訴你們我生活中的三個故事,僅此而已。不是什麼大不瞭的事情,隻是三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串連起生活的點滴

    我在裡德大學讀瞭六個月之後就退學瞭,但之後我又像在校生一樣讀瞭十八個月左右才徹底退學。那麼,我為什麼要退學呢?

    這要從我出生前講起。我母親生我的時候還是一個年輕、未婚的在校研究生,所以她決定讓別人收養我。她十分希望收養者是大學畢業生,並辦妥瞭一切,我出生後就會由一位律師和他的妻子收養。意外的是,我出生後,那對夫妻突然變卦,說他們其實想要一個女孩。於是,當時還在等待名單上的我的養父母在半夜接到瞭一個電話,問他們說:“我們這兒有一個未婚出生的男嬰,你們想要他嗎?”他們回答:“當然要。”但是,隨後我的生母發現,我的養母從來沒有上過大學,我的養父甚至連高中都沒讀完。她拒絕簽訂收養合同。幾個月以後,我的養父母承諾一定會讓我上大學,她才讓步。

    十七年之後,我真的上瞭大學。但是,我很幼稚地選擇瞭一所學費幾乎和你們斯坦福一樣貴的學校。我父母是工薪階層,他們傾盡積蓄,支付瞭我的學費。過瞭六個月,我卻看不到這筆錢的價值。我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也不知道大學會怎樣幫我找到答案,而我卻在浪費著我父母一輩子的積蓄。所以我決定退學,並堅信這是個正確的決定。我當時非常害怕,但是現在回頭看,那是我一生中最棒的決定之一。一退學,我就可以不去讀那些我不感興趣的必修課,並開始上那些看起來很有意思的課程。

    但是,這並沒有多浪漫。我沒有宿舍,隻能睡在朋友房間的地板上。我收集別人喝完的可樂瓶子,來換5美分買吃的。每周日晚上,我都會步行七英裡,穿越城市到Hare Krishna神廟,去免費飽餐一頓。我喜歡那裡的飯菜。後來我發現,先前追隨好奇和直覺而經歷的種種遭遇其實是無價之寶。

    我給你們舉個例子:

    當時,裡德大學的書法課也許是全國最好的。校園裡的每一張海報,抽屜上的每一張標簽,全都是漂亮的手寫字。因為我退學瞭,不用去上常規課程,所以我決定去上書法課,學學怎樣寫。我學會瞭serif 和san serif字體,學會瞭怎樣調整字母組合的間距,學會瞭怎樣做出最棒的印刷排字式樣。那種美麗、典雅和精雕細琢,是科學無法體現的,它令我著迷。

    當時,在我的生命中,這些東西連一線實際應用的希望都沒有。但是十年後,當我們設計第一臺Macintosh電腦的時候,就完全不同瞭。我們把當時我學的那些東西全都融入進瞭Mac的設計中。那是第一臺使用漂亮字體的電腦。如果我當時沒有去上那門課,Mac就絕不會有這些豐富多彩、賞心悅目的字體。Windows隻是純粹地抄襲Mac,所以,我們可以說,除瞭Mac,沒有一臺個人電腦會有這些字體。如果我當時沒有退學,我就不可能去上這門書法課,那麼個人電腦可能也就不會有如今這麼美妙的字體瞭。當然,我在大學的時候,還不可能先知先覺地把這些點滴串連起來。但是,十年後回顧這一切的時候,卻豁然開朗,無比清晰。

    再說一遍,你在向前看的時候,不可能將這些點滴串連起來,隻有在往回看的時候可以。所以你必須堅信,這些點滴一定會在將來的某一天以某種形式串連起來。你必須執著於某些東西——你的勇氣、命運、生命、因果,等等。這個想法屢試不爽,而且還是我生命中一切改變的源泉。

  我的第二個故事是關於愛和失去

    我很幸運,因為我很早就找到瞭自己愛做的事。我二十歲時和Woz在我父母的車庫裡面創立瞭蘋果公司。我們努力工作,十年之後,蘋果公司已經從車庫裡兩個人的小打小鬧發展成瞭擁有四千多名員工、價值二十億美元的大公司。當時,我們最好的產品——Macintosh——才推出僅僅一年,我也剛剛年滿三十。然後,我被解雇瞭。你怎麼可能被你自己親手創立的公司解雇呢?嗯,在蘋果公司不斷壯大的過程中,我們雇用瞭一個我覺得很有才能的人和我一起管理公司。第一年,一切順利。但後來我們對未來的設想產生瞭分歧,最終我們吵瞭起來,當時董事會站在瞭他那邊。所以,三十歲時,我出局瞭,在眾目睽睽之下出局。我生命的支柱崩塌瞭,這次打擊是毀滅性的。

    在最初的幾個月裡,我真是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我覺得,我令上一代的企業傢們失望瞭,我把他們傳給我的接力棒弄掉瞭。我與David Pack和Bob Noyce見瞭面,為自己把事情弄糟向他們道歉。我的失敗眾所周知,我甚至想過逃離矽谷。但是,我漸漸想通瞭一些事情——我依然喜愛我做的事情,在蘋果公司的滑鐵盧絲毫沒有改變這一點。我被解雇瞭,但我仍然喜愛我做的事情。所以,我決定東山再起。

    我當時沒有覺察,但後來發現,被蘋果公司解雇可能是我這輩子發生的最好的事情。一個成功者的包袱沒有瞭,有的隻是一個初出茅廬者的輕松感覺,我對各種事情也不再那麼胸有成竹。這讓我輕裝上陣,進入瞭我生命中最有創造力的階段之一。

   在之後的五年裡,我創立瞭一傢名叫NeXT的公司和一傢叫Pixar的公司,並和一個非凡的女子墜入愛河,她後來成為瞭我的妻子。Pixar 制作瞭世界上第一部用電腦制作的動畫電影《玩具總動員》。Pixar現在是全世界最成功的動畫工作室。在一系列因緣際會之後,蘋果公司收購瞭NeXT,我又回到瞭蘋果公司。我們在NeXT開發的技術成瞭今天蘋果公司復興的關鍵。我還和Laurence建立瞭一個幸福的傢庭。

    我確信,如果我不被蘋果公司解雇,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這是苦口良藥,但我覺得病人需要它。有些時候,生活會用磚頭砸你的腦袋,但不要喪失信念。我堅信,讓我前行的惟一動力,就是我在做自己喜愛的事情。你要找到你愛做的事情。工作如此,愛情也是如此。你的工作將會占據你生活中的很大一塊。你隻有相信自己在做著偉大的工作,才能真正心滿意足。而做偉大的工作的前提,是你喜愛自己所做的事情。如果你現在還沒有找到,那麼繼續找,不要停。隻要是內心向往的東西,你就會找到。這和任何美好的愛情一樣,隨著歲月的流逝隻會漸入佳境。所以繼續找,直到你找到,不要停。

  我的第三個故事是關於死亡

    我十七歲時讀到過一句話,大意是:“如果你把每一天都當作生命中最後一天去過,那麼有一天你會走上人生的正軌。”這句話給我留下瞭深刻的印象。從那時起,之後33年的每天早晨,我都會對著鏡子問自己:“假如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我會不會想要做今天本要做的事情?”隻要連續很多天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需要做些改變瞭。

    牢記我即將死去是幫助我做出生命裡重大決定的最重要手段。因為幾乎所有的事情——所有外界的期待,所有的榮耀,所有對難堪和失敗的恐懼——所有這些在死亡面前都不堪一擊,剩下的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牢記你即將死去是我知道的最好的方法,可以使你避開覺得有所損失的思維陷阱。當你已經赤條條、無牽無掛的時候,就沒有理由不去追隨自己的心聲。

   大約一年前,我被診斷出患有癌癥。我在早晨七點半做瞭一個掃描,清楚地顯示在我的胰腺有一個腫瘤。我當時甚至不知道胰腺是什麼東西。醫生告訴我,可以肯定那是一種無法治愈的癌癥,我還可以活三到六個月。我的醫生建議我回傢,安頓好我的一切,那是醫生對臨終病人的暗示。那意味著要把在未來十年對你小孩說的話在短短幾個月裡說完。那意味著把每一件事都安排妥當,讓你的傢人會盡可能輕松地生活。那意味著說再見。

    我拿著那份診斷書過瞭一整天,那天晚上我做瞭一個活切片檢查,醫生將一個內窺鏡從我的喉嚨伸進去,通過我的胃,然後進入我的腸子,把一根針插進我的胰腺,在腫瘤上取瞭幾個細胞。我當時被麻醉瞭,但我的妻子在那裡。後來她告訴我,醫生在顯微鏡下觀察這些細胞時欣喜若狂,因為這是一種極其罕見的可以手術治愈的胰腺癌。我做瞭手術,現在我痊愈瞭。

    那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時刻,我希望這也是在以後的幾十年裡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以前,死亡對於我隻是一個有用的、但是僅限於知識層面的概念。從死亡線上活過來後,我現在可以更加確定地告訴你們:

    沒有人想死。即使是想上天堂的人,也不會以死亡為手段。但死亡又是我們每個人共同的終點,從來沒有人能夠逃脫。死亡就應該這樣。因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一個創造。死亡是改變生命的因子,推陳出新。現在,你們是新的,但是不久之後,你們將會逐漸變舊,然後被清除。很抱歉,這樣說太戲劇性,卻是事實。

    你們的時間是有限的,所以不要把它浪費在重復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條束縛——那是生活在他人思維的產物之下。不要讓他人喧囂的觀點淹沒你自己內心的聲音。最重要的是,你要有勇氣去追隨你的心聲和直覺。在某種程度上,它們知道你想要變成什麼樣子,其他的事都是次要的。

    我年輕時,有一本精彩的書,名叫《全球目錄》,它是我們那代人的聖經之一。它由一個叫Stewart Brand的人創辦,創辦地點是離這裡不遠的門羅公園。他如詩一般的魔力讓這本書異彩紛呈。那是六十年代後期,還沒有個人電腦和桌面出版,所以這本書全部是用打字機、剪刀還有偏光鏡制作的。它有點像書本形式的Google,在真正的Google誕生的三十五年前:它是理想主義的,充滿瞭靈巧的方法和非凡的想法。

    Stewart和他的團隊出版瞭幾期《全球目錄》,後來當它完成瞭自己的使命時,他們出版瞭最後一期。那是在七十年代的中期,當時我和你們現在一樣大。在最後一期的封底上是一條清晨鄉間道路的照片,就是那種如果你喜歡探險,自己搭便車會去的路。照片下方有這樣一段話:求知若渴,大智若愚。這是他們停刊的告別語。求知若渴,大智若愚。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座右銘。現在,在你們即將畢業,開始新的旅程的時候,我與你們共勉。

    求知若渴,大智若愚。

    謝謝大傢!

推薦閱讀:[美國十大畢業典禮勵志演講] [哈佛女校長畢業典禮勵志講話:職業選擇與幸福尋找]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