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們,你們別無選擇

同學們,你們別無選擇

                                                                       ————許智宏校長在北京大學2008年畢業典禮上的講話 

 

老師們,同學們,

傢長朋友,各位來賓,

大傢好!

北大已經走過110年的風雨歷程,一代又一代最優秀的中國知識分子,從這裡走向世界。而我作為北大的校長,也非常有幸,和師生們一道,經歷瞭北大歷史上發展最快、最平穩的一段黃金時期,我校的國際聲譽也不斷提高。我回母校擔任校長已近九年,每當畢業生離開的時候我都會代表學校,代表全校師生,給同學們祝福,給同學們提出很多希望,我希望每一個從北大走出去的年輕人,都能奮發有為,潔身自好,腳踏實地,志存高遠,都能繼承這所大學偉大而光榮的傳統,做無愧於國傢,無愧於人民的北大人!

今年的畢業典禮,我覺得非常特殊,因為2008年不是一個平常的年份。

過去的半年時間裡,我們國傢經歷瞭很多考驗,遭受瞭重大的災難。災難總是會被歷史所記錄的,因為災難會在極其短暫的時間裡改變無數人的生活,也會在長久的時間內,影響我們的未來。災難讓我們痛苦,也讓我們堅強。

再過一個多月,我們還要迎來北京奧運會,還要向全世界展示中華民族的風度、力量、堅強與信心。我相信,北京奧運將成為中國現代化歷程中醒目的一座裡程碑。

2008年,讓我們永遠記住四個字:多難興邦。

溫傢寶總理在北川中學的黑板上寫下瞭這四個字,我看到電視畫面的時候,流淚瞭,“或多難以固其國,啟其疆土;或無難以喪其國,失其守宇”。我已經六十五歲,經歷瞭共和國全部的歷史,也見證瞭很多重要的歷史時刻,能夠深刻地體會這四個字的含義。

今天的畢業典禮,我也希望北大2008屆的畢業生們,都把這四個字記住。你們還很年輕,你們甚至很難體會到什麼是磨難,但作為你們的校長,我有責任告訴你們,磨難是人生中最寶貴的財富,是一個國傢奮發前行的動力,隻有在磨難中堅強不屈,隻有在磨難中團結一心,隻有從磨難中不斷反省總結,我們才能成功,才能實現國傢的現代化,才能讓中華文明永遠綿延不絕。

我很自豪,也很欣慰,在災難面前,北大師生表現出瞭驚人的堅強和團結,我看到很多同學含著眼淚在為災區獻血、捐款,醫學部和各附屬醫院組建瞭多支醫療隊,共百人,趕赴抗震救災第一線;北大微處理器研發中心援建瞭包括北川中學在內的3個中小學的多媒體網絡教室;生命學院師生與四川省林業部門合作對臥龍保護區內熊貓等珍稀保護動物的受影響程度進行評估;地空學院組建瞭“汶川地震工作組”;醫學部和心理學系一批師生參與災區心理援助和咨詢工作,並提出瞭《北京大學地震災後心理重建援助計劃》;城環學院呂斌教授與國傢開發銀行合作起草的《四川汶川大地震重建工作戰略研究報告》,景觀設計研究院緊急撰寫的《地震重建規劃設計手冊》,以及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朱彤教授主持的災區環境檢測科研小組,從不同的層面參與到汶川災後重建的工作。所有這些,體現瞭北大人的社會責任,北大人的公民意識,北大人的愛心。我從心底裡為我們北大人而驕傲。

“任何困難都難不倒英雄的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在數千年發展史上曾歷經磨難,從不屈服,地震災難更不可能把中國人民嚇倒壓垮。在巨大的災難面前,中國人民表現出來的勇敢、堅強、團結和偉大的人文關懷生動地詮釋瞭中華民族不屈不撓民族精神。這種精神是我們抵禦各種危難的精神支柱,也是激勵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強大動力。2003年春“非典”肆虐中國期間,溫總理給北大學生的回信中,有一段話,蘊涵瞭深刻的人生哲理,他說:“讓我們記住這段非凡的經歷吧!它使我們學到瞭比平時多得多的東西。讓我們記住這個真理:一個民族在災難中失去的,必將在民族的進步中獲得補償。”

多難興邦,對於一個國傢是如此,對於一所大學何嘗不是如此。今年是北大建校110周年,回顧北大百十年的歷史,何嘗不是與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一道,雖命運多舛,歷盡艱辛,但卻自強不息、奮鬥不止的一段光輝歷程。

京師大學堂成立之初,國勢衰微、外敵入侵,八國聯軍侵華,大學堂曾一度被占領,被迫停辦。民國初年,由於經費短缺,北大再次遭遇停辦危機,老校長嚴復先生上下奔走,在艱苦的辦學條件下仍堅持教學改革,確立瞭北大“保存一切高尚之學術、以崇國傢之文化” 的辦學宗旨。五四前後,北大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發祥地,而同時也不得不面對來自保守勢力的責難和軍閥政府的迫害,一度有上千名學生被捕入獄,蔡元培校長也曾被迫辭職。1927年至1929年,北大被取消和更改校名,停發經費和工資,廣大師生在半饑餓狀態下仍堅持鬥爭,誓死不屈。1937 年,盧溝橋事變,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北大、清華、南開三校師生萬裡南遷,組建西南聯大,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以“剛毅堅卓”的精神,堅持教學科研,培養瞭一大批優秀人才。三年困難時期,物質極度匱乏,一大批同學由於營養不良患病被迫休學,當時北大時常停電,但我們的老師還是堅守崗位,教書育人。文革期間,北大被迫停課四年,一大批教師慘遭迫害,饒毓泰、翦伯贊等許多優秀學者被迫害致死,幾千名師生下放勞動。復課之後,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我們的老師依然堅守對科學真理的執著追求,成功研制出我國第一臺百萬次集成電路電子計算機,建立瞭我國第一個衛星雲圖接收站,研制出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銣電子鐘,取得瞭一系列重大的科技成果,等等等等。一百多年來,我們的北大歷盡磨難,從未退縮,幾代北大人把青春、才華甚至生命都奉獻給瞭中華民族謀求現代化的偉大事業。

今天,我和同學們一同回顧這些波瀾壯闊的歲月,就是希望,在同學們即將離開北大之際,再次喚起同學們心中的北大精神,“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北大精神,與國傢和民族同呼吸共命運的北大精神。

北大是一百多年來中國知識分子的精神傢園。錢理群先生在《尋找北大》一書的序言中曾寫道:“北大,是每一個北大人,所有的中國人的精神夢鄉”。

包括你我在內的全體北大人都承擔著整個民族的精神理想,這擔子實在太沉重瞭,但是同學們,你們別無選擇,因為這是我們北大人與生俱來被賦予的精神氣質,是北京大學一百多年來形成的精神氣質,她不可逃避,也不能放棄。

多難興邦,對於我們每一個人何嘗不是如此。同學們畢業瞭,有的將繼續深造,有的會走上工作崗位,有的遠渡重洋,有的奔赴西部,投身災區重建。不管你們將來從事什麼樣的職業,我相信你們一定會有所作為。但是,未來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同學們會遇到各種困難和挫折。當年,老校長馬寅初先生因他的人口理論遭受全國性的大批判,在巨大的壓力和攻勢面前,馬老沒有退縮,他說“[我雖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敵眾,自當單身匹馬,出來應戰,直到戰死為止。” 他還說“我總希望北大的一萬零四百學生在他們求學的時候和將來在實際工作中要知難而進,不要一遇困難隨便低頭”。同學們,天將降大任,必將苦其心志,北大人都應該學習馬寅初老校長,擁有堅持真理、戰勝困難的勇氣,做生命中的強者。

同學們,你們畢業於2008,請記住這個年份,這一年,我們奧運瞭,這一年,母校110歲,這一年,我們都是四川人,這一年,你們畢業瞭。同學們,我們的祖國正在創造著近現代中國,乃至世界近代史上最偉大的經濟奇跡和深刻的社會變革,我相信你們將很快成為國傢發展和社會變革的直接參與者和領導者。一個月前,林毅夫老師在經濟中心畢業典禮上,有一段震撼人心的話,他說,“隻要民族沒有復興,我們的責任就沒有完成,隻要天下還有貧窮的人,就是我們自己在貧窮中,隻要天下還有饑餓的人,就是我們自己在饑餓中,隻要天下還有苦難的人,就是我們自己在苦難中,這是我們北大人的胸懷,也是我們北大人的莊嚴承諾!” 這段話,也讓我想起瞭老北大教授梁漱溟先生的名言,“吾曹不出,如蒼生何”,這種舍我其誰的勇氣和世情關懷將在你們的身上遺傳下去!未來,無論你們事業上取得多大的成功,生活上如何春風得意,請同學們不要忘記2008,不要忘記廢墟中握著筆的那隻小手,不要忘記總理的淚水,不要忘記講堂廣場默哀的人群,更不要忘記我們北大人崇高的精神理想和莊嚴承諾。請同學們務必以國傢為重、以蒼生為重!

多難興邦,我希望,每一個2008屆的北大畢業生,記住這四個字。也讓我們共同祝願,我們偉大的祖國,我們偉大的母校,能夠在風雨之後,迎來新的輝煌!

謝謝大傢!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俞敏洪在北京大學2008年開學典禮上的演講辭] [高考勵志詩歌:寫給北大]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