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在企業傢精神論壇上的演講:信念與激情

俞敏洪在企業傢精神論壇上的演講:信念與激情

   我始終相信生活不會有絕境。不管有多少困難、挫折、失敗,我都鼓勵我的學生、我的員工和我的自己,繼續奮勇向前。我始終相信,中國詩人食指所說的一句話,叫做“相信未來,熱愛生命”,永遠相信你的未來、相信你的未來會比現在更好,相信你的生命不管處於多麼灰暗的狀態,隻要你還活著,未來就能閃現出光輝。

  信念和激情這兩個詞是連在一起的,激情是信念的一種外在表現,如果內心沒有信念的話,外在的言行不可能產生激情,所以激情是源於對自己內心的一種認可,放到企業身上是對企業的價值體系和對社會所做貢獻的一種認可。也就是說你隻有內心認為你的企業做的事情對社會是有用的、是崇高的,或者說至少不是傷天害理的,你才能夠對你自己、對你的員工和對社會來展示你做這件事情的激情。如果我們發現一個企業傢對自己的企業充滿激情的時候,一般來說不太容易裝得出來的,裝出來的肯定是假的,不能持久的。隻有源自內心的,因為自己做的事情而激動,才是信念和激情的良好結合。做事情不僅僅是說能夠賺多少錢、能夠帶來多少名聲,而是實實在在的就是覺得自己做的是好事。
  每次我聽愛國者的馮軍演講的時候,他那帶有民族色彩的言論,我聽瞭都非常感動的,因為他的每一句話,都是希望自己強大起來、希望自己的祖國強大起來、希望他的愛國者能夠變成世界品牌。所以源於激情講出來的話,一定是讓人感動的,如果對自己做的事情都沒信心的話,是不可能有激情的。在座的企業傢不管是為企業還是為自己做事,首先要問你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嗎?你相信你做的事情是對社會有好處嗎?你相信你做的事情沒有給未來帶來災難嗎?
  每個人做事情,都在尋找內心的支撐,尋找一種內心的信念。即使是販毒的,他也認為自己是有信念的。但是一個信念是否真實,不是你自己說瞭算的,還要整個社會人士,比如在座的咱們三四百位先生、女士們一起說瞭算的。如果我們講出瞭一種信念,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認為是正確的,那這個信念可能就是真實的。
  販毒的人有他們自己的道理,他們說人間種種現象總是讓人絕望,絕望的時候也找不到出路,所以如果把一些毒品給那些已經對生活充滿絕望的人,至少可以給他們帶來一瞬間的快感和希望,你說他們販毒錯瞭嗎?從他本人的言論來說,你覺得好像有道理啊,每個人都有絕望的時候,我也有絕望的時候,我也有過想要吸毒的時候啊。但是毒品在給人一時逃避的同時,是把人類社會帶向災難和滅亡的。

  1840年左右的鴉片,對我們中國人民造成的傷害大傢可以看的一清二楚。這種前提之下,鴉片和毒品對人們生活有沒有用處,是由不得販毒者說瞭算的,是由人民說瞭算的,是由我們整個社會說瞭算的。所以很多企業傢覺得自己是為瞭信念做事情的時候,實際上可能堅持的信念是假的,是偽信念。很多人做事情,隻看到瞭事情好的方面,但是沒有想到背後可能出現的問題。比如說造紙廠,如果隻看到造出的紙張對於人類的好處,而沒有看到因為造紙帶來的環境污染和森林破壞,那就必然害大於利。隻有當我們把一件事情前因後果全部想清楚以後,你才能夠把信念堅持住,你才能夠把企業做好,你才能夠把人做好。
  我曾經常常問自己,我做這麼一個新東方對社會到底有沒有好處,比如現在大傢認為是好事的事情,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之後到底還是不是好事。新東方現在每年送成千上萬的學生出國留學,鼓勵學生回國創業,幾百萬的學生因為新東方的培訓英語水平得到瞭提高,新東方也把自己帶到瞭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融到瞭美國兩三億美元,回來進一步辦教育。這一切在我看來都是好事,我覺得新東方促使瞭中國教育的進步,促使瞭中西方文化的交流。但是坦率說我內心也在詢問,五十年以後還是好事嗎?就是說五十年以後,新東方現在對數以百萬的高中生、大學生施加的影響力,你能保證是好事嗎?你能保證來到新東方的學生他們的幸福指數都增加瞭嗎?真的不敢保證。所以有的時候我對自己的信念也會產生懷疑,我做的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是至少從社會的評價體系,學生父母的反饋、學生本人的反饋,讓我有勇氣把這件事情做下去,為什麼呢?因為所有這些人群的反饋,百分之八九十的信息都是正面的,覺得我是在做一件好事。就是說信念有時候光靠自己內心支撐是不行,也要從外界尋找這種支撐點,從別人的評價和眼神中尋找支撐點。
  有的時候,對於一個企業來說,信念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因為企業必須在獲利的同時堅持社會價值。但對於個人來說會容易的多,因為個人的信念比較單純,也就比較容易堅定一些。比如說我個人的信念就比較好堅持。首先,我始終相信生活不會有絕境。不管有多少困難、挫折、失敗,我都鼓勵我的學生、我的員工和我的自己,繼續奮勇向前。我始終相信,中國詩人食指所說的一句話,叫做“相信未來,熱愛生命”,永遠相信你的未來、相信你的未來會比現在更好,相信你的生命不管處於多麼灰暗的狀態,隻要你還活著,未來就能閃現出光輝。“當蜘蛛網查封瞭你的爐臺,當灰燼的餘煙嘆息著貧困的悲哀,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在美麗的雪花上寫下:相信未來”,就是遇到無論什麼樣的狀態,相信你自己。同時我還有一個信念,我相信人類的本質是善的,所以隻要你做好事,你就能打動人的善心,你就能得到善的回報。對於我本人來說,我必須抱著不懷疑人的心態,去欣賞我周圍的好人、好事,必須力爭把自己也變成一個好人、去做好事,這就是我自己的信仰。
  所以對個人來說,堅持信念要比一個企業堅持信念來得簡單。我發現有這樣一個矛盾狀態,有很多企業傢或者說做事情的人,在自身信仰相對比較完整的情況下,他做的企業卻是跟他的信念不符合的,很多情況下是因為做企業所帶來的利益、名聲、地位的誘惑超過瞭他的信念、壓倒瞭他的信念,利益戰勝瞭良知。當一個人為瞭名利再也不按照自己內心的信念和良知去做事情的時候,信念就變得一錢不值瞭。
  有的時候我也常常問自己,我堅持的信念和我做的事情一致嗎?還好,我覺得我還比較一致。新東方上市的時候,我一夜之間從身無分文變成瞭億萬富翁,我沒有為這些錢激動過,新東方越來越大,我也沒有為自己的名聲激動過。不管是有錢還是有名,都不影響我對生命的看法。我認為我過去生命中的兩件事對我帶來瞭好處:第一,我從小出生在農村,1到18歲受盡苦難,從此終生知道生活之不易;第二,我在大學得瞭肺結核,從此知道瞭生命的脆弱和生存的意義。所以現在得到這些名利的東西,我一直把它們當作臨時現象,今天來也許明天就去瞭,別太在乎。在大學我有一幫非常好的朋友,我們在一起互相爭論的時候從來不把對方當人看,這幫朋友現在還在我的身邊,還在天天糟蹋我、侮辱我、諷刺我,這些朋友的好處使我深刻認識到自己,不管你本身怎麼樣,其實你就是兩足動物在地球上行走而已。把這些東西弄清楚瞭,回過頭來用你擁有的財富和名聲,根據你自己的信念做更好的事情。也許就能為財富名聲找到一個好的歸宿,財富和名聲取之於社會,也用之於社會,你就永遠不會犯太大的錯誤。
  我想對在座各位的一個建議就是,如果各位真的內心找不到信念,為自己所做的企業和從事的事情也找不到信念的話,那你就去尋找信仰。我對信仰和信念有一個解釋,信仰是什麼呢?當你內心不夠堅強的時候,就像你坐公共汽車的時候沒有一個扶持,汽車搖晃你就會摔倒,社會就像一輛公共汽車,一直處於搖晃狀態,你為瞭使自己不摔倒,必須抓住扶手,這就是信仰。不管你信仰佛教還是基督教,都是為瞭使自己能夠立足於社會,堅定自己。信念是來自於一種內心的力量,當你內心有足夠的信念時,你就不一定需要外在的信仰。我是沒有信仰的,但我喜歡宗教,不管是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書,我都讀。我也相信所有宗教追求的都是一種至善狀態。我認為一個人達到至善的狀態並不隻有通過宗教一種途徑,我認為通過對自我完善的追求也能夠達到至善的狀態,這一狀態需要你內心堅定的信念來實現。信念讓你在搖晃的公共汽車裡不會被摔倒,或者摔倒瞭能夠爬起來。如果一個人有瞭信念,就像是兩隻手和兩隻腳都撐在地上一樣,你就不太容易摔倒瞭。

推薦閱讀:[俞敏洪在北京大學2008年開學典禮上的演講辭] [李開復:再見,谷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