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隻能給你位置,無法給你未來

  公司隻能給你位置,無法給你未來

  聯想集團大裁員,血淋漓的教訓:公司隻能給你位置,卻無法給你未來!

  今天,恐怕是聯想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大裁員。我們部門9個人,今天送走瞭三個,還有三個要轉崗,剩下三個。整個研究院走瞭30多人,轉崗20多人。這是我經歷的第二次所謂戰略性調整,有很多感觸,卻又好像什麼都堵在心裡,說不出來。幹脆簡單記錄下這段往事,提醒自己。

  聯想精細化裁員

  昨天晚上,研究院秘密召開緊急會議。有20多位“責任經理”參加,我才清楚瞭整個裁員過程。6日啟動計劃,7日討論名單,8日提交名單,9-10日HR審核,並辦理手續,11日面談。整個過程一氣呵成。今天就是面談日。在B座一層的兩個小會議室。

  進去的人,領導首先肯定他過去的成績,然後解釋戰略裁員的意思,然後告知支付的補償金數額,然後遞上所有已經辦好的材料,然後讓他在解除勞動關系合同上簽字。平均每個人20分鐘。

  被裁的員工事先都完全不知情。在面談之前,他們的一切手續公司都已經辦完,等他們被叫到會議室的同時,郵箱、人力地圖、IC卡全部被註銷,當他們知道消息以後,兩個小時之內必須離開公司。所有這一切,都是在高度保密的過程中進行。

  即使我是責任經理,我也隻知道明天由我陪同的員工—-坐在我隔壁辦公位的,朝夕相處兩年多的一個女孩,邵雋。

  我不知道昨晚我是怎麼過的,心情特別不好。根據公司規定,我不能提前告訴她。隻覺得心裡堵得慌。和我朝夕相處兩年的同事,明天就要被裁員瞭,而她一點也不知道。

  開完會打車回傢時,我感到特別疲憊。司機開口瞭:你怎麼會累呢?你們這一行掙錢多容易呀。我苦笑瞭一下,沒有回答。

  早上,邵雋比我到得要早。向她問聲早上好後,我就心虛的不敢再說一句話瞭。我照例喂我桌上的小金魚。研究院喬遷研發大廈的時候,每個人發瞭兩條小金魚,但這幫粗心的研發人員照顧不周,能活到現在的,實在是不容易。邵雋還拿我的魚開玩笑,說這整兒一魚精,居然還能活著。

  我不再說話,坐在電腦邊發呆,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電話終於響瞭,我走到邵雋面前,先和她握手,再叫她去樓下的會議室。她知道去會議室意味著什麼。那兩個會議室從早忙到晚,所有進去的人,出來後就直接收拾東西走人。

  但邵雋一直很平靜,因為在她之前,我們部門已經進去兩個瞭。是清濤和她談的,大傢都這麼熟瞭,也不用多說什麼,不到五分鐘,就結束瞭所有談話,在解除勞動關系合同上簽瞭字,走瞭出來。

  邵雋是FM365轉過來的,經歷過365那次瘋狂的裁員,她那次也送過好人,所以她很清楚這一切。

  然後回到辦公位的時候,陪她收拾東西。到午飯時間瞭,她說,先去食堂吃飯吧。但我不忍心告訴她,她的IC卡現在已經被註銷瞭。所以我勸她去外邊吃。

  負責另外一個人的責任經理卻直接說出來瞭,還有人告訴她,人力地圖也已經註銷瞭,當時邵雋明顯非常失落,感覺突然和公司一點牽連都沒有瞭。

  她在聯想工作三年瞭,可就在兩個小時之內,聯想就不再有她的任何痕跡。被公司拋棄瞭。就這麼拋棄瞭?轉眼功夫,就不再是曾經引以為豪的:“聯想人”啦?

  中午,部門全體去辣婆婆吃散夥飯。不記得說瞭些什麼。下午,我送邵雋到傢。路過一個小學門口,堵車,她說,我還從來沒有下午從這裡走過,從來沒見過這群孩子們放學。是呀,我也是每天工作到很晚,白天回傢還真不習慣。

  在她傢坐瞭一會兒,因為我知道她這時候心裡肯定非常不好受。她說瞭很多當年365的事情。

  是呀,不管你如何為公司賣命,當公司不需要你的時候,你曾經做的一切都不再有意義。

  我特意多呆瞭一會兒,聽她說話,因為我知道,邵雋雖然表現的很堅強,但我一轉身走掉,她很可能會哭的,就像今天裁掉的許多人一樣。

  重災區

  服務器、職能,是這次裁員的重災區。其中服務器研究室今後可能就不存在瞭,今天裁得隻剩下5個人。早上我就聽說那邊已經走空瞭,有幾個人哭瞭,但我沒有過去看。

  有的人情緒非常激動,因為絕對想不到會落在自己頭上,但是,戰略裁員的意思就是說,不是以你的業績作為標準,換句話說,就是沒有標準。

  有好幾個原來的大牛人,甚至是當時重金從外面聘請的博士後,也就那麼走瞭,沒有一點商量餘地。就連服務器研究室的主任都走瞭。這整個方向不要瞭,這是誰的錯?不知道,但隻知道受傷的是最底層的員工,難怪有個清華剛畢業的女孩,哭得一塌糊塗。

  職能的助理幾乎走光瞭。和我熟悉的安欣、秦莉,都還沒來得及說再見。現在研究院不設置助理崗位瞭。(www.share4tw.com)前幾天在食堂碰見她們,我還稱她們是研究院的形象代言人。武莊也走瞭,這是我的老戰友瞭。我初進聯想的那個項目組,到現在,還在聯想的,隻剩下我和郭明亮、金峰瞭。

  我還記得,那年,我們項目組被號稱是研究院的一面旗幟。因為我們開發的內容管理系統,成功地挽救瞭FM365。後來365倒瞭,我們就支持贏時通。

  後來贏時通也倒瞭,於是研究院信息工程研究室也就沒有瞭。整個研究室當年的30多號人,到現在,還在原崗位的,隻剩下我和王江、於興業瞭。武莊非常慘,他的老婆在懷孕,而他自己剛剛買房子。我不敢替他想象未來,因為我不能為他做些什麼。

  這次裁員的重點,是新來的員工,和呆瞭好多年的老聯想。工作10年的,奔50的人,也照樣該走就走瞭。我真想和他們談談心,50歲的時候被公司拋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感觸。我不敢想。

  回到傢裡,和小丁聊天,我才知道,服務器的周密走瞭,這不是新聞,因為服務器的人走得差不多瞭,但是她的老公也走瞭!今天他倆還一起上班的,不知道會不會一起回傢。他倆和我住在同一個小區,剛結婚不久,剛買的房。

  我突然想起來二戰時某位著名將軍說的話:我讓士兵上戰場的時候,我會把他們想象成一堆螞蟻,而不是人。因為我一想到他們有妻子、孩子、父母,我就不忍心讓他們去送死。不知道領導在討論名單的時候,是把我們想象成螞蟻嗎?

  到底是誰的錯

  我在聯想的這三年,親眼見到聯想從全面擴張,到全面收縮的全過程。當年提出的口號是:高科技的聯想,服務的聯想,國際化的聯想。現在,高科技僅剩下關聯應用或者,而且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代表服務的IT服務群組被劃歸為C類業務,自身難保瞭。軟件設計中心也即將和聯想沒有任何關系瞭。聯想四面出擊,卻傷橫累累。

  是誰的錯?是領導的錯!包括FM365在內,這些方向都是看好的,都是掙大錢的,但為什麼聯想會失敗?我不想在這裡深究,但隻是覺得,領導犯下的錯,隻有我們普通員工來承擔。

  聯想不是傢

  這是我親歷這兩次重大戰略調整,所得出的結論。我想,我比許多人都體會深刻。員工和公司的關系,就是利益關系,千萬不要把公司當作傢。當然,這不是說我工作會偷懶。我仍然會好好工作,我要對得起聯想。

  同時,我也覺得聯想沒有欠我的。聯想給瞭我這麼好的工作環境,這麼好的學習機會,還有不錯的待遇。但,公司就是公司,公司為我做的這一切,都是因為

  我能為公司做貢獻,絕對不是像爸爸媽媽的那種無私奉獻的感情。

  認識到這一點,當我將來離開時,領導會肯定我的業績,我也會對領導說謝謝,不再會感傷。

  楊元慶說,希望這一次調整給聯想帶來10年的好運氣,但回想上一次戰略調整,也就是在2001年11月1日,不禁讓人對這句話產生懷疑。懷疑歸懷疑,事情還是要做的。生活還要繼續。

  ——懷念和我一起共事的眾多同事們!

  • 不要讓迷茫為你無法重來的青春買單
  • 為人處世:無法進入親密關系的12種人
  • 人生就是一次無法重復的選擇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