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廣打拼的遊子,為何遠離親人,仍義無反顧?

  北上廣打拼的遊子,為何遠離親人,仍義無反顧?

  知乎問題:為什麼現在很多年輕人願意到北上廣深打拼,即使過得異常艱苦,遠離親人,仍然義無反顧?

  知乎網友王遠成:

  在手機上看見這個問題,於是到電腦前來怒答,因為感觸實在是太深瞭。我估計我會寫很長。中間夾雜瞭很多個人感情,結論在最後。

  答主男,2008年某三流西安民辦大專畢業,懷揣瞭2000塊錢,我買瞭一張火車票,來到上海。這裡沒有任何親戚,朋友,甚至因為蹺課,當時的學校暫扣瞭我的畢業證。我到上海唯一的理由,是喜歡互聯網。在這裡,我合租在有9個人合租的一套房。小單間月租金650塊錢。房間裡隻放得下一張床和一個筆記本電腦。

  7月的太陽實在太熱,求職問路基本靠12580.每周末去上海體育館的招聘會,遇見突如其來的暴雨,渾身濕透根本不是個事,每天奔波而惶恐,我連畢業證都沒有誰會要?

  一個月之後我遇見瞭我工作的第一任主管,那天我求職時迷瞭路,步行走瞭一公裡,找到面試公司的時候滿頭大汗。整個衣服濕透的,頭發上的汗跟洗過瞭一樣,中暑幾乎站不穩,他遞瞭我一杯水,然後讓我聊瞭聊對SNS的看法,估計是他可憐我的落魄,他給老總打電話說暫時不要我的畢業證,先看看我的工作表現。

  我進入到一傢非常優秀的國內優秀的互聯網公司,雖然工資隻有1800.但我絲毫不介意,第一次參加例會,身邊有瞭一堆來自迅雷,阿裡巴巴,騰訊,百度的同事,知道瞭產品經理的這個職位,那人比我小兩歲,是公司從盛大挖來的,他會用Axure,會用思維腦圖,開會時能迅速提煉精髓,有著清晰的產品分析能力。分析互聯網比我透徹的太多,遇見瞭正規軍的我第一次明白,天外有天,我那點以往炫耀的知識根本連入門都算不上。

  早晨6點半起床,擠地鐵,為瞭節約,基本中午不吃午飯。別人去吃飯的時候我就一個人上頂樓的天臺,對著上海的高樓大廈發呆。租住的住所衛生間的浴室龍頭需要9個人共用,每天晚上做飯需要排隊,上廁所的馬桶隻有一個,時間長就會被室友罵,電淋浴器的熱水,別人用完瞭你就要等好久。每天到傢寫分析報告到夜裡兩點,困得不行就把鬧鐘設置到早上六點,然後睡覺。四個小時睡眠對我來說足夠。當當滿300-150的的時候,買瞭一大堆互聯網的書狂補,周末,參加各類的產品經理聚會,不敢說話,隻坐在最後安靜的聽。聽他們分析,講一堆我壓根不明白的詞,然後記在本子上,回傢用百度查。

  國慶節長假,離傢近的同事都回傢,我一個人替全部門的同事加班,3倍工資的待遇讓我用一個星期的時間買瞭第一部智能手機——魅族m8.

  幸運的是我遇見瞭我一輩子的兩個好哥們,公司裡的一個PHP程序員和一個廣告銷售,我們三個人就像《中國合夥人》中的三個人那樣一樣形影不離,他們倆都是上海人。銷售在我眼裡算半個富二代,但特別努力上勁,比我在上海見過的很多外地人都要努力,這哥們與人打交道的人,各方面想法都更真實,本地人也有底氣,他幫助我在各種情況下度過難關。經濟,事業,感情……為瞭我們的項目,他甚至住在公司裡過,程序員是個特別老實有點內向的男孩,執行力強很適合做程序員,總之,我們三個好的穿一條褲子。

  付出當然要有回報,2010年,團購剛剛興起,我們開始負責公司裡的團購導航,這是公司的一個很重點的項目。我們三個每天都像打瞭雞血,那時候從沒有考慮過是否和公司給的待遇對等,我們都抱著創業的理想做。銷售去北京出差,我倆聊產品從晚上8點打到12點,四個小時的長途,他會將訪問客戶第一手的資料給我,我迅速做產品要求,然後提交程序員,程序員加班當晚就做產品迭代。有時候半夜兩點我們會突然想到點子,然後我會打電話討論,加班到夜裡三點是太經常的事情,張江滿滿的路燈和空無一人的街道,然後擋車送下屬回傢,再回傢睡幾個小時,接著趕到第二天公司上班。有時在夜裡一點發現一個頁面bug然後打電話給技術。他也會立即起來改正。

  這是上海工作的人對工作的執著,絕大多數的人,隻要是他份內的工作,你多晚打攪他都不會怪你,而且很負責。三個人的拼命很快有瞭回報,幾年的時間,我變成這個項目的經理,我有一個近十人的小團隊,他倆也都是各自業務的骨幹,

  上海的生活節奏很快,你感覺自己有一天不努力就會落後,這讓你有瞭動力拼命學習,她的配套設施很好,張江樓下的便利店有很多24小時服務,你能在加班到半夜三點餓瞭的時候下樓鉆進任意一間吃關東煮或者讓店員用微波爐加熱一個雞塊便當給你。

  職位和收入上來之後,生活狀態也變化瞭,周末可以去田子坊和女朋友逛街。從世博會看各國風光,去ChinaJoy找萌妹子拍照,去崇明島抓小螃蟹,去陽澄湖吃大閘蟹,去松江大學城喝咖啡,坐在小店裡看日落。自由的自己帶著女朋友幹自己想幹的事情,去想去的地方。我的工資可以輕易的買得起IPAD,IPHONE,網購的東西基本第二天就到瞭,而且包郵。

  我也遇見瞭很多我這輩子都佩服的人,他們是各個領域的專傢。他們知識淵博,彬彬有禮,充滿智慧,穿著時尚得體,說話恰到好處,做事井井有條。男男女女都好聰明,遇見他們你就會覺得,我也要努力變成這樣。

  再後來,搞銷售的哥們開始帶著我見客戶,吃飯聊天,教我克服自己的弱點與人交流。過於內向是我的弱點,有瞭他的幫助,內向的我敢在公司戰略會議上發言,為團隊爭資源,爭利益。團隊有一個正牌的復旦大學的中文系碩士和上師大的新聞學碩士。是的,作為他們的經理,我是西安一個三流野雞民辦大學差點沒混上畢業證的大專生。

  離開的時候。月薪10k.每年14個月工資,我知道這個工資在上海並不算高,但,其實,我覺得她對得起我自己的努力,至少我所在的公司,節假日3倍工資,晚上加班有額外工資,餐廳有免費的面包餅幹方便面咖啡火腿腸,免費早餐。各種制度嚴格執行。

  周圍有同事收入比我高,但他們也確實比我強。學歷,工作能力,為人處事。我輸的心服口服。然後隻要快速學習就好瞭。

  上海是個神奇的城市,她不問你的出身,學歷,不會鄙視你傢庭條件,她隻看你是否努力,真的。

  ——華麗麗的分割線——

  2013年5月,母親查處患肺癌,胸腔積液止不住,幾乎丟瞭性命,我為瞭母親離開上海,回到傢鄉,在這座並不算小的,我曾生活瞭20年的城市,我至今無法適應。

  傢裡的條件並不差,父母早年做生意,遭遇火災,但我的生活還是並不拘謹的。作為獨生子,傢裡父母自住一套房,05年給我買瞭一套房結婚用,去年公務員分房又買瞭一套出租。加上早年購買的在外出租的幾個商鋪,當然,這些東西,每一分,都是父母這輩子的血汗錢。我在上海的拘謹,隻是因為我始終有一個信念,就是不願在畢業後花父母的錢,事實上我做到。

  傢鄉屬於三線城市,經濟上並不是落後太多。但回來後的我還是很不習慣,公共車基本不準時,服務人員沒有服務意識,辦酒店入住,我在等房卡,兩個服務員在商量中午吃什麼。等辦好瞭進到客房,才發現上個客人走瞭房間沒有收拾。要知道這並不是小酒店。鹿港小鎮忙的時候,吃一個菜要催三次以上,服務員一臉的不情願,餐廳服務員的服務讓我時刻有種想要投訴的沖動,想起在上海的紅辣椒,普通的川菜館,服務員時刻觀察你的舉動,幫你脫掉大衣,幫你倒茶。這個城市裡的每個人都在很認真的生活,於是,有些時候,開始對傢鄉失望。

  首先是沒有合適的工作:

  回到傢鄉後,我的職業工作並不好找,傢鄉因為物流和互聯網落後,電商落後不是一點點。後來,母親不顧我的反對,送禮托關系把我搞到瞭機關,事業單位。一年以後可以拿到事業編制。上班,沒完沒瞭的上班,維護穩定。上班基本沒事做,有食堂有宿舍,所有的東西都不用花錢。就是不讓你回傢。好幾天回一次傢,隻能在傢待一天。有時候感覺自己像在養老院。你不需要太好的電腦知識,會重裝windows設置打印機和路由器,在這裡就是專傢。會淘寶,簡直就是大神。

  其次,能力是個屁,人際關系和傢族勢力基本就是一切:

  每天,機關服務大廳都有一些不滿意的群眾,有的吵架有的哭鬧,我剛去的時候非常驚訝,但同事都習以為常。甚至好心的提醒我:不要管。管瞭就是你的事。

  機關的小領導很勢力,給我安排各種工作,在這種機關單位,你有能力,那你就多幹活,沒有能力你就混日子。反正月底大傢拿的工資一樣,一段時間後她知道我是某個領導的親戚,對我的態度完全變瞭,什麼都不用我幹,還立即給我評瞭先進,讓我哭笑不得。

  你必須承認,這就是小城市的工作現狀,你努力上勁根本沒用,因為,誰該受到重用和提拔就是領導說瞭算,人脈和後臺就是一切。

  於是,新來的非編制臨崗合同工,拿著全機關最低的工資,幹著沒完沒瞭的活。大部分拿到編制的,日復一日的工作就是遊戲,吃飯,睡覺,聊天,上網。

  再次:你的仕途完全是巴結和拍馬屁,而周圍的人都勸你說:這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

  新上任的機關領導,每天的工作就是鬥地主,每天中午都和某上級下派領導聊天,然後幫領導洗碗獻殷勤,三個月後,他迅速升成瞭主任……回傢後我詫異的跟母親提起,母親說很正常。反而認真的找我談話,說我太死板,不懂得溜須拍馬。我無法辯解,三觀崩潰。

  最後,所有人判斷你是否成功的標準,就是公務員:

  我有一個親戚,托關系進瞭警察系統。35歲的他收入4000多元,開著20多萬的車,單位有食堂而且夥食很不錯,卻永遠和一堆朋友去外邊吃,用他的話說這就是人脈。因為看上一套別墅但父母不給買就和父母吵架。經常問父母要錢,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母親無比羨慕,認為他很優秀,他是公務員,出門有排場,有灰色收入,生活有保障,這一切深深的傷害著我的心,我有時候特別想離開傢。隻是,我舍不得化療後身體虛弱的媽媽。一方面她年輕時候一個人幹著兩份工作,白手起傢到給我準備瞭兩套房子若幹間商鋪,把這輩子的一切都給瞭我,另一方面卻又在試圖更改我的價值觀,告訴我要在機關時刻防著別人,要學會溜須拍馬。她不許我做生意,不許我找私企的工作,隻想讓我進機關吃大鍋飯。

  這真的不是我傢的個例,是幾乎這座小城所有人的價值觀。任何的事情都要靠關系。

  而且,這裡有一群,是一大群三觀基本一致的親戚,茶餘飯後的話題就是誰傢條件好誰傢孩子收入高誰傢媳婦抽瞭婆婆一耳光。參加傢庭聚會沒完沒瞭的教育你學會溜須領導,要圓滑處事,要多懂點腦子不要那麼善良,你不參加傢庭聚會就是你不懂事你不合群。

  除非你完全按照他們的意思辦。

  其實我知道,原本兩個世界的人,他們看不懂我的內心的想法,他們沒有經歷。也許我也不懂他們的良苦用心。我回來的半年幾乎沒有跟父親講過話,因為他一直固執的覺得,那麼多人在北上廣打拼,有幾個人拼成功瞭?還是回傢鄉做個公務員吧。

  他們要的就是你回傢,有份鐵飯碗的公務員工作,找一個能照顧你的善良姑娘,趕快結婚生個孩子,過他們眼中完美的生活。生活本來就該是平庸的。

  如今的我就生活在這種種不如意中,在看似富足卻有些苦楚不安的狀態下生活,我知道,我永遠不會為瞭升職而去拍領導馬屁給領導洗碗,我無法成為自己原本最看不起的人,我在機關單位永遠沒有前途。

  我更知道我有一天會回上海的,哪怕會變成房奴按揭。我不在乎自己是否有房,因為我有理想。留在上海,讓我的後代有更好的生活,已經是我此生最大的理想。

  回答你的問題:

  我也知道傢鄉安穩,衣食無憂,在傢鄉我不需要一分錢貸款,買輛好車拉著姑娘過平凡的生活。吃吃飯看看電影。每月1號的時候穿著大拖鞋到租客那裡收租子。

  我也知道北上廣房價高也許要做一輩子房奴,買杯豆漿還要排隊,坐地鐵擠得像漢堡包,買輛車還要搖號,一個破車牌8萬塊。

  那年幼稚的為瞭省錢不吃早飯的自己付出的代價就是如今每年體檢都要觀察隨時準備切除的膽囊上的息肉。

  你以為我不解親情,為瞭一點錢放棄傢鄉到4000公裡以外的城市拼的昏天黑地,看不到父母日益的年邁,就是為瞭回來過年聚會的時候喝著咖啡笑著告訴你我收入比你高?

  你還說我虛榮我自私我價值扭曲?

  我知道,再也遇不見那個陪我住650一個月的房子,給我做飯學削土豆皮弄傷手指,我發燒時整夜跪在地下給我換毛巾的女孩子瞭。

  我再也遇不見為瞭一個頁面的用戶體驗幾個哥們爭得面紅耳赤約好下班吃火鍋邊笑邊罵對方傻逼的鐵哥們瞭。

  再也沒有在辦公室被經理罵的狗血淋頭然後回到傢努力改一個用戶體驗報告到半夜2點半的自己瞭。

  那些放棄瞭傢鄉富足生活去一線城市打拼的,都是有理想有希望的孩子,他們才是這個國傢各個領域改變的希望。

  大城市奮鬥的孩子和那些小城市養尊處優的孩子,到底是誰才是價值扭曲的?你倒是說說看?

  1. 你的父母正為你打拼,這是你需要堅強的理由
  2. 普通本科艱難曲折的找工作經歷,終圓夢500強外企
  3. 一位人大優秀畢業生的經歷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