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傳志:現在的年輕人覺得吃上紅燒肉是天生的,我真的怕這個

  柳傳志:現在的年輕人覺得吃上紅燒肉是天生的,我真的怕這個

  4月20日,萬眾期待的柳傳志與王石的對話在廣西南寧荔園山莊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兩位最為成功的中國企業傢,加上央視名嘴白巖松,三個人兩個小時聊下來,老冀聽得津津有味,愛覺不累。

  在對話之前兩位企業傢各有5分鐘的發言。王石的主題是死亡,“既然人生是一個過程,應該接受你的年老,接受你年老的時候所處的一種狀態,就是人生才是完美的,我們不能回避。所以在30周年一個公司來講和人生壽命的來講,會更長,甚至可以上百年,不管怎麼說,生命有限,一定不斷地新陳代謝,好在一個企業成長不是靠某一個人,靠一代一代的人。”這個發言頗有點喬佈斯斯坦福大學演講的味道,也許正是因為看透瞭死亡,王石在十多年前就將萬科CEO的職位交瞭出去,自己轉而去征服那些高山,近年來更是投入瞭很大的經歷去做公益事業。

  柳傳志開始發言的主題竟然是“紅燒肉”,“挨過餓的人吃紅繞肉,跟沒捱過餓的人吃紅繞肉的滋味不一樣,我和王石屬於捱過餓的人,白巖松差點事,但是也多少捱過餓,所以在一起說話的時候有共同語言。所以我想講講,我特別希望後邊的年輕人知道捱餓什麼滋味。現在的年輕人覺得能夠吃上紅燒肉,一切都是天生的,我真的就是怕這個。”

  他還回憶起自己看完馮小剛的《1942》之後,坐在電影院的椅子上半天都起不來的那種心靈上的震撼,回憶起自己剛出生那年父母抱著自己回江蘇鎮江老傢,在火車站給日本兵鞠躬的那種屈辱。

  30年前創業的時候,柳傳志並沒有那麼大的野心。當時科學院旗下有一傢公司每次參加展銷會獲得的營業額是100多萬,他覺得聯想能夠達到這個規模就很滿意瞭。1985年,他作為IBM PC代理商的服務商代表參加瞭一次IBM PC的渠道大會,滿眼看到的都是高大上,印象最深刻的是會場上有點心隨便吃。柳傳志這種算是較好的傢境尚且如此,可見當年中國人的物質匱乏程度。

  作為70年代初出生的人,老冀小時候也經歷過物質匱乏的階段,也用過糧票、佈票這些東東,因此能夠理解王石和柳傳志的一部分感受。他們那一代企業傢之所以創業,很大程度上就是為瞭“紅燒肉”,能夠改善自己和大傢的生活。柳傳志回憶,聯想當年創業的20萬元啟動資金出自計算所的小金庫,而所長之所以支持他們創業,就是希望聯想做起來之後能夠給計算所的同事們發點錢,改善一下生活。

  這種為生存而奮鬥的經歷,使得80年代的那批創業者迸發出瞭極大的熱情。1984年之前的王石正在倒騰飼料,身為城裡人的他和農民工們一起在車站上甩開瞭膀子幹活,他的這種工作態度給車站上管車皮的那位領導留下瞭深刻印象,很痛快地給他批下瞭兩節計劃外的車皮。

  計劃、體制、資金,這些在今天的年輕人聽起來沒有太多感覺的資源,在當年卻顯得那麼珍貴。以柳傳志和王石為首的中國第一代企業傢們,他們往往必須借助國企的身份才得以創辦公司,也才能夠拿到最初的那筆啟動資金。在創業初期,聯想甚至還專門把掙到的錢交回計算所,再由計算所給聯想的員工們發工資,以便給員工們營造一種自己還是國傢人的感覺。而聯想創業時的第一任總經理,在創業後的第二年就回歸瞭計算所,因為回去之後能夠得到體制內的提升。在當時的觀念中,隻有跟著體制走,才有“紅燒肉”吃!

  不過,這些企業傢都不甘於此,希望獲得更大的突破。1988年,萬科開始股份制改造,王石向政府爭取到瞭部分的員工股,萬科也成為深圳證券交易所第一批上市公司。不過,令所有人感到驚異的是,王石放棄瞭自己的股份。“我創業不是為瞭錢”,當白巖松追問他當年為什麼這麼做的時候,他淡淡地回答道。

  柳傳志也坦言,自己“創業20%是改善生活,80%是看自己能做什麼,過去40年實在是憋得慌”。經過他的爭取,加上科學院的開明,聯想員工拿到瞭35%的公司業績增值部分的分紅權,並最終將其轉化成瞭員工股。2009年聯想控股完成最後一跳,通過引入泛海集團和將員工股確權,成為瞭一傢真正的民營資本主導、國有資本為輔的混合所有制企業。而當年曾經叱吒風雲的一些企業傢如褚時健、倪潤峰,卻由於沒有解決股份的問題最終黯然退場,睿智如張瑞敏者直到今天也仍然在集體所有制的體制中徘徊。

  此後,被“解放”瞭的兩位企業傢都迸發出瞭自己的勃勃雄心,我們也可以稱之為“企業傢精神”,作為船長的他們率領著自己的戰艦乘風破浪,成長為自己行業中的領軍者。

  如今,王石已經半退,基本不再管公司的日常事務,而是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瞭阿拉善等公益項目;柳傳志則仍然老當益壯,為瞭2015年聯想控股的整體上市而努力。(www.share4tw.com)對於他們兩人以及當年跟著他們創業的老員工來說,吃上紅燒肉當然不再是問題,如今聯想的老員工們甚至一起組團去海外旅遊瞭。

  而當兩人從過去的回憶再一次回到現在,又一次談到瞭紅燒肉的問題,這也引起瞭場下觀眾們會心的大笑。王石坦言,現在反高消費,紅燒肉是個很合理的消費,要跟上形勢。柳傳志則笑談,王石已經開始瞭新生活。以老冀的觀察,十八大之後企業傢們的心態明顯放松瞭不少,也更加敢於表達自己的觀點瞭。在對話中,柳傳志花瞭很長時間回憶文革中的那些荒唐的事情。說到對自己和聯想最關鍵的第一個年份,他選擇瞭粉碎四人幫的1976年。“中國絕處逢生”,他坦言,“我覺得應該把文化大革命展現給後來的人,花瞭那麼大的學費,做瞭那麼悲慘的事,為什麼不能說,我始終不是特別明白。”

  會談的最後,為瞭慶祝柳傳志的70歲生日,大傢推出瞭一個蛋糕,上面寫著“言而有信的追夢人”。老冀感覺,第一代企業傢都把“信”字看得很重。當年聯想集團收購IBM PC後遇到瞭危機,柳傳志回爐任董事長之後隻抓瞭一件大事,就是企業文化,並將聯想集團企業文化的第一點確定為“說到做到”。也正是因為對“信”的理解不同,他放棄瞭自己選定的直投業務負責人。王石也是如此,萬科從成立開始就堅持“不行賄”,以至於在很多城市招標中萬科一直都拿不到最好的地段。

  如今,吃膩瞭紅燒肉的我們,聽著老一輩企業傢們回憶他們當年對紅燒肉的想念,如今對紅燒肉的欣賞,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 柳傳志經典語錄
  • 柳傳志:我不能被捧得這麼高
  • 柳傳志:IT老兵不死,隻是逐漸凋零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