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地方做大事情_創業

  在小地方做大事情
  
  要畢業瞭,你在網上發帖:“留在北京還是去二線城市?糾結中。”
  
  “北京”切換成“上海”、“深圳”、“廣州”也同樣成立。這是時代給我們的不大不小不輕不重的命題。
  
  回答千千萬,讓我們看幾個經典的。
  
  留京派:
  “北方人隻適合北方,北方過得去的城市隻有北京。”
  “文化氛圍好,亞洲第一的圖書館就在這裡,隨時可以附庸風雅。”
  “公園多,適合父母養老。”
  
  反對留京的,則說:
  “風沙太大,買輛車還得限行。”
  “想多活幾年就去二線,為瞭下一代你就留北京奮鬥。”
  
  我的回答是,別人說喜歡不喜歡僅供參考,關鍵看你是否開心,是否明白什麼是心所依歸。
  
  “在北京你可以相信夢想”的故事,已經聽得太多瞭。不管是主持人、畫傢、英語教學專傢、企業主,甚至“傑出青年”,勵志書總結出相似的路徑:出身貧苦,最好是手持放羊鞭長大,來到北京創業,住地下室,吃方便面,歷九九八十一難,笑傲都市之巔。
  
  不過,這樣的成功版本,調轉過來,是否也行得通呢?如果我們一開始選擇的不是這浩渺的所在,不是一千隻一萬隻手臂爭相著舉起簡歷,高喊:“我的,我的!”不是這碩大無朋的六環路——以天安門為中心,北京城被攤成一張大烙餅,你隻是大餅中,不起眼兒的小芝麻。
  
  我的高中同學牛旦旦,走的便是逆其道而行之的成功路。他當年算失敗者,去瞭一傢很普通的高校。後來發奮圖強考到華中理工大學讀研究生。
  
  碩士讀完,讀博,給命運翻牌的機會來瞭。選擇有二:一、繼續留在華工;二、去中科院讀博。
  
  後者,聽起來有點讓人神往,他悠悠地想著,至少以後可以這樣跟後代吹牛:“老子還不是混到北京來瞭!”但且慢,他的思路及時剎住瞭車:那兒,適合我嗎?我喜歡嗎?
  
  北京的宿舍讓他卻瞭步,二人一間呢;那房價讓他卻瞭步,6000多呢(註:這是好幾年前的文章),得窮其一生才能買到;環境讓他卻瞭步,出門是亂糟糟的大馬路,那時候真的還跑馬呢。
  
  相形之下,地方高校的生活才是小知識分子該有的生活呀!一個人住一個大房間,敞亮通透;晚飯後溜達一會兒,便可看見綽約的東湖;房價也不貴,彼時才3000多。再加上導師器重,女朋友恩愛……
  
  他選擇留下來。
  
  “燕雀之志”,沒出息。你會“哼”一聲吧。但他清楚,那浩蕩的都市,不適合自己。自己的心性、興趣和能力,與中等城市、中等工作環境相得益彰。(註:這不也是思維裡的墻,不拆,行嗎?)
  
  10年後,輪到我們羨慕他瞭:130平方米,小高層,老婆有一個專門的房間練瑜伽,女兒則有兒童房放跳跳虎。有“鴻鵠之志”的心高氣傲的才子們在首都正拼得死去活來,而37歲的他已被評為副教授瞭,負責一個重大的攻關項目,據說也是國傢級重點工程。
  
  老觀念總教導年輕人迎難而上,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練就“萬人敵”的本領。怎不說世界上別有曲徑通幽處,人所罕至的地方,有為我量身打造的人生。
  
  又想起采訪過的一個浙江的企業傢。他做過木匠師傅,養過長毛兔,種過桑樹苗,經歷過工廠失火的打擊。理想十分遠大,卻隻選擇於“小處”做事。不去上海、蘇州、杭州這些毗鄰的大地方,隻待在自己的傢鄉諸暨。
  
  他做的是“小”生意,為電視機、電風扇、節能燈這樣的小傢電提供電容器。一個電容器的大小,以毫米為單位,利潤以零點幾分錢來計算。但這樣的“小”生意,他做出瞭大名堂,年生產能力達6億隻以上,年營業額千萬元以上,企業員工200多,不乏殘疾人。
  
  大時代需要大建築、大制作、大劇場、大詩篇,也需要“尚小”的觀念。小,意味著腳踏實地,意味著力所能及,意味著不虛榮不盲從,從心而行,從一而終。大,沒什麼錯。但在“巍峨”、“高大”、“壯觀”面前迷失、慌亂,搞不清楚狀況、拎不清自己的斤兩,就是你的錯瞭。
  
  去“小地方”,做“小人物”,成大事業,在當下不失為一種聰慧的人生。

  1. 我的奮鬥史:從人渣挫男到創業傢
  2. 要麼滾回傢去,要麼就拼
  3. 北京三年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