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奮鬥史:從人渣挫男到創業傢_創業

  我的奮鬥史:從人渣挫男到創業傢
  
  我幾乎不寫任何日志瞭,而寫這篇文章的緣起,是在豆瓣看瞭好多人寫的真實的奮鬥故事,小而美,真實的感動。於是我也不淡定瞭。
  
  夜晚總是讓人有些許思緒的,於是我也敲瞭這篇文章,寫寫我真實的經歷。
  
  【燃情歲月】
  
  2004年夏,我考入廈門大學。
  
  那是個幸福又暗淡的時代。
  
  我父親總是對他“無為而治”的傢教感到自豪,常對外人誇說:“我不怎麼管他,卻培養出一個碩士!”然而我清楚地明白父親的教育是失敗的,放縱隻能培養出一個自私自我的紈絝子弟罷瞭,以至於大學四年,雖然度過瞭青春期的最後一抹時光,也讓我在這所大學裡當瞭四年的廢人。
  
  大學的前兩年,我隻做一件事,就是每天半夜3點睡,12點起床,玩遊戲,玩一整天。
  
  我不參加任何活動,幾乎不上課,沒有人認識我,誰都看不起我,連我的舍友都當面對我說:“你也是個很爛的人啊……”
  
  連我最好的朋友聽說我有留學的打算,都當面對我說:“人傢又不要你,寧缺毋濫啊!”
  
  當我到宿舍樓上找朋友的時候,他的舍友也會嫌棄地說道:“草!又來瞭!”
  
  我就讀的經濟系,很重視數學,而我數學是最爛的。高數70分,線代63分,概率論61分,於是我舒坦瞭——三科數學都念完瞭,如果還有數學,我應該要掛科瞭!
  
  但你說我沒有努力嗎?有的!但我就是笨,天生的笨,我在數學上花瞭很大力氣,最後越來越差,我曾經寫郵件給我老師,說我要退學,我要自殺。老師沒回我,估計當我是SB瞭吧。而那個時候我喜歡的一個女生,數學一直是100,總分從沒掉過班級前三名。她曾經被我追急瞭,罵瞭一句:“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所幸的是,我出生於書香門第,雖然爛人一條,但喜歡讀書,迄今廣泛的閱讀總能在很大程度上彌補我的先天缺陷。
  
  大二末,經濟系把所有人的成績做瞭排名,一張一張地貼到宿舍樓道口。廈大的經濟系是國傢基地班,說白瞭,大三開始經濟系就得分班,前面一半的好學生分到基地班(好班),另外的分到普通班(差班)。基地班有一半的人可以保研,如果有誰不想讀,或要出國,或要工作,多出來的名額,才給我們差班的學生撿。
  
  不知怎地,當我看到我那倒數第十的成績被滿園區地貼的時候,內心火辣火辣的。我就想,你們能保研是吧?好,老子自己考!
  
  於是,我報瞭北京大學——是的,你沒看錯,我這個班級倒數第十的笨蛋,報瞭北京大學。
  
  當然,這個消息傳開後,沒少人笑話。
  
  但當他們知道我從大三開始,每天5點起床,12點睡覺的時候,他們不敢笑瞭。
  
  當我舍友看到教學樓關門後,我還站在宿舍樓路燈下背單詞的時候,他們也不淡定瞭。
  
  因此,有段時間我不得不休息一天,因為我得瞭咽喉炎,讀書太兇,上火瞭。
  
  後來唯一一件值得稱道的事,我是全系考研第一名,唯一一個去瞭北大參加復試的人。
  
  別人用四年的奮鬥換取瞭保研資格,我墮落瞭兩年,而在後兩年豁出瞭性命。
  
  回想起來,當時對人生沒有規劃,不明白為何一定要考取北大,如今想來,隻是因為同學的幾個白眼罷瞭,於是兩年的奮鬥折瞭我兩年陽壽,隻為瞭爭一口氣而體面地活著。
  
  08年去北大復試的時候還是初春,天寒地凍,五道口那會兒還是荒郊野嶺;11年夏,我重遊故地,曾經的泥濘小路已經鋪上水泥,安上欄桿瞭,而清華園門前溪水邊上的小樹,早已亭亭如蓋矣。
  
  回到廈大,那是大四下學期,北大的白雪秋老師親自打電話給我說:“你是第五名。”
  
  第五名是什麼概念?他們要收4個,我剛剛是第五個。
  
  得知成績我大哭一場,唯有女友抱著我說,別哭,你要是去瞭北京我們路途遙遠,現在你留在廈門,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瞭。
  
  大學四年,唯一的幸福是大二時談的初戀女友,可是就在她說完這句話的三個月後,還是照樣分手。直到幾天前百無聊賴地打入她的Qzone,才發現2013年3月26日,她已成為別人的妻子。我們分手之後,對方的死活已經全然不知,非常徹底,得知此消息,我反而淡定瞭許多。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悲矣!以至於在那年之後,我還常常憶及往事,四年來夢一場,最終回到原點,照樣兩手空空,知識也毫無進展,感嘆物是人非,也常老淚縱橫。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那時那日已久遠,如今想來,竟恍如隔世。
  
  【奔騰年代】
  
  08年起的三年,那是一個充滿激情又帶著幼稚的時代,也是我成長的時代。
  
  畢業那年,得知北大復試落榜,我便大哭一場,之後便釋然瞭。一年的艱苦奮鬥沒有改變我的環境,我還是選擇調劑回廈大讀研,但至少贖瞭罪:我用最後兩年的奮鬥獲得瞭與基地班的同學一樣的結果,就是讀研。所謂報考北大,不是我真心喜歡學術,而隻是證明一下自己罷瞭,至少在今後,不會有人再說我是個爛人瞭。
  
  當同年六月得知愛情的欺騙,我便無法自已,在那事情之後,我便終日躺在宿舍中央,用三張椅子拼成的“床”上,就看著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我不願醒來,因為醒來就要去想一些事情,所以我總是睡得很晚,又很早入睡。月底我就得離校瞭,舍友們都走瞭,有的隻是滿地書本和紙屑,書架上、櫥櫃上早已空空如也,唯有窗外灑著陽光的棕櫚還是沒變。這是我生活瞭四年的地方,如今我要走瞭,還走得這麼淒慘!
  
  於是那年八月,我頭一次有瞭豁出去的想法,因為死都不怕瞭,還怕什麼呢?我不想再當書呆子瞭,去變得強大吧。
  
  我當瞭兩年的渣男,兩年的書呆子,現在我為自己爭取到瞭三年的研究生涯,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呢?創業吧!
  
  08年6月,我還是個人渣,同學們轟轟烈烈地參加畢業宴的時候,我一個人躲在宿舍,為失戀而崩潰。
  
  08年7月,我沒有回傢,我住在廈門親戚傢裡,因為我一刻都不能離開人,我怕隻要讓我獨處哪怕一秒,我會死掉。為瞭讓自己高興起來,這一個月,我把所有搞笑的電影都看完瞭。
  
  08年8月,我想著,死都不怕瞭,還怕什麼。我打電話給我一個朋友,說,一起創業吧?
  
  而此時的我,因為大學本科沒參加過實習,連公司是什麼,長什麼樣都沒有概念。對於創業,我一無所知,零成本,零技術,零經驗,零知識,零背景。
  
  於是在接下去的三年裡,我過著和過去四年完全不一樣的生活。
  
  這三年是我的價值觀的塑造期,從這麼想,再到那麼想,我閱讀瞭所有自以為有用的書,商業上的,勵志上的,甚至禪與易。
  
  那是個奔騰的年代,充滿激情與夢想並追逐榮耀的時代,一個自卑的傢夥充滿勇氣去改變生命的時代。回首這段日子,隻有我參與的各種冒險,但是並不偉大,充其量,我隻是從一個爛人,變成瞭一個普通人,從比別人差,變得至少不再受到白眼罷瞭。
  
  因為校園的青蔥歲月沒有帶給我生活的積淀,充其量,我和各大高校裡常常報道的愛折騰的大學生一樣,現在想來普普通通,甚至不如他們,客觀上是因為起點低,走得快但依然沒趕上,主觀上是傢庭留下的膽小怕事還在影響著自己。
  
  這三年賺瞭點錢,但遠遠不夠,甚至小時候小富即安的思想還在潛意識裡躁動,不夠努力、坐井觀天,是我唯一的遺憾。浮躁與迷茫依然在困擾著我,以至於項目換瞭又換,所幸的是,我不再避諱自己的缺點,甚至致電好友,問道:“我豈無過乎?”久而久之,自己的缺點是什麼,早已一清二楚,卻苦於修身養性是如此艱難!這三年我讀瞭比過去還多的書,但學識的增加已無法突破這個瓶頸,我總是思考這個缺失的東西是什麼,每每看到電影裡的英雄們,我便努力尋找我們的差距,為什麼威廉華萊士、吉村貫一郎和漢武大帝的某種品質,我沒有擁有呢?
  
  好在研究生的這三年,我過著和本科四年完全不一樣的生活。本科的時候我被唾棄,沒有朋友,而在研究生的生涯裡,我和全班同學都交上朋友,以至於當我晚上沒回傢的時候,全班同學會在群裡討論我,說我是不是泡妞去瞭,要不要大傢一起蹲點捉奸什麼的……
  
  我想說,我真的很愛這個集體,這種感覺我曾經不敢奢望。
  
  所以經常有人問我,學長,你為什麼不找份工作?為什麼你對創業如此執著?
  
  當然我也有和其他人一樣的原因,諸如財務自由,實現自我價值什麼的。但我有我自己特殊的經歷,獨一無二的經歷,那就是如何在創業的洗禮中把自己從一個渣男改造成創業者。
  
  然而大學生的通病還是有的,比如經驗不足,眼高手低,很多事情不堅持,研究生這三年說自己在創業,但回想一下並非如此,折騰是折騰,畢業之後除瞭賺到一筆錢,我並沒有建立一個基業,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我還是迷茫。
  
  為此在11年畢業之後,我經歷瞭兩個月的北漂,我想找,卻找不到。我去瞭北京,上海,之後我又回到廈門,又閉關瞭兩個月,期間的投資基本上都是錯誤,賺過的錢慢慢虧掉,我才發現畢業之後跟在校真不一樣。
  
  12年,我的事業距成功毫無進展,在迷茫和嘗試中慢慢耗盡。但我明白,終於開始真真正正地吃苦瞭,好!
  
  所幸的是,那一年我去過很多地方旅行,有時候純粹就是心情一來,就背個行囊上路。算一算,光是那一年,我就去過北京,上海,香港,深圳,西安,洛陽,成都,湖州,華山。
  
  2012年,我又變回瞭慘淡的日子,不一樣的是,我不是挫男,我是個創業傢。畢業後一整年,我又吃著和同齡人比起來多得多的苦。
  
  有人會問我,吃瞭哪些苦,有多苦?說來話長,天高雲淡,苦樂自知,各種扯淡。我隻想說,苦到最後我居然跑到廟裡,還有道觀裡,去求神拜佛——我研究生畢業,吃瞭什麼苦能逼我做出這些事情——反正那一年,就是熬,無聊是事業還是感情。
  
  附帶一提,我初戀女友是基督徒,我們分手後我雖然慢慢減少瞭去教會的次數,也不認為自己是個基督徒,但畢竟還保留著以前的習慣,不敢去拜什麼佛啊道啊,這是根本性的大忌。發生的苦難,可以讓我跑到寺廟和道觀裡去,可以想想我到瞭一個何等窮途末路的地步。
  
  豆瓣上有些人認識我,知道我是神棍,因為我懂周易,那是我在12年5月開始學習的。學習周易不是因為無聊,而是因為苦,發生瞭太多事情,以至於我想知道世界上是不是真有命運這回事。
  
  【在路上】
  
  現在我已經有瞭新的項目,找到瞭自己的方向,一直在努力奮鬥中,事業也逐漸發展起來。今天5.1,勞動節,對我來說就是該加倍勞動的節日。一個人呆在辦公室裡,做完瞭事情,看看機緣巧合搜到的豆瓣勵志文,感慨萬千,因此緣由,撰寫此文。
  
  現在我不想寫故事瞭,我隻想說感觸。
  
  不是沒有故事可寫,而是因為到瞭這個時候,真的就是激情中帶著平淡。人成熟瞭。
  
  如果非要問我怎麼度過的,我最困難的時候,睡沙發。沒有飯吃,就去超市用母親給我的購物卡,買一批青菜回來,用清水煮熟瞭吃,當做一頓飯。
  
  12年底,我花完瞭最後一分錢,退掉瞭房子,在朋友的大廳裡睡沙發。
  
  有一次我和朋友喝酒,我問他:“咦,我睡沙發,睡瞭多久瞭?”
  
  他算瞭算,說,大概3個多月瞭吧。
  
  我說,喲,不知不覺三個月瞭,我一點也沒感覺到。
  
  言罷,一飲而盡,痛快!
  
  如果再讓我回到08年,問我還要不要創業,我依然會說要。有時候創業真是個奇怪的東西,你一旦開始便剎不住車,即使你可能花光最後一分錢,吃清水煮青菜度日。
  
  畢業這麼久,吃過這麼多苦,現在的我和研究生時代比起來,又不一樣,更沉穩,做事也更踏實瞭。然而有時候去翻自己的博客,看自己以前寫過的東西,我想說我依然喜歡研究生時代剛創業時候的自己。反而我會反省,現在的我成熟瞭,但是不是也變俗瞭,太踏實反而不敢去談什麼戰略,夢想,覺得把事情好好做出來才行。但我內心深處並不因此認為,我依然認為人要輕狂,夢想從來不會拋棄人,隻有人才會拋棄夢想。
  
  一個不敢談夢想,價值觀,使命的企業傢永遠隻是土老板,而無權成為企業傢。如果你身邊的人嘲笑你的夢想,那就離開他們,跟相信夢想的人們一起把酒言歡。
  
  吃苦反而要讓自己更有自信,更相信夢想,更狂,更有野心,否則你吃過的苦有什麼意義?如果過得好就自信,吃瞭苦就不自信瞭,那不如別吃苦瞭。但這是不可能的。
  
  現在還會有人問我,為什麼創業?為什麼不去找份工作?我依然可以想普通創業者一樣回答他們,什麼財務自由等雲雲,然而我發現真正促使我這麼做的還是經歷,我那獨一無二的經歷。
  
  年代已久遠,04年我進的大學,9年已過,快整整10年瞭。
  
  人生在世,彷如白駒過隙。
  
  那段屌絲的日子逐漸被淡忘,然而我撰寫此文,卻是在紀念那段歲月,那段燃情歲月和奔騰年代,並提醒自己,不要忘記那段日子。
  
  人生70年,世人所追求的很多東西都是短暫的,臨死的時候回頭一想,你的人生是否感動瞭自己?有些比金錢權力更重要的東西,比如夢想和追求,中國人不信這套,自認為這是現實,但很可惜,世界上80%的人都是失敗者,就是他們。
  
  謹以此文紀念我們未曾死掉的夢想。

  1. 一個保安的奮鬥史
  2. 紮克伯格奮鬥史:成功源於自信與專註
  3. 90後董事長:創業與年齡無關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