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是一件容易上癮的事兒_創業

  奮鬥是一件容易上癮的事兒
  
  文/王雨豪
  
  十四年前他是安徽肥東鄉村少年,第一次坐火車離開合肥,第一次睡在火車地板上,周遭都是腳丫子的味道,好在夢好香,去看海的夢。七年前,他是廈門大學在讀研究生,依然接受傢中的貼補,賴以賺錢的手藝無非傢教。現在他是八百名弱冠少年的“浩哥”,東南地區最大“私塾生意”的帶頭人,快樂學習教育集團總裁張浩。
  
  瘋狂的想法
  
  我是2005年開始創業的。2004年寒假,我回老傢合肥,突然發現爸媽老瞭,而我還在讀書,一無是處,還要靠他們養活我。我爸爸是個小學老師,每天騎電動車上下班,合肥冬天很冷,我看得心很痛。男孩的成熟往往是突然完成的。回到廈門學校,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就想傢,想父母,想自己,於是很快就沖動地做瞭一個決定——在老爸退休之前買輛車送給他。
  
  有瞭想法後,我覺得很緊張,他快退休瞭,而我還沒畢業。我馬上產生第二個想法——要賺錢,我一定要掙十萬元。當時恰好在看卡耐基的《成功學》,有點瘋狂,我拿瞭張紙打印瞭“十萬”兩個大字貼在墻上。
  
  幹什麼能掙十萬?那時候我能做的隻有傢教。我算瞭下賬,當時廈門傢教是兩小時50元,也就是一個晚上50元。我決定每周做六個晚上傢教,300元,周六、周日每天做四份傢教,400元。一個月四周,不到3000元,一年下來四萬不到。可我的目標是十萬,我有沒有可能兩小時收100元?
  
  我可以先找一份傢教,做出成績後,拿這個做案例,再漲價。我通過中介給一個初二的男孩做傢教,帶瞭他一年後,他中考時候從全年級360名中的倒數第五十名,考到全校第二,考到廈門最好的中學廈門一中。
  
  之後,那個孩子的父母主動幫我介紹100元的傢教瞭,後來好多人找我,所以幾個月後我的業餘時間就排滿瞭,但是我覺得很累,每天要一遍一遍地講。我就對孩子父母講:周末的時候你把孩子送到廈大來,讓孩子感受下廈大的人文氛圍。這樣我就在廈大找瞭個小教室,然後同年齡段的孩子放在一起教。就這麼做一直做到暑假前。暑假我開瞭兩個班,招瞭20多個學生,掙瞭18000多元。
  
  當時廈大對面有個光大銀行,我每次做傢教拿到錢都會全部存進去,每次特別開心的就是看存折上最後的那個數字。有時候為瞭湊一個整數,會把口袋的零錢全搭進去。暑假後開學的時候我開瞭四個班。那年的11月,我存最後一筆錢進去的時候,整十萬。
  
  創業之初
  
  這是2005年的事情,後來我最多在廈門大學同時租用4個教室,開16個班。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招兼職傢教老師瞭,我去貼招聘廣告,親自面試、培訓、代課。我們公司現在的副總裁、上海事業部的主管,很多骨幹都是那時加入的,那時他們才上大二、大三,從那以後就沒有離開過“快樂學習”。
  
  2008年,我從廈門回瞭趟合肥,給我爸爸買瞭一輛車,我爸成瞭他們小學唯一一個開著轎車從鄉下去上課的老師,那部北京現代每天都會停在學校操場上。
  
  從2005年開始我在講臺上一直站到2009年,五年中我每個周末每天八個小時的課。中午我們去小教室吃盒飯,然後一個人躺一個墊子立馬睡著,睡半個小時,起來後洗把臉,看一下下午的講義,下午接著上課到晚上8點。2009年之前我們沒有請過一個保潔員,衛生都是我們自己打掃,晚上9點鐘吃飯,之後備課。
  
  奮鬥中那些事
  
  課外輔導,首先必須滿足傢長的功利性需求,就是成績要改變,所以在這方面一定要有效果。但是一個機構如果隻做到這樣的話,我們稱之為有現在,沒未來。我們有個“3S快樂學習法”:第一步,激發你的學習興趣,孩子不想讀的話,神仙也幫不瞭他。第二步,教給孩子學習的方法和習慣。第三步,培養孩子的價值觀。
  
  關於競爭對手,最大競爭對手其實是自己——能不能靜下心來做好這件事?教育是個慢產業,需要緊緊聚焦在企業核心競爭力的建設,耐下心來慢慢做。“企業如同萬物,有其自然生長規律”,如果你違背瞭規律,遲早是要還的。
  
  教育產業政策上沒有風險,隻要高考不取消,傢長對補習的需求一定存在。我們希望在師資的培養上,“快樂學習”是這個行業最用心、做得最紮實的。(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穩定的教師資源是“快樂學習”最大的財富。未來我們要做一傢在所有教育機構中最有靈魂的機構,而不僅僅就是為瞭滿足孩子們上課、考試。
  
  那時招生壓力很大,有時候備課後還要背個大包,裡面裝著滿滿的傳單,往一個個小區的郵箱裡塞、貼。常常會碰到大叔大媽幹涉,有時候碰到熟人也很沒面子。更糟糕的是會碰到保安。
  
  一次我們到一個小區,信箱有一排,很長,很多,每次看到這種情況我都很興奮,有點像電影《摩登時代》中卓別林飾演的那個見到螺絲就瘋狂的勞工,於是就刷刷往裡塞傳單,速度那是相當快。
  
  不幸的是,保安來瞭,告訴我小區不能發廣告,要把傳單從信箱中一個個夾出來,不夾就得挨揍,一群保安把我圍起來,那一瞬我最無助。
  
  我帶著我太太天天晚上出去,特別是像暑假前的招生旺季,每次投到凌晨一點兩點。我太太不想去,我說你還是陪我吧,你什麼都不用做,站在我身旁跟我講講話就好瞭。隻為克服心理恐懼。
  
  有時候想想,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啊?研究生畢業,廈門大學企業管理系,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沒問題,但是想完後還是繼續貼。為什麼?大概奮鬥是一件容易上癮的事兒。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