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放牛娃到上市公司CEO的創業故事_創業

  從放牛娃到上市公司CEO的創業故事
  
  李斌自小跟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外公傢在安徽大別山區,牛是當地重要的生產資料。外公是四裡八鄉販牛的好手,最拿手的是一摸牛的牙齒就知道牛的精準年齡。“外公要知道貨源,在牛不太好的狀態下用低價買過來,之後回傢養好瞭再賣出去,還得包裝一下,中間還有庫存。”少年李斌是外公的勞動力,負責“包裝”——找到最肥沃的草場,帶著牛去吃個飽,再一頭不落地趕回來。
  
  二十幾年前的放牛娃如今成為易車公司董事長兼CEO。2010年11月17日,易車(BITA)在紐交所上市,市值5億美元,是中國第一傢到海外上市的汽車互聯網公司。37歲的李斌持股18.94%。“身價比較低。”他說道。
  
  在不需要販牛的季節,外公還賣酒藥。從江蘇買來酒藥,回來後再分銷給村裡農戶,中間還有一級代理、二級代理。李斌則幫忙收錢記賬。“我外公是典型的農村商人。他非常進取,不單是生意好,傢裡莊稼種得也很好。”
  
  外公給瞭李斌最為樸素的商業啟蒙。“收入成本利潤、長期利益和短期利益。要不賺短期的錢,要不賺未來的錢。好的生意是今天能賺錢明天也賺錢,明天比今天賺更多的錢,用最少的錢賺最多的錢。”
  
  顯然,這是小人物的勵志故事。大部分人選擇忽略這類人的商業路徑,也因在中國這樣的人太多太多,但多數人忘記瞭追問另一個問題:生長於新經濟起步期的李斌,毫無傢庭背景,為何能跟著中國經濟一起成長?易車網為什麼能跟著中國汽車產業一起成長?為何能實現中美夢?隻是李斌所說的命好?“你正好在那個時候、在那個地點、你做的事情基本是對的,就可以瞭。”他說。
  
  這一切,隻緣於巧合
  
  易車的存在是一個小奇跡。2000年左右正值互聯網泡沫破滅期。易車的前身,易車電子商務公司也快撐不下去瞭。大股東是一傢國有汽車企業的經銷商,股份占瞭6成多。一看互聯網泡沫破瞭,決定撂挑子。“就幹耗著?”這不是李斌想的人生。
  
  2001年底最後一次董事會,李斌忍不住瞭。“當時,公司還剩下600萬元。我說,算瞭,你們把錢都拿走吧。虧掉的400萬,算我欠你們的債,由我慢慢還。”雖然擁有瞭整個公司的股權,可這也意味著2002年李斌將一分錢也沒有。“我們8個人半年沒發工資。我上大學的時候都是出門打車,一下子從天上到地下。那時候從北京方莊坐公共汽車到一個沒有電梯的居民樓裡上班,我口袋裡就裝著當天能夠吃飯的錢,十幾塊錢、二十塊錢。很慘。”李斌回憶,“隻能硬扛。”
  
  在互聯網發展低谷期創業需要一股子瘋勁兒。他的一位朋友說,李斌向來如此。小學5年級後,李斌不用天天放牛瞭,開始瞭學校住宿生活。考入縣高中後,他一度迷上瞭遊戲廳裡的街機。到考試時,他臨時抱佛腳,順利地進入北京大學,專業為社會學。由於對街機的好奇,高中時期,李就在學校的AppleII機上編寫BASIC程序。
  
  “初進北大,我幸運地成為班裡的副班長。我當時的念頭是從政。我玩瞭命地組織各種各樣的活動,帶著同學們爬長城、集體勞動、到天安門看升旗。沒多久,我就累病瞭,住瞭一個多月院。出來後發現沒我天下瞭。我仔細思考瞭自己的人生理想,確定瞭要自己創業,並且想好從學計算機開始。”
  
  拉長李斌的個人成長史,如果沒有外公潛移默化的影響,大學時代的李斌可能是一位計算機工程師——他通過瞭國傢計算機系統分析師的考試。在當時的北大,李斌是拿到這個證書的唯一文科生。
  
  命運似乎早已安排好,李斌在北大打過50多份工後,成為連續創業者。
  
  “第一份工作是推銷辦公用品,拿提成。當時新世紀飯店這一面都是我的地盤,當時這是北京西邊最牛的地兒,蘋果公司就在這兒。寫字樓的大門沒有預約根本進不瞭。不過,我知道有一個後門,然後可以從飯店大堂二樓繞過去,躲開門衛。我做過蘋果公司的生意,賣傳真紙、復印紙、各種各樣的文具。”
  
  現在,易車的幾處辦公室都在新世紀飯店附近。
  
  不同的是,大學時期的李斌感覺自己很牛,感覺自己能夠成就一番大事業。可不嘛,上大學時,他不僅學社會學,還輔修瞭法律專業,考過瞭計算機系統分析員,賺瞭不少的錢。他辦瞭自己的公司,名為南極科技,業務是在美國租幾臺服務器,在國內幫人註冊域名、租空間。他的公司創立時有4名系統分析員,算是計算機世界裡頂尖人才,那時這類人在中國不到200名。現在,年少輕狂的李斌不見瞭,成為一個很務實的企業管理者。
  
  1997年,李斌參與創辦科文書業信息技術公司,擔任總經理。1998年底離開科文書業後,李斌想復制e-Bay的模式,做一個拍賣網站。他跟北大的一位師兄商量這事,可這位師兄把他甩開跟別人幹瞭。
  
  李斌有點兒傷心。此後的一年中,李斌一邊經營南極科技,一邊看互聯網風起雲湧,2000年初,他感覺再參與互聯網創業就沒機會瞭,決定到一傢香港人投資的互聯網公司當CEO。“我得把南極科技那些雜七雜八的事處理一下,其中有一塊業務是做汽車配件管理軟件的。我想交給北大的另一位師兄。他做過汽車行業咨詢,對汽車行業比較瞭解。他說,咱們還不如合辦一個汽車網站呢?我被打動瞭,1997年的時候,我就給一本雜志寫過文章介紹微軟的Carpoint網站,2000年在美國也有一傢汽車網站成為上市公司。我認為汽車一定會越來也普及,汽車網站會很有前景。我當即就決定與他一起創辦一個汽車網站。”
  
  易車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很快就成立瞭。他們在中國大飯店開新聞發佈會,李斌還提出瞭一個口號:電子商務就是服務。
  
  采訪當天,李斌穿著休閑西服,深色牛仔褲。他不是名牌控。開的車是一輛二手奧迪。易車網上市後,他打算買一輛10萬元左右的兩廂車。北京一限號,購車計劃被擱置瞭。
  
  大股東撤出易車電子商務後,為瞭生存,他重操舊業,帶著幾個人編程序。(
勵志)一傢汽車公司的經銷商管理軟件的項目讓他賺瞭200萬。
  
  然後,2003年初,易車開始給一汽馬自達做網絡營銷服務,建網站,去門戶網站投廣告。“那時候,我隻能什麼掙錢幹什麼。”李斌回憶道。這期間,李斌創建新意互動,現在已經是國內領先的網絡營銷服務公司。
  
  2004年是易車發展的一個分水嶺。之前,易車嚴重地偏離瞭當初的設計軌道。
  
  之後,李斌重新發佈瞭易車的定位。易車網用於新車導購,新意互動主要做汽車互聯網營銷服務,加上後來的優卡網,是二手車交易服務平臺。這三塊業務是易車三大核心業務。那一年,李斌不僅知道瞭易車是誰,還知道互聯網是什麼。
  
  “其實,討論互聯網是什麼已經沒有意義瞭。它已經成為空氣、水一樣的東西,這是一個互聯網的時代。凡客,你不能把它定義成B2C的網站,它是一個服裝品牌,互聯網是它的銷售通路。回到垂直類的網站,我們也是滿足消費者很具體的一個一個的需求。買車需要專業的資訊,就像找工作需要專業的平臺,買房需要專門的平臺一樣。
  
  垂直網站有三個發展趨勢:第一,爭奪有價值的用戶。中國一年有1800萬人買車,我把這1800萬人找到,這是最為重要的。這是我2004年開始非常專註地做汽車報價和經銷商服務的原因。現在衡量騰訊,是用每個騰訊用戶貢獻多少錢來做衡量指標的。有價值的用戶,現在評估互聯網都在用這個做標準。
  
  第二,平臺化。我2004年想明白瞭一件事是,易車的資訊與服務不一定要到易車網上才能獲得,這是未來的趨勢。你到新浪汽車頻道查詢在北京買什麼車用的是我的購車數據庫,騰訊、網易用的是我的購車數據庫。開心網有易車網的產品汽車通,iPhone4上有我的汽車通。我為什麼一定把自己當成一個網站呢?(
創業  www.share4tw.com)平臺化就是說,你要圍繞著應用,你要做的是服務。你把你的服務用最大化的方式擴展出去,不管是手機、SNS還是門戶網站。你做好你該做的事,這就是平臺化。
  
  第三,本地化。我們現在在77個城市有分公司辦事處。我們跟經銷商每個星期上門拜訪一次,我們讓他用我們的車易通這套系統。車易通系統是一個網絡互動營銷推廣平臺,甚至是一套市場決策分析系統。“李斌很看好汽車營銷服務行業。他預測,2011年,汽車行業營銷的市場蛋糕將有300個億元左右。“我們為汽車行業提供數字營銷服務,這本身是一個很有市場前景的東西。”他說道。
  
  2009年1月2日,李斌給易車的股東寫瞭封信,《易車犯過的6個錯誤》。有的股東們說,這是他們收到的最好的新禮物。可李斌不願意公開這封信的具體內容。
  
  到瞭2011年1月1日時,他沒辦法寫東西給股東們瞭。“去年,我的痛苦要遠遠大於快樂,上市也隻是做成瞭一件事而已。”他說道。
  
  “2010年,是我最為糾結的一年,比2002年欠債沒錢還難。在2006年底到2009年,3年的時間裡,我們圍繞汽車行業做瞭很多跨媒體運營的嘗試。收購瞭中國最大的汽車節目制作商,在近200個電臺開通汽車廣播節目,還出版瞭雜志。要不是因為這些,我們是不需要接下來的融資的。
  
  到2010年,我發現,這些部門之間的協作並不是我想的那麼強,每個部門發展的節奏也不一致。我必須否定自己,再次重新專註在互聯網。
  
  我難受瞭好幾個月。三、四、五月,做業務分拆,拆出瞭300人,2個億的營業額。這個過程中,我深刻認識到,雖然我們很多業務發展得不錯,但強強都不一定能整合。我低估瞭整合的難度,高估瞭協同效應。整合隻有在一種情況下有用,那是真的能夠砍成本。“
  
  李斌是個以市場為導向、高度商業化的務實者,他絕不容忍在程序或成本方面有任何模棱兩可的事情。
  
  李斌沒有商業偶像,但他佩服聯想的柳傳志。“柳傳志非常務實。”他說。聯想投資有個CEO俱樂部,李斌每年都參加。“有人問他(柳傳志)問題,他不知道就說不知道。他會非常真誠地、耐心地聽人傢說。他在能夠坦誠的范圍之內已經做到最大可能的坦誠。”
  
  2006年到2009年,易車先後進行四輪融資,聯想投資投瞭易車網三回。
  
  李斌把和投資者合作比喻成男女談戀愛,大傢都舒服,彼此看著順眼,投脾氣。他每次融資都不是找出價最高的投資者,聽說誰有很深的背景也繞著走。
  
  李斌不是急性子,也很少發脾氣。他的蘋果手機裡有一個股票列表,一部分是互聯網公司,還有一些與汽車相關的公司。最近,他看到易車股價跌到9美元,也沒怎麼著急。
  
  李斌可能是對的,投資者隻要記住中國、汽車和互聯網,然後想到易車網,那麼人們很快就會忘記股價的起起伏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