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焱:創投看重的創業者DNA

  閻焱:創投看重的創業者DNA
  
  我們做投資,投資最主要的東西是賺錢。所以我今天想談一下在投資中所碰到的兩個最基本的問題,想談一下創業者和投資人有哪些利益和矛盾的地方?
  
  創業者和投資人的比較,一般來講,創業者大多數都比較年輕,投資人都相對老成,大部分像我這樣,創業者大多是激情橫溢,投資人大多是經驗豐富,投資人相對穩重和理性,創業者大多數缺乏經驗,投資者大部分經驗豐富,創業者大多闖勁十足,投資人大多保守穩重。在我們這個行業,你做的時間越長,越保守,如果你做的時間越長,底氣越足,基本上你要麼是錢賠光瞭,要麼就是收斂一點。創業者很局限,投資人大多數見多識廣。創業者容易急躁、氣餒,投資人容易堅持。我們經常看到很多投資者特別激情澎湃。我們都知道,在生活中最廉價的是激情,來得快去得也快,但是堅持非常不容易。創業者大多數不懂財務情況,尤其對於新興國傢來講,在中國尤其如此,投資人很懂這塊。創業者大多數具有理想主義色彩,投資人更具有理性和現實主義。
  
  那麼創業者和投資人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他們是成功的搭檔。在中國,其實文化中是特別缺乏搭檔這個概念的,在中國,大多是傢族企業,我一個人說瞭算。搭檔在中國是比較新鮮的事,但是一個企業,特別需要搭檔的關系。創業者和投資人解決問題的方式通常不一樣,因為創業者他的方法,他的沖動性,以及投資人對問題的看法,它的經驗和沉穩,往往會產生很多沖突,在投資界,我們經常碰到。但是這種沖突的調和與解決,正是一個創業企業健康成長的動力。我經常聽到有一個人講說,在英國一些企業,好多現在大的企業,都有創業投資人,像聯想、四通這些企業,在早期發展的時候,就是這樣。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經過瞭非常大的波動。中國最早的民營企業上市在香港,是四通,但是今天四通已經下市瞭。
  
  一個好的投資人給創業者帶來的絕不僅僅是錢,更重要的是現代企業制度化的管理機制,它是一個企業成功的重要制度保證。
  
  從一個投資人角度來看,一個投資人所註重的創業者是什麼呢?第一,不管做什麼,要看這個行業是否具有增長潛力,第二,要看它商業模式的可擴充性,這是個什麼概念呢?比如說我們去做農業,農業一畝田能夠收獲1000公斤,據說現在雜交水稻大概能收獲1000公斤,非常瞭不得,但是從1000公斤到10000公斤就很難達到瞭。我們把它叫做商業模式的可擴充性是非常有限的。我們再來看網絡遊戲,如果說從網遊的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網遊一旦建立起來,可擴充性非常強,一萬個人跟一百萬人、一千萬人的成本基本沒有區別。我們投盛大、投完美世界,現在大傢也知道,完美世界在中國仍然是非常好的,完美世界占中國網遊出口的75%。我說這個意思就是說,從這些可以看到,什麼叫做商業模式的可擴充性。另外一個,和競爭對手的差異性,我們看到這個企業,一定要看跟競爭對手有哪些差異性的服務和產品。另外,要在意創業者領導人的自信心和決策的能力。當然創業的激情有沒有,也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們更在意堅持!
  
  另外我們要看到企業領袖有沒有包容性以及這個企業有沒有團隊精神。
  
  另外一個最重要的一條,有沒有自律性,我想所謂的自律性,無論在我們這個行業,在各種企業中,都是非常重要的。巴菲特說過,與我的聰明才智比起來,我的自律性給我賺的錢要多過10倍以上。所以自律,是特別重要的。
  
  另外,企業非常重要的要有自我修正。中國的企業獲得成功,至少有超過一半以上,它是後來所做成功的事情,和它早期開始創業所做的事情是完全不一樣的。企業成功的DNA,我們講一個企業的成功,它是有一個DNA的,一個企業的失敗,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是企業成功有共同相似之處,比如說一個企業成功,第一個,必須要有一個好的領袖,好的領袖的作用比一個好的團隊的作用,要強很多,尤其在中國,早期過分強調團隊,往往導致企業失敗。(
創業  www.share4tw.com)在1999年到2001年互聯網危機,當時我們犯瞭很多錯誤,我們在中國投瞭很多互聯網企業,然後我們從當時,特別是從矽谷空降一些海歸來做公司的CEO、COO,但是在這個大潮退下來以後,我們分析這個企業成活率95%以上都不行,因為當時我們特別強調團隊,但是發現中國的創業裡,企業領袖的能力特別強,這樣把所有的海歸都打掉瞭,所以後來我們體會到,一個創業的企業,它的領袖比團隊重要得多。
  
  另外一個,一定要有清晰的商業模式。你給我講十分鐘之內,如果講不清怎麼賺錢,我對你的興趣就很小瞭。
  
  另外,一定要講核心競爭力。什麼叫核心競爭力?包括瞭你能不能夠和你的競爭對手不一樣,能夠提供差異化的服務和產品。
  
  另外一個比較重要的是,一個好的企業文化,必須要與本土文化融洽。我們在過去很多海歸,早期的時候,大部分都是海外風投基金,那麼我們當時很多的,也是吃瞭很多虧和錯,犯瞭很多錯誤,把一個企業建的,按照我們理想的模式去建,但是往往文化的融洽不好,導致企業的失敗,所以一個企業的文化,不管怎麼樣,要和本土文化融洽。
  
  對於一個企業來講,專註很重要。
  
  另外一個是,時間是把握一切,但是可能並不完全是這樣,但是對商機的把握是很重要的。
  
  一個企業有瞭這些所有好的DNA以後,是不是一定成功?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這也是我們做投資這一行,最有趣、很有挑戰的地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