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草根的創業故事_創業

  一個草根的創業故事

  把小菜當大事業來做,兩次創業做到第一
  
  今年45歲的趙繼英來自麗水農村。木匠出身的他,為瞭創業,隻身到揚州闖蕩。搞過玻璃傢具加工,辦過影視廳,在當地都做到瞭行業第一。然而,這兩個行業興起得快,衰落得也快。
  
  “下次創業,一定要找一個不會走下坡路的行業,給自己找一份永不落的事業。”於是,他尋尋覓覓,最終選擇瞭最不起眼的醬菜。
  
  從2001年南京“小菜一碟”的浙江經銷商做起。10年的時間,趙繼英慢慢建立起瞭自己的“醬菜王國”,並慢慢擴張,培育瞭“菜博士”高檔山茶油品牌;從委托加工、品牌管理開始,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生產基地,實現從種植、生產加工到銷售全程監控。
  
  兩次“行業第一”最終選擇放棄
  
  1991年,24歲的趙繼英隻身來到江蘇揚州,利用自己的特長搞起瞭玻璃傢具加工。經過4年時間的打拼,趙繼英的玻璃傢具生意在揚州當地做到瞭第一,掘到瞭第一桶金7萬元。這在當時已是一筆巨款。
  
  從1994年開始,玻璃傢具行業開始走下坡路。有天晚上,趙繼英到老鄉承包的影視廳去坐坐,發現這個400多座的影視廳,4元一張的票子,幾乎每天晚上滿座。趙繼英算瞭一下,每天可以賺1000多,比玻璃傢具賺錢容易多瞭。
  
  於是趙繼英一頭紮進瞭錄像業。1995年元旦,趙繼英的影視廳正式營業。然而不到10個月,影視廳就虧瞭2萬元。他發現,附近生意好的電影公司影視廳有空調,座位是高靠背軟座;而自己的影視廳沒空調,座位又是簡易的翻座硬木椅。
  
  找到癥結後,當年10月份,趙繼英又借瞭2萬元,換上瞭軟綿舒適的沙發,生意馬上火瞭起來。第二年夏天,他又用賺來的錢買瞭空調。
  
  1996年下半年,趁熱打鐵的趙繼英又開辦瞭第二傢影視廳。從1995年到2000年,趙繼英的影視廳連鎖經營搞得紅紅火火,最多的時候數量達到5傢,成為揚州當地錄像業的“老大”。
  
  隨著VCD行業的迅速發展,從1999年開始,錄像業開始走下坡路。趙繼英很快查覺到瞭。
  
  醬菜雖小,幾百年不衰
  
  從2000年下半年開始,趙繼英又忙著物色新的行業瞭。當時,他手頭上已積攢瞭120萬元的資金。“這一次創業要小心,一定要選擇一個不會走下坡路的行業。”趙繼英暗下決心。
  
  一天,趙繼英在翻閱揚州當地報紙時,看到瞭嶄露頭角的南京“小菜一碟”公司的報道,不禁眼前一亮:揚州醬菜這麼有名,像揚州的“三和四美”,生產醬菜已有幾百年歷史瞭,這說明這個行業有生命力,絕對不會被淘汰。(創業  www.share4tw.com)於是,趙繼英直奔南京,找到“小菜一碟”,並與他們簽訂合同,成為瞭“小菜一碟”的浙江經銷商。當時的指標是,趙繼英一年的銷量要達到30萬元。
  
  2001年,趙繼英在杭州註冊成立瞭杭州博宏貿易公司。第一年,趙繼英賣瞭120萬,卻虧瞭20萬。而且由於營業額沒達到180萬的最低限額,公司被取消瞭納稅人資格。沒有納稅人資格,產品就進不瞭超市。趙繼英沒有灰心,第二年他又重新註冊瞭一傢杭州博鴻貿易公司,當年銷售額達到240萬元。
  
  趙繼英已不滿足於隻做一傢經銷商,他要做自己的品牌。2005年,趙繼英註冊瞭“博鴻小菜”商標,開始經營自己的產品。按他的話來說,十幾年的個體戶終於走上瞭品牌的道路。通過物色各地生產質量過硬、有當地特色的食品生產企業,委托他們生產公司的產品。這一“借雞生蛋”的模式使得公司的業務迅速擴張。之後,趙繼英又從醬菜行業向其他食品行業進軍,2008年推出瞭“菜博士”高端山茶油。
  
  建生產基地,實行全程控制
  
  近幾年,國內食品安全生產事故頻發,蘇丹紅、三聚氰胺、瘦肉精……讓國內的老百姓經常提心吊膽。原有的“借雞生蛋”、生產外包模式雖然能使企業迅速擴張,但也有個弊端,就是對食品的源頭無法準確掌握,不能做到全程監控。
  
  “要保證食品安全,一定要從基地抓起。”趙繼英決定從其新推出的“菜博士”高端山茶油抓起。通過實地瞭解,趙繼英最終選擇瞭山清水秀、有“浙西南油庫”之稱的遂昌山區,2009年在那裡建立瞭2。6萬畝的山油茶原料基地。通過參股的形式,與當地山茶油專業合作社簽訂合作協議。平時由合作社管理,公司則經常派人進行監控、檢查,包括施肥、壓榨、裝罐等都有嚴格要求。
  
  2008年,趙繼英開始投資建設自己的生產基地——浙江菜博士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並於2011年上半年投產。基地位於餘杭高新農業開發區內,總投資660萬美金,占地面積10000平方米,主要生產加工山茶油。
  
  此外,趙繼英還在餘姚建立瞭自己的榨菜原料基地。“我們今後的發展方向就是一步步建立自己的原料基地,加工環節繼續實行委托加工。這樣整個產業鏈我們都能控制。”
  
  醬菜要做到華東地區第一
  
  在消費者的印象中,醬菜、榨菜、蘿卜幹都是些比較低端的食品,趙繼英為何對此情有獨鐘?
  
  記者:為什麼會選擇做醬菜這一類的低端產品呢?
  
  趙繼英:醬菜不隻是下飯,它可以和其他食品一樣做得很高端,變得更營養,更休閑。我們正在研發的一種高端榨菜,今年準備推出,初步定價是30克3元左右,相當於一斤50元,比其它榨菜貴得多。我們的榨菜,用的是最好的原料,要去皮和大部分水份。100斤原料隻能做20斤高端榨菜。工藝、配料也都不一樣。我們現在生產的榨菜,100斤原料做40斤產品。而一般榨菜企業因為不去皮或去得很少,100斤原料可以做80斤榨菜甚至100斤。
  
  記者:現在做醬菜、做食品,與原來兩次創業有什麼不一樣?
  
  趙繼英:前兩次創業都是賺錢為目的,是做生意;現在是做企業,做自己喜歡的事業,是準備一輩子去做。有人勸我說做實業太累,做貿易更輕松,但我不會放棄。做食品行業,我覺得隻要用心去做,憑良心去做,就一定做得好。
  
  記者:公司已走過瞭整整10個年頭,下一個10年您的目標是什麼?
  
  趙繼英:前10年是打基礎階段,接下來的10年是發展階段。對大多數企業來說,5000萬元銷售額是個瓶頸,我們也一樣。去年我們的銷售額是6000萬元左右,同比增長30%左右我們還在打基礎,為網點發展鋪路,包括與華東最大超市大潤發的合作(主要在江蘇)。所以今年公司的業績有望爆發,達到1個億銷售額。我接下來的目標是,醬菜做到華東地區第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