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所有創業,他賺瞭8億元_創業

  一無所有創業,他賺瞭8億元
  
  白手起傢,從0元到8億。他隻是普通人,你也可以。
  
  1979年,周福仁是遼寧海城市一個偏遠山村的生產隊長。他和村民趕著兩輛馬車拉腳,一步一個腳印地建立瞭西洋集團。沒有資金能幹什麼,今年,美國商業雜志《福佈斯》推出的“大陸富豪排行榜”,周福仁位列第77位,其個人資產達7.86億元人民幣。
  
  周福仁現在夢想成為中國“鋼鐵大王”。10月1日,周收購瞭瀕臨破產的海城鋼鐵廠。周福仁對鋼鐵業的定位是:鋼鐵產品質量世界一流,單機單爐規模做到國內第一。沒有資金能幹什麼,為瞭達到目標,周福仁準備一次性投入35億元巨資。周福仁在資本市場上也加快瞭腳步。他準備把西洋集團的肥料業務拿到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
  
  鋼鐵雄心
  
  10月1日,一場瓢潑大雨並沒有擾亂西洋集團總經理周福仁的心情。這一天,西洋集團收購瞭破產的海城鋼鐵廠。沒有資金能幹什麼,整個白天,周福仁笑容可掬忙於應酬。晚上8點,送走賓客,心情不錯的周福仁接受瞭記者的專訪。周福仁沒有一副億萬富翁的派頭,長相也很樸實,個子不高,黑紅色面龐,一口的東北口音。
  
  周福仁10歲時,父親去世瞭。周福仁說,幼年時期的貧困,培養瞭自己的苦幹精神和賺錢欲望。西洋集團的所有員工都知道周福仁一句話:“市場不相信眼淚,隻鐘情進取。”現在,周福仁所在的西洋村基本實現瞭“共產主義”:村民們住進分配的樓房,糧食、水、電、煤氣全免費。這一切都建立在西洋集團鋼鐵產業帝國的基礎上。進軍鋼鐵
  
  對周福仁來說,收購海城鋼鐵廠是一筆非常劃算的生意。沒有資金能幹什麼,收購成本很低,因為海城鋼鐵廠是一傢破產的企業,已經通過法院的破產程序瞭。西洋集團一位員工透露,收購價格大約隻有500萬。對周福仁來說,此舉實現瞭一個夙願。“我們對鋼鐵行業非常熱愛,一直等待的是資本積累和切入時間的問題,”周福仁停頓瞭一下,補充道,“世界上的各大鋼廠我都去過,去的最多的是韓國浦項鋼廠和臺灣重鋼。”
  
  周福仁前兩次試圖進入鋼鐵行業,均無功而返。第一次是在1982年,當時,西洋村還是生產隊形式,“我們做瞭一個半噸的小電爐,不久就停瞭。”第二次在1993年,西洋集團對海城鋼鐵廠做瞭一些250萬元人民幣的投資,買瞭一些設備。但是,當時國內鋼鐵行業市場狀況不好,企業不景氣。周福仁一看時機不成熟,馬上就撤瞭。
  
  這一回,周福仁志在必得。“我們現在對鋼鐵的定位是這樣的:鋼鐵生產水平、質量做到世界一流,單機單爐的規模做到國內第一。”沒有資金能幹什麼,這是一次雄心勃勃的進軍。“我們一次性地投入35億元,讓它超水平。除非將來鋼鐵行業再有飛躍性的進步,隻要是在現水平上發展,我們的技術再過十幾年也不落後。”周福仁宣稱,“我們提出的單機單爐水平,比鞍鋼還要大。像我們這麼大的單爐水平,全國隻有寶鋼一傢。”據悉,西洋鋼鐵廠的產品質量設計定位都是由中國鋼鐵設計研究院做的。
  
  35億的改造資金從何而來呢?周福仁的回答是:15億貸款;在鋼鐵廠建設期間,西洋肥廠能贏利10億;另外,周正在積極運作,把肥料業務拿到香港股市,又能解決10個億。沒有資金能幹什麼,無疑,對整個西洋集團的資金鏈條來說,這是一個不小的壓力。但在周福仁眼裡,危機隻有一個,西洋速度在全國是不是最快的速度。
  
  “我們這樣做,也叫‘超前投資’,錢還掙到手,下一步的計劃就出來瞭。資金利用率特別高。錢賺到瞭,馬上投入再生產,不能任何停留。”周福仁說。初中文化的周福仁,立志做全國最大最好的企業。2000年時,西洋集團提出一個口號,叫做:“進入新世紀,確定新目標,西部大開發,5年進特大”。“特大”是指中國特大型企業的簡稱,是一個年銷售收入50億的概念。
  
  周福仁告訴記者,計劃4年後海城鋼鐵廠改造工程完畢,正式投產。“一投產,我們每年的銷售收入就增加瞭80多億。我們準備在2005年西洋集團實現200億的銷售收入。”“我不喜歡有壓力的感覺,但馬上讓另一種愉快的感覺抵消瞭。企業發展快瞭,我覺得非常興奮。所以我加倍努力去做。”周說。登陸資本市場進入資本市場,是周福仁處心積慮籌劃的另一件大事。
  
  周福仁告訴記者,香港上市的事情已經差不多瞭,推薦人是法國裡昂證券。受香港證監會的規定限制,周福仁不願透露更多詳情。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周福仁希望首次發行股票,能夠為他的鋼鐵事業籌集到10億元。
  
  “9月24日,我對裡昂證券的人講,不要把西洋看作是很普通的上市公司。西洋能做到全國化肥行業效益最好的企業,我們也要做到全世界化肥行業效益最好的企業。沒有資金能幹什麼,目前,從單噸肥料的效益來看,世界上沒有誰能跟我們比。”西洋的上市之路一波三折。西洋集團從1995年開始就想在國內A股上市。做瞭很多工作,但沒有達到目的。原因很簡單,當時,中國的上市規則很復雜,監管部門對民營企業規定的上市門檻很高。此前,周福仁在接受采訪時回憶說,1997年,遼寧省共有四個上市指標,西洋也做瞭爭取和努力,但沒有撈到其中的一個指標。
  
  1995年,一傢美國某投資銀行找到周福仁,鼓動西洋去美國上市,這傢投行多次跑到遼寧海城的西洋總部,後來不瞭瞭之。沒有資金能幹什麼,周福仁還回憶,1997年,國內一傢知名咨詢公司曾為西洋介紹過一傢所謂的美國的上市殼公司。反復考慮之後,周福仁沒有掏錢買下這個公司。事後證明,這傢殼公司並不是一傢上市公司,而是一傢發行過股票但沒有上市交易的公司。
  
  另一傢企業為購買這個“殼公司”支付瞭30萬美元,結果血本無歸,落得一場空。沒有資金能幹什麼,回憶起來,周福仁至今仍心跳不已。2001年12月4日,周福仁與美國萬寶環球資本集團的北京代表長談瞭7小時,並簽訂瞭意向性的“上市工作協議”。周福仁冀望於踏上美國那斯達克市場。
  
  但是,周福仁很快就轉而選擇瞭裡昂證券,上市地點也變成瞭香港。“美國萬寶環球資本集團實力不行”。周福仁的解釋很簡單。裡昂證券有限公司投資銀行部董事孟怡說,之所以攬到西洋上市這單生意,“西洋集團很關心股票發行成本,我們提出的承銷傭金的比例相對較低,企業認為可以接受。”
  
  並不輕松
  
  周福仁並不很擔心企業風險,“現在是西洋集團發展正旺的時候,火正旺的時候不會一下滅。”沒有資金能幹什麼,周最崇拜的商人是李嘉誠。與李嘉誠一樣,周福仁有著不錯的商業直覺。1998年,耐火材料的行業效益嚴重下滑,周福仁急於尋找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收購瞭瀕臨倒閉的錦州硫酸廠。(
創業  www.share4tw.com)第一年虧損瞭250萬,第二年就賺瞭3000多萬,第三年贏利達5000多萬。2000年4月22日,西洋集團又收購瞭貴州化工冶金公司下屬的宏泰化工總廠——一傢已停產4、5年的國有化工企業,對國傢而言那已是一片廢墟。周福仁又施展瞭“化腐朽為神奇”的功力,建築施工改造用去瞭1年,投產肥料隻有1年,按照周福仁的說法,“做到目前,不但有效益,而且在全國化肥行業利潤是最好的。”
  
  這兩起收購破敗國有企業,周福仁都遭到下屬的極力反對,大傢認為風險太大。周福仁兩次力排眾議。沒有資金能幹什麼,“沒有一個項目是別人推動我在做,都是我在推著別人去做。”周福仁承認自己的風格有獨斷專行的味道。“我這人也有一個毛病:我自己看好的事情,很少征求大傢意見。”
  
  無疑,周福仁敏銳的商業直覺,是來源於過去20多年摸爬滾打的商業實踐,但這畢竟不是一種特別科學的決策機制。另外,也暴露出西洋集團缺乏高級人才的現實。西洋上市能否根治這一問題?周福仁的兩個兒子都是西洋集團的重要角色。大兒子周偉,擔任貴州西洋肥料公司的總經理;二兒子周超擔任錦州肥料廠的總經理。傢族化治理是否在未來對西洋集團的發展構成阻礙?沒有資金能幹什麼,另外,周福仁在鋼鐵業的宏圖能否實現?不但要看資金鏈是否堅實,能否聚集起一大批鋼鐵行業的高級專業人才也是一大關鍵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