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糊的翅膀飛上天_創業

  紙糊的翅膀飛上天
  
  因為父親的突然去世,作為傢中的長女,她不得不中斷瞭學業,擔負起照顧病弱的母親和弟弟的責任。
  
  為瞭貼補傢用,她獨自一人來到北京,在一個白領傢做瞭保姆,在工作的間隙,她總是感到焦慮和茫然,總是回憶起上學時的種種理想,總是在想:難道我這輩子就隻能做保姆瞭嗎?
  
  有一天,她在報紙上看到關於“打工女皇”吳士宏的報道,吳士宏從一名護士成長為微軟中國區總裁的經歷給瞭她很大的震動,連續幾天夜裡她都睡不著覺,在想著以後的路該怎樣去走,雖然她想不出自己的未來會是個什麼樣子,但此時的她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到:一定要多學些東西,才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那天她去菜市場買菜時,一個小夥子遞給她一張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夜校的招生簡章,她讀書的時候就很喜歡英語,所以一下子動瞭心。她的雇主很通情達理,不但同意瞭她上學的要求,還借給她一輛自行車。
  
  在英語夜校裡,她的同桌是一位剛從日本回來的北京女孩,課間的閑談中,她告訴她,她的先生是一名日本商人,在北京開瞭一傢人體“克隆”店,是北京唯一的一傢,所以生意好得不得瞭——這是她第一次聽說“人體克隆”這個詞,出於好奇,她便向她詳細詢問起來,越聽越覺得有意思,她突發奇想:這麼大的北京才這麼一傢,如果我能掌握這門技術,以後也開這麼一傢小店,得賺多少錢啊!
  
  因為有瞭這個想法,她便經常向同桌打聽關於人體“克隆”的事情,有一次女孩對她說:“既然你對‘人體克隆’這麼感興趣,就到我們店裡來幹吧,正好我們現在非常缺人手!”於是,她便來到瞭北京第一傢人體“克隆”店打工。(創業  www.share4tw.com)為瞭能盡快掌握這門技術,她總是不放過任何一次“練手”的機會,這讓同事們都覺得很奇怪:別人都希望工作輕松一些,這個女孩子怎麼什麼活都往自己身上攬呀?她還從老板那裡借來瞭很多日文資料,對著字典一個字一個字去查,常常看懂一句話要花上半個多小時,就是以這樣的速度,她硬是利用業餘時間將一百多頁的資料啃完瞭。
  
  人體“克隆”雖然看起來比較簡單,但裡面蘊藏著很多美學方面的知識,比如同樣是一隻手或一隻腳,擺成不同的姿勢就會產生不同的效果表達出不同的意境。為瞭能捕捉到人體最動人的瞬間,她常常自己脫光衣服站在大衣鏡前細細揣摩。
  
  她的投入與勤奮讓她很快從同事中脫穎而出,她做出的人體模型總是讓顧客驚喜不已:“我有這麼美麗嗎?”顧客的肯定和贊美讓她覺得自己開店的時機已經成熟瞭。可開店的設備要十幾萬元,她手裡的那點錢租瞭店面後就所剩無幾瞭,她從哪裡籌措這十幾萬呢?就在她為設備問題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想起讀過的資料裡介紹過日本一傢很有影響的叫做“瞬間”的人體“克隆”店,店主是一位叫做森貞芳子的女士。她抱著“寧可做過,莫叫錯過”的心理,立即在大學裡請瞭一個教日語的老師幫她給森貞芳子寫瞭一封信,信中講述瞭自己的經歷以及人體“克隆”在北京乃至全中國的市場潛力,提出想在北京開一傢“瞬間”分店的願望,並請她擔任股東之一,唯一的要求是她能提供一套設備。
  
  信寄出去以後,她度日如年地等待回音,結果等來的不是信,而是森貞芳子本人!森貞芳子在北京停留瞭三天,三天裡芳子和她聊瞭許多諸如人生、理想等等經商以外的話題,臨別之時,芳子鄭重地握著她的手說:“雖然你沒有開店經驗和經濟實力,但你有夢想,而且夠努力,天下沒有這樣的人做不成的事,我決定和你合作。”2008年5月,她的人體“克隆”店終於開張瞭,在她的苦心經營下,到瞭年底,小店的生意已完全步入正軌,她還雇瞭兩名員工,成瞭名副其實的老板,但她心裡始終擺脫不瞭一種危機感,因為她知道剛開始大傢對人體“克隆”都覺得新鮮,一旦新鮮感過瞭,生意勢必會受到影響,所以總想著怎樣能在原有的基礎上有所創新和突破。為此,她又參加瞭中央美術學院大專班的學習,再接待顧客時,她已不滿足於“克隆”出人體的模型瞭事,而是像創作一件藝術品一樣,從立意、構思、造型、色彩到最後的取名都要花費一番心思。
  
  她的一件又一件作品引起瞭媒體的關註,《北京晚報》和北京電視臺相繼報道瞭她和她的人體“克隆”作品,而讓她感到欣慰的不僅僅是小店的生意會更加紅火,而是除瞭賺錢之外,她終於找到瞭人生更值得去追求的目標。
  
  她叫湯凱敏,一個普普通通的山東女孩,兩年前她還隻是京城一戶人傢的小保姆,談到自己的今天,她說:“一個人要想改變命運,與她所處的環境其實關系並不大。關鍵是她的內心有沒有改變命運的勇氣,有瞭這份勇氣,即使是紙糊的翅膀,也能飛上天!”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