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宏江:二次創業,尋找人生下一次沖浪_創業

  張宏江:二次創業,尋找人生下一次沖浪
  
  2011年10月18日,張宏江一夜難眠。
  
  看到張亞勤的郵件後他流淚瞭,不知怎樣去回應曾經的親密戰友,就像他不知道怎樣將自己的決定公之於眾——告別微軟亞太研發集團首席技術官、微軟亞洲工程院院長的過去,“跳槽”到金山軟件擔任CEO。
  
  張亞勤第二天要宣佈這一消息。按照以往的默契,他將準備好的文字電郵給張宏江,好讓他準備給全體員工關於此事的回復。
  
  “從個人層面來看,沒有人會比我更想念張宏江。過去12年間,張宏江已經成為我最忠實、最值得信任以及最依賴的朋友和夥伴。”張亞勤在撰寫郵件那一刻也許仍心存僥幸。
  
  10點半張宏江回電郵給亞勤,“你的郵件讓我流淚,我的回復今晚不可能準備好瞭。”次日凌晨,他仍毫無頭緒。“從6點到7點,一個字也寫不出來。”上午7點38分,張宏江發瞭一條微博後思緒流暢,15分鐘完成瞭“作業”。
  
  5天後的下午,張宏江正式出任金山CEO。上午他還在微軟與老領導告別,他的老板告訴他,“你有一把金鑰匙,可以隨時回來”。
  
  這令張宏江分外感動,“覺得微軟那個門對我一直是開的。”但3個月前雷軍開門見山地邀請他時,他已經放棄瞭這把金鑰匙,彼時二人尚未有過多交集。“之前我隻是為微軟瞭解中國軟件的市場狀況,和他交流業界看法。”但卻不妨礙他們一拍即合,“我心裡面一直在尋找一個機會,正好這機會就來瞭。剩下三個月我沒有什麼反復猶豫,隻是更進一步地去理性化這個決定,比如瞭解金山業務、財報和過去的整體情況等。”
  
  張宏江心中向往這樣的機會已久,“其實我一直在追求能讓我保持亢奮狀態、刺激一點的東西。工程院我做瞭7年之久,本身就是一個創業。我其實一直在跟老板、朋友說,希望在退休之前能再做一件事情,做得像當初創建研究院或者做工程院這樣。”
  
  對張宏江而言,即使沒有遇到金山,換做另一傢能提供同等機會和平臺的公司,他一樣會離去。因為過去工作20年中的每次選擇他都遵循瞭這樣的原則:沒有依賴科學傢嚴密的論證思維,而是憑著創業傢的直覺堅持到底:“我始終渴望探求新的嘗試,從中國到歐洲,從新加坡到美國,最終重返中國,從學術研究轉向公司研究,從企業孵化轉向產品研發。”
  
  交談時,他出現頻率最高的英文單詞是“Exciting”,念念不忘“Longing”(渴求)一詞在中文的含義。張宏江以創業的心態馳騁在職業生涯的每一程,身處波峰而一次次主動改變職業曲線方向,不是朝著更穩定、優渥、性價比更合適的一方,而是朝著更具挑戰、更忙碌甚至從零做起的那方。年屆50的他將過往種種都看作驛站,而始終追尋讓自己萌動、興奮甚至會陣痛的下一個崢嶸。
  
  他在享受創業。“如果你熟悉我的過去,就應該知道我離開微軟其實不足為奇。如果哪天我去瞭另一傢外企,你才應該感到驚訝。”
  
  為此,他清掃一切障礙。如同1999年從美國回歸時他向太太隱瞞瞭北京的沙塵暴一樣,這次他同樣用“謊言”安慰她,“不會比微軟更累、更辛苦。”
  
  和太太相比,對共事13年的戰友張亞勤開口說走就沒那麼容易。9月微軟亞太研究院高層在九寨溝開會期間,張宏江給亞勤發瞭一封郵件,寫道“我在認真地考慮離開微軟”,並毫不含糊地表明今後動向。亞勤和他從深夜10點半聊到次日凌晨,希望宏江再考慮一星期。
  
  接下來是他的上司出馬。來到北京的微軟首席戰略和研究官直截瞭當地問張宏江,“你在公司內部還想做什麼樣的事?”張宏江和盤托出自己的設想,他馬上問道,“如果這件事情現在能讓你做,會改變你的決定嗎?”
  
  他看到瞭自己不希望得到的答案,詢問張宏江,“但這是不是也已經晚瞭?”張宏江的內心不是沒有感激和為難,但他不可能對雷軍“違約”。上司明白後真誠地對張宏江說,“Letmegiveyousomefatherlyadvice(給你一些父親般的忠告)。”原來他也曾經創業,以過來人的身份把一些經驗悉數傳授給張宏江。
  
  微軟的挽留是真誠並直指內心的,在這傢偉大公司所表現出的偉大氣質中,張宏江被折服,“我深深地體會到微軟的留意。但不是說給你這個那個,不是要漲工資,那樣反而很虛或者功利。我感到他們非常真摯地想瞭解你的追求和夢想。(創業  www.share4tw.com)其實我的老板、亞勤都給過我很多內部的機會,但是大部分在美國,而我暫時不想離開中國。”
  
  對張宏江而言,與其說來金山易,不如說離開微軟難。二次創業的阻力不在於前行道路的崎嶇和飄搖,而在於如何拋卻過往的榮耀和溫暖。
  
  有人問他,“你年紀這麼大瞭還折騰什麼?”張宏江的回答是:我43歲開始學滑雪,46歲和兒子一起學沖浪。現在惟一想試但還沒有試過的就是跳傘。他自認天性中帶有冒險成分,“我本人心裡面還是蠻喜歡刺激的。但是好像從小就給人好孩子的印象,限制瞭這種發展,所以我在沒有限制的時候就會非常張揚。”
  
  冒險幾乎是創業傢血管中的維他命,他們永遠不安分、不甘心、不滿足現狀,“我是一個閑不下來的人,不會把大把時間拿來睡覺或者純粹休閑。”他給新東傢打工的日子十分忙碌。“在珠海一天見瞭幾十人,連我的秘書都快頂不住瞭。”張宏江滿面笑容地享受著這份新的激情。
  
  張宏江從微軟跳槽到金山,雷軍40歲開始創業,吳剛一次次連環“復盤”,敢於從頭再來的“騎士”身上蘊含著不安分、不滿足的冒險因子,比起初創者,他們更成熟、更激情澎湃、更懂得漸進之道,這些正是成功商業基因的保證。
  
  二次創業的阻力不在於前行道路的崎嶇和飄搖,而在於如何拋卻過往的榮耀和溫暖。
  
  每一位在某一階段成功的企業傢,是否都具備二次創業的精神?是否都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勁頭?是否都會面對新生代的挑戰毫無懼色?
  
  二次創業對有些人來說是攀頂人生又一峰的興奮劑,對有些人也可能是“逼上梁山”的放手一搏,無論是何前因,人們隻是因為他們曾經的成功而對下一幕有瞭更多期待。
  
  創業需要的是激情、突破和日新月異,管理提升需要的則是有序、漸進和持續改善,對二次創業的商業精英和企業來說也是如此。我們在激情之餘,還要有理性的準備和思路。我們對勇於選擇“二次創業”的職場精英、企業傢和企業致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