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娟:我為什麼賣掉56_創業

  周娟:我為什麼賣掉56
  
  在一個砸錢的行業中,不能上市的結果就是死掉或者賣掉?創業者應該何時出售公司?中國會不會迎來一次兼並熱潮?
  
  在迎向IPO中途,56為何悄然“變臉”?
  
  今年年初,當周娟聽到土豆準備上市的消息的時候,她有些著急瞭。在此之前,優酷已經成功登陸華爾街,如果中國視頻行業再出現一傢上市公司,毫無疑問,剩下的隻能甘做配角。“一個領域頂多有兩傢上市公司。”這是周娟的一個判斷。她創立56網已有6年時間,不想成為行業洗牌之後的“孤傢寡人”。
  
  幾乎與此同時,陳一舟終於“做成瞭”一傢上市公司,他的人人網需要好的原創視頻內容。他問人人網的財務顧問、華興資本的創始人包凡,有沒有可以推薦的目標。同時身為56網融資顧問的包凡當然想到瞭周娟。
  
  雙方用近4個月的時間完成瞭一筆8000萬美元的消息,用包凡的話說,無論是時機還是價格,這個交易是雙方的最佳選擇。
  
  當我們在周娟的北京辦公室見到她的時候,她即將以人人網高級副總裁的身份走馬上任。公司的一場早會安排在我們約定的采訪時間之前,以至於她都無法騰出空閑來見早已安排好的專業化妝師。
  
  創始人周娟有著“良好的出身”——網易早期的核心員工,一名互聯網老兵。目睹瞭早期互聯網公司的生死沉浮、中國概念股的變幻曲線,她覺得自己“成功的願望更加強烈瞭”。
  
  56網深受老牌VC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的青睞。創業伊始,周娟就放出豪言,如果有VC能讀懂他們,那一定就是紅杉。果不其然,紅杉聞著味找上瞭門,連續兩輪聯合其他VC領投56網。要知道,SequoiaCapital(紅杉資本)是視頻鼻祖YouTube的風險投資人。在中國,紅杉希望自己眼前的這傢企業就是美國的YouTube,而且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做一傢中國視頻行業上市公司的案子。
  
  創始人和VC的想法一致,“IPO不是終極目標,但對於公司來說,IPO是證明公司價值一個非常重要的節點,很多公司都希望以這個為目標,56網肯定也是這樣的。”
  
  然而,這一切都隨著市場的風雲變幻而嘎然而止。周娟的上市計劃破滅,VC也沒能如願。值得一提的是,紅杉資本在中美兩國的視頻投資案例均未能上市成功,最終都是以創始人把公司賣掉的方式實現瞭退出。當然,Youtube的出售價格也足以讓投資人獲利不菲。
  
  56網前後融資2000多萬美元,8000萬美元的出售價格顯然不算高,這是一個次優選擇,還是一次迫不得已的“出售”?
  
  開局
  
  2004年,周娟在為自己尋找創業項目時琢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網易短時間內不做的?”彼時,中國互聯網企業剛剛在美國資本市場粉墨登場。
  
  之所以鎖定視頻應用,周娟是這麼解釋的,“對於上市不久的中國互聯網概念股,為瞭在美國市場獲得認可,所以他們的業績壓力比較大。正好碰上SP崩盤,網易算是靠遊戲起來瞭,新浪、搜狐,包括QQ還沒有現在的江湖地位。可以說,他們自顧不暇,所以當時不會考慮到投入很大的精力和資本做視頻。”
  
  請不要把這段話解讀為,周娟隻想把創業當做“小打小鬧”。相反,她是平臺型產品的堅定擁護者。她深信,在互聯網法則不變的情況下,隻有平臺型的產品能夠產生足夠多的用戶和流量;有流量就一定能賣廣告,有用戶就可以做增值服務。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市場想像空間足夠大,成功的價值才會隨之變大。當然,周娟從一開始就意識到,未來一定會跟中國的這幾大互聯網公司同臺競爭,包括她的老東傢網易。
  
  周娟是丁磊“欽定”的程序員。1994年,周娟考上中國科技大學,畢業後,在合肥當地的一傢互聯網創業型公司上班。一年後,網易大舉北上,擴充北京的力量。踏進網易的大門,周娟正好趕上瞭團隊第二波期權發放。
  
  初到網易,周娟在UI設計部門。兩三個月後的一次閑聊中,丁磊得知她是中科大計算機專業畢業的,就說,“你應該寫程序啊。”就這樣,周娟成瞭網易歷史上第一位女程序員,而且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她被破格提拔負責一個UI設計團隊。“當時算是例外,很多人都是經過很長時間才會升到管理層的。”
  
  在網易的六年,可以說是周娟創業前期的基本功鍛煉。從丁磊身上學到的東西,至今是她創業的工具箱。比如,關註產品細節和用戶體驗,這才是決定用戶市場規模的核心武器,而不是市場推廣這些手段。時至今日,周娟仍堅持,56網最大的優勢就是產品和技術。
  
  2005年4月,國內首傢基於Flash在線播放方式的56網正式上線。“我們當時的心態很簡單,就是搶時間差。如果我們做得足夠好,能夠迅速做到一個高度的話,一定會有資金進來。”周娟雖然判斷大的平臺短時間內無暇顧及視頻應用,但從長遠來看,她知道大傢遲早會兵戎相見。
  
  彼時,國內視頻市場還處在萌芽期。知道紅杉在美國投資瞭一傢叫YouTube的視頻網站,周娟就跟團隊說瞭句玩笑話,“如果有誰能在中國快速理解我們這個模式,一定是紅杉”。戲劇性的是,創業一年之後,周娟就在廣州接到紅杉資本中國基金董事總經理計越的電話。雖然跟紅杉談合作的同時,56網也在接觸其他VC,“但我們當時心裡已經很清楚,肯定是選紅杉,哪怕他給我們的估值會低一點。”
  
  從紅杉的角度講,因為看好美國的YouTube模式,所以認為中國市場未來一定會有視頻網站的上市公司,隻不過是誰會勝出的問題。在他們尋找國內視頻網站的明日之星時,發現無論是創始團隊的背景,還是產品和技術,56網都接近於YouTube。紅杉就把賭註下在瞭當時處於領跑位置的56網。
  
  參與此次並購的華興資本創始人兼CEO包凡對《創業邦》說,“56網還是相當有特色的一個公司,技術、產品、用戶的黏度等方面都不錯,這也是我們跟他們合作的原因。”值得一提的是,自56網成立之初,華興就是它的融資顧問。
  
  2007年6月,56網完成首輪融資,除紅杉外,迪士尼旗下投資機構思偉投資以及SIG參與投資,融資規模近700萬美元。僅隔半年之後,56網宣佈完成第二輪融資,除首輪投資方繼續跟進外,HIKARIprivateequity、Adobe、CID投資集團、華興資本等投資機構也紛紛解囊,累計融資金額達2000萬美元。
  
  看起來,這是個對56網十分有利的開局。視頻行業在地域上也曾一度形成華北有優酷、華東有土豆、華南有56網的三足鼎立態勢。自動翻頁分割符。
  
  2008年,周娟卻遭遇瞭創業以來的滑鐵盧。此後,56網的命運也變得模糊不清。
  
  從2008年6月3日下午6時左右開始,56網在全國范圍內出現訪問故障。盡管周娟澄清,實際上當時內容並沒有什麼問題,一切都是外面的猜測,隻是因為56網偏安廣州,對申請牌照的意識不是很強,才會出現長達一個月的封站。但“一批視頻網站因內容涉嫌違規而被關停警告”的言論,持續在坊間遭到熱議。
  
  視頻行業跑馬圈地的風頭正勁,56網被叫停對周娟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肉眼能看到的影響是近1/3用戶的流失,對56網在市場所積累的品牌優勢的損傷才是要害。
  
  經此一劫,56網元氣大傷。2008年7月10日,網站重新恢復正常運營,搜狐原高管王建軍被挖來擔任56網CEO,直到今年5月周娟重掌乾坤。換帥的舉動也被外界解讀為是56網尋求被收購的一個征兆。雖然“封站風波”之前,56網拿到瞭巨額融資,但隨著這個行業遊戲的玩法發生瞭改變——不是靠產品和技術取勝,而是不停地砸錢,區區2000萬美元已然不被財大氣粗的競爭者放在眼裡瞭。
  
  先是燒錢買寬帶,戰火從二三線城市燒到一線城市;隨著美國HULU模式的興起,大傢又一窩蜂地為影視劇版權資源爭得頭破血流。(創業  www.share4tw.com)先是優酷、土豆等視頻網站之間打,隨後百度、騰訊、搜狐等巨頭也加進來,形成“軍閥混戰”之勢。
  
  但是,“這個戰爭遠遠還沒有結束。”周娟說。
  
  這已經跟周娟創業之初的設想南轅北轍。“早期的想法就是希望為中國的網民提供一種以視頻為載體的一些基礎應用型服務,而不是為他們提供影視劇的播放。因為早年我們沒有做的時候,已經有好多小的電影網站做一些盜版電影。”
  
  最後,金融危機迫使56網不得不做出轉型,他們把視線更多地聚焦在UGC上面,理由是看好這個方向,實則是因為無法跟別人打視頻版權的高成本仗,不得不去堅持UGC。周娟道出瞭一句實話,“那個時候,資本決定瞭發展方向”。
  
  “當時UGC模式還沒有在市場中完全表現出自己的地位,大傢的關註點都在HULU模式上。雖然大傢也一致認為HULU模式在中國要成功的難度是極大的,而且這個成本永遠都下不來。但是從資本市場來說,什麼熱就去追捧什麼。這對56網來講不具備太多競爭力。優酷花瞭1億美金,56網前後融資不到3000萬美元,你怎麼去拼?資本市場怎麼相信你?因為你的資本差距就在這裡,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既然不具備比拼購買版權的實力,56網逐漸減少瞭長視頻的購買,把心思更多地放在產品本身,積極地在UGC模式上尋求突破,希望通過用戶體驗險中求勝。“因為對公司來講,首先是要生存下去。當時誰都不知道這個戰爭要打多少年,我們不能盲目地沖進去,最後打到一顆子彈都沒有瞭。這是對團隊和公司不負責任的,代價也太大瞭。”采訪中,周娟有兩三次提到,“我是天蠍座的,我比較理性”。
  
  此後四年內,56網都沒有融資記錄。周娟的解釋是,“一方面市場也不是特別地好,另一方面我們要有一個很清晰的定位和模式才好去融資。如果我們沒有在這個領域裡面占到數一數二的位置,融資的估值對我們來說都是低估”。
  
  就在這四年裡,視頻行業的格局發生瞭根本性的變化。曾經一度領跑整個行業的56網,很快被競爭對手甩出第一陣營。自動翻頁分割符。
  
  抉擇
  
  把重心放在UGC上面的56網,除瞭廣告模式,遊戲視頻和在線演藝的社區視頻是其主要收入來源。周娟認為,UGC在中國肯定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即將迎來黃金發展階段。
  
  2010年底優酷上市之後,時任CEO的王建軍對外宣稱,56網已經實現盈虧平衡,打算在兩年內上市。即使在王建軍離職後,56網副總裁李浩也表示過,公司計劃在下半年啟動新一輪融資,為擴大市場和IPO做準備。
  
  但是56網幾乎和人人網同時萌生瞭並購的想法,周娟坦言,“今年年中的時候,開始覺得IPO的希望已經不大瞭,賣掉更靠譜。”短短4個月以後,56網就以8000萬美元的價格“嫁入”人人網,VC也都全身而退。
  
  究竟發生瞭什麼讓周娟覺得56網已經不能迅速IPO?
  
  首先,從五六月份開始,資本市場的競爭不斷加劇。以土豆和優酷為例,每個季度所需的版權、帶寬等費用高達數億元。“優酷已經上市成功,當時我們知道土豆肯定也會上市。對同一個模式來說,能夠容納兩傢上市公司,我覺得已經是不錯瞭,第三傢的機會已經非常非常小瞭,土豆上市的市值就比優酷小非常多,但是土豆跟優酷的差距真的有那麼大嗎?據我們瞭解,他們的流量不會像股價差距那麼大。”
  
  同時,百度、搜狐和騰訊等幾大巨頭都在不惜血本地挺進視頻市場。如此一來,這個遊戲不再是單純的資本競爭,以後比拼的是各傢背靠的平臺和資源整合能力,市場狀況已經變得越來越嚴峻。加上目前資本市場整體處於頹勢狀態,假使56網要去融資,這也並不是一個有利的環境。
  
  包凡也持相同的觀點,“視頻行業應該算是贏傢通吃的一個市場,市場容量最多也就2~3傢。如果你進不到第一梯隊,未來單獨發展的空間是相當有限的。”
  
  第二,周娟擔憂,目前UGC的發展模式在國內還沒有得到一個完全的認同。假如這個時候去上市,更沒有足夠的實力在美國市場獲得認可。“雖然我們相信UGC模式一定會成功,但這需要時間證明,我不希望在這個證明的時間過程中,別人快速進入這個市場,把你擠壓,56先倒下瞭。”
  
  根據艾瑞2011年最新IUT在線視頻日均覆蓋人數排名,56網日均用戶數796萬,已跌到第八位;視頻行業的陣營分化已經日趨明顯:優酷、土豆和搜狐視頻三強以日均2000萬的覆蓋穩居第一陣營,迅雷、奇藝、新浪以1000萬左右位列第二陣營,就連騰訊視頻都已超過56網排名第七。
  
  這種情況下,留給56網的發展空間實際上已經非常有限。周娟不無擔憂地分析道,“盡管也能獲得比較不錯的盈利,但這個空間對於我們來說是不是足夠大?我們不能等到大傢已經把市場格局確定下來之後,再去做這件事。那時候就有點晚瞭,很可能我們就被拋出這個遊戲之外瞭。”
  
  這個時候,周娟和團隊開始思量退而求其次,能跟一傢大的公司實現聯合,將是個不錯的選擇。“如果早些時候,他們(人人網)找我們,可能我們不一定會考慮把公司賣掉。”
  
  周娟在網易的時候,手下帶過的核心團隊隻有十幾二十人。而在56網,曾經1年之內員工數量就翻瞭4~5倍。周娟坦言,“對管理者的需求就不一樣瞭,需要你去適應這個角色的轉換。對很多創始人來說,這都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能不能跟著企業共同發展下去,你能不能追得上?”
  
  再者,做技術和產品出身的周娟承認,資本運作不是自己的強項。“融資要求你必須有一個能夠把公司包裝成讓資本市場接受的能力,這樣才能讓資本市場認可你。因為對現在的市場來說,產品和技術雖然重要,但已經不是決定成功的關鍵瞭,特別在這樣一個砸錢的行業中。我覺得以56網的市場規模和用戶量情況,肯定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個融資情況。”2007年底,兩傢企業一起融資,56網拿到瞭2000萬美元,土豆卻有將近5000萬美元進賬。時至今日,周娟都不無遺憾地說,“實際上,當時我們兩傢的實力都差不多。”
  
  在創業的第6年,周娟決定把公司賣掉,從萌生想法到具體行動,前後不過兩三個月的時間。“以前沒有賣掉公司的想法,當我們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就要快速去做。因為當你帶著這種想法在運營中不斷地去反復考慮的時候,會影響你運營的思路。拖得越久,對公司的成本消耗更大。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會更大,因為中國的概念股市場也在變化。既然我們要做,那就不會太糾纏,所以這個時候,公司的估值不是我們最重要考慮的問題。”
  
  自並購的消息發佈以來,她現在最大的感受就是踏實。背靠人人網,56網需要做的就是集中精力做好產品體驗。周娟說,“現在我們和他們站在同一個相對公平的競爭點,這是真正展現我們能力的時候。”
  
  56網對人人網來說,則意味深長。包凡表示,Facebook上的視頻已成為最主要的應用之一。人人網作為中國最大的社區之一,視頻是相當重要的用戶應用。實際上,人人能夠買的公司也就剩下56網瞭,因為56網在UGC這方面做得最好,人人也不想去做長視頻。
  
  但是“賣掉公司即是失敗”的傳統價值觀和情感因素,是身為創業者的周娟不得不跨過的一道門檻。參與瞭整個並購過程的包凡透露,“作為創業者,她的心理肯定有一個過程。但是作為典型的南方創業者,周娟相對來說是很務實的。在這些問題上,我相信他們很快就認識清楚瞭什麼是真正的核心價值。”
  
  加入人人網之後,56網還是維持現有的管理層,並相對獨立地運營。陳一舟也一再強調,不會派新的高管,甚至他最希望的就是保持原形,意欲把並購產生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
  
  “所以,我們相當於換瞭一個董事會,當你這樣去看待的時候,就會比較容易理解賣掉公司。”周娟說,“而且我們在網易時就看過非常多的公司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成功,或者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失敗。這個過程對我們還是非常重要的,讓我們避免這些問題的發生。IPO肯定是最好的,但是對公司來說,我們永遠都會選擇一個對公司最有利的發展方向,把這個公司的價值最大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