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職場必看語錄_職場勵志

  人在職場必看語錄
  
  有一些東西,被我稱為日子毒藥,像面試前突然被勾破的絲襪,浪漫晚餐時哽在喉嚨裡的硬牛肉,和男朋友同車時氣味不好的出租司機,跳舞時突然脫落的扣子,進公司的早上就被老板訓斥,演講後有人提醒你拉鏈沒拉,或者重要談判前和停車場看門人的口角。這些或長或短,或大或小的事,冷不丁地出現,足以毒殺你一整天的好心情。
  
  一、上司
  
  上司這種東西就是上帝派來“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而來自上司的苦與勞,是否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前兆,我不得而知,但必然充滿著整個打工生涯,更有甚者,他們像躲在不讓轉彎車道的轉彎處的警察一樣,總是在你最沒防備的時候伏擊你。
  
  二、談判
  
  在你來我往的千錘百煉中,總結出來的戰無不勝的談判殺手鐧就是:抱定做不做、談不談都無所謂的態度,對手能很快感受到這種態度所帶來的巨大壓力,於是急於求成地讓步。
  
  三、頭銜
  
  顯示一個人的私人生活的,有房子、票子、車子和女子,這些都是可以帶出去展示的。顯示一個人的權力和能量的,是位子和帽子,這方面可以隨身攜帶的就隻剩名片瞭。所以大部分打工者寧可降低工資要求來換一個好頭銜,公司方也樂得惠而不費的做個人情,於是泡沫銜頭現象無可避免的出現瞭。每個人都是經理,總監專員滿天飛。
  
  四、窩邊草
  
  會不會沒有瞭吃草的兔子,辦公室就少瞭很多風情、很多色彩和銀鈴呢?會不會沒有瞭被吃的草,工作就沒有瞭樂趣呢?不然為什麼有這麼多專吃窩邊草的兔子和這麼多隻給窩邊兔子吃的草呢?“甜心俏佳人”中,理查德面對同樣的詰問,曾鏗鏘地回答:“否則,你們女人上班穿這麼漂亮幹什麼呢?
  
  五、窩裡鬥
  
  在幾十年“與天鬥,與人鬥,其樂無窮”的文化裡熏陶出來的中國白領,尤其是中年白領們,在公司這片叢林裡生活,不但覺得敵人就在你身邊,敵人就是你的老板,你的同僚,你的下屬,甚至在鼓勵團隊協作的公司裡,在其實沒有敵人的時候,也要給自己樹立一些假想敵,完成“窩裡鬥”的終極目標。
  
  六、文化沖突
  
  在國際公司工作,遭遇最多的就是文化沖突。
  
  沖突的結果無非有兩種,一種是一方無法說服另一方,於是各安天命,井水不犯河水。另一種則是一方妥協或被同化,在老外們永遠看不懂的中國市場,令愛國白領們驕傲不已的,往往是中國文化以無需解釋、毋庸置疑的不妥協姿態獲勝,繼續譜寫五千年來不被外族統治的輝煌。
  
  七、新貴
  
  在歐美頗為貶義的詞“新貴”,在中國已失去瞭其原有的“暴發戶”含義。因為在現階段的中國,沒有老貴,隻有新貴和新新貴,或者是還沒貴。中國也沒有“低調”這個詞,群眾們普遍認為,沒有低調,隻有沒料。
  
  八、小人
  
  在公司裡,總是有一些人欺上瞞下,兩面三刀,落井下石,損人不利己,爭功不幹活,柿子揀軟的捏,馬屁挑大的拍。相對於被捏的柿子和井底的人,這些就是他們的“小人”。而小人的背運,通常來自於井下人突然上瞭井,或者柿子變成瞭柿餅。再就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所謂貴人一旦覺醒,自然會幫一幫柿子們。所以就像毒蛇周圍一定就有解毒的藥,小人貴人也是捉對成雙出現的。
  
  九、休假
  
  倘若你休假期間,業務得以照常發展甚至更好,也許領導不免會想:既然缺瞭你太陽照樣升起,那又何須支付昂貴的工資養著你?倘若你離開期間業務一落千丈,領導可能覺得還是你的管理問題:這往往說明你缺乏授權,缺乏有力的後備團隊,也就是缺乏領導力的表現。休假因此變成一個痛苦的悖論,成為你在公司是否安全的最大考驗。
  
  十、壓力
  
  不知有沒有人意識到,上司也有他的上司。壓力真的來自上司,來自公司,還是來自我們內心?每每有老外問起何以中國人願意拋傢棄子,日以繼夜地加班,應酬,跑生意,我以前總是以一句“生存壓力大”作為回答。(
名言  www.share4tw.com)但我看到越來越多忙於炒房子、炒股票的有產階級始終憂心忡忡時,才意識到,其實對大多數白領來講,生存壓力並不大,大的是致富的壓力,是無法滿足自己不斷膨脹欲望的壓力。
  
  十一、謠言
  
  謠言分為黑色,黃色和無色,黑色謠言即與公司政治有關,涉及人員任免升遷或者炒魷魚裁員;黃色則為各種花邊新聞,包括辦公室戀情,婚外戀,性騷擾等;無色則為各種無關痛癢的閑言碎語,雞毛蒜皮。
  
  十二、營銷
  
  市場營銷裡有一句話,初級營銷做產品,中級營銷做品牌,高級營銷做文化,超級營銷做宗教。
  
  十三、找樂
  
  “今晚去哪兒玩兒?”已經取代“吃瞭沒?”成為大傢每日見面的問候語。大傢都吃不上飯時,我們問吃瞭沒。如今,如果大傢都在尋找樂子,那我們就應該知道,樂子這東西,可能真是不見瞭?
  
  十四、信仰
  
  每天在米蘭,巴黎,香港路易威登旗艦店門口排隊的人們,還有每天在證券所和電腦前守著數字和K線圖的人們,他們臉上的急切和虔誠果真是可以和在禮拜的教徒們媲美的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