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創業是我的生活方式_創業

  沈思:創業是我的生活方式
  
  8月27日晚,沈思出現在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的舞臺上,她說:“在現實生活中不容易找到(另一半)的話,不如多給自己一個機會。”面對炒作公司等質疑的聲音,她不做解釋。
  
  她更願意談清華大學的校訓厚德載物、斯坦福的微力量以及Google印記,當然還有回國創業的經歷。
  
  高二時,比爾。蓋茨的自傳《未來之路》第一次讓她有瞭創業的念頭。她當時的想法簡單,要創業,需要先考進一所好大學。1997年,沈思16歲,取得深圳理工科高考狀元,如願以償進入瞭清華計算機系。“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多聰明,如果沒有人傢聰明就一定要笨鳥先飛,比別人多做一分都行。”高考之後,沈思燒掉瞭好幾個大箱子,裡面全是高考前做過的試卷。
  
  在清華,沈思創業的想法絲毫沒變。畢業時,她選擇瞭斯坦福繼續學計算機,可惜沒有獎學金。沈思要解決擺在她面前兩個最現實的問題:一是生存,她需要錢,以維持自己基本的生活;二創業,她要實現自己的商業夢想,探索沈思的“未來之路”。
  
  為瞭解決第一個問題,除瞭打零工,她在學校主頁找到幾千位教授的電郵,挨著個兒寫信,詢問他們需不需要Research Assistant(研究助理)。僅有的幾封回復郵件中,教授們全都因為她的英語不夠好,面試階段拒絕瞭她。最終,現為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發展經濟學教授劉遵義給瞭她一個機會。發展經濟學是說什麼是社會發展的動力,發展型經濟、導致經濟發展的因素,看似跟沈思的創業不太相關,事實是沈思意識到趨勢的重要性,創業要學會順勢而為。斯坦福教會沈思另外一個本領是,對自己生存能力的自信,再艱苦的環境,她也有信心活下來。
  
  沈思開始系統地認識互聯網行業,思考創業做什麼項目,怎樣做產品,理念是什麼,怎樣籌備一傢公司,甚至是更為長遠的規劃,一傢小的創業公司如何上市等問題。
  
  每周,沈思都會參加中國學生聚會,地點是創新工場合夥人汪華的傢。一段時間,在斯坦福的中國留學生有20多位,年齡最小的沈思是他們的師姐。大傢談論的話題單一,就是創業。這群人裡最興奮最具實踐力的是她和汪華,提出想法立即找人寫程序,感覺不行再找一撥人重寫。
  
  2004年,沈思畢業瞭,到大展拳腳的時候瞭。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認識瞭北極光風險投資創始人鄧峰。同為清華大學畢業生鄧峰的一席話讓她冷靜下來。鄧峰說:“你想做CEO,不如去一傢技術公司,從產品經理做起,做完產品經理就基本上知道怎麼做CEO瞭。從產品怎麼設計,最後做出來,怎麼去營銷,整個流程就清楚瞭,轉手就升級瞭。”
  
  沈思決定去剛剛在納斯達克上市的Google.經過16輪面試,如願以償。當時Google隻有1000多人,沈思被委以重任,接手Google日本的核心搜索產品。在見識到日本領先的電信行業和3G技術後,2005年,沈思申請到移動事業部,一個非主流的部門做產品經理。(創業  www.share4tw.com)當時,Google幾千人的隊伍中隻有兩位移動產品經理,她是第三位。她的想法很簡單,移動互聯網是趨勢。當年,在她的極力勸說下,汪華也加入瞭Google.
  
  從小學、中學到大學,沈思都是班級裡年紀最小的,她敏感、好奇心強,甚至有點小憂鬱,到斯坦福後,這些性格沒有得到改變,而在Google開放、不作惡的價值觀影響下,她找到“翅膀”被打開的感覺。Google給每位員工足夠大的自由度,尤其是她所在部門。每位產品經理要負責七八個項目。沈思不把自己當成一個項目經理,而是這些項目的CEO.她認為這是在創業預熱,做一傢有獨特文化,能讓幾千人發瞭瘋似的為理想奮鬥的企業。
  
  Google工作的經歷堅定瞭沈思創業的方向,社區遊戲。2007年,她向總部提出瞭辭職。總部回饋的建議是,讓她回中國工作一年,瞭解中國的市場環境,幫Google建立起中國的移動業務團隊。
  
  在這一年,沈思發現國內的主流移動產品還是基於SP的移動互聯網業務,但是受制於諸多政策因素SP已經走向衰落,大傢仍然在尋找移動互聯網到底在哪裡。因此,沈思的團隊雖身在中國,主營業務仍在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傢。
  
  一年很快期滿,沈思找到清華大學的學弟錢文傑,兩人搭檔開始創業。在Google做產品經理4年,她的偶像隻有一位——世界上最棒的產品經理喬佈斯。自己創業時,她翻字典,也找到瞭一種名字好聽的水果,將公司起名為木瓜移動(PapayaMobile)。
  
  時至今日,Google在她身上留下的烙印依舊清晰可見。木瓜移動的辦公室裡,沈思與所有員工一樣坐著同樣面積的格子間;在公司規模還不到一百人的時候,她就同時在北京、舊金山、倫敦三個地方開辦分公司,並且雇傭的都是一句中文都不會的當地人,開始全球化佈局。
  
  這段創業路,並非一帆風順。
  
  2008年3月公司成立,iphone剛發佈不久,APPStore還沒上線,沈思和錢文傑首先開發KJAVA產品,與產品推出的順利相比,推廣一路坎坷。直到2009年9月,木瓜移動用戶數還隻有幾萬人,這是讓人沮喪的數字。沈思果斷要求大傢停下所有的工作,全力打造一款基於iphone平臺的農場類遊戲。“PapayaFarm”一登錄AppStore,用戶馬上躍到100多萬。這款遊戲的用戶數達到1200萬時,木瓜移動的另一款遊戲“PapayaFish”發佈,當天登上瞭AppStore全球遊戲第八的位置,成績好得讓人驚訝。
  
  問題很快就來瞭。2009年11月第一天,錢文傑打電話告訴沈思:“我們的產品在APPStore上全部消失瞭!”沈思用盡瞭所有的方法,像當初申請RA時,去蘋果網站,翻出所有@pple.com的電郵地址挨著寫信,甚至寫信給喬佈斯詢問原因,終於盼到一位高管回信,可內容是不要再繼續追問這件事瞭。沈思立即乘坐飛機到美國,在蘋果樓下等瞭7個小時,終於見到瞭那個人。對方婉轉地告訴她,如果不改變做木瓜移動平臺的策略,蘋果決不允許產品在APPStore裡發佈。
  
  沈思憨笑著說道:“野心被看出來來瞭。”她和團隊要做的是跨平臺的手機社區,而這和蘋果的APPStore是競爭關系。這場危機,幾乎讓公司破產。從蘋果公司回來之後,她一個個問團隊成員,你願不願意留下,結果沒有一個人離開。
  
  當天,她將MSN簽名改成瞭“每天到辦公室看見你們,我就充滿瞭信心”。隨後,木瓜移動馬上將在iphone上做的東西移植到安卓平臺,這次他們趕上瞭好時候。2010年安卓剛剛開始爆發,木瓜移動做瞭安卓第一個平臺服務,而且獲得瞭美國風投DCM的投資。2011年8月,木瓜移動社區的用戶在安卓手機上超過瞭2500萬,他們做到瞭全世界安卓手機平臺社區遊戲的第一名。今年早些時候,iphone與木瓜移動談判,木瓜移動8月底又可以搬回APPStore平臺。現在,沈思並不願意將木瓜移動稱為自己的小王國,未來也不是,“這隻是一項事業,是我的生活方式。”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