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旭亮:一個普通IT人的十年回顧(中)_職場勵志

  金旭亮:一個普通IT人的十年回顧(中)
  
  中篇:艱難人生
  
  從此(決定考研)邁上瞭一條對我來說到目前為止最難走的路,是一個人生的煉獄。
  
  一、第一次考研的失敗
  
  決定考研之後,我就去買瞭相關資料,取出塵封己久差點當廢紙賣掉的大學課本,又開始瞭學生生涯。
  
  考哪兒的大學?是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當時還有另一個高中同學也準備考研,也是計算機,他報瞭廣西師范大學的研究生。
  
  父母則勸我也考廣西師大或我的母校廣西大學的研究生,說那好考得多,也可以托人走走關系。但我這人很犟,我在西大混瞭4年,什麼也沒學到,我還去那兒幹什麼?我想起瞭高中時的夢想,決定直接考北京的高校。當然,北大清華是想都不敢想的,社會上工作幾年,我畢竟清楚自己幾斤幾兩,但北京幾十所高校,難道一所也不行?我不能再聽父母的話瞭,我要走自己的路,自己的命運自己負責,於是我堅持要考北京的學校。
  
  知道這件事的朋友都對我表示驚奇,工作瞭4年,學校裡的知識都忘得差不多瞭,還想直接考北京的學校,難度之大,相信不少人都認為我成功的希望很渺茫。事實證明,他們的看法是對的,但不全對,因為世上本就沒有絕對的事情。
  
  這時,我還在一傢私營公司裡打工,於是,白天上班,晚上就挑燈夜戰,每晚不到12點不休息。
  
  經過半年的復習,我參加瞭1997年元月的全國研究生入學考試,成績出來,我專業課沒問題,但數學才得瞭44分,毫無疑問,名落孫山。
  
  這是一個打擊,但對我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這時,我小時候住在隔壁的阿姨來到桂林,她說她女兒(我小時的玩伴,也姓楊)去年就考研瞭,但也同樣沒過,她原先在北京服裝學院讀本科,畢業分回廣西柳州一個國企裡,工作一年之後考研,沒考上之後,她就把工作給辭瞭,專門跑到北京同學傢中復習一年。97年考研她成功瞭。
  
  得知這個消息,對我是個很大的鼓勵。我想,她一個比我小的女孩都能成功,我為什麼不行?我想辦法與她聯系上瞭,在後來的考研歲月中,她給瞭我極大的幫助,幫我買資料,幫我問成績,寫信給我,鼓勵我堅持下去……
  
  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以報。
  
  世上的人大都隻會“錦上添花”,但隻有“雪中送炭”才是最寶貴的。她就是我的“雪中送炭”人,她研究生畢業後嫁到青島去瞭,斷瞭音訊,但我心中永遠記住瞭她的幫助。我決定,從今往後,如果我有能力幫助別人的,就一定要幫助人。這世界充滿瞭太多不好的東西,我應該努力往其中添一點好的東西,哪怕顯得多麼微不足道。
  
  二、“土包子”的北京之行
  
  1、中關村印象
  
  剛好,1997年我大哥在北京中央美院進修美術,我決定明年繼續考研,於是辭去瞭在一傢私營電腦公司的工作,於6月底來到瞭北京,住進瞭大哥的宿舍。6月到7月,我在北航學計算機維修,7月參加陳文燈老師的考研班,一直呆到9月中旬,我才回到桂林。
  
  中央美院當時搬到瞭北京西北角的西八間房,我和大哥一起住在學生宿舍中。認識瞭不少來自全國各地的搞美術的大哥同學,我很喜歡和他們這些搞藝術的人在一起,看他們色彩斑斕,形象逼真的油畫,和設計精巧的一些手工作品,是一種美的體驗。與我們工科人相比,他們是另一種思維方式。
  
  7月份,大哥要回桂林瞭。在回桂林前,我幫他和他的同學們去中關村電子市場一口氣買瞭三臺電腦,當時最紅火的電子市場是中關村電子市場,就是現在北大太平洋電腦商場所在的地方。那時電子市場裡熙熙攘攘,如此的紅火,是我在廣西所從未見到的也從未想到的。在大街上隨處可見抱著臺打印機,拎著個掃描儀的人,把電腦配件當成白菜一樣賣,這就是我對聞名全國的“中關村電子一條街”的最初印象。
  
  我到瞭中關村,見到瞭那些我非常熟悉的公司:北大方正,金山WPS,江民科技……,見到瞭北京書堆積如山的書店,感嘆這裡真是一個知識的海洋,覺得親身感受到瞭中國IT業的脈博。
  
  大哥回去後,我一個人留在北京,騎著輛破自行車逛瞭中國最有名的大學:北大和清華,北大風景如畫的未名湖上處處荷葉飄香,清華平平展展的草坪展示一種平實坦蕩的心胸。一墻之隔,校園內外,就是兩種不同氣氛,無名無狀,卻讓我這個二十多歲沒出過廣西的土包子感受深刻。
  
  2、“瘋狂”的考研班
  
  我參加的是暑期文登學校的考研班。中央財經大學那棟破敗不堪的學四樓裡,住滿瞭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和我住在一起的,一個是湖北的,一個是東北的,一個四川的,為瞭同一個目的,大傢從天南地北聚到瞭一起,我當時真感到瞭一種“傢”的感覺,原來這世界有這麼多同路人,我不過是中國十幾萬考生中一名不起眼的“老生”罷瞭,但還不算是“范進”。
  
  考研班的日子是“瘋狂學習”的日子。
  
  記得我們需要到北方交通大學的大禮堂去聽人大老師索愛群的政治課,一千多人的大禮堂被擠得滿滿的,連過道上都坐瞭人。在老師的講臺前堆滿瞭各式各樣的錄音機,足有一百多部,來自全國各地的莘薺學子拿著一瓶礦泉水,在北京最熱的7月,揮汗如雨地在記筆記!這段日子,我用去瞭7個筆記本!這種氣氛,我以前在廣西是從未見過的。我本來以為我已經夠努力勤奮的瞭,到北京考研班一看,根本就不算什麼。
  
  陳文燈老師教的數學給我留下瞭最為深刻的印象,他上課不用講稿,所有的例題全都記在他的腦裡,隨手就可以寫出來,絲毫不差,還總結出一整套解題方法,讓我大開眼界。我是見著瞭,原來一個人對本職工作可以精熟到這種地步!後面我還會談到另一位老教授對職業可貴可敬的敬業精神,不敬業,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勞動者。
  
  我一直呆到身上沒錢瞭才離開北京。這三個月花完瞭我工作幾年的所有積蓄,卻對我的影響是巨大的,中國什麼地方最適合學習?最適合學計算機?在我看來,隻有北京!
  
  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到北京來學習計算機技術。
  
  3、差點跳樓的致命打擊
  
  9月中旬我回到瞭桂林,開始準備第二年的考研。
  
  但生活是不講情面的,我想當然地認為經過瞭北京名師的指點,我去年就是數學沒過,今年應該沒問題瞭,但事實並不如此。
  
  1998年的數學試題,突然有瞭一次很大的變動,這次數學考試特別難,題量還特別大,全國及格率僅7%,平均分為30多分。我現在將這次考試試題稱之為“變態”的題目,出題的那幫呆在空調房裡的教授們挖空心思出出來的題目,可把我給害慘瞭。我自認為心理素質夠強瞭,但因為這場考試關系命運太大,在考場上我的手都是抖的,幾乎暈倒,一道道的大題空在那兒做不出來,都象是在不斷地譏笑我不自量力,又象是一張張面無血色的血盆大口,一張口就把我給吞下去瞭,連骨頭渣子都不吐。
  
  考完數學,我就知道我今年沒戲瞭。原來一個考場有幾十位考生,考完數學之後隻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我堅持著把後面的課目考完。在那種明知無望但僅憑一種信念支撐著要堅持到底的時刻,我真不知道當時是怎麼挨完後面的專業課考試的。
  
  3月,成績下來瞭,我的數學成績讓我差點去跳漓江瞭—13分!我從小學習勤奮努力,從沒拿過這麼低的分數。真是破紀錄!當時真是灰心到瞭極點,準備放棄考研,到廣東打工,找個地方浪跡天涯,自生自滅去,實在沒臉在傢呆瞭。
  
  這個時候,我大哥勸住瞭我:你都考瞭兩次瞭,我看來你就是數學差,其它課你都過線瞭,專業課還都是80多分,為什麼不繼續努力?集中精力把數學搞好就可以瞭。你現在放棄,就前功盡棄!
  
  我這人笨,從小學學東西就慢,這是一大弱點。但上天是公平的,他給你一個弱點的同時,也一定提供瞭讓你克服這個弱點的方法。
  
  我笨,但我好強,但我勤奮,但我堅持,人一之,我十之,笨鳥先飛,古已有之,古人可以做到,我為什麼就不能做到?這事就這麼收場?我不服,不甘心!於是,我下定決心再拼一次。
  
  我現在沒有工作,也不想再去找工作瞭,住在傢中,就與堆積如山的書幹上瞭。在關鍵時刻,年邁的父母無條件地支持瞭我,他們默默地承擔瞭一切,讓我有飯吃,給我一個安靜的環境,讓我去實現我的夢想。
  
  我深深感受到父母的愛是多麼的無條件!我一個二十五六的大小夥子,呆在傢中吃閑飯,還讓父母為我的前途操心,那種心靈的煎熬,現在想起來都有種想哭的感覺。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在此,我要深情地對我的父母說:兒子絕不會忘記你們的恩情,唯望兩老保重身體,一定要等到看到我過上好日子的時光。
  
  4、反思,走自己的路!
  
  考研失敗,我反復想,為什麼我聽瞭陳文燈傳授的做題秘訣,反而考得更差瞭?別人為什麼用陳老師的方法考出瞭好成績?看來,每個人的具體情況不同,不存在可以讓人暴長功力的“武林密笈”,從這件事中我學到,決不能迷信權威,迷信理論。後來我對許多現象與潮流如CMM熱、設計模式、軟件工程等理論都持有不同的看法,認為把西方的東西原樣照搬是行不通的,不經過自己的大腦獨立地思索,不經過實踐的檢驗,不要相信任何東西!
  
  從98年到99年1月,我斷絕瞭一切外部聯系,把自己關在瞭傢中。我父母的工作單位是一個療養院,全院加起來也就一兩百號人,後山就是一個森林公園,空氣清新,林木繁茂,大院裡還有一個小山(是真山,不是假山,桂林的這樣象竹筍似的山多瞭),山上修瞭個亭子,平時少有人來,真是一個閉門修行的好地方。
  
  我每天到小山亭子上去學英語、背政治,桂林四季長青,我周圍是青山綠竹,微風一過,樹葉沙沙做響,我就在這裡學起瞭戰國時的蘇秦。從春學到夏,再從夏學到冬,苦苦學瞭一年,這一年裡,使我的心志得到瞭極大的鍛煉,困難更加難以擊倒我。後來我境況轉好,生活中很多人覺得受不瞭的挫折,在我看來都不過是小菜一碟罷瞭。
  
  桂林多奇山,秀美蒼翠,風景四季如畫。每當我學累的時候,總是看著這美麗的風景,贊嘆祖國江山如畫,感觸人生之渺小,命運之無常!
  
  大哥從北京帶回瞭一臺電腦,奔騰166、4。2G的昆騰大腳硬盤,當時不錯的配置,把它送給瞭我用。我渴望瞭多久的東西終於到手瞭,我終於可以無限制地使用計算機瞭!我把電腦放在床前,伴它入眠。
  
  我有時半夜會突然驚醒,想著目前的困境,渾身會出一身冷汗。電腦沉默不語,在一旁安靜地陪著我。我看著那藍幽幽的屏幕,心情非常復雜。
  
  有瞭電腦也難過,我得抑制住自己強烈地想探索軟件技術的欲望,強制自己把主要精力放在考研上。
  
  整個考研英語大綱有5300多個單詞,為瞭背下它們,我用VB編瞭一個背單詞的小軟件,每次可以分別顯示中文或英文,並可以區分哪些單詞沒記住,下次復習。所有單詞我都是用鍵盤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敲入的,每天早上一起床,先對著電腦背它半個小時。到考研結束,我一看,數據庫中已有瞭兩千多個單詞。
  
  這一年以來,我真是玩命,什麼考研理論我都不信瞭,我就托人買瞭國傢教委出的幾本考試分析,就專門研究考研試題,我要找出適合我自己的方法來。
  
  考研數學考試分析500多頁的書,被我翻來覆去地將歷年考試試題做瞭三遍。黨的十五大報告我至少背瞭一百多遍,我稱之為背“語錄”,真稱得上是“倒背如流”,考政治時我把大段大段的十五大報告文字抄上去,居然得瞭75分!
  
  發黃的本科高等數學和概率與數理統計,以及藍色封皮的線性代數課本,都被我翻得不成樣子。我覺得我就是基礎太差,在這種基礎之上,講什麼做題方法都是空中樓閣,一定要抓住“三基”(基本知識、基本方法與基本原理)。但我不得不悲哀地指出,我這些努力並未使我的數學能力有所提高,數學並不是這樣學的,數學思維絕不是這樣培養的。怎樣學數學?得去問華羅庚與陳景潤等數學大師!我至今數學還是不行。也希望有這方面經驗的人能夠教我,讓我補上數學這一課。
  
  生活總算給瞭我一次微笑。1999年考研,我數學得瞭60分,終於邁進瞭大學的門檻,可以打起背包上北京瞭。
  
  我這人比較笨,不善於找到達到目標的最佳路線,但憑著牛勁鉆下去,硬給我鉆出瞭一條路。這條路能走通還帶有一些僥幸的色彩,大傢想必比我聰明得多,一定能找到更好的路,用更經濟更聰明的辦法達到目的,這是一種大智慧,是我所沒有的。
  
  這段經歷對我個人的思想品質的影響是深遠的。為什麼這麼說?為瞭考政治,我深入全面地瞭解瞭中國近現代史,我去盜版碟市場買瞭不少存有歷史資料的光盤,從多方面來看中國歷史,凡電視中有關歷史的節目,我必看。我在這裡尤其想說的是一個巨著——《毛澤東選集》!經歷過文革的每個傢庭,哪傢沒有毛選?我傢就有不止一套。毛澤東選集一到四卷,發黃的書被我在這段時間通讀瞭一遍。其中的經典文章更是被我看瞭一遍又一遍,趕上金庸的《射雕英雄傳》瞭。越讀越覺得毛澤東之人真是數百年才出一人的大牛人,他的《湖南農**動考察報告》、《論持久戰》等著作,其中體現出來的深刻洞察力與對中國國情的深入把握,其博大的心胸,為國為民的精神真叫我震撼!最終奪瞭天下,實在是中國社會的必然,當時她集中瞭多少中國最出色最優秀的人才,再加上毛澤東這種不世出的大牛人領導,老蔣真與他不是一個水準的,想與老毛逐鹿中原,必敗無疑!我成瞭毛澤東的崇拜者,但絕不是盲從者。
  
  說起來大傢可能不信,我從毛選中得到瞭許多精神上的營養,更加樂觀瞭。毛選,真是中國人巨大的精神財富!近年來有不少憤青指著毛澤東晚年的失誤全盤否定毛澤東,在我看來真是狂妄無知,他們有幾個真正瞭解毛澤東?有幾個真正客觀地看過毛選?有幾個有資格對毛澤東做出評價?把他們放回毛澤東生存的那個民族危亡的時代,他們還會有這麼多屁放?!說不定最先當漢奸的就是他們。呵呵,不好意思,說粗話瞭。
  
  閑話少說,回到正題。
  
  回顧這段經歷,我隻能說是“具有中國特色的考研之路”。我感嘆,中國的考試就是扼殺人性的東西,高考與考研尤其如此。我要是用這種精力去學計算機,一年半的時間,還有什麼技術學不到手?但我沒辦法,現實逼著我去考這種我並不想考的試。中國考試之難我看全世界也不多見,我想,每年全國還有那麼多的學生要參加這種考試,大量的人力物力與年青人的精力和時間都耗費在考試上瞭,而考試的內容與實際脫離那麼遠,真的有助於人才的脫穎而出?我看反倒是形成瞭一種應試教育,扼殺瞭年青人本來所具有的創造性,中國現在為什麼出不瞭大師級的人物,應該反思中國的教育制度。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