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歲創業者:我還不算老_創業

  77歲創業者:我還不算老
  
  4點起床,7點40分到公司工作,中午回傢,下午3點繼續在傢工作,晚上10點睡覺。這樣的生活黃戊樸從2007年公司創辦到現在堅持瞭5年,他不是一位年富力強的小夥子,而是一位77歲的古稀老人,用他的話說:我的興趣就是工作,工作就是興趣。
  
  黃戊樸在創業前有著特殊的人生經歷,他畢業於上海工業大學,是共產黨培育的第一批紅色大學生,工作後響應毛主席號召“積極投身到大三線經濟建設當中”,在四川的落後地區生活瞭20年。改革開放以後,他又成為瞭國內第一批合資企業長飛集團的創始人之一。
  
  “如果不是黃老醉心於科學研究,他做上長飛的一把手也不成問題。”回憶起黃戊樸在長飛的日子,20年前的老部下,現在的合夥人李湧說。
  
  1995年60歲的黃戊樸從長飛退休,退休的他並沒有選擇像其他老人一樣頤養天年,忙碌瞭一輩子,突然閑下來讓黃戊樸無所適從,“本以為退休後自由瞭,可沒想到後來自己給自己套瞭個緊箍咒”,黃戊樸口中的緊箍咒便是他對創新的追求。他的一生都在和自己較勁,不理會世俗的眼光。
  
  雖然退休瞭,可他仍然心系工作瞭幾十年的長飛。為瞭給公司做一個網站,黃戊樸從60歲開始自學電腦,當時CPU還是586,一臺電腦要兩萬多,61歲時他開始接觸互聯網,從市場上買瞭個美國軟件就開始自己研究,長飛公司的第一個網站就出自黃戊樸之手。為瞭把公司生產光導纖維的工藝教材做成動態的,他就自學Flash,到最後他的水平已經可以將玻璃纖維拉成絲的過程演示得像真的一樣。
  
  黃戊樸說:“當學習成為一種樂趣時,就不會覺得累。”因為要跟康寧等很多國外的光纖公司談判,黃戊樸從50歲開始自學英語,那時候他每天早晨聽VoiceofAustralia(澳大利亞之聲),到瞭單位在房間裡還要跟自己講2個小時,有很多同事不理解說:“傻子,都一大把年紀瞭,還學英語幹什麼。”但是他毫不理會。
  
  那時的黃戊樸坐公交時也想著構思英語句子,每天學14個小時,談判時盡量講話,等到跟荷蘭和日本合作的一份可行性研究報告完成後,就可以寫文章瞭。基本上是第一年學會看文件;第二年能說話;第三年給武漢的一些設計師們當翻譯。“當時就想著長飛需要跟國外合作,所以英語學起來就特別快。”黃戊樸說。
  
  2000年的時候,黃戊樸曾去深圳創業,那一次他差點成功,當時他受邀和一個長飛光纖光纜廠的美國客戶去深圳,用微波等離子技術做二氧化矽,這是來自於長飛的技術靈感。這個項目很好,科技含量也很高,但是遇上瞭互聯網泡沫,股市一落千丈,由於資金不足項目最終夭折。閑不住的黃戊樸回到武漢後不但沒有受這次事件的影響而退縮,反而搞出瞭更大的動作。
  
  那時候新技術層出不窮,尤其新能源的開發利用領域更是出現瞭很多震驚世界的研究成果,這讓通信專業出身的黃戊樸心驚不已,於是60多歲的他做出瞭一個令人咋舌的決定:從零開始自學新能源知識,並創造出一項可用於量產的專利技術。黃戊樸50歲時自學的英語再次派上瞭用場,他通過瀏覽國外的技術類網站,下載麻省理工等大學的新能源研究報告,利用幾年的時間進行瞭一次跨領域的知識長征。“我掃描瞭全世界的新能源技術,發現自己手頭上的材料能啟動的項目,就隻有做節能減排裝置。又想到中國龐大的汽車,發現即使有10個大廠同時做這種節能減排裝置都不夠用,當時我就覺得這個項目一定會成功。”
  
  黃戊樸確定瞭創業方向便進入瞭艱苦的試驗階段,他用自己的積蓄買太陽能盤模子,在傢裡的陽臺上做實驗,模子轉得很快,那一刻他更確定瞭這個項目的可行性。但是,第一次實驗最終失敗瞭,發生瞭強烈的爆炸,後來的實驗越做越難,越做越復雜,投入也越多。這讓本就積蓄不多的黃戊樸變得捉襟見肘。“我當時就想,隻要有錢就做,沒有就算瞭。但我會一直堅持,我總感覺節能減排需要我,研究這些東西又是一種樂趣,對我來說,這些就是生命裡的一部分。”
  
  李湧是在黃戊樸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的,用黃戊樸的話說他們兩人是忘年交,一對“70後”。那時候黃戊樸的錢隻夠維持半年,而李湧對節能減排的項目一直很感興趣,他看到20年前的老領導黃戊樸的實驗演示後當即便決定投資。
  
  “他說我老驥伏櫪,我說他慧眼識寶,我們在產業發展上有共同的目標,所以合作計劃一拍即合。”談到黃李二人的合作,黃戊樸滿面春風,這次合作為黃戊樸的創新之路解決瞭後顧之憂,於是他便開始瞭在傢中潛心研究這套節能減排裝置,(創業  www.share4tw.com)作為改革開放後中國第一批合資企業的骨幹技術員工,黃戊樸有著堅實的“閉門造車”基礎,“在長飛的時候,國外的先進設備運到中國,我們用兩周的時間就能造出一套比原設備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新設備。”黃戊樸所要做的節能減排裝置在國外同樣存在技術原型,但是每套設備大概需要1萬~1.5萬美元,這樣的價格在中國很難推廣。
  
  黃戊樸似乎面臨著和他在長飛工作中一樣的技術難題,那就是如何在保證功效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隻不過這次的他沒有瞭同事,沒有瞭豐富的行業知識,而隻有自己的一腔創業激情。項目的實驗過程非常艱苦,要在高速公路上開車采集數據,檢測自己組裝的OEM核心部件。不管白天黑夜,一開就是一萬公裡,李湧有時深更半夜還要在高速公路上開車。70多歲高齡的黃戊樸有時也跟上車,在上面坐三四個小時,查看設備在一定時間內的效率,找規律和數據最佳值。
  
  經過兩年的實驗,黃戊樸成功地研制出瞭同樣功效的節能減排裝置,它能使車輛的耗油量降低10%、尾氣污染物排放量降低50%。並將美國1萬~1.5萬美元的設備價格壓縮到瞭1萬~1.5萬元人民幣,這是一次成功的中國式技術創新。2005年微氫集團創立,李湧任CEO,黃戊樸任CTO,從產品研發到產業化,公司走得很順利,節能減排裝置也成功地通過瞭湖北省科技廳的技術成果鑒定。2010年公司基本實現瞭收支平衡。經過前期的投入,從研發產品到小批量生產,再轉化成合格的工業產品一共經歷瞭7年。目前,這項節能減排技術已經申請瞭發明專利、外觀設計專利,商標也在申請過程當中。
  
  “公交車市場集中度高,可以降低市場開發的難度。”李湧說。所以前幾年微氫的產品主要針對公交,現在已經有瞭300臺的裝機量,武漢大街上有不少公交車裝上瞭微氫的節能減排裝置。今年6月,微氫拿到瞭國內某投資人2000多萬元人民幣的投資,正在籌劃建設新的廠房。公司員工從去年的40多人增加到現在的70多人,專註領域也從公交市場轉為瞭煤礦大型機械以及航運市場,“我們已經和中煤、中遠等大型國有煤礦企業簽署瞭合作協議,將產生1個多億的節能量,預計微氫可實現年5000萬元的利潤。”李湧說。去年微氫還參加瞭《創業邦》傳播舉辦的創新中國DemoChina的比賽,進入瞭總決賽並獲得瞭創新之星第三名的好成績,76歲的黃戊樸親自上臺介紹項目,感動瞭在常的所有觀眾。
  
  黃戊樸現在除瞭每天上午到公司做技術指導外,還要上5個小時的網,主要是看國外的技術性網站,閑暇時還研究如何將產品量產後更便宜,以產生更大的社會價值。“我現在正在搞水的新能源研究,可是國際上好像不允許,說是違反能量守恒定律。”黃戊樸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