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普通姑娘

  我所認識的普通姑娘

  文/檸檬

  前陣子在網上看到一篇《我們這麼努力,也不過是為瞭成為一個普通人》被熱烈轉載,一直想說點什麼,且睡不著,就分享幾個我認識的普通人的故事給大傢聽聽吧。

  故事一:墨爾本的花兒

  幾年前的某個周末,手機上出現瞭一串奇怪的號碼,還以為是某個詐騙集團或者某個推銷公司的電話,將信將疑地接起來,“還記得我嗎,我是××”,意外發現是一通越洋電話,而且是一個多年未見的姑娘Y,是在網上的校友錄發現我更新瞭聯系方式才找過來。

  姑娘Y和我是初中同學,非重點的中學,且是個出瞭名的亂班,打架鬧事不一而足。中考結束時,連我在內,大約隻有5個孩子上瞭高中,剩餘的都讀瞭本地的一些中專,姑娘Y是其中之一,既非白富美,也沒有李剛似的老爹,於是念瞭本地的一所衛校。 按照正常的發展軌跡,衛校畢業,會去本地做個三班倒的護士,然後嫁人生子,做個平淡的婦人。但彼此聊瞭聊近況,得知姑娘在澳大利亞的墨爾本,這倒讓我覺得意外且驚奇。



  姑娘Y跟我說,那時候剛畢業,好容易托關系進瞭醫院,還不是正式工,每天三班倒地照顧各種病人,非常辛苦,且收入很微薄。苦逼地幹瞭快一年後,覺得自己一個中專畢業的小護士看不到未來和希望,加上自己的學歷低,於是毅然辭職,在本地讀瞭一個自考的英語專業,期間的辛苦和周圍人的不理解不一而足,好在堅持下來,且過瞭英語專八,而後,機緣巧合,碰到國外的醫療機構找高級護理,憑借英語優勢,有機會出國,而後發現在國外,高級護理還是一個收入不菲且人力缺乏的行業,憑借自己的努力就留在瞭墨爾本,現在正準備把老公也接到國外來。

  也許高富帥或者白富美們對於一個在國外做護士的姑娘覺得沒什麼稀奇,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姑娘純屬運氣,但那毅然辭職去讀書的勇氣和決心,那些苦讀英語的日子,那些在異國他鄉的辛苦,卻是實實在在的,在網上,她給我看瞭她在墨爾本的照片,夕陽下,她練瑜伽的側影,很美。

  故事二:野百合也有春天

  姐們兒G前幾天跟我聊天,很高興地跟我說終於戀愛瞭,BF是個在大學教書的海歸博士,清秀俊朗,為人有品位且儒雅,與她年齡相當,重要的是對她也很好,真為她感到高興。

  姐們兒G是我剛畢業時就認識的,傢在農村,還有個弟弟。剛畢業那會兒我們都沒錢,還一起租住在農民房裡,所以,基本就是所謂的“鳳凰女”。而姐們兒G也絕非美女,個子不高,皮膚黝黑,身體的曲線很硬朗,青春期的她皮膚不好,在蘇杭這種出美女的地方,可以想見,完全就是醜小鴨一枚。所以,盡管她是我認識的為人最熱情、心地最善良的好姑娘,但在絕大部分隻看皮相的男人面前,她僅僅就是被忽略的背景板,大部分僅僅把她當哥們兒或同事,還遇到過玩曖昧的垃圾男,讓她黯然神傷好久。

  但G也是我認識的,蛻變得最多、最有行動力的姑娘。我們一起聊天,她常常會有新鮮的想法。某日她說,好羨慕城市長大的姑娘,小時候父母會培養這樣那樣的愛好,自己在農村長大啥也不會,覺得遺憾,最近看電視覺得女孩子拉小提琴好有氣質好漂亮,也想去學。好多人也會這麼去感嘆,但隻是說說而已。而當我下次跟她見面時,發現她真的買瞭一把練習用的小提琴,而且真的在傢附近的樂器行裡報瞭班。我們本以為,她也就是一時興起玩玩而已,開始時聽她拉大鋸般地拉小提琴還會跟她開開玩笑,但從2007年至今,她已經堅持瞭5年,琴也換瞭3把,如今,她已經可以優雅而完整地拉小夜曲或者流行歌曲給我聽瞭。

  同樣的事情,很多。

  “女孩子跳肚皮舞很美啊,好想去學啊!”幾周以後,她就真的在給我們展示新學的舞蹈動作。

  “最近腰酸背痛,我要去學遊泳啊!”你接著就會發現每個周末,她真的就去遊泳瞭,而且能堅持一個夏天。

  “認識的人去瞭國外窮遊,我也好想去歐洲啊!”然後就會發現她年初開始攢錢,十一真的就跟人去瞭意大利窮遊。

  她讓自己的每一天,都盡量活得充實和快樂。

  而今的她,憑借自己努力,從一個他人眼裡灰頭土臉的鄉下姑娘,蛻變為一個會拉小提琴、會練瑜伽、會遊泳、會跳肚皮舞、走遍大半個中國還出國旅行的氣質妞。雖然皮膚漸漸光滑,身材漸漸柔軟,她依然算不上美女,但充滿對生活的熱情和活力的她,在陽光下揚起的笑容真的讓人覺得很舒服很溫暖也很吸引人。

  而漫長的等待過後,33歲的她也終於等到瞭能夠欣賞她且懂得她的好的人,這不是灰姑娘突然遇到王子的故事,而是一朵倔強的野百合終於遇到瞭她的春天。

  故事三:普通人的小幸福

  上周末跟一好友吃飯,席間平常看起來頗為物質的好友,跟我分享瞭她的感情故事。

  她剛認識他的時候,僅僅把他當作一個普通的朋友或者玩伴,完全沒有列入結婚對象考慮,因為此時他辭職,一直在傢賦閑,而且對婚姻和傢庭的很多看法,也和很多傳統觀念不同。(www.share4tw.com)後來即使他追求她,她也是三心二意地還在接觸其他的機會,直到後來遇到兩件事情轉變瞭她的看法。

  一次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恰巧搬傢,沖著趕過來的他無理取鬧,發瞭很大脾氣,但他依然能平和地包容她;另一次是她急需用錢,他二話沒說把卡裡的錢全部轉給她,隻留瞭幾百塊吃飯。

  她告訴我,她談過很多次戀愛,遇到過各種男人,不乏有錢有事業有才有貌的,但是大部分人,僅能接受她陽光的一面、好的一面,而無法接受她脆弱、陰暗的那一面;有些人甚至像個商人似的在愛情中估算投入產出比,他們吝於付出,對另一半的方方面面進行評估打分,僅接受自己的舒適圈內符合他們性格或者要求類型的女性做女友。

  遇到的這麼多男人裡隻有一兩個例外,比如她現在的男友,是純粹喜歡她這個人,能夠包容和接受她不那麼好的一面,願意無任何條件付出對她好。在他面前,她可以很舒服地做自己,於是,本來沒有安全感甚至會有點“勢利”的她選擇瞭這樣的他,而後,慢慢發現,他也有優秀的一面,也有靠譜的事業,隻是不同的行業成長和成功的周期、道路不同而已。

  這些都是普通人的普通故事,如果說得難聽點,也就是一個女屌絲僥幸出國務工且留在國外,一個大齡剩女終於找到一個還不錯的男人準備出嫁,一個玩心頗重的姑娘收心找瞭個好男人而已,似乎也和那篇文章的題目很像:“我們這麼努力,也不過是為瞭成為一個普通人。”

  但是正如某天晚上和好友吃飯聊天我們得出的一個感悟,人生真的沒有公平可言,就好像一場三國殺或者牌局,總有人運氣好拿到好牌、有人運氣差拿到差牌,能拿到一手好牌固然好,但拿到一手爛牌也未必輸,又或者可以輸得沒那麼慘,即使是普通人,我們總可以在有限的環境裡讓自己過得更好更開心,也可以盡量享受當下的生活,而不必讓自己在唉聲嘆氣中錯過年華,不是嗎?

  摘自《我隻是不想大多數一樣》

  • 姑娘,你不努力,你想指望什麼
  • 致學妹:好姑娘都讀完這封信瞭
  • 願好姑娘們光芒萬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