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勝創業感悟10條_創業

畢勝創業感悟10條

  
  畢勝創業感悟:“樂淘這三年經歷瞭非常兇險的轉型。從百度的職業經理人到樂淘的操盤手,我最大的坎兒就是戰略創新。雷軍是樂淘的啟蒙老師,但是,在我的職業生涯裡,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李彥宏。”
  
  離開百度的日子
  
  2005年,百度在納斯達克上市,我是百度的市場總監和總監助理,然後,我就離開瞭百度。
  
  出來之後的一年半,是最痛苦的一年半。天上一個大餡餅掉下來把你給砸暈瞭,就不知道幹什麼瞭。我和我老婆,還有我幾個哥們,每天鬥鬥地主,一個禮拜總得一塊兒玩上好幾天。我這個人,除瞭工作、抽煙和睡覺,沒有任何愛好。我玩兒瞭不久就膩瞭,全是在傢睡覺、看電視。人傢拉我去唱歌,我說哎呀唱歌多沒意思,就不知道幹嘛,整天是那種狀態。
  
  有很多公司邀請我去。高不成低不就。大點的公司我不願意去。百度是個創業的環境,比較簡單,文化非常單純。大公司的很多文化已經成型瞭,自己那個階段又比較狂妄,內心不是大公司沉悶的文化,是開心的文化,所以不太喜歡去。小公司也看不上眼,接受不瞭別人管我。當你見過市值100億美金的公司,就不會再對那些小公司怎麼著。小公司也是哥們的,去看過,人傢管不瞭我,養不起我,肯定就沒人要嘛。
  
  我從百度出來之後,已經不適合上班有老板瞭。我在百度期間,李彥宏都比較少管我。他是個特別不愛表達的人,什麼事兒你自己做主。你做對瞭他也不說,你做錯瞭他給你記上一筆,攢一段時間爆發一下,這麼個人。給他當手下心理壓力很大,你做事情隻能對不能錯。創業型公司隻能是這樣,錯一點兒風險就很大。我在百度練就的性格就是不受約束,很少有人管我。我時間也沒點兒,我樂意啥時候起啥時候起,樂意啥時候睡啥時候睡,我的預算都我自己批,花錢也不用管。
  
  (Tips:畢勝創業感悟1:你做事情隻能對不能錯。創業型公司隻能是這樣,錯一點兒風險就很大。)
  
  那時候,從百度出來的弟兄們基本上分瞭兩撥兒,一撥兒人去讀書瞭,一撥兒人退休瞭。我去深圳玩,碰到以前百度的哥們,結結巴巴地整天跟我說,說咱們出海吧,我又新弄瞭一艘快艇,趕緊去一下。大傢一退休,就是這種出海狀態。
  
  原來以為財務自由就心靈自由瞭,後來發現不是這樣。慢慢地,緊迫感越來越強。再加上那兩年我父母連續去世瞭,整個人很茫然。我在想,人不都是挺虛榮的嗎?從百度那麼光環的東西上下來,我要幹點什麼的時候,你起碼得一擊即中,不能越陷越深。不成的話,你在這個圈裡混瞭十幾年,就白混瞭,就相當於別人把你給遺忘瞭。說大點,你對這個社會根本啥也沒做,你除瞭紮瞭點錢之外,你30多歲就開始這樣瞭。萬一我活得歲數大點,活到90多歲,剛三分之一就這德行瞭。你後面還有幾十年,都浪費瞭。
  
  (Tips:畢勝創業感悟2:人不都是挺虛榮的嗎?從百度那麼光環的東西上下來,我要幹點什麼的時候,你起碼得一擊即中,不成的話就白混瞭,就相當於別人把你給遺忘瞭。)
  
  李彥宏那麼不愛說話的人,後來他也跟我說,你不能再閑著瞭,再閑下去就廢瞭。
  
  最早我想當陳年的投資人,我什麼都不想幹。一年多之後,凡客就做起來瞭。老雷(雷軍)說,人傢比你大那麼多歲,人傢都還有創業激情,你就沒瞭?我說我不是沒有激情,我是不知道下一個方向在哪。其實我有幾個方向,都做瞭個人投資,沒有自己去幹。如果那時候做下來,現在也不小瞭。後來因為我投的那個團隊不行,也就死掉瞭。
  
  老雷說,電子商務肯定熱。哥們兒不懂電子商務,真的不懂。你說搜索引擎吧,我能給你連續講24小時,不帶重樣兒的。但是你要講電子商務,你給我講24小時我一句沒聽懂。他說,嗨,創業嘛。我說電子商務賣啥我也不知道,他說賣玩具。雷軍跟我十幾年的朋友,這些都是他跟我提的。他說這個好做,我就不懷疑。我對雷老大的話從不懷疑,現在也不懷疑。然後就開始融資,非常快。因為我自己也要投,雷軍也要投,找投資商很容易,根本不用商業計劃書那些,200萬美金,玩兒似的。
  
  在哪辦公呢?正好那天聽說陳年要搬到隔壁瞭,我說趕緊走趕緊走,把傢具什麼的都給我留下。他說為什麼,我說因為我要創業瞭。這不省事嗎?連網線都別給我搬走,連看門老大爺都給我留下。看門老大爺真的留下瞭,陳年搬走瞭。我跟陳年,首先不是對手,是兄弟。我們兩傢共同的投資人有三個,就是說,董事會成員裡面有三個是重合的。我們是兄弟公司。
  
  樂淘的兩次兇險轉型
  
  2008年6月,樂淘成立瞭。電子商務這事挺亢奮的,但我沒有冒進。這個行業,很多人咔嚓投一筆錢,我沒有。因為我不懂這事,所以我得先看看。看瞭半年之後,發現完全不靠譜。
  
  那會兒全是二把刀,我們團隊裡都沒有做零售的。我發現玩具這東西不適合。你想,做電子商務肯定是占傳統零售的一個百分比,首先這個行業基數夠大你的百分比才能夠大。玩具的基數很小,一點點。
  
  玩具的方向不對,整個團隊就開始研究。2008年底,我們有30多個人,從頭到腳地分析,發現從頭到腳,身上的都被凡客做瞭,腳上穿的還沒做,那就做鞋。做玩具的時候拍腦袋居多,做鞋的時候還真想起來要做個市場調查,專門去廣東看瞭牛仔褲廠傢。後來覺得,人不是天天穿牛仔褲,但是一定得天天穿鞋,於是開始轉型做鞋。
  
  局外人覺得,樂淘做得真好,一下就轉型瞭。但要內部看,這次轉型非常兇險。一開始的時候,中國市場上已經有好多做鞋子的瞭,還都做得不錯,我們就小不點一個。我們團隊還是沒有做鞋子出身的,不像現在,我們管供應鏈的VP是ZARA的VP。那會兒就是一幫做互聯網的人,跨行跨得遠,就埋頭做。那時候我都想,算瞭吧,錢還給投資人,回傢繼續睡覺想方向去。我這個人不認輸,方向錯瞭我要迅速換,但是我又不可能對不起投資人。反正不就200萬美金嘛,我就用自己的錢還他們,大傢還是兄弟。
  
  鞋子一做就有感覺。2009年8月18號,我35歲生日那天正式上線,上線第三天就宕機瞭,因為訪問量大。那種氣場有點像百度在2002年的時候,我自己能感覺得到,要上來瞭,小宇宙要爆發瞭。
  
  樂淘的第二個轉型是堅決不采購貨。當時樂淘內部也吵得很厲害,但我一直咬著牙,我就不采購貨。
  
  做零售最大的痛苦是庫存積壓,而不是零銷售額,如果你不采購的話,你就永遠沒有這條痛苦。但是有另外一個痛苦,你不采購,誰跟你玩兒啊?這時候,說好聽的,找一些志同道合者,說不好聽的,就是先忽悠一批人。做電子商務,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你成長速度夠不夠快。隻要你夠快,盤子會越來越大,所以速度和效率必須一致。如果買貨,你的速度不會快。後來我想,我們不買貨是有先天優勢的。商務是買貨或者不買貨,電子是互聯網,是你的發展速度。樂淘這個團隊,互聯網很強,所以我們用不買貨的方式解決瞭零售。零售是不是能成,取決於你的速度,就是你互聯網的操控能力,這就是我們的優勢。
  
  基於這幾點的分析,供應鏈的戰略方向就是不買貨。像奧康這些比較大的企業,樂淘他們沒聽說過,光是知道你畢勝,但是樂淘靠不靠譜就不知道瞭。看在朋友面子上,他們嘗試性地放瞭8000雙鞋到我們庫房裡,兩天沒瞭,賣光瞭。奧康老總震驚瞭,現在要多少給多少,他們有專門人給我們補貨的,一個星期幾千雙上萬雙往裡補,根本不要錢。
  
  (Tips:畢勝創業感悟3:做電子商務,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你成長速度夠不夠快。隻要你夠快,盤子會越來越大,所以速度和效率必須一致。我們用不買貨的方式解決瞭零售。)
  
  現在,我們管供應鏈業務的總監,他去哪兒都是老板法拉利接送,兩三傢追著他談。但是一開始,跟供應商的談判非常痛苦。樂淘的前五個供應商都是我親自談的,裝孫子嘛。一個一個都是土老板,說你有幾個錢。我曾經碰到一個老板,坐在茶館裡談。他說,你把樂淘的股份給我40%,我就跟你玩,要不就不給你供貨,怎麼著吧。他在鄙視你,等於在說,你不就是個要飯的。到最後,這種話都出來瞭,說,以你的實力,全中國沒人給你供鞋。
  
  這個世界很現實,我確實受到很多人的質疑。當時我們辦公樓的隔壁就有一個非常大的供應商的老總,那會兒我們整整談瞭7個月沒下文兒。後來他說,畢勝我看你挺誠心,先拿幾百萬的貨合作一下。現在,我們搬到王府井澳門中心來瞭,我一開窗戶就能看見他辦公室。再打個電話,說你探出頭來,他就探出頭來。他說幹啥,我說請我吃飯,他說好,下來吧。最後我們成為哥們瞭,要多少吧,幾個億,放過去,沒問題,就這種關系瞭。一切都取決於你的發展速度。
  
  以前在百度,我也管過銷售,我也跑過用戶,像這種把Somebody變成Nobody的事情,不是對我最大的挑戰。我們這會兒在這吃飯,還不錯的餐廳,挺高檔,兩個月前我們在豐臺吃的驢肉火燒、成都小吃,照樣很開心,沒有什麼拉不下來的東西。人如果這點(身段)都拉不下來,你就什麼事兒都做不成瞭。創業其實就是把你置身野外,周圍都是一群狼,你餓得三天都沒吃飯瞭,你說老子是億萬富翁,不弄點海參鮑魚我就不吃,這時候旁邊爬出一隻老鼠來,你快餓死瞭,就它瞭,生吞活剝。這就是一個創業人必須有的素質,你沒這點素質就別創業。
  
  (Tips:畢勝創業感悟4:以前在百度,我也管過銷售,我也跑過用戶,像這種把Somebody變成Nobody的事情,不是對我最大的挑戰。人如果這點(身段)都拉不下來,你就什麼事兒都做不成瞭。創業其實就是把你置身野外,周圍都是一群狼,你餓得三天都沒吃飯瞭,你說老子是億萬富翁,不弄點海參鮑魚我就不吃,這時候旁邊爬出一隻老鼠來,你快餓死瞭,就它瞭,生吞活剝。這就是一個創業人必須有的素質,你沒這點素質就別創業。)
  
  從百度的職業經理人到樂淘的操盤手,我最大的坎兒就是戰略創新。以前戰略不歸你管,現在你要統領戰略。以前有個朋友跟我講,說畢勝你戰略性很差,戰術超強,我一直體會不到啥意思。(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2005年的時候,老李大罵我一頓,說你戰略性很差。我就想,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說我戰略性差?當然,說我戰略性差的人都是江湖地位非常非常大的大佬,基本上現在都是神的那幫人。
  
  我在百度也算創業,但我是個輔助者,我體會不到老李的全部痛苦。我以前做瞭錯誤決定,天塌下來老李扛著,沒我事兒。現在天塌下來我扛著瞭,所以全是我的事兒,在這點上就不太一樣。老李以前也痛苦過,也糾結過,但他所謂的痛苦糾結就是盡量避免錯誤的決定。
  
  (Tips:畢勝創業感悟5:從百度的職業經理人到樂淘的操盤手,我最大的坎兒就是戰略創新。我在百度也算創業,但我是個輔助者,我體會不到老李的全部痛苦。我以前做瞭錯誤決定,天塌下來老李扛著,沒我事兒。現在天塌下來我扛著瞭,所以全是我的事兒,在這點上就不太一樣。)
  
  所以就有第二招,當你快速發現你的決定錯誤的話,馬上調頭。樂淘的轉型也是,一旦錯誤,馬上調頭。他們都覺得我拍腦袋的時間多,經常是我拍完瞭效果還不錯,其實我拍腦袋之前已經想瞭好久。
  
  其實樂淘到瞭這個程度,在鞋類B2C已經是非常遙遙領先的第一瞭,我一點兒不怕市場的競爭。我最怕的是什麼呢?我最怕那種用屁股做決定的事兒。你的企業咔咔漲,一個季度的業務是去年全年的總和,漲勢太快的時候自己別犯傻。我最怕的是這個,每當你做一個決定的時候就有可能犯傻。你即便賣鞋也有幾個方向去走,是做自有品牌還是怎樣怎樣。
  
  4月初,我去美國出差一禮拜。其實會不多,就仨會,我一直在想這個公司還有哪些沒做好,列瞭好幾頁紙。回來之後就開會,十幾個總監,每個人上去講,原計劃兩小時,結果每個人都是N個小時。都是那些問題,一起找解決方案。我覺得把這些問題解決掉瞭,樂淘還會再上一個臺階,由一個勁兒很大的青年變成一個比較成熟的青年。人生下來就是要解決問題的,解決好瞭核心層面,基本上就不會再有什麼大問題瞭。
  
  李彥宏和王朔教我的事
  
  我有個鐵哥們,做制片人的,他一介紹,我跟文化圈這些人就都混熟瞭。王朔、石康、徐靜蕾,我都認識,經常一起玩兒。當年石康給我一個打印的劇本,神秘兮兮地說,哥們,這個一定火。我也沒在意,扔在書架上。幾年之後一看,呵,就是《奮鬥》。2006年,徐靜蕾做電子雜志就是我給她出的主意。後來她第一期雜志出品人寫我的名字,我說你別寫我的名字,跟娛樂圈扯上關系太麻煩。有一次,我和徐靜蕾在上海見面聊天,後來就有狗仔隊來拍照,標題是《徐靜蕾密會眼鏡男》。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不知道的還以為鬧緋聞瞭。
  
  離開百度之後,我和那幫人經常一起玩。2006年8月18號,我32歲生日。我在錢櫃包瞭一層樓,雷軍、徐靜蕾全來瞭,刀郎專門從新疆飛過來給我過生日。但是,就是煩啊。其實我們的狀態挺像的,徐靜蕾說,這輩子不愁吃不愁穿的,幹點兒什麼好呢,我也是這樣。我一邊玩,一邊看點書。王陽明的書對我影響很大。他說“知行合一”,我學到兩樣東西:不偷懶,不抱怨。
  
  (Tips:畢勝創業感悟6:王陽明的書對我影響很大。他說“知行合一”,我學到兩樣東西:不偷懶,不抱怨。)
  
  我一直是個勤奮的人,在百度那些年,我每天七點半到公司,十一點下班。你要不在辦公室,老李的臉能拉那麼長,你就自覺點。我也算淡定。我覺得,出現任何事情不要抱怨,去想癥結在哪兒,然後以最快的方法把它解決瞭,就行瞭。2006年,我母親去世,我跑到廣州散心,找一個朋友玩。我們開著他的本田車,半路上爆胎瞭。8月份,大太陽,特別熱,沒有人,也沒有水。我們走瞭很久才找到人換胎。當時,這個朋友開著自己的廣告公司,後來我創業,他關瞭自己的公司來幫我。很久之後他才告訴我,之所以願意跟我,就是因為當時在那樣的狀態下我也沒有抱怨半句,一直在找辦法解決問題。
  
  2007年夏天,我在傢裡攢瞭一個局。我請王朔和瘋狂英語的李陽來我傢做客,大傢坐而論道。我們仨在院子裡燒烤,我坐中間,王朔坐我右邊,李陽坐我左邊。我算挺能說的瞭,一開始我還能插上一兩句話,後來我一句話也插不上瞭。從晚上八點到凌晨三點,整整7個小時,這兩人一直在噴,從漢語的進化一直聊到人類的起源。到瞭凌晨三點,李陽突然站起來,撲通一聲在王朔面前跪下瞭,說,朔爺,我服瞭。
  
  這個局對我後來創業影響挺大的,主要是心態上的影響。世界那麼大,那點小糾結算什麼,你就幹吧,就算不成又能怎麼地啊。
  
  王朔對我有影響,雷軍是樂淘的啟蒙老師,但是,在我的職業生涯裡,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李彥宏。我的整個做事習慣、優點、缺點都是他教出來的。樂淘跟百度談合作,沒法跟我談。他還沒跟我提條件呢,我就說是不是這個條件。他說你怎麼知道,我說你回去跟李彥宏說,我是這個條件。他回去見李彥宏,還沒開口,李彥宏就說畢勝是不是這個條件,跟我說的完全一樣。後來那人說,算瞭,我不摻和你們哥們的事瞭。
  
  (Tips:畢勝創業感悟7:王朔對我有影響,雷軍是樂淘的啟蒙老師,但是,在我的職業生涯裡,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李彥宏。我的整個做事習慣、優點、缺點都是他教出來的。)
  
  樂淘做瞭幾年,到現在為止,一直沒咋呼。現在電商的同學們,一個是打廣告,一個是無休止的論壇、演講和聚會。我沒走這條路,樂淘2011年之前也不會打廣告。為什麼?這跟我百度的出身有關系。百度人的做事風格就是這樣,一定要把自己內功做好再出去。這個互聯網江湖,我見得多瞭。1999年、2000年那會兒,Donews極其盛大、極其熱鬧,我參加過那時候的會,浮躁得一塌糊塗。都在講商業模式、融資理念、未來市場發展,每個人都上去噴,後來證明在上面噴得越厲害的人後來死得越慘。起碼這種東西不是一個創業型公司的事。我們公司內部有一個共識,除非樂淘變成老百姓的一個生活方式,否則在此之前,你首要的工作就是怎麼給用戶創造價值,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四個禮拜之前,我去李彥宏傢吃飯。他問我做得怎麼樣,我就說,我決定隻做鞋。他說好,還給我一個建議,說你一定要開始精細化管理。我回來琢磨瞭半天,什麼叫精細化管理。再一想就明白瞭,他這是要我節省成本的意思,這樣萬一市場有變化,別砸瞭。說實話,電子商務現在這麼熱,樂淘就是一塊被大潮挾裹著向前的石頭,隻求不要被碰碎瞭。但是不管怎麼向前,石頭還是石頭,不是別的什麼。樂淘非常堅定,隻做鞋。前幾天我還跟劉強東聊天,我說京東要做中國,樂淘就要做新加坡,不做大而全,就做小而美。
  
  (Tips:畢勝創業感悟8:電子商務現在這麼熱,樂淘就是一塊被大潮挾裹著向前的石頭,隻求不要被碰碎瞭。但是不管怎麼向前,石頭還是石頭,不是別的什麼。樂淘非常堅定,隻做鞋。)
  
  我壓力最大的時候好像也是能吃能睡,我的發泄渠道就是罵人和唱歌。我基本上是個麥霸,招牌歌是《三萬英尺》。我脾氣不好,一不爽瞭就罵他們。這幫兄弟跟著我很苦,他們都不是初次招聘的,都是跟我認識很多年的朋友,算是子弟兵,對我太瞭解瞭,能夠容忍我。最近,從美國回來連開瞭三天的會,我發瞭不止十場火。我在講PPT,有人頂瞭我一句,我一下就火瞭,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你再這樣把我脾氣飚起來,我就把你趕出去。
  
  我是獅子座、O型血,我的口頭禪就是“你大爺”,但我說完就完瞭。迄今為止,這幫兄弟都被我壓榨成什麼樣瞭,一個走的都沒有。有人結婚一直沒休假,有人結婚就兩天假,還一直在跟供應商談判,還有人老婆早上八點生孩子,中午就來上班瞭。大夥圖什麼,就是覺得,樂淘不管做什麼,但是樂淘一定能做成。
  
  這兩年,這幫兄弟被我折磨,當然市場也在折磨我們,真的已經非常非常痛苦。有人說創業就是快樂的,我覺得是假話。如果你明天賬上的錢不夠給員工開工資瞭,你的方向還沒找到,上百人渴望的眼神看著你,就認為老畢你能夠做到,我們下半輩子全指望你的時候,那會兒你能找到快樂才怪呢。反正我找不到快樂,我找到的隻有痛苦。所謂痛苦不是難受,而是壓力,你有責任。你是衣食無憂瞭,你到任何一個階段輕松甩手都無所謂,但是這幫兄弟沒有啊。我現在有接近400個員工,到年底估計會超過1000人,這幫兄弟還沒有財務自由。高深的夢想不要談,現在我這幾百號人財務自由瞭才是最重要的。人傢不財務自由,憑什麼跟著你幹?
  
  我現在回想2006、2007年的狀態,簡直有人鬼殊途的感覺。那時候簡直就是混吃等死。現在,那麼多的同行在這個行業做著惡意不惡意的競爭,我們也打過官司,我們又不懂鞋業零售,但我覺得樂淘想明白瞭一件事:練內功。最初我們上線5個牌子,200個款式,現在105個牌子,11077個款式,翻瞭N倍,這就是練內功的結果。
  
  創業的時候你會發現,誰也幫不瞭你。事無巨細,導師幫不瞭你,老婆也幫不瞭你。我和我老婆從來不談工作的事,因為我認為她幫不瞭我,她沒有碰到那些細節面。她說你這幾年不是挺順的嗎?她總這麼想。她對我的痛苦程度還不如我的下屬知道得清楚,因為我們一起痛苦過,她沒痛苦過。她是政府工作人員,學習“三個代表”,每周要開“兩代會”(團代會、學代會),搞組織生活。我哪有時間搞組織生活?自己生活都快搞不下去瞭。她挺替我操心,但是我把她定義為瞎操心,她根本不懂嘛。她往往說說我就煩瞭,我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我覺得創業有無數個坎兒,最大的坎兒其實就是自己內心的坎兒,看你快歇菜的時候還能不能堅持。
  
  (Tips:畢勝創業感悟9:有人說創業就是快樂的,我覺得是假話。我覺得創業有無數個坎兒,最大的坎兒其實就是自己內心的坎兒,看你快歇菜的時候還能不能堅持。)
  
  就連李彥宏都有堅持不瞭的時候。幾年之後,我跟著他到紐約去敲鐘,我是親眼看過這條路怎麼走的,我也經歷過老李的那種精神狀態和思維狀態。我沒想那麼遠。我覺得能夠往後看兩年就是高手,往後看一年就是優秀,往後看一個月就是合格,我覺得我是優秀,我往後看一年就行瞭,想太遠沒用。
  
  我的動力就是手下幾百號兄弟,我不能忽悠他們。我們是全員持股,他們的股份加起來不會比我少。我跟他們說,我覺得樂淘“能成”,我沒說“肯定成”。但是“能成”也要付出很多很多辛苦。很多人成功瞭之後寫書,都是“被寫書”,像李彥宏都是“被寫書”,他那些痛苦其實寫書的人並沒有感受,隻有那幫跟他一起創業拼殺過的兄弟才清楚。
  
  上一次見李彥宏,憔悴多瞭。我當時就想,做英雄是很辛苦的,我不做英雄,做事就好瞭。
  
  (Tips:畢勝創業感悟10:做英雄是很辛苦的,我不做英雄,做事就好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