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殘疾人的勵志故事

  九個殘疾人的勵志故事

  他們雖然身體殘疾,但是,他們身殘志堅,他們心理承受能力比正常人強大,他們不倒的英雄!中華殘疾人網記載九位身殘志堅的朋友,讓更多的殘疾人朋友能以他們為榜樣,戰勝困難,做一個散發著璀璨光芒的生命。

  1、鄭龍華——無手著名攝影傢

  鄭龍華,男,1959年5月生於浙江省臨安市。幼年失去雙手,1981年開始自學攝影,他先後在國內外舉辦過各種形式的攝影展覽,並多次在各種影賽中獲獎。鄭龍華於2006年5月20日在傢鄉浙江省臨安市啟動“生命之光”——一位無手攝影傢對話100位殘疾人精英的攝影活動。經兩年多的時間,他先後獨自走遍全國100多個縣及港、澳、臺地區,行程達6。3719萬公裡,采訪瞭各行業100位殘疾人精英,拍攝圖片4。5萬餘幅,整理文字素材52萬字,撰寫采訪手記19。86萬字。2007年5月,鄭龍華被評為杭州市勞動模范。

  由他拍攝的100位成功殘疾人士的照片《一位無手攝影傢對話中國百位殘疾人成功人士》,展示瞭沒有健全的手或腳、甚至身體不能直立的殘障人士的成功故事。

  49歲的鄭龍華說:“我選擇展示他們陽光的一面,而不去關註他們肢體的殘缺。盡管拍攝殘缺更有視覺沖擊力,但我希望這些作品能帶給人們希望和鼓舞。”為瞭這組照片,他花瞭近3年時間。

  他用鏡頭記錄瞭一個個成功的殘障人士:雖失去右手但創立瞭“譚木匠”木梳傳奇的譚傳華、雖由於幼時疾病腿部行動不便但創立“江民軟件”的反病毒軟件專傢王江民、雖由於先天佝僂身高不足1米卻坐著輪椅宣傳環保的甘肅省清水縣秦亭鎮店子村袁建明……鄭龍華要展示殘疾人的“健全”生活。“我希望這些作品是一面鏡子,透過這面鏡子,大傢照到自己:這些傷殘人士在這種情況下做事都能成功,每個人都更應該用心做事。”

  如鄭龍華所努力的,照片鼓勵瞭很多參觀者。北京第四聾人學校18歲的葛斌用手語說:“來看展覽之前,我感覺非常迷茫。但看到這些照片,我很感動。我要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天,拼搏努力。”他指著一個肢殘運動員的照片說,“我能夠感受到她很努力!”

  北京第四聾人學校19歲的劉建超用手語說:“我來自四川,汶川大地震後,那裡很多人和我們一樣,不幸成為殘疾人,他們更需要用這些故事來進行勵志教育,勇敢地面對生活。”

  從1歲落入火炕失去雙手後,鄭龍華對於生活的磨礪便不再陌生。他用雙腕夾筆寫字、兩次考上大學卻被拒收、找工作碰壁……困頓中,同學寄給他臺舊相機,22歲的他開始用雙腕操作這臺“精密儀器”,走街串巷為村民拍照,兩年後在上海第一次獲獎。

  “攝影讓我第一次有瞭自信。以前我很內向、封閉自己,因為我清楚自己跟別人不一樣。”……、鄭龍華說,“當別的攝影師,拍拍我的肩膀說,‘老鄭,拍的不錯啊’,我才覺得我和他們一樣,在藝術上也能創造出好作品。”

  殘疾人的生活體驗與他人不同,鄭龍華覺得最大的不同是“困難多於順利,每做一件事都要付出很多”,“殘疾人最需要的是精神上的鼓勵”,在他看來,對殘疾人最致命的打擊是“失去信心”。

  鄭龍華曾在浙江省臨安市殘聯工作,這段經歷讓他更熟悉殘疾人的感受:“殘疾人比較敏感,有時,你的一個眼神、一個不屑的動作,在常人看來沒什麼,但對於殘疾人可能就不一樣,他們可能會多想。這也可以理解。”

  在他看來,社會對殘疾人的保障近年來提高得很快,包括教育就業等,但“仍滯後於社會發展”。此次殘奧會對志願者培訓中有一條原則廣為傳播:幫助殘疾人時,要先征得對方的允許。“他能做的事就讓他自己去做。比如殘疾人有時更需要自食其力地工作,而不是等救助。”

  2、楊佩——無臂也想飛

  楊佩,女,漢族,1990年生,肢體殘疾,陜西省平利縣人。9歲時遭高壓電擊,雖然失去雙臂,但始終樂觀向上,不向命運屈服。如今小楊佩跟隨母親遠赴北京打工,心中一直有個願望,待有瞭一筆錢後,要繼續學習深造,然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她特別喜愛唱歌、跳舞,希望將來能擁有一個自己的殘疾人藝術團。

  傢住在陜西省安康市平利縣興隆鎮蒙溪街村的楊佩,身上有很多不安分因子。村裡的變壓器放在村中央,孩子們來來往往總喜歡拉著高壓線線桿的斜拉線玩,9歲那年,一天吃過午飯上學去的她走到變壓器前時,習慣地用手拉瞭拉斜拉線,但她沒有想到這次斜拉線已經松開並碰上瞭高壓線。

  命運在一瞬間改變瞭她的生活軌跡。截肢對於還沒開啟自己絢麗人生的她來說,意味著學業的廢棄和生活的無著。

  從那以後,傢裡更困難瞭,父母隻好另作安排:父親帶著弟弟留在傢裡,而母親帶著她選擇瞭外出打工掙錢。沒瞭手,連自己的生活都很難自理,更不用說打工賺錢瞭。小楊佩自己慢慢練以腳代手,練就瞭一雙靈活的雙腳。但現實又實在是太殘酷,沒有一傢單位肯接納無手的楊佩,無奈之下,她選擇瞭乞討的生活。

  楊佩很清楚殘疾人要自立,必須先要自強、自信。自強就得有自己的一技之長,如果沒有專長,就不能找到工作,即使有瞭工作,遲早也會被淘汰。她想根據自身的條件,去尋找適合自己的專業,然後努力學習、鉆研,使自己在社會上有所作為。她現在的乞討是在聚資,她的夢想是攢夠瞭錢,去完成自己的學業,使自己有文化有知識,做一個殘而不廢的人。她最喜歡做的事是跳舞,她的夢想是做一個藝術傢,一個無臂的舞蹈傢。

  楊佩從未失去對生活的夢想並堅信能從逆境中熬過來。她是平凡的,平凡得就如路邊的一棵小草,默默無聞;她又是不凡的,能夠在逆境中追求精神上的升華,哪怕乞討,也是為瞭飛翔

  3、黃宇——贏得美好生活的“玻璃娃娃”

  黃宇,男,漢族,1967年生,肢體殘疾,中共黨員,上海市徐匯區人,現上海“小雨亭”刻字工藝品商社經理,系上海市肢殘人協會副主席。他先天性成骨不全,導致下肢嚴重殘疾,沒有進過一天校門,參加遠程大學教育,取得瞭英語自考多項單科結業證書。1991年創辦“小雨亭”刻字社,從100元的啟動資金滾動發展,現已成為年營業額60餘萬元的中型服務企業;解決瞭15名殘疾人和下崗工人就業,曾被評為上海市肢殘人百強明星和自強模范。

  在繁華的大上海長樂路,有一傢刻字工藝品商社名叫小雨亭。創辦這傢小雨亭的主人叫黃宇,先天性成骨不全,連打噴嚏或在床上翻身都可能骨折,嚴重的話,甚至可能導致死亡。他的生命就像玻璃一樣脆弱,成瞭“玻璃娃娃”。黃宇十三四歲時,30多年來他至少骨折過40多次,導致全身畸形,其痛苦令人難以忍受!

  黃宇母親是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王夢雲,六十年代曾在《智取威虎山》中扮演李勇奇母親。兒子將永遠是個殘疾人,她內心的酸痛隻有自己體味。為瞭給兒子治病,她帶著小宇跑遍瞭北京、上海所有的大小醫院,但專傢都說目前還沒有治愈的希望。由於肌肉萎縮,也無法整形,兒子兩條腿和肢體的其他部分漸漸地都彎曲變形瞭。殘疾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小宇不能和其他正常孩子一樣生活、學習,非常痛苦,但他也認識到痛苦傷心不能解決問題,隻有坦然地去面對殘疾,勇敢地去抗爭,生活才能美好。

  知識豐富瞭他的精神生活,隨著年齡的增長,黃宇開始要學一門技術以謀生,終於在一傢刻圖章的小店當起瞭學徒。雖然工資隻有36元錢,卻擁有瞭第一份工作,日復一日他風雨無阻地上班,因為這是他融入社會自食其力的開始。一幹就是5年,功夫不負有心人,黃宇在這裡學到瞭很多東西,為他的創業奠定瞭基礎。他說:“機會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任何擺在你面前的機會都不要錯過。”1991年,他萌發瞭自己創業的念頭,得到父母和朋友的支持,創辦瞭“小雨亭”刻字工藝品商社。開業至今,經過17年的發展,現在擁有兩傢門市部、一間工作室,面積加起來也有200多平方米,擁有固定資產30餘萬元,一年的營額將近70萬,公司共有12名員工,一半是殘疾人。對於這點,黃宇有他自己的想法:“生意場上各種各樣的企業傢很多,如果單單跟別人比每月能賺多少錢,我遠遠比不過別人,但是能夠幫助身邊的殘疾朋友,真正做一件對社會有益的事,對我這樣的殘疾人來說,比賺錢有著更大的意義。”黃宇得到瞭社會的肯定,先後擔任上海市肢殘人協會副主席、市殘聯青年委員會主任,2002年被評為上海市自強模范,2003年被評為徐匯“十佳青年”。2004年春,黃宇與一位溫柔賢惠、楚楚可人的上海市坐式排球運動員共結連理,迎來瞭美好的生活。

  4、李智華——“足藝”大學生

  李智華,女,漢族,1984年生,肢體殘疾,內蒙古自治區紮魯特旗人,西安歐亞學院藝術設計系本科在讀。一場大火失去瞭雙臂,她沒上過高中,通過頑強學習,考上瞭大專又專升本,現備考2008年書法系的碩士研究生。2005年4月初,國傢教育部、中國殘聯、團中央、全國婦聯聯合發出通知,號召全國青少年向身殘志堅的李智華學習。

  1984年2月14日,李智華出生在內蒙古紮魯特旗伊和背鄉趙傢堡村的一戶農傢。爸爸是一個老實憨厚的農民,患有精神病的媽媽硬是由人按著才生下瞭她,她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1984年5月23日,父親李國林外出尋找瘋癲的妻子,出生沒幾個月的李智華一覺醒來將煤油燈碰倒,瞬間炕席、被子相繼燃燒起來……無情的大火改變瞭她的一生。經過搶救,李智華保住瞭生命,卻永遠失去瞭雙手。

  傢庭貧寒的李智華,又偏偏失去瞭雙手。對於她個人而言,是順從命運的安排還是與命運抗爭,她選擇瞭後者,她相信自己能夠通過奮鬥做到和常人一樣。哥哥姐姐上學去,李智華總是悄悄地跟在後面,校園裡的歡聲笑語,讓她感到一切是那麼新奇。她漸漸地學會瞭用腳趾夾著鉛筆寫字,剛開始時鉛筆頭怎麼也夾不緊,她就用繩子把鉛筆和腳趾捆在一起,繩子松瞭,就使勁勒。為瞭能寫好一個簡單的“0”,她竟整整練瞭1天,腳被磨得又紅又腫。內蒙古的冬天特別冷,由於不能穿襪子,智華的雙腳長滿瞭凍瘡,但她卻從不哼一聲。1990年9月,趙傢堡村小學開始招收一年級新生,李智華卻因為殘疾進不瞭教室,她便拿幾塊磚頭墊在腳下,悄悄地站在窗外聽課;沒有課本,她牢牢記住黑板上的每一個字。有一次老師提瞭一個問題,班裡的孩子們沒有一個能回答上來,這時,卻從窗外傳來李智華清脆而準確的回答聲。在老師的幫助下,李智華終於走進瞭課堂。

  1998年夏天,小智華如願以償考取瞭旗重點中學——魯北一中,也就是在這時,媽媽的病情卻加重瞭,於是小智華產生瞭一個想法:犧牲學業,照顧媽媽。魯北一中的領導知道她的情況後,決定收她為函授生,每周派老師為小華授課。從此,她一邊做傢務照顧媽媽,一邊堅持學習。2003年6月7日,她走進瞭普通高考的考場。8月15日,接到瞭西安歐亞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她終於用一雙小腳叩開瞭高等學府的大門。

  許許多多的單位和個人都在關愛著她的學習生活。對於社會給予自己的資助,李智華也努力在力所能及范圍內回報社會。2000年9月,她和姐姐在包頭市學習,姐妹倆每天的生活費隻有3元錢。當得知同學申懷寶面臨失學時,她們每月向申傢寄20元錢;2003年非典疫情爆發,哥哥給李智華郵寄來300元賣牛糞的錢,可李智華卻把這筆錢給同學們購買成防護用品;2004年,她被中國邏輯與語言函授大學評為“十佳學習之星”,同年,她又在陜西省大學生書法大賽中一舉奪冠;2005年4月初,國傢教育部、中國殘聯、團中央、全國婦聯聯合發出通知,號召全國的青少年向身殘志堅的李智華學習。

  2006年7月,大專畢業的李智華被一傢單位聘用,單位發給她1000元的月工資。在得知13歲少女馬依曼患白血病時,李智華將自己首月工資,全部打入醫院賬戶,作為馬依曼的治療費用。多年來,李智華還一直給農民工子女做書畫輔導。《隱形的翅膀》這部電影真實地反映瞭李智華奮鬥的經歷,李智華沒有雙手,如同沒瞭翅膀,但她勇敢地面對人生,靠駕馭一雙腳,照樣在生活中飛翔。

  5、高志鵬——暗黑中捕捉閃亮音符

  高志鵬,男,漢族,1974年生,視力殘疾,山西省呂梁人,現為太原市盲童學校音樂教師。6歲時因手術失敗導致雙眼失明,13歲隨民間學藝,18歲成為太原市盲童學校插班生,28歲考入中國戲曲學院。他集寫詞、作曲、演唱、演奏於一身,至今已創作數百首歌曲,多次在全國大賽中獲獎,近百傢媒體對他的事跡進行過報道。

  高志鵬出生在呂梁山區興縣,6歲時因手術失敗雙目失明。8歲那年,他讓妹妹拉著他的手到學校門外聽課,被老師發現,讓爸爸把他領回瞭傢。爸爸摸著他的頭說:“孩子,你跟人傢不一樣,爸爸教你拉二胡吧!”從那天開始,他踏上瞭音樂旅途,在自己心靈的舞臺上演繹起不滅的火焰和無盡的執著。高志鵬11歲時,二胡水平就已超過瞭父親,當他得知瞭“阿炳”的故事後,便下定決心要做一個盲人音樂傢。他“摸”懂瞭《二泉映月》,也在音樂中找到瞭屬於自己的世界。他跟著鼓樂班的師傅們沿九曲黃河一路苦學,學會瞭各種民間小調、晉劇曲牌,學會瞭嗩吶、笙、簫、笛子等鼓樂班的全套樂器。15歲那年,父親為他買瞭8件樂器,讓他組建瞭自己的鼓樂班。從此,這位少年盲班主帶著一夥明眼人,開始在陜西、內蒙古一帶的農村闖蕩。幾年下來,他掙下的錢,不但貼補傢用,建瞭新窯洞,而且還為兩個哥哥娶瞭媳婦,供妹妹讀完瞭初中。在外闖蕩的高志鵬第一次聽說在太原有一所盲校,他心中又開啟瞭一扇窗戶,獨自一人去太原市盲校求學。在省殘聯領導的幫助下,他成為太原市盲童學校的一名大齡插班生。

  在盲校學習的兩年間,每到星期天,志鵬便抱著吉他、二胡到街頭賣唱,掙學費和生活費;上課時間又以飽滿的激情,投入於學習和創作中。1994年,他創作的歌曲《心聲》,在山西人民廣播電臺“升華獎”新歌征集中,榮獲詞曲創作一等獎;歌曲《滿天繁星屬於你》,在全國第二屆盲聾學校學生藝術匯演中,獲得一等獎及創作獎。當中殘聯主席鄧樸方把獎杯送到他的手中時,他感到茫茫黑夜中有瞭繁星般的點點希望。

  盲校畢業他留校工作,2000年在中殘聯的關懷下,他成為中國戲曲學院首位盲人進修大學生。在正規化、高節奏的教學環境中,為瞭趕上學習的進度,他幾乎每晚都守在琴房,根據盲文和課堂的錄音資料一點一點地摸索著指法。進修是拿不到學歷的,2002年高志鵬便參加瞭成人高考並成為中國戲曲學院一名正規大學生。經過頑強拼搏,高志鵬不僅以優異成績完成學業,他創作的歌曲《走出圪梁梁》、二胡曲《黃土情懷》,還分別榮獲全國第六屆殘疾人藝術大賽金獎、銀獎。更令同學們嘖嘖稱奇的是,他利用業餘時間,拜北京盲校李紅偉為師,靠著用手摸,竟然用半年時間學會瞭一般得用三年時間才能掌握的鋼琴調律技能!

  如今,高志鵬的心中有瞭一個“神州萬裡行”的計劃。他準備用兩年時間,走訪全國百所高校,為高校師生免費演奏自己的音樂作品,分享他捕捉到的照亮人生的音符。

  6、張治平——用音符譜寫自強之歌

  張治平,男,漢族,1948年生,視力殘疾,特級教師,重慶市人,現為重慶市盲人學校音樂教師,系重慶市盲人協會主席。患先天性視神經萎縮,30歲左右完全失明,1988年,天津音樂學院函授部作曲專業結業,一邊教學一邊創作,其創作的歌曲、樂曲《我愛光明》《盲人之歌》《盲人駕駛碰碰車》獲中國殘疾人文藝匯演創作獎,歌曲《快樂王子的小船》獲中國少兒歌曲創作一等獎,《甜甜的嘞》收入全國音樂教材小學第七冊。曾獲全國自強模范、中國特殊教育先進工作者。

  雙目的失明張治平不能用眼睛去看,卻能夠用耳朵去“觀察”,用敏銳的心思去體會。他用音樂譜寫著一首首動人心弦的自強之歌。

  張治平出生在重慶市一個普通工人傢庭,上小學時查出患有無法治愈的“先天性視神經萎縮”癥,當時視力隻有0.2。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疾病,張治平苦不堪言,但一年後在學校的一節音樂課上他找到瞭生活的動力。老師播放瞭由盲人音樂傢阿炳創作並演奏的二胡曲《二泉映月》,這悲傷又充滿希望的音樂以及老師對阿炳的介紹,仿佛是黑暗中的一道閃電,照亮瞭張治平的心:“學習音樂,做阿炳那樣的人!”一個聲音在心底呼喚。

  張治平開始在老師的指導下努力學習二胡、笛子、手風琴等多種樂器。他知道:如果吃不瞭苦,就不會成為像阿炳那樣的人。他找來有關音樂理論的書籍,把自己埋在音樂裡,把枯燥的樂理生吞活剝著“吃”下去。憑著一根竹笛、一把二胡,15歲那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績從106名選手中脫穎而出,考入重慶市北碚區文化館所屬的文工隊。

  張治平的演奏水平提升得很快,常常在各種音樂比賽上拿獎。他開始將音樂重心轉移到創作上,並取得瞭突破性的成績,他譜寫的《手舞銀鐮唱山歌》人們都以為是出自譜曲老手。他譜曲總是傾心傾力,譜寫的《生活之歌》《我的月亮船》《小露珠》等都是流傳很廣的歌曲,而《快樂王子的小船》,從譜曲到完成竟花瞭12年。

  1983年,張治平的眼睛完全失明瞭,1985年他正式成為重慶市盲人學校的一名音樂教師,承擔著學校小學3到6年級、初中3個年級的音樂教學任務,他的目標就是要讓盲孩子們不但有文化知識,而且還有一技之長。

  張治平對待盲校的學生如自己的孩子,他要用音樂給學生一雙翅膀。他組建瞭一支小樂隊,裡邊有竹笛、揚琴、小號、手風琴、二胡、口琴、小提琴等,短短幾個月,小樂隊就排演瞭《白毛女》序曲和第一場。他常常對孩子們說:“我們看不見,但是可以用耳朵、用心去感受音樂,音樂能點亮我們暗黑的世界,音樂會讓我們對生活充滿期待。”張治平所帶領的學生中,已經有5位先後考入吉林長春大學特教學院音樂專業,有10名成為樂器演奏傢或調琴師,幾十人在各級聲樂比賽中獲獎。張治平創作瞭近200首歌曲,獲全國、省各種音樂比賽獎九十餘項、國際大獎16項,其中,歌曲《甜甜的咧》《晚歸的牧笛》《快樂王子的小船》《我愛光明》《黃桷樹下有我傢》收入中小學音樂教材。“山城阿炳”的美譽已在重慶不脛而走。

  現在,張治平是重慶市殘聯主席團副主席、重慶市盲協會主席。他不辭勞苦地為重慶市20多萬盲人的權益四處奔波,他要讓這些盲人都“嗅”到陽光、“聽”到光明、“摸”到溫暖。他說:“上蒼給瞭我盲眼,我要用它來尋找光明。”

  7、陳燕——中國第一位女盲人鋼琴調律師

  陳燕,女,漢族,1973年生,視力殘疾,一級鋼琴調律師,北京市人。現北京新樂鋼琴調律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系中國音樂傢協會鋼琴調律分會會員。幼年患先天性白內障雙目失明。22歲畢業於北京盲校鋼琴調律班。2002年10月創建北京鋼琴調律網,2004年出版《陳燕:耳邊的世界——中國第一位女盲人調律師的自傳》,同年12月被江蘇衛視和新浪網評為《感動2004》十大真情人物。

  盲人鋼琴調律師陳燕的故事有點傳奇,但都是真的。3個月大的時候,因為先天性殘疾,陳燕被父母遺棄,是姥姥收養她並撫養成人。

  陳燕自小對音樂比較感興趣,學過很多樂器。自打學調琴開始,她每天總是十三四個小時泡在鋼琴邊,仔細摸,用心記。學調律還必須會修琴,一個盲人手拿錘子釘釘子、刨子刨木頭,受傷總是難免的,學習調律那段時間,她手上就沒有一塊好肉。

  4年學習,陳燕掌握瞭歐美最先進的鋼琴調律技術,但信心滿懷的她馬上遭遇瞭殘酷的現實,當時國內的人還無法接受盲人調琴師這一行業。幾經周折,一傢大的琴行經理考核後同意錄用。但經理為難地說,這份工作需要上門為客戶調琴,你現在的情況挨傢上門也太困難。再說路上車很多,出瞭交通事故,琴行要負責的。

  為瞭熟悉地形路況,她請傢人幫助,把圖上的地名、車站、胡同小區等一一抄寫成盲文,一一記熟。有一位用戶不希望盲人調律,她到用戶傢後,憑著眼睛僅存的一點光感,跟用戶走到鋼琴前,連調帶修幹瞭兩個小時,客戶試彈後很滿意,並說他的兩臺琴以後都請陳燕調。這時陳燕告訴他自己是個盲人,對方不好意思瞭。

  為瞭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陳燕給自己立瞭一個規矩:與客戶見面時決不告訴自己是盲人,調琴結束後,一定要告訴用戶自己是盲人。她說:“給用戶調完音後,我除瞭教給用戶一些保養知識外,還要給用戶彈一首優美的曲子,這時才告訴他,我是一名盲人鋼琴調律師,用戶感到非常驚訝。你是盲人,你怎麼來的?你調琴的時候,眼睛一直跟著手動呀!每當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成功者。”真正在調琴這個圈子裡闖出名氣,陳燕靠的是技術。她將8000多個鋼琴零件熟記於心,並能及時發現影響音準的零件,調出正確的音律。到目前,她已給上萬個傢庭的鋼琴做過調音,足跡遍佈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為瞭幫助更多的鋼琴用戶,陳燕開通瞭全國第一條鋼琴公益熱線,每天晚上7點到10點,她都會守候在電話機旁。在鋼琴調律的路上,她最大理想就是讓全國的人都知道,盲人完全可以從事鋼琴調律工作。

  陳燕不僅擁有嫻熟的調琴專業技術,她還創造瞭許多盲人第一的奇跡:中國第一位女盲人鋼琴調律師,中國盲人中第一個寫自傳的,第一個會騎獨輪車、遊泳、騎自行車、開卡丁車、滑旱冰、練跆拳道的盲人等等。陳燕說,不管路有多漫長、有多艱辛,她都會“笑對人生”。她是該笑,因為她為自己“調”出瞭一派光明。

  8、付紅英——合唱指揮

  付紅英,女,漢族,1958年生,肢體殘疾,中共黨員,天津市南開區人。天津市殘聯文體中心聲樂指導兼合唱指揮,系天津市音樂傢協會會員。87年進入天津市殘疾人藝術團,92年畢業於天津師范學院音樂專業本科。近20年的殘疾人文化工作,組織殘疾人才藝、合唱、棋類、書畫等活動,參與組織瞭大量的文藝演出和比賽。2005年她所指揮的無伴奏合唱《八竣贊》榮獲全國金獎,同年12月,率團參加中國殘疾人藝術團成立18周年慶典活動,受到黨和國傢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就職天津殘聯文體中心、負責聲樂指導兼合唱指揮的付紅英,算不上漂亮,且身有殘疾,但她擁有一顆最美的心。她常穿梭於健全人之間,與他們一樣工作一樣勞動,不需要任何的特殊照顧。20多年來,她把自己的心血和汗水都揮灑給瞭殘疾人音樂事業這塊沃土,用汗水和心力昭示自己的人生價值和貢獻。

  1958年,付紅英出生在天津,不久就患上瞭小兒麻痹癥。憑借毅力奮發學習,考取天津師范學院音樂專業本科,大學畢業後卻被分配到一傢服裝廠做檢驗工人。

  1987年天津市殘疾人藝術團招收演員,她報瞭名,被招入團,才開始實現自己的藝術夢。付紅英說,作為一名殘疾人,能夠從事殘疾人的事業是幸運的。她既是演員又是組織者,多年來工作中,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幕後還是臺前,或是組織殘疾人才藝、棋類、書畫等比賽和展覽,她都恪盡職守;無論是排練指揮天津市殘疾人合唱團、天津市啟明星合唱隊到社會各界進行宣傳演出,還是為合唱團建立章程制度、完善組織機構等,她都出色地完成。05年組織的無伴奏合唱《八竣贊》榮獲全國金獎;同年12月率全團參加中國殘疾人藝術團成立18周年慶典活動,與北京、上海、青島組成大型合唱團,演唱《藍色多瑙河》《我的夢》,受到胡錦濤總書記等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在付紅英的生命進程中,音樂是主旋律。她努力把學到的知識用於實踐,除瞭在合唱團輔導女低聲部,還為職校學生上初級樂理課,並定期到天津群藝館進行合唱指揮培訓。她獻身音樂的路越做越寬廣。同時,她積極從事歌曲創作,尋求流暢、優美、質樸、典雅的旋律,對每一個音符都要仔細斟酌,決不允許有任何的垃圾音符落在她的譜面上。她創作的部分作品在天津音樂雜志上發表,反響良好。其中為甲丁《黃河魚娘》、車行《中不中》、鮑和平《中國大北方》等作品的譜曲,均得到專傢肯定。2004年付紅英與她的先生劉志良共同創作反映中國殘疾人生活、工作、學習的音樂題材的大型音樂組歌《我們同行》,向社會展示殘疾人的藝術才華和精神風貌。她創作的《我喊春天》等多首歌曲獲獎。

  “媽媽”是世界上最動聽的稱呼。因兩次流產,人到中年的付紅英從未享受過為人母的快樂和幸福,但她的內心深處一直留有一塊芳草地,她相信會有一群“小天使”來填補這塊空白。2006年為瞭讓腦癱智障的孩子們擁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快樂,付紅英取得領導支持,成立瞭天津市啟明星合唱隊。一位孩子的傢長說:“孩子畢業三年,從沒有參加過任何活動,啟明星的成立,讓我們看到瞭孩子生活的希望。”從那一刻起付紅英下定決心,培養好這群“小天使”。經過將近兩年的接觸,她越發感到這些孩子的可愛,深感肩上擔子更重。她告誡自己:一定要為孩子們創造更多的機會,創造更好的條件,帶出有水平有素質的啟明星合唱團。

  9、湯展中——美術學院研究生

  湯展中,男,漢族,1981年生,肢體殘疾,廣西壯族自治區蒙山縣人,現廣西藝術學院美術系研究生在讀,系廣西書法傢協會會員。先天性無雙臂,以足代手,生活、書法、作畫,1993年榮獲首屆“中國十佳殘疾少年成才獎”,1996年獲聯合國教科文頒發書畫作品優秀獎,1997年著有《雙腳與人生》一書,引起全國的關註。1999年,他如願考上瞭廣西藝術學院美術系,4年後,又順利考上瞭該校國畫專業的研究生。

  一出生就被認為是“怪物”,因為他的雙臂隻有十多厘米長,並且軟弱無力,上面連著兩隻各長瞭3根手指的小手掌。然而他在成長中憑借毅力用口和腳作畫,竟考上瞭廣西藝術學院國畫專業,並成為該省第一位殘疾研究生。其口書、足書作品獲省、國傢級大小獎項20餘次、國際獎2次;他還是中國百名好兒童好少年獎與全國殘疾少年兒童成才獎獲得者。1997年著的《雙腳與人生》一書轟動全國。他,就是無臂書畫傢湯展中。

  湯展中與書法結緣,緣於一次偶然。一天,哥哥放學回傢後,用毛筆寫描紅作業。他覺得很好奇,跑到廚房,用腳夾瞭塊小木炭,在地上學哥哥寫字。這一幕,讓剛幹完農活回來的父親看到瞭,父親想:鄉下人逢年過節和紅白喜事都喜歡寫對聯,何不訓練兒子練好書法,以後靠賣這換口飯吃。

  轉眼間,湯展中到瞭上學年齡,父親帶著他去小學報名,學校卻委婉地拒絕瞭。父親並沒有放棄,第二天又去找校長說情,一個星期後,他終於進瞭學校。二年級暑假時,湯展中被推薦進縣城的暑假書畫學習班。報名時,他當場用腳夾著毛筆寫瞭一首詩,把接待的老師看得目瞪口呆。此後,老師開始教他用右腳練習書法。湯展中先是用腳趾夾筆,從夾不住到夾得腳趾都紅腫;上課的時候,不管天多冷,一雙腳都露在外面;寫字時一直彎著腰,背部的酸痛是傢常便飯……半年後,他硬是用腳寫出一筆工整漂亮的字。

  後來,他聽說用嘴含筆也能寫字畫畫,便自己練起來。剛開始,口水流得到處都是,牙齒也麻麻的。但他沒有放棄,時間一長,嘴巴成瞭第二書畫手段。為瞭掙學費,他每個寒暑假都到桂林市一些旅遊區為遊客寫書法,一個假期下來,學費、生活費都解決瞭。

  上高中後,湯展中更是把賣作品的區域擴大到上海、廣州、深圳,乃至全國。他自豪地說:“從上高中開始,我就沒向傢裡要過一分錢,我和哥哥的學費,都是賣作品賺的,為瞭賺錢,已經好幾個年頭沒在傢裡過年瞭。”湯展中在潛心研習書畫的同時,並沒有落下學習。1999年,他如願考上瞭廣西藝術學院美術系。4年後,又順利考上瞭該校國畫專業的研究生。2005年8月,湯展中在參加第四屆全國殘疾人文藝匯演時,被中國殘疾人藝術團相中,成為該團的一名演員和行政工作人員。現已成為中國殘疾人美術傢協會會員、廣西書法傢協會會員和南寧一所特教學校兼職老師。

  成功後的湯展中沒有忘記傢鄉的父老鄉親,沒有忘記廣西的殘疾人朋友,總想為殘疾人群體做點什麼。他成瞭南寧市舍得殘疾人職業學校的一名兼職老師,一有空,就去教學生繪畫。他收瞭4名盲人學生和4名健全人學生,教他們畫國畫。他說:“教盲人繪畫很需要耐心,我自身又是個殘疾人,困難重重,但我會克服困難,盡量把他們教好。”湯展中追求的不隻是飽暖的生活,也不隻是幸福的感受,他要追求一種境界。他正在努力的願望是漂洋過海去英格蘭,把殘疾人書畫事業發展到國外,挑戰人生的一座新的高峰。

  • 殘疾人的勵志故事
  • 殘疾人勵志小故事
  • 關於殘疾人的名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