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小故事

  水滸傳小故事

  1、武松打虎

  武松回傢探望哥哥,途中路過景陽岡。在岡下酒店喝瞭很多酒,踉蹌著向岡上走去。興不多事,隻見一棵樹上寫著:“近因景陽岡大蟲傷人,但有過岡克上,應結夥成隊過岡,請勿自誤。”武松認為,這是酒傢寫來嚇人的,為的是讓過客住他的店,竟不理它,繼續往前走。太陽快落山時,武松來到一破廟前,見廟門貼瞭一張官府告示,武松讀後,方知山上真有虎,待要回去住店,怕店傢笑話,又繼續向前走。由於酒力發作,便找瞭一塊大青石,仰身躺下,剛要入睡,忽聽一陣狂風呼嘯,一隻斑斕猛虎朝武松撲瞭過來,武松急忙一閃身,躲在老虎背後。老虎一縱身,武松又躲瞭過去。老虎急瞭,大吼一聲,用尾巴向武松打來,武松又急忙跳開,並趁猛虎轉身的那一霎間,舉起哨棒,運足力氣,朝虎頭猛打下去。隻聽“咔嚓”一聲,哨棒打在樹枝上。老虎獸性大發,又向武松撲過來,武松扔掉半截棒,順勢騎在虎背上,左手揪住老虎頭上的皮,右手猛擊虎頭,沒多久就把老虎打得眼、嘴、鼻、耳到處流血,趴在地上不能動彈。武松怕老虎裝死,舉起半截哨棒又打瞭一陣,見那老虎確實沒氣瞭,才住手。從此武松威名大震。

  2、魯提轄拳打鎮關西

  魯達、史進、李忠到潘傢酒樓飲酒,三人聊得正在興頭上,忽聽隔壁有人啼哭。魯達心情煩躁,讓店小二將啼哭之人叫來問話。原來這啼哭的父女倆是受瞭當地惡霸鄭屠的欺負。鄭屠強迫姓金的女子做妾,虛錢實契將其搶回傢,三個月後他傢的大娘子即將金姑娘趕出來,還要追討三千貫典身錢。魯達聽瞭這一人間不平事,怒從心起,大罵鄭屠,立即要去教訓鄭屠;被史進、李忠二人勸住。魯達拿出身上所有的錢,又向史進借瞭十兩銀子送給金氏父女,並答應第二天護送他們離開這裡。魯迷離開酒店與史進、李忠分別,回到住處仍憤憤不平,難以入睡。

  第二天,魯提轄讓金氏父女走後,在店裡坐瞭兩個時辰,(www.share4tw.com)約莫著他們走遠瞭,就去找鄭屠去瞭。

  魯提轄先要十斤豬肉,切作臊子,不要肥肉,要鄭屠親自切。切好後魯提轄又讓切十斤肥的,不要瘦的在上面,切成碎肉。魯提轄又要十斤軟骨,切碎,鄭屠說:“你在戲弄我嗎?”魯提轄說:“戲弄你怎麼瞭。”用碎肉灑瞭過去。鄭屠拿一把尖刀打算刺魯提轄,而他撲的一拳,正打在鄭屠的鼻子上,打得鮮血進流,鼻子歪在一邊,卻便似開瞭個油醬鋪,咸的;酸的;辣的一發都滾出來。鄭屠說:“打得好。”提轄說:“直娘賊!還敢應口!”沖著眼眶又是一拳,打得眼棱縫裂,烏珠進出,也似開瞭彩帛鋪,紅的、黑的、紫的都綻將出來,鄭屠求饒,而魯提轄因偏不饒他,沖著太陽穴一拳,卻似做瞭一個全堂水陸的道場、磬兒、鈸兒、鐃兒一齊響。魯達看他沒氣瞭,怕吃官司,假意說瞭幾句話跑瞭。

  3、誤闖白虎堂

  因他的妻子長得漂亮,所以被高俅兒子高衙內調戲,自己也被高俅陷害風雪山神廟被發配滄州牢城看守天王堂草料場時,又遭高俅心腹陸謙放火暗算。林沖殺瞭陸謙火燒草料場雪夜上梁山。(讀後感)

  1. 水滸傳讀後感
  2. 《水滸傳》讀後感
  3. 讀《水滸傳》有感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