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鋒的故事 關於雷鋒的故事

  雷鋒的故事 關於雷鋒的故事

  苦難的童年

  祖父雷新庭,多年靠種地主唐四滾子10畝田,勉強維持一傢半飽的生活,在高地租、高利貸和苛捐雜稅的盤剝下得瞭重玻雷鋒3歲那年冬天,地主唐四滾子,逼雷新庭一定要在年關前還清租債,雷新庭年關時節含恨去世。

  父親雷明亮,參加過毛主席領導的湖南農民運動,當過自衛隊長。一九三八年被抓夫,遭到國民黨的毒打,造成內傷殘疾,回到傢鄉後邊養病邊種地勉強度日。一九四四年又遭到日寇毒打,傷勢更加嚴重,翌年秋天終於死去。

  母親張元潢出生在一個鐵匠傢裡,十幾歲後被送到雷傢做瞭童養媳。成婚後辛苦操持一傢人的生活,在公爹、丈夫、大兒子、小兒子相繼辭世後生活日益艱難,在受到地主的凌辱及逼害之後,於一九四七年中秋節之夜懸梁自荊。

  哥哥雷正德,十二歲時外出當瞭童工,在繁重勞動的折磨下得瞭童子癆(肺結核)。一天,他突然昏倒在機器旁,軋傷瞭胳膊和手指。被解雇後又到一傢印染作坊當瞭童工,由於勞累過度,肺病加重,又無錢醫治,沒幾天就死去瞭。

  雷鋒出生於一九四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出生在湖南省望城縣簡傢塘村的一個貧苦農民的傢庭裡。

  難忘的傷痕

  雷鋒在不滿七歲時就成瞭孤兒。本傢的六叔奶奶收養瞭他。他為瞭幫助六叔奶奶傢,常常去上山砍柴,可是,當地的柴山都被有錢人傢霸占瞭,不許窮人去砍。雷鋒有一天到蛇形山砍柴,被徐傢地主婆看見瞭,這個地主婆指著雷鋒破口大罵,並搶走瞭柴刀,雷鋒哭喊著要奪回砍柴刀,那地主婆竟舉起刀在雷鋒的左手背上邊連砍三刀,鮮血順著手指滴落在山路上……

  立志參軍

  一九四九年八月,中國人民解放軍路過雷鋒的傢鄉。雷鋒看見宿營的隊伍一住下來便向老鄉問寒問暖,還幫助老鄉挑水,掃地。買柴買菜按價付錢,不拿群眾的一針一線,就從心底萌生瞭要參軍的願望。雷鋒找到部隊的連長,堅決要當兵,當連長得知他苦難的身世後告訴他還小,等長大瞭才能當兵,並把一支鋼筆送給瞭他,鼓勵他要好好學習,長大瞭才能保衛和和建設中國。

  參加兒童團

  一九五零年,鄉裡成立瞭農民協會,進行瞭土地改革,雷鋒積極投入瞭這場運動,當瞭兒童團長,站崗,放哨。巡邏,防止敵人破壞,他還學會瞭說快板,搞宣傳。

  學生時代

  一九五零年夏天,鄉政府保送孤兒雷鋒免費讀書。一九五六年夏天,從荷葉壩小學畢業,幾年裡,雷鋒克服困難,勤奮學習,受到師生的的一致好評。他幫助落後的同學,愛護集體的糧食,並與壞份子做鬥爭,受到學校老師、同學和鄉親們的一致好評。在畢業典禮上,他上臺發言,毅然要求留在農村,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貢獻自己微薄的力量。

  走上工作崗位

  一九五六年九月,雷鋒在鄉政府做通信員,十一月,年滿十六歲的雷鋒被推薦到望成縣委做公務員。一九五七年,雷鋒光榮地年經被評為機關模范工作者。

  一九五八年春天,雷鋒來到困山湖農場當瞭一個拖拉機手。

  一九五八年九月,雷鋒來到鞍鋼做瞭一名C-80推土機手。

  一九五九年八月,雷鋒來到弓長嶺焦化廠參加基礎建設。第二年夏季的一天,他帶領夥伴們冒雨奮戰,保住瞭7200袋水泥免受損失,《遼陽日報》報道瞭雷鋒搶救水泥的事,贊揚他舍己為人的事跡。

  雷鋒在鞍山和焦化廠工作瞭一年零二個月,曾三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五次被評為標兵,十八次被評為紅旗手,榮獲“青年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稱號。

  參加人民解放軍

  參軍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初,新一年的征兵工作已經開始,雷鋒迫切要求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但鑒於焦化廠的征兵名額有限,且雷鋒在工地的表現十分突出,領導也舍不得放他走,就不同意他報名。這可急壞瞭雷鋒,他跑瞭幾十裡路,來到遼陽市人民武裝部向餘政委講起自己的經歷,表明他參軍的志願和決心。

  武裝部的餘政委和工程兵派來的接兵的領導專門研究瞭雷鋒的入伍問題,認為他是苦孩子出身,經過實際工作的鍛煉,政治素質好,入伍動機明確,雖然身高1.54米,體重不足55公斤,身體條件差些,但他在農場開過拖拉機,在工廠開過推土機,多次被評為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和先進工作者。相信他入伍會成長得更快。最後決定批準雷鋒入伍。

  一九六零年一月八日,雷鋒領到瞭入伍通知書,隨新兵一同由遼陽來到駐地營口市。他做為新兵代表在歡迎戰友入伍大會上講話。

  雷鋒所在團是有著光榮戰爭歷史的部隊,他決心以實際行動發揚優良傳統,開飯時,他主動給大夥讀報,宣傳黨的政策:休息時,他教大傢唱歌,雷鋒在這個大傢庭裡感受到無此的溫暖,由於他身小臂力弱,開始練投手榴彈時不合格,他天不亮就消消地出去練習,十幾天後,他終於和其他同志一樣,在實彈學習中得到瞭優秀。

  後來居上

  新兵訓練結束後,雷鋒被分到運輸連當汽車兵,“服從革命需要,革命需要我去燒木炭,我就去做張思德;革命需要我去堵槍眼,我就去做黃繼光”.這是雷鋒向組織上表明的態度。

  雷鋒性格開朗,平時很活躍,教唱歌,辦墻報,說快板樣樣都行,上級領導安排他參加戰士演出隊,他就起早貪黑地背臺詞,後來考慮到雷鋒的湖南口音與大傢的普通話不協調,影響演出效果,他就主動提出換下自己,而集中精力為演出做好後勤工作,大傢雖沒有看到雷鋒的表演,但臺上的每一個節目都包含著雷鋒的辛勤勞動,和他那處處關心集體,一切服從工作需要的精神。

  雷鋒回到運輸連後,便投入到緊張的學習駕駛技術之中去,針對缺少教練車的現狀,他帶領大傢做瞭一個汽車駕駛臺。雷鋒廢寢忘食地學習技術,被大傢一致推舉為技術學習小組長。五月份,雷鋒成為瞭一名合格的駕駛員,被分到二排四班,交給一臺13號車上瞭建設工地。

  釘子精神

  施工任務中,他整天駕駛汽車東奔西跑,很難抽出時間學習,雷鋒就把書裝在挎包裡,隨身帶在身邊,隻要車一停,沒有其他工作,就坐在駕駛室裡看書。他在日記中寫下這樣一段話:“有些人說工作忙,沒時間學習,我認為問題不在工作忙,而在於你願不願意學習,會不會擠時間。要學習的時間是有的,問題是我們善不善於擠,願不願意鉆。一塊好好的木板,上面一個眼也沒有,但釘子為什麼能釘進去呢?這就是靠壓力硬擠進去的。由此看來,釘子有兩個長處:一個是擠勁,一個是鉆勁。我們在學習上也要提倡這種”釘子“精神,善於擠和鉆。

  一次義務勞動

  一九六零年初夏的一個星期天,雷鋒肚子疼得很厲害,他來到團部衛生連開瞭些藥回來,見一個建築工地上正熱火朝天地進行施工,原來是給本溪路小學蓋大樓,雷鋒情不自禁地推起一輛小車,加入到運磚的行列中去,直到中午休息,雷鋒被一群工人圍住瞭,面對大傢他說:”我們都是為社會主義建設添磚加瓦,我和大傢一樣,隻要盡瞭自己的一點義務,也算是有一份光發一份光吧!“這天下午,打聽到雷鋒名字及部隊駐地的市二建公司組織工人敲鑼打鼓送來感謝信,大傢才知道病中的雷鋒做瞭一件好事,過瞭個特殊的星期天。

  可敬的“傻子”

  一九六零年八月,駐地撫順發洪水,運輸連接到瞭抗洪搶險命令。雷鋒忍著剛剛參加救火被燒傷的手的疼痛又和戰友們在上寺水庫大壩連續奮戰瞭七天七夜,被記瞭一次二等功。

  望花區召開瞭大生產號召動員大會,聲勢很大,雷鋒上街辦事正好看到這個場面,他取出存折上在工廠和部隊攢的200元錢(存折上203元)跑到望花區黨委辦公室要捐獻出來,為建設祖國做點貢獻,接侍他的同志實在無法拒絕他的這份情誼,隻好收下一半。另100元在遼陽遭受百年不遇洪水的時候捐獻給瞭遼陽人民。在我國受到嚴重的自然災害的情況下,他為國傢建設,為災區捐獻出自已的全部積蓄,卻舍不得喝一瓶汽水。

  團結友愛

  雷鋒把自己的藏書拿出來供大傢學習,被人們稱為“小小的雷鋒圖書館”.他幫助同志學習知識,同班戰友喬安山文化程度低,雷鋒就手把手地教他認字,學算術。同班戰友小周父親得瞭重病雷鋒知道後以小周的名義給傢裡寫瞭信又寄去10元錢。戰友小韓在夜裡的出車中棉褲被硫酸水燒瞭幾個洞,雷鋒值班回來發現後,把自己的帽子拆下來一針一針地為小韓補好褲瞭,輕輕地蓋在他身上。知道這個情況的喬安山說:“為瞭給你補褲子,雷鋒半宿都沒睡!”

  人民的勤務員

  從一九六一年開始,雷鋒經常應邀去外地作報告,他出差機會多瞭,為人民服務的機會就多瞭,人們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雷鋒出差一千裡,好事做瞭一火車”.

  一次雷鋒外出在沈陽站換車的時候,一出檢票口,發現一群人圍看一個背著小孩的中年婦女,原來這位婦女從山東去吉林看丈夫,車票和錢丟瞭。雷鋒用自己的津貼費買瞭一張去吉林的火車票塞到大嫂手裡,大嫂含著眼淚說:“大兄弟,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單位的?”雷鋒說:“我叫解放軍,就住在中國”.

  五月的一天,雷鋒冒雨要去沈陽,他為瞭趕早車,早晨5點多就起來,帶瞭幾個饅頭就披上雨衣上路瞭,路上,看見一位婦女背著一個小孩,手還領著一個小女孩也正艱難地向車站走去。雷鋒脫下身上的雨衣披在大嫂身上,又抱起小女孩陪他們一起來到車站,上車後,雷鋒見小女孩冷得發顫,又把自己的貼身線衣脫下來給她穿上,雷鋒估計她早上也沒吃飯,就把自己帶的饅頭給她們吃。火車到瞭沈陽,天還在下雨,雷鋒又一直把她們送到傢裡。那位婦女感激地說:“同志,我可怎麼感謝你呀!”過年的時候,戰友們愉快地在一起搞些各種文娛活動。雷鋒和大傢在俱樂部打瞭一陣乒乓球,就想到每逢年節,服務和運輸部門是最忙的時候,這些地方是多麼需要人幫忙埃他放下球拍,叫上同班的幾個同志,一起請假後直奔附近的瓢兒屯車站,這個幫著打掃候車室,那個給旅客倒水,雷鋒把全班都帶動起來瞭。

  雷鋒就是選擇永不停息地,全心全意地為人民做好事,難怪人們一見到為人民做好事的人就想起雷鋒。

  孩子們的知心人

  一九六零年十月以後,雷鋒先後擔任瞭撫順市建設街小學(即現在的雷鋒小學)和本溪路小學校外輔導員。

  雷鋒平時工作。學習都很忙,他隻能利用午休時間或風雨天不能出車的日子請假到學校去找教師,同學談心,或進行其他輔導活動。他善於團結小朋友,啟發他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雷鋒以高度的使命感。責任感,辛勤培養下一代茁壯成長。共表團撫順市委為表彰雷鋒的事跡,曾於一九六二年五月二十八日頒發獎狀,上面寫著:“獎給優秀輔導員雷鋒同志,保持光榮,繼續前進”.

  模范班長

  一九六一年九月,全團上下一致推舉雷鋒為撫順市人大代表。

  雷鋒參加完人代會回到連裡就擔任瞭二排四班班長,在他的帶領下,四班成瞭“四好班”,雷鋒也成瞭全連的四好班長。

  一天傍晚,天下起大雨,雷鋒見公路上一位婦女懷裡抱著小孩,手裡還拉著小孩,身上還背著包袱,在嘩嘩的大雨中一步一滑地走著,雷鋒忙上前一打聽,才知道這位大嫂從外地探親歸來,要去十幾裡外的樟子溝去,她著急地說:“同志啊,今天雨都把我澆迷糊瞭,這還有孩子,我哭也哭不到傢啊!”

  雷鋒把雨衣披在大嫂身上,抱起那個大一點的孩子冒雨朝樟子溝走去,寧可自己淋得透濕,一直走瞭兩個多小時,才把她們母子送到傢。

  謙虛謹慎

  雷鋒入伍以來,多次立功受獎,他被選為市人大代表,出席過沈陽軍區首屆共青團代表會議,他的照片,日記和模范事跡。通過報紙。電臺作瞭廣泛的宣傳,雷鋒陸續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熱情贊揚他的來信,他在日記中寫下瞭這樣一段話:“我的一切都是黨給的,光榮應該歸於黨,歸於熱情幫助我的同志,至於我個人做的工作,那是太少瞭,我這麼一點點貢獻,比起對我的要求和期望還是很不夠的……”

  好事做瞭一火車

  雷鋒出差去安東,去參加沈陽部隊工程兵軍事體育訓練隊。他出差一千裡,好事做瞭一火車。

  從撫順一上火車,他看到列車員很忙,就動手幹瞭起來。擦地板,擦玻璃,收拾小桌子,給旅客倒水,幫助婦女抱孩子,給老年人找座位,接送背大行李包的旅客。這些事情做完瞭,他又拿出隨身帶的報紙,給不認識字的旅客念報,宣傳黨的政策。一直忙到沈陽。

  到沈陽車站換車的時候,他發現檢票口吵吵嚷嚷圍瞭一群人,近前一看,原來是一個中年婦女沒有車票,硬要上車。

  人越圍越多,把路都堵住瞭。雷鋒上前拉過那位大嫂說:

  ”你沒有票,怎麼硬要上車呢?“

  那大嫂急得滿頭汗地解釋說:”同志,我不是沒車票,我是從山東老傢到吉林看我丈夫的,不知啥時候,把車票和錢都丟瞭。“

  雷鋒聽她說的是真情實話,就說:”別著急,跟我來。“

  他領著大嫂到售票處,用自己的津貼費被瞭一張車票,塞到她手裡說:”快上車吧,車快開瞭。“那大嫂說:”同志,你叫什麼名字,哪個單位的,我好給你把錢寄去。“雷鋒笑道:”我叫解放軍,就住在中國。“就轉身走瞭。那位大嫂走上車廂還感動得眼淚汪汪的向他招手。

  雷鋒從安東回來,又在沈陽轉車。他背起背包,過地下道時,看見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大娘,拄著棍,背瞭個大包袱,很吃力地一步步邁著,雷鋒走上前去問道:”大娘,你到哪去?“

  老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俺從關內來,到撫順去看兒子呀!“

  雷鋒一聽跟自己同路,立刻把大包袱接過來,手扶著老人說:”走,大娘,我送你到扶順。“

  老人高興地一口一個好孩子地誇他。

  進瞭車廂,他給大娘找瞭座位,自己就站在旁邊,掏出剛買來的面包,塞瞭一個在大娘手裡,老大娘往外推著說:

  ”孩子,俺不餓,你吃吧!“

  ”別客氣,大娘,吃吧!先墊墊饑。“

  ”孩子,孩子“這親熱的稱呼,給瞭雷鋒很大的感觸,他覺得就像母親叫著自己小名似的那樣親切。他在老人身邊,和老人嘮開瞭傢常。老人說,他兒子是工人,出來好幾年瞭。她是第一次來,還不知道住在什麼地方哩。說著,掏出一封信,雷鋒接過一看,上面的地址他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老人找兒子的急切心情,就說:”大娘,你放心,我一定幫助你找到他。“

  雷鋒說到做到,到瞭撫順,背起老人的包袱,攙扶著老人,東打聽,西打聽,找瞭兩個多小時,才找到老人的兒子。

  這些事後來被戰友們知道瞭。有人評論說:

  ”嘿,雷鋒出差一千裡,好事做瞭一火車!“

  雷鋒卻並沒當一回事。

  雷鋒關心群眾是一貫的。有一天,他正在部隊駐地附近擦洗汽車。突然陰雲聚擾,下起瞭雨。他連忙拉開帆佈蓋車,一抬頭,發現公路上有個婦女帶著兩個孩子,懷裡抱著個小的,手裡拉著個大的,肩上還背著個包袱,”叭嘰叭嘰“膛著泥水,在大雨中吃力地走著。

  雷鋒跳下車來,迎上前去一打聽,原來她姓紀,從哈爾濱來,要到樟子溝去。她發愁地說:”兄弟呀,叫雨澆得,我都迷糊瞭,往哪走是正路呢?“

  雷鋒聽瞭,看看她背這麼大的包,還帶兩個孩子,天又快黑瞭,下著這麼大的雨,怎麼走呀!就說:”大嫂,你在這裡等等……“他連忙跑回宿舍,拿來瞭自己的雨衣給紀大嫂披上,接過孩子來替她抱著,冒著風雨送她們回傢。

  一路上,那孩子冷得直打哆嗦,雷鋒又脫下瞭自己的衣服給孩子穿上,一直走瞭將近兩個小時,才把她們送到傢。紀大嫂感激地說:”兄弟,我一輩子也忘不瞭你的情意啊!“

  雷鋒說:”軍民是一傢,何必說這個……“

  風還在刮,雨還在下,天也黑瞭。紀大嫂和傢裡人再三勸他宿下,等明天天晴瞭再走。雷鋒想:刮風下雨算什麼?一定得趕回部隊,明天還要照常出車呢!就辭別瞭他們,又渾身濕淋淋地冒著風雨連夜跑瞭回來。

  添磚有一個星期天,雷鋒肚子痛,他趴在床上忍瞭一會,想硬挺過去,但又一想,明天還要出車,這樣疼下去可不行,趕快爬瞭起來,跑到衛生連。

  值班醫生問瞭問病情,按瞭按肚子,給瞭些藥片,囑咐說:”不要緊,回去用熱水袋壓一壓肚子,好好休息休息就好瞭,可別再累著呀!“

  雷鋒往回走,路過一個建築工地,工地上那熱烈的勞動場面,一下子把他吸引住瞭。他心裡贊嘆著:”嘿,真瞭不起,不久以前,這裡還是一片煤渣地,現在就要蓋起高樓大廈瞭。“在這裡勞動的人,個個汗流浹背,幹勁十足。砌磚的和運磚的,展開瞭社會主義勞動競賽,擴音器裡響著一個尖嗓子姑娘的聲音,鼓動得整個工地熱氣騰騰的。他正要離開這裡,忽聽得那尖嗓子姑娘喊道:”……砌磚的同志大顯身手,以懲每小時一千二百塊的速度,打破瞭過去的紀錄,運磚的同志加油呀!“雷鋒回身一看,見運磚的兩人一輛小車,一個拉一個推,個個幹得挺歡,還是供不上砌磚的需要。他忘瞭肚子痛,跑到推磚場,操起一輛小車就幹起來。他一個推一輛車,裝得滿滿的;上坡時挺費力,幾個工人趕來幫助他,有個工人問道:”同志,誰叫你來的?“雷鋒笑著逗他說:”你們叫我來的呀!“”我們?“”是呀,你們為瞭社會主義,幹得熱火朝天,就不許我來嗎?“

  雷鋒覺得能為社會主義建設添一塊磚,也是好的,他越幹越高興,推著小車跑得飛快,一口氣推瞭十幾車,臉上的汗珠子直淌,衣服全濕透瞭。工地上的人都很納悶:”哪兒來瞭這麼個解放軍戰士,幹得這麼帶勁!“有的說:嘿,真瞭不起,解放軍同志幹什麼都是好樣的!”

  有一位工人端來一碗水,對雷鋒說:“同志,喝碗水,休息一下吧。”

  雷鋒說:“不累,謝謝。”接過碗,一飲而盡,用手背抹瞭抹嘴,又推磚去瞭。

  運磚供應不上的情況很快轉變瞭。當雷鋒剛剛裝好一車磚的時候,尖嗓子的廣播員甩著辮子跑出來,問雷鋒:

  “喂,同志,你是哪個部隊的?叫什麼名字?”

  “你問這個幹啥?”

  “你給我們帶來很大鼓舞,大傢要求寫篇稿子表揚表揚你。”

  雷鋒說:“我今天沒事兒,到這兒幹點活是應該的。有啥可表揚的。”說罷,推上車就走。

  廣播員感動地望著他的背影,自言自語:“還向我保密哩,我非打聽出你的名字不可!”

  整個工地你追我趕,熱火朝天,大傢越幹越歡。上半天,超額完成瞭施工任務。中午,勞動結束後,雷鋒拿起軍衣,準備回連隊時,一幫工人忽地把他圍住瞭。這個和他握手,那個向他致謝。一個穿白襯衣的人,上前來拉住他的手,熱情地說:“你到這裡來勞動,給我們的鼓舞不校”

  雷鋒不好意思地說:“這有什麼!我和大傢一樣,隻是盡瞭我應盡的義務。”

  那位女廣播員又問道:“可是幹瞭半天,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麼呢?”

  “我該回去瞭……”雷鋒拔腿就走。

  廣播員故意板起面孔說:“同志,廣播你的事跡,不能看成光是對你的表揚,這對我們今後的工作,也會有推動作用呀!”

  雷鋒隻好說出瞭自己的名字。那位廣播員一甩辮子,笑著跑。不一會兒,她那尖嗓子傳遍瞭工地:

  “感謝解放軍,向雷鋒同志學習……”

  紅領巾的知心朋友

  雷鋒藏著兩件心愛的東西:一條紅領巾,一個大隊長臂章。他從傢鄉到鞍鋼,又從鞍鋼到解放軍部隊,這兩件東西,始終帶在他身邊。部隊駐地附近,有好幾所小學校,上學、放學的時候,少先隊員們見瞭解放軍叔叔,不是敬禮,就是問好。雷鋒每次看到他們幸福的笑臉,就會想起自己的童年,和曾經幫助他“天天向上”的組織。1960年10月間,他擔任瞭撫順市建設街小學和本溪路小學少先隊組織的校外輔導員。他的工作任務很緊張,但他經常利用中午休息時間,或者在大風大雨不能出車的時候,跑到學校去,和教師、輔導員、隊員們談心。平日裡,他也抓緊一切機會,從報紙上、刊物上搜集革命領袖、革命先烈和革命英雄的故事,記在自己的日記本上,一有工夫就講給孩子們聽。他愛孩子們,孩子們也愛他,把他看成自己最親密的朋友。

  一個陽光燦爛的中午,雷鋒穿著嶄新的軍裝,胸前飄著鮮艷的紅領巾向建設路小學走去。紅領巾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把他的臉映得紅彤彤的。

  他一踏進小學校門,馬上就被一群孩子圍住瞭。孩子們像群喜鵲,跳著、歡呼著:

  “歡迎雷鋒叔叔。”

  “請雷鋒叔叔講故事!”

  雷鋒和孩子們到一起,就高興得閉不住嘴地笑。今天,他剛出車回來,本來身體很乏,可一想到孩子們希望他多來玩,也就忘瞭休息,放下飯碗,換瞭衣服,就跑來瞭。

  雷鋒和孩子們接近多瞭,他發現有許多孩子本來是很聰明的,可就是調皮慣瞭,自己約束不住自己,違犯紀律,還影響學習。因此他覺得當輔導員,應該想盡一切辦法,把這些孩子領上正路來。

  建設路小學六年級有個小馬。這孩子很令俐,很活潑,就是調皮得要命,整天打打鬧鬧不好好聽課,個子老大瞭還沒戴紅領巾。中隊委員們氣得都不理他瞭。雷鋒知道瞭這件事,就說服隊幹部們:

  “小馬是你們的同學,大傢有責任幫助他。他功課不好,要吸收他參加學習小組,幫助他趕上來,怎麼好不理他呢?”

  中隊委員們說:“他不聽同學們的話,怎麼幫助他呀!”

  雷鋒說:“不要緊,我們一起想辦法。”

  這以後,雷鋒就經常註意接近小馬,給他講故事,跟他談心,約他到宿舍來玩兒。“

  經過雷鋒和老師的教育,和少先隊的幫助,小馬逐漸克服瞭愛玩愛鬧的缺點,學習也進步瞭。當他第一次戴上紅領巾,見到雷鋒的時候,他緊緊拉住雷鋒的雙手,激動地說:”雷鋒叔叔,我加入少年先鋒隊啦!“

  可敬的傻子

  天快暖瞭,連隊裡發放夏衣,每人兩套單軍裝,兩套襯衣,兩雙膠鞋。大傢喜滋滋地向事務長領來瞭衣服。發到雷鋒的時候,他卻說:”我隻要一套軍裝,一件襯衣和一雙膠鞋就夠瞭!“

  事務長奇怪地問道”為什麼隻要一套?“

  他說,”我身上穿的軍裝,縫縫補補還可以穿,我覺得現在穿一套打補釘的衣服,比我小時穿的要好上千萬倍呢!剩下的兩套衣服交給國傢吧!“

  雷鋒對於物質,即使浪費瞭一丁點兒都覺得心疼。他釘瞭一個木箱子,裡面螺絲帽呀,鐵絲條呀,牙膏皮呀,破手套呀,真是什麼都有,他把這叫做”聚寶箱“.

  要是車上缺瞭個螺絲,壞瞭個零件,他都先到”聚寶箱“裡找,能代用的就代用。要是擦車佈實在爛得不能用瞭,他就從”聚寶箱“裡找出破手套,洗幹凈瞭作擦車佈。至於牙膏皮、鐵絲條什麼的,他積到一定數量就賣給收破爛的,得瞭錢全部交給公傢。

  雷鋒的生活很簡樸,從來不隨便花一分錢。組織上每月發給他的津貼,他留下一角錢交團費,兩角買肥皂,再用些錢買書,好擴充他的”小圖書館“,其餘的錢,全部存入銀行。他穿的襪子,補瞭一層又一層,最後,完全改瞭樣,還舍不得丟。他用的搪瓷臉盆,漱口杯,上面的搪瓷幾乎掉光瞭,他也舍不得買新的。有的同志實在不明白,就問他:

  雷鋒呀,你就一個人,沒傢沒業的,幹嗎這樣苦熬自己?”

  雷鋒說:“誰說我苦熬自己?現在的生活,比起我過去受的苦,真是好上天瞭。”

  又說:“誰說我就一個人,沒傢沒業?我們祖國大傢庭有六億多人口呢。為瞭改變祖國一窮二白的面貌,黨中央號召咱們發憤圖強,艱苦奮鬥,這樣做不對嗎?”

  有的同志就說:“國傢那麼大,也不缺你那幾塊錢哪!”

  雷鋒說:“積少成多啊!每人一天節約一角錢,你算算,全國一天節約多少錢?當瞭國傢的主人,不算這毛帳還行?”

  有人說:“雷鋒是傻子,是小氣!”

  雷鋒以自己的行動,回答瞭那些不理解他的人們。

  那是一個美好的日子,駐地附近的人民,歡欣鼓舞,敲鑼打鼓,慶祝城市人民公社的成立。

  他心裡也非常喜悅,他想,在這個時候,自己能為公社做點什麼好事呢?想著想著,瞭跑到儲蓄所,把自己兩年來在工廠、部隊積下的二百元錢,全部取瞭出來,一陣風似地,跑到望花區和平人民公社黨委辦公室,把錢往桌上一放,說:

  “我早就盼望這一天瞭!這是我對望花區人民公社的一點心意,收下吧!”黨委辦公室的同志,很受感動,說:“同志!我們收下你的這份心意,錢,我們不能收,你留著自己用,或寄到傢裡去。”

  雷鋒說:“人民公社就是我的傢。我的錢就是給傢裡用的。”他又說:“我在苦裡生,甜裡長,沒有大我,就沒有小我。黨和人民給瞭我一切,我要把一切獻給人民和黨。這錢是黨和人民給我的,現在就讓它為人民事業發揮一點作用吧”.

  雷鋒苦苦要求,公社仍然不肯收下,直到他說得哭瞭起來,公社的同志才答應收下一半。這件事大大地鼓舞瞭全體公社社員。他們說:“我們一定辦好人民公社,答謝解放軍……”

  1960年夏末,報紙上發表瞭一條消息:遼陽地區遭到瞭百年不遇的大小災。

  對遼陽,雷鋒有說不盡的深情厚誼啊!他在那兒參軍,在那兒住過,勞動過。他馬上懷念起那裡的夥伴們,那裡的鄉親們……看瞭報,他急得直嘆氣。

  當他在報紙上看到黨中央派飛機給災區人民送糧又送衣的時候,心裡想:“黨中央這樣關心災區人民,我這個人民戰士,此刻能為災區人民做點什麼呢?……”他想到自己還有公社退回來的那一百元錢,便連忙寫瞭封慰問信,頂著大雨,立刻跑到郵局,把一百元錢和信一起寄到遼陽去瞭。

  他在日記上寫道:“有些人說是我傻子,是不對的。我要做一個有利於人民、有利於國傢的人。如果說這是傻子,那我甘心願意做這樣的傻子的,革命需要這樣的傻子,建設也需要這樣的傻子。”

  1. 雷鋒助人為樂的故事
  2. 學習雷鋒的小故事
  3. 雷鋒小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