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奔跑,讓自己的靈魂做主

  為自己奔跑,讓自己的靈魂做主

  文/儲秋實

  北國的深秋,萬物開始凋謝,朔風陣陣,紅葉飄零。一聲嘹亮的啼哭,劃破秋的寂靜,一個非凡的生命降臨人世。一位富商的傢中,多瞭幾分繁忙,多瞭幾分喜悅。他就是李叔同,後來的弘一大師。早年嚴格的傢教,使他成為一名紳士,少年完善的教育使他成為文人,自己的勤奮又使他成為畫傢。青年時,他遠渡重洋到日本留學,並在日本娶妻生子。這時的他,可謂達到完美。人間凡是想得到的優點他幾乎都擁有:高大帥氣,詩文書畫,珍寶錢財,應有盡有,而且傢庭和睦。

  正是這樣一個人,在一個極其普通的夜晚,隻身前往杭州一傢寺廟遁入空門,法號:演者。

  這時的他已經是享譽國內外的名畫傢。

  他的傢人和朋友都來勸他還俗,但都被拒絕。有人問他為什麼要出傢,他隻是淡然答道:“我想來就來瞭”.這句話令多少人震驚。在現今的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夠“心不為形役”?世俗的世界上讓多少飲食男女承擔瞭欲望的負載。他卻輕松地從中走出,讓人感嘆也讓人敬佩。

  當時的國畫大師金智勇對他的行為也不理解,並親自到杭州看他。而他的問答卻是:“我能做到最好,所以我就選擇瞭。”此後的他一心鉆研佛法,足不出戶,終於成瞭佛學專傢,被人們尊稱為弘一法師。

  這是一次世俗與心靈的交戰,這也是一次“心”和“形”的較量。

  人定時分,獨自側倚欄桿,回看歷史長河,人生隻不過是轉瞬而逝的浪花。自己的一生應由自己掌握,無需受世俗左右。在短暫的一生中,讓自己的靈魂做主,即使在風燭殘年之時也不會有悔恨一生的虛度。正如公元4世紀時的荷馬,他處在一個迷茫的時代,當時沒有人知道未來是什麼樣的社會。人們縱酒歡歌,而荷馬卻在人聲的喧鬧中跟隨自己的靈魂,獨自寒窗瀝血,青燈走筆,為自己奔跑,用靈魂鑄造瞭《荷馬史詩》,同時也鑄就瞭自己不朽的名聲。

  跟隨自己,為自己奔跑,抵制物欲的襲擊,使心不為形役。即使自己不能成為聖人,隻要心中有瞭聖人的目標,在別人眼裡,你也將成為一位聖者。

  1. 沒有一雙鞋子不是用來奔跑的
  2. 沒有傘的孩子必須努力奔跑
  3. 為瞭生存和榮譽的奔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