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羞辱為人生加油

  用羞辱為人生加油

  文/王愛軍

  咸豐十年(1860年),河南固始縣令張曜被提拔為知府,不久又擢升為河南佈政使,接連的喜訊讓張曜倍感“春風得意馬蹄疾”。然而正在這時,一份彈劾他的奏章,打碎瞭他的升官夢。

  寫奏章的人叫劉毓楠,時任禦史之職,參劾張曜倒也沒什麼貪污受賄之類的大事,隻是說他“目不識丁”,沒文化,當個武官還可以,當一省的行政首腦恐怕不太合適。

  劉毓楠的彈劾,正擊中瞭張曜的痛處。他幼年失學,最不喜歡讀書,隻喜歡糾集一群同齡少年,以頭領自居,指揮他們持竿結陣,沖殺戰鬥。年長一些,便在賭場混生活,於打打殺殺之間,練就一身好武藝。清咸豐初年,農民起義風起雲湧,天下大亂,張曜趁機入伍從軍,得到瞭用武之地,因為智退捻軍有功,深得欽差大臣僧格林沁的賞識,賜號霍欽巴圖魯(勇士之意),並破格任命他為固始縣令。說起來,上馬提槍,他是把好手;下馬寫字,無異趕鴨子上架。

  咸豐皇帝看到劉毓楠的奏章,也覺得很有道理,於是下詔免去瞭張曜的河南佈政使職務,改授為南陽總兵。雖然官階待遇沒有太大變化,但這在官場“重文輕武”的傳統觀念下,畢竟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遭此羞辱的張曜起初憤憤不平,可不是嘛,沒傷著誰,也沒惹著誰,憑什麼已經戴在頭頂的烏紗帽被摘瞭下來?可冷靜下來一想,劉毓楠也沒說錯。他很後悔年少時沒好好學習,痛定思痛,決心補上這塊短板,再也不給別人瞧不起的口實。

  老師是現成的,夫人張李氏閨名雪如,不僅容貌俊美,而且熟讀詩書,是個才女。當他把求夫人教他念書的想法跟夫人提起時,沒想到夫人一改往日的溫順,正色回答道:“要教是可以的,不過有一個條件,就是要行拜師之禮,恭恭敬敬地學。”張曜歷來欽佩夫人滿肚子的學問,一聽這個條件,滿口應承,馬上穿起朝服,讓夫人坐在孔子牌位前,對她行拜師之禮,正式入門成瞭夫人的弟子。

  張曜可不是和夫人尋開心,他來的可是真的。從此以後,凡公餘時間,都由夫人教他讀經史。每當他腦筋不轉彎兒,或學習有些厭倦、懶惰,夫人一擺老師的架子,他就嚇得躬身肅立聽訓,不敢稍有不敬。

  為瞭時刻銘記當初的羞辱,張曜請人刻瞭一方“目不識丁”的印章,經常佩在身上,隨時鞭策自己。天道酬勤,幾年之後,張曜終於成為一個很有學問的人。他不僅能自己草擬奏疏,而且文筆雅馴,頗有才氣,被稱為“淹通圖史,詩文皆有古法”.後來,他升任山東巡撫,又有人想起他的歷史,再寫奏章參他“目不識丁”.這次,他不再選擇沉默,上書請皇上面試,結果都被他的學問所折服,從皇上到大臣無不暗暗稱奇。

  張曜自然忘不瞭夫人的功勞,對她始終懷有一種老師般的敬畏。據說有一天,在巡撫大堂上,張曜突然問眾幕僚:“你們都怕老婆嗎?”眾人回答:“不怕!”張曜聽後大吃一驚說:“什麼,你們竟然連老婆都不怕?”

  怕老婆的巡撫並不好笑,在老婆的教導下,張曜手不釋卷,文化修養大大提高,也使他對諸多政務能以闊大的胸襟坦然處之,無論領兵追隨左宗棠收復新疆,還是在山東巡撫任上治理黃河、興辦水利,他的戰功政績都可圈可點,不僅受到皇上的表揚,更贏得瞭百姓的愛戴,他在黃河大壩所植的柳樹,被稱為“張公柳”.當他在抗洪一線病發逝世,濟南人民感其恩德,尊他為黃河的“大王”,並在大明湖邊為他修建祠堂,永久紀念,成為一個在封建時代讓後人懷念的賢官能吏。

  從目不識丁的一介武夫,到文武雙全的封疆大吏,張曜最為感激的,就是當初揭開他傷疤的劉毓楠。後來,劉毓楠因事被彈劾罷職,回瞭老傢,張曜不計前嫌,得知劉毓楠傢貧,便以千金相贈。此後年年都會給予周濟,直到劉毓楠去世。每次給劉毓楠寫信,他都要在落款處蓋上“目不識丁”印,以感念劉毓楠的玉成之德。

  每個人的一生,都難免會有受傷的時候,傷疤給人疼痛,但也會帶給人強壯。就像張曜那樣,曾經不堪的羞辱,卻成為他一生最強勁的動力。

  1. 忍得瞭屈辱,才能成就大事
  2. 貧窮是一種恥辱
  3. 屈辱是一股無形的力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