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上站起的“靈魂行者”

  輪椅上站起的“靈魂行者”

  文/張鵬

  苦難是人生中必修的一門課程

  眼前的這個大男孩,瘦瘦小小的身軀似乎要被埋沒在輪椅中,隨時都可能跌倒似的。他的身高才1.4米,體重隻有20公斤左右。但隻要他一說話,無比堅定的語氣和洪亮有力的聲音便會感染每一個人。

  這個生下來就患有世界性罕見疾病——成骨不全癥的大男孩,叫劉大銘,今年19歲。很早以前,就有醫生預言他活不過兩歲。

  母親趙姣蓮從來沒想過放棄兒子大銘的生命。她至今記得,大銘隻有6個月大的時候,有一次洗澡,胳膊骨折瞭,送到醫院初步診斷為成骨不全癥,這種病的患者被稱為“玻璃娃娃”.這個傢庭的噩夢開始瞭。

  醫生勸她:“對孩子什麼都不要做,活不過兩歲,目前世界上沒有辦法根治。”

  很小的時候,大銘便意識到自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他隻能老老實實地待著,不能玩,不能摔倒。他的活動空間隻有床和沙發。躺在沙發上看書、辨聽別人的腳步聲,成瞭大銘童年為數不多的樂趣。

  後來,他開始躺在床上學畫畫,可惜,學畫不到兩個月,他的左腿又斷瞭。

  在疼痛陪伴的日子裡,大銘喜歡上瞭看書,還背起瞭唐詩。他開始顯露出自己在記憶方面驚人的天賦,簡單的唐詩隻要母親教一遍,他便可以背誦。

  但剛開始沒有一所學校願意接收這個特殊的孩子,學校都擔心孩子的安全問題。到大銘7歲的時候,他已經學完瞭小學的課程。當他在小學校長面前完整寫出自己的名字和傢庭住址後,他被蘭州市正寧路小學錄取瞭。

  2000年,大銘6歲,在北京,他被“國內一流的骨科專傢”判瞭“死刑”.但父母執著地堅持著,沒有放棄他,他們陪著大銘一次次渡過人生的險灘。多年求醫的艱難歷程,讓這個男孩從小便深知人生冷暖,心智遠比同齡人成熟。

  2012年,大銘的病情再度惡化,脊椎嚴重變形為巨大的S形,整個胃部被擠壓成細條狀,牛奶喝不瞭幾口就吐,每頓飯隻能吃三四勺。此時,原本完好的視力也偶爾變得模糊。不得已,大銘全傢再次踏上瞭求醫之路。

  在國內一傢權威醫院,老專傢看完片子,對大銘父親無奈地搖頭說:“一年之內,別考慮做這個手術瞭……最好好好躺著。”

  夢又一次碎瞭,但大銘不甘心。他後來寫道:“我不甘心,不甘心,隻要我能動彈一下,我就會向前走,打倒瞭爬著走,爬不瞭就挪、蹭,管它姿勢多醜陋。”

  2011年,在蘇州舉辦的首屆全國中學生校園詩會上,劉大銘以一首感人肺腑的詩作《靈魂行者》轟動瞭姑蘇城。

  開場白中,這個輪椅上的少年詩人,分享瞭自己的人生:“我覺得苦難是人生中必修的一門課程,成功的背後是看不見的辛酸,而勇敢的背後有著我們無法想象的磨難。每個人都應該在有限的時間裡,綻放出自己無限的生命價值。”

  將軀幹留給病魔,把靈魂留給生活

  “你將軀幹給瞭病魔,卻把靈魂留給瞭生活,你將快樂分享於情感,卻把悲痛留給瞭心窩,你將夢想給瞭青春,卻把苦難留給瞭執著……”這首《靈魂行者》是劉大銘自己生命的寫照。

  大銘的身體曾經需要套上一個沉重的外殼用於支撐矯正骨骼,金屬條貼著肉皮,疼得他青筋暴出,時常昏厥。整個冬天,他的衣服總是濕透的。連晚上睡覺,都得戴著這個硬塑料殼,時間一長,全身好幾處都被磨脫瞭皮。

  他熱愛生命,盡管雙腿無法站立,但他癡迷籃球運動。在他臥室的墻上,貼滿瞭偶像NBA球星科比的海報。

  大銘喜歡科比不僅因為這個著名球星的球技。曾有記者問科比:“你為什麼如此成功?”科比反問記者:“你知道洛杉磯凌晨4點的樣子嗎?”記者搖搖頭。科比說:“我知道每一天凌晨4點洛杉磯的樣子。”這個故事極大地激勵瞭這個輪椅上的男孩。

  “我覺得,活著不再是一個人的事兒,也不僅是為瞭聲望、金錢而奮鬥,目標應該更高、更大,我該將心願放到整個世界,該把輪椅賦予我的財富分享給每個人。”大銘說。

  大銘時刻感到自己時間的緊迫,他不願意“浪費生命”.2012年,被醫生判瞭“死刑”後,他預感到自己生命或許快走到瞭盡頭。他白天上課,晚上寫作,直到第二天凌晨兩三點,他希望寫出一部能“流傳的書”.

  因為坐著脊椎會疼,所以他寫作時隻能趴著,這樣他常常感覺呼吸不順暢,手臂酸疼。

  沒有什麼比上學更令他感到來之不易的瞭。為瞭上學,他差點因隱瞞病情丟掉性命。2009年年初,他發現自己的腿上鼓起一個小包。他很快明白瞭,這是4歲那年放進他腿裡的兩根X針,現在針刺破瞭膝蓋,針尖露瞭出來。

  此時,正是中考沖刺的關鍵時刻。他悄悄地隱瞞瞭病情,忍痛上課,血時常從褲腳流到腳後跟,他卻渾然不覺。

  病魔再一次擊倒瞭他,2009年,劉大銘第九次被推上瞭手術臺。他的腿長骨被截成5段重新排列,腿裡換上瞭新的X針。因為術後綜合征突發,大銘休克瞭,隻剩微弱的呼吸。整個手術險象環生,靠打強心針才撿回一條命。

  讓他們重新獲取對生命的勇氣

  和很多飽受病痛的人不同,劉大銘是那麼陽光、真誠、爽朗,懂得感恩,富有活力。

  在大銘就讀的西北師大附屬中學,他被同學親切地稱為“我們的霍金”.從2011年開始的高中生涯裡,劉大銘得到瞭師生“眾星拱月”般的優待,師生共同悉心呵護他的成長,大傢更是將大銘視作班級的“精神代言人”.

  鮮為人知的是,這個無法站立的大男孩卻是班裡的籃球教練。憑借著自己對籃球的獨到理解,他獲得瞭同學們的認可。打敗其他班級籃球隊的那個晚上,大銘在QQ空間分享瞭一條心情:“能給你們做一天的教練我都感覺幸福。看到你們和籃球在場上飛的時候,我的夢也好像實現瞭多半。”

  就在和病魔不懈的鬥爭中,2011年,幸福接踵而至。5天的時間裡,劉大銘相繼斬獲3個全國性大獎。作品《讓我們在以後牽手》、小說《一夜蒼白》先後獲國傢級獎項。此外,他還被評為當年的“全國十佳文學少年”.

  2012年,劉大銘再度榮獲“中國少年作傢杯”文學類一等獎,詩歌《靈魂行者》榮獲全國冰心青少年文學大賽銀獎。也是在這一年夏天,大銘遠赴意大利手術,生死難料。臨走時,他幾乎是在和同學作最後的告別:“希望我真的還能回來,也希望你們給予我勇氣,讓我帶著勇氣去面對人生中最漫長、最可怕的一次手術……”

  他從意大利歸來,出人意料的是,他推翻瞭已經寫瞭一半的自傳體小說,然後一字字重新敲出。他以這樣的方式宣告瞭自己的新生。

  “你恨命運嗎?”記者問。

  “我並不恨它,相反,我要感激命運。命運給瞭我與眾不同的身體,給瞭我特殊的使命。”大銘說。

  “為什麼把新書命名為‘命運之上’?”

  “隻想書出版後,能夠讓生活在貧苦中、亟待力量的人,重新獲取對生命的勇氣。或許這世上,再有與我同病相憐的人看到它時,能重新覺得,這世界是美好的,自己該好好地活下去。若這樣的目的能夠成真,我即便不在這個世上瞭,也會覺得安心。”

  1. 隻有左腳,照樣寫出生命的精彩
  2. 命運開瞭個玩笑,而我不能翻臉
  3. 尼克·胡哲:上帝背著我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