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越幸運,越努力

  文章:越幸運,越努力

  文/文章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西安人,是一個典型的80後,我沒上過高中。我鄰居傢有一個孩子,七歲,想學芭蕾舞,我陪著這小孩去學芭蕾舞。到瞭那裡以後,那個老師就一直盯著我看。她說你這形象長得跟洋娃娃似的,應該去搞文藝啊。鄰居回來就跟我爸媽說瞭,我就在我爸媽的威逼利誘之下去試瞭,之後老師就把我留下來,說:“這孩子不錯,留下吧。”我就上瞭(陜西省)藝校。

  我很幸運,在藝校裡拍瞭我人生中的第一部電視劇,是一個中學生的戲,叫《青春正點》。拍戲的過程中,我知道瞭中央戲劇學院、上海戲劇學院、解放軍戲劇學院,還有北京戲劇學院。我們組裡有兩位演員,當時演我們的老師,一位演員叫果靜林,一位演員叫劉威葳,他們對我說:“你一定要去幹這件事,考大學,要上這幾所學校,這樣你才能成為一個大傢認可的演員。”後來我聽瞭他們倆的話。

  來北京之前沒覺得參加藝考是一件特別難的事兒。走進中央戲劇學院校園的時候,我傻瞭,操場上幾乎沒空地兒,看著每一個姑娘都漂亮,每一個男生都一米八幾的大個兒,又帥,就覺得自己就備受打擊。考試時,有一個人出來指手畫腳說你是多少考號,我說我是2237號,他說:“好,37同學,你們兩個人是兩口子吵架,在這吵架。”然後過來一女孩,那個女孩一過來就很瘋狂地打我罵我。我當時在考場上就傻瞭。可能就是因為在考場上一個女孩對我這樣,強有力地這樣打我,養成瞭我一直怕老婆的習慣。結果那個考場留下復試的隻有我一個人。也許老師覺得這個人太可憐瞭,然後我也很順利地通過瞭三試。

  考場外,傢長考生,人山人海。我覺得自己跟踩瞭棉花似的,看什麼都不對焦。我爸問我:“緊張嗎?”我說緊張。他說那有什麼辦法能排解你的緊張,當時我才十七歲,卻說:“給我根煙吧!”我爸看著我說:“再過二十多天你就成人瞭,你就十八歲瞭。好!本來想等你成人之後慢慢地接受,現在鑒於這個特殊的事件我給你一根煙抽。”從我爸手裡接過來的第一根煙,我覺得那根煙是我這輩子抽得最香的一根煙。

  當時是電影學院和中戲兩個我都過瞭二試瞭,但就這兩個學校而言,中戲是我想去的地方,我做瞭一件很沖動的事情就是在志願卡上的八個志願裡全部填瞭中戲。我媽拿著那張志願表看著我就哭:“你怎麼可以這樣!”她說:“兒子,你隻要填上人傢那學校,人傢那兩個學校不要你,你還有地兒去,如果你不填呢,你可能就得在傢再待一年。”我說我寧願再待一年也要去中央戲劇學院。

  在西安考區,我有一個同學,他也考瞭中戲。在七月的十八號還是二十號,他就拿到瞭錄取通知書,一個電話打過來:“文章你拿到瞭嗎?”我說:“拿到什麼?”“我被錄取瞭,文章!再見!”特別損。我當時心就涼瞭,我爸就說要不你出去散散心吧,給你一千塊錢。我說一千塊錢,好。他問,你想去哪?我說北京。到瞭北京,下瞭火車我打瞭一輛車,來到東棉花胡同,站在中央戲劇學院門口看著,我就在想:哎呀!你怎麼不要我啊?你要瞭我吧!當時看到學校裡一些學生,有打籃球的,也有踢足球的。一看有人踢足球,我立刻在學校的長椅上,把短褲換上瞭,跟他們踢,有一些師哥就“哎,同學!哎,同學!”地喊著,我覺得能融入他們當中真的特別有那種集體榮譽感。

  在回西安的前一天,晚上十點半,我媽給我打瞭一個電話,我正吃烤串喝啤酒呢,我媽半天沒說話,我說:“喂,怎麼瞭,怎麼瞭?”我媽說:“考上瞭!”那一刻我哭瞭,我在一個烤串攤前哭瞭。電話那頭我媽也哭瞭,我覺得太好瞭!回到西安我打瞭個電話給我那同學,我說:“我考上瞭!咱們一起吧!”

  來到北京覺得,戲劇學院嘛,都像我們這樣的人,就學唄。我的第一堂臺詞課,老師一進教室先跟我們說:“臺詞呢要用氣,從你的丹田出來,要讓最後一排的觀眾都能聽見,光靠你的嗓子是不行的。”我們班的所有人都躺在一個大教室裡,人挨人。老師說:“好,現在呼吸,大傢尋找睡覺的感覺,這個感覺要很自然,要讓你的氣息通暢。”我就睡著瞭。

  後來老師很嚴厲地告訴我:“文章,第一年是咱們學校的甄別期,四門主課隻要有一門不及格就要被甄別。我現在告訴你,我會給你不及格。”第一堂表演課我就收到瞭這樣一個噩耗,這預示著我第一年上完就得回傢。接下來的臺詞課,我都非常非常努力,想博得老師改變對我的印象,結果我還是沒能改變瞭他,他還是給瞭我一個不及格。第一學年放假回到傢裡,我很忐忑。我們學校當時是那種電匯的學費,我說:“媽,該去匯學費瞭。”我媽說:“好,我去匯學費瞭。”我在想:學校會不會把單子退回來,或者把學費退回來?如果退回來我就慘瞭。開學後,到瞭學校,我又想:學費會不會在報名的時候被老師退回來?也沒有。我也順利地在學生證上蓋瞭戳。我又想:是不是真的要等開學典禮之後才來處理我們這些學生呢?因為我知道有六個不及格的,後來我們才知道因為戲劇學院是一個非常非常有人情味兒的地方,在這一年裡,老師會對每一個學生都有一個比較全面的瞭解,覺得大傢適不適合吃這碗飯,所有老師都說文章普通話挺好,就是學習態度的問題。後來我們這六個人都被學校留下瞭。我開始認真地去學臺詞,認真地上聲樂課,認真地交表演作業。第三學年的上學期,很榮幸地,我的臺詞拿到瞭全年級第一名。我的表演也獲得瞭一個很高的分數。

  不管我是如何選擇的這個行業,我是怎麼考上的大學,我覺得:第一,我是幸運的;第二,我覺得我不能辜負一種幸運。所以我才要努力,我很幸運地認識瞭身邊的很多幫助我的,鼓勵我的,包括用各種方式去不喜歡我的人,我很感激這些人,因為沒有這些人,我很難去看清楚我自己。

  從2008年拍《雪豹》到今天,我從事瞭很多非演員的工作。比如說編劇,比如說我作為導演拍的《小爸爸》,從事瞭很多,因為我喜歡我有興趣,所以我去做,但是我想掏心窩子地跟你們分享一句話就是:隻要你想,你就必須要去做。為什麼?因為我們是年輕人,我們必須要拿到這個時代的話語權,才能去展示我們的夢想。你們現在面臨的是馬上要畢業、走上社會,不要害怕失敗,不要害怕去做,或者說到一個公司裡做著你自己的本職工作,當你覺得幹得沒勁時,一定要在工作中找到你的樂趣。永遠要尋找你在枯燥的過程裡頭你的一個亮點。我們是年輕人,如果你不做,你就不配做年輕人。你現在不做,等你老瞭你一定後悔。(勵志故事)

  1. 勵志故事:做自己人生的主人
  2. 勵志故事:跑出我的未來
  3. 古代勵志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