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鼻尖譜寫生命之光

  用鼻尖譜寫生命之光

  文/李靜

  她出生後逐漸出現瞭一些行為異常,父母將她送到醫院檢查,卻被診斷為徐動型腦癱,這是獨立生活能力最難的一種病型。父母帶她跑遍瞭各大醫院,幾乎花光瞭傢裡為數不多的積蓄,可她的情況依然沒有好轉。

  長大後,她經常將頭貼在窗玻璃上,望著窗外車來車往,等待著傢人回來。爸爸要賺錢養傢,弟弟和妹妹都要上學,媽媽除瞭照顧她,還要種地,養豬。一個人在傢時,她就用腳趾按遙控器選擇頻道,靠看電視來打發時間。等弟弟、妹妹放學回傢,她就關掉電視,聽他們讀課文,聽不懂的就用下巴翻看字典。

  就這麼一晃,過去瞭20年。

  一天,妹妹新買的手機忘在瞭傢裡,她一個人在傢實在無聊,就不停地看手機上的時間。前幾次還好,這次她湊上前去想讓不聽使喚的手去觸亮屏幕時,身體一下子失控瞭,鼻尖在屏幕上蹭瞭幾下,沒想到竟然觸碰出瞭手機鍵盤,而且還打出瞭幾個字母,這讓她大為驚喜。父母第一次看到她如此開心地笑,就為她買瞭一部手機。在妹妹的指導下,她開通瞭微博。

  2011年4月的一天,她在微博上看到“微小說”大賽的消息,心中突然萌發一種沖動。她把微小說的內容編輯好存起來,然後再仔細看一遍有沒有要修改的地方,沒問題後就用短信的形式發出微博,起初每天隻發一條,隨著熟練度增加,逐漸增加到每天可以發出15條。

  一條短短140字的微博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很容易的,可對於她,卻是付出瞭全身的力氣。她要用下巴調整手機的位置,用鼻尖觸摸手機的鍵盤,每觸摸一下都要抬頭看看顯示的字母是否正確,每打一個字母她就要花掉近20秒的時間,一天10個小時下來,緊貼桌子的胸口、頸椎和腰椎都會很疼。甚至有時為瞭湊近移動瞭位置的手機,她的身體經常被撞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傢人總是心疼地勸她停止吧,而她卻總是笑笑,像個沒事人一樣繼續用鼻尖觸摸著手機屏幕。

  到2012年3月,她一共發瞭2600條微博,所有的微博連在一起,就是一個完整的故事。妹妹把她的微博一條條復制下來,編成一個文檔,發給已是作傢的小姨幫忙修改。這部被她命名為《陰謀》的近32萬字的長篇小說在小姨的修改和點評後給瞭她很大的信心,她突然發現自己的人生也可以很精彩。

  有瞭傢人和微博上網友的鼓勵,她開通瞭博客並創作瞭12萬字的武俠小說《千年屠刀》。在博客上寫文章的速度快瞭一些,她半個月時間就寫成瞭6000字的《彘人》上部。2012年11月,她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完瞭7萬字的自傳《溫暖人生》,僅一個月後,她又完成瞭兩萬字的短篇小說《許我愛醜顏》的初稿。2013年4月,自傳《溫暖人生》正在出版中,《許我愛醜顏》已修改完成,《彘人》下部也已經寫瞭5200字。

  她叫黃揚,今年28歲。她用270萬次鼻尖觸摸出20餘萬的文字。在傢人甚至是自己都認為今生就會如此時,一次鼻尖意外觸碰手機屏幕帶來的發現,讓文字徹底改變瞭她的人生。妹妹經常摸著黃揚的鼻子說:“別寫瞭,看你原本漂亮的鼻子,現在都塌瞭很多。”每每這時,黃揚總是笑著說:“雖然我的手和腳不受控制,但我還有一個靈活的鼻尖,我要讓它像筆尖一樣譜寫出精彩的人生。”

  通過網絡,黃揚的文字得到瞭眾多網友的認可,有記者采訪時聽說她的書要出版瞭,問她:“每天這樣用鼻尖‘寫’字多辛苦,是什麼力量讓你堅持下來的?”黃揚略微思考瞭一會兒說:“我曾在電視裡看到一棵幾個人都合抱不過來的千年古樹,爸爸說它還是小樹苗時也曾弱不禁風,砍伐者都覺得它不是好的原料,不願用它,結果歷經千年的風雨它終於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我也要做千年古樹,我的鼻尖可以動,一樣可以譜寫出我的生命之光。”(勵志故事)

  1. 勵志故事:不扶才是最好的攙扶
  2. 勵志故事:你是上帝的孩子
  3. 考研勵志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