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絲逃離帝都回四川:在成都當一個快樂的土著

  屌絲逃離帝都回四川:在成都當一個快樂的土著

  摘要:

  四川六線小縣城無背景吊絲夫妻,男重點商科小本,女重點理科小碩,女方讀研期間男方年薪二十萬,即將解決北京戶口;女方找工作極限年薪十萬無戶口,雙方父母支援極限五十萬。因認識到在北京競爭無望,兩人11年夏返回成都工作,男方搞金融女方搞工程,目前傢庭年收入約五十萬,有小兩居一套,便宜代步車一輛。

  前言:

  離開北京兩年半瞭,在成都的生活也逐漸安定下來,發一個總結報告,算是自我審視。曾在水木潛水多年,版上曾經發過的逃離報告很多,樓主可能連說“逃離”的資格都沒有,因為在北京無房無戶口,隻能算作一種正常的人口遷徙吧。本文僅代表個人經歷,難免有片面之處,如有謬誤歡迎指正。

  背景:

  樓主海淀學院路某重點大學理科小碩,成都周邊六線小縣城出身,父母為當地破學校老師;男友(現已為老公)為同鄉,朝陽區某重點大學商科小本,父母為老傢一瀕臨破產國企退休工人。父母在老傢生活水平可維持小康,無大負擔,但也無法進行大的經濟支援,更不用提什麼人脈提攜瞭,所以樓主與男友在北京算是傢庭背景比較吊絲的那一類瞭。

  引子:

  09年夏季樓主本科畢業保研,男友直接就業,進入一傢保險公司(嗯,就是水木上很不恥的一種行業)工作,許諾年薪十餘萬,未解決戶口。當時北京的房價已然是兩三百萬的節奏,對於吾等六線小縣城長大的土鱉而言不啻為天文數字,但因身處校園,尚未體驗生活艱辛,也不把房子戶口當一回事。

  10年初因導師項目安排被趕至石景山區住瞭一年,住小黑屋睡大通鋪,且因導師三天兩頭傳喚回海淀區學校,每日通勤時間長達四五小時,擠完地鐵換公交,塵滿面、鬢如霜,偶爾北京下個小雨造成交通癱瘓更是相顧無言淚千行。說個誇張的,我就是在公交車和地鐵上完成瞭導師交代的近10萬字的翻譯稿件。

  由於飽受通勤與群租屋之苦,開始思考未來的生活模式,以後房子要寬敞明亮,要離工作地點近成為我心頭“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的頭等大事。與此同時,男友勤勉工作,薪水略有上升,約15萬,離我的願望實現大概還有一百萬光年……

  預警:

  樓主在川時身體健康,05年抵京後因不適應氣候,年年秋季必咳嗽一兩月,雖然病不致命,但也痛苦難熬。10年秋季樓主的咳嗽來的氣勢洶洶,校醫院治標不治本,千裡奔襲到大醫院又連號都排不上,北京醫療資源雖然豐富,但身為純吊絲實在無福消受。

  終於日積月累,於寒冬時節咳出血來,大駭,大早上被男友拖著去瞭中日友好醫院,依然排不上號,隻好繼續去校醫院死馬當活馬醫——要不怎麼說是純吊絲呢,有錢的話直接上和睦傢瞭——捱瞭一個多月終於痊愈。從此對北京的氣候環境與醫療系統產生瞭極大恐懼,逐漸萌發退縮之意。

  導火索:

  2011年初,樓主男友工作呈上升狀,年薪二十餘萬,HR已保證可以走公司內部流程解決北京戶口,且再幹一兩年薪酬有上升至三十萬的期望。於此同時北京房價繼續高歌猛進,稍微好一點的兩居已經三四百萬上下,離我的願望繼續保持一百萬光年距離。

  當時兩傢父母也慷慨表示掏空傢底一共可以湊出五十萬來,距離在北京安傢置業似乎距離縮短到50萬光年。

  不過現實是殘酷的,樓主開始找工作,果然當年選專業時腦子進的水此刻都要化作苦逼行業的汗與淚瞭,京城人才濟濟,學藝不精的我實在沒啥競爭力,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也不過年薪十萬,且短期內沒有加薪的可能,不解決戶口,還需要日日加班到天明。恰逢成都一專業對口單位來學校招聘,福利待遇還不錯,於是心生向往。

  實施:

  弱弱的同男友商量,掏空父母養老錢再加兩個人拼命攢錢四五年去五環外搞一套小兩居——前提是這四五年北京房價不要繼續瘋長——聽上去似乎不太劃算,學區房什麼的根本想都不要想,父母也沒有太好的退休待遇,離得還這麼遠,萬一有病有難想幫襯一下都難。看我一副爛泥扶不上墻的吊絲模樣,我的宇宙無敵最佳男友毅然放棄瞭正在上升期的工作職位以及即將到手的北京戶口,告別北京的六年青春回憶,行李交給申通,身體交給鐵通,兩邊父母彈冠相慶,樓主與男友喜大普奔攜手回川!

  回川:

  雖然說是樓主本人主動發起回川,但其實心裡還是挺沒底的。害怕男友回成都以後難以施展,從此與樓主二人夫妻貧賤百事哀。所幸宇宙無敵最佳男友繼續外掛全開,迅速找到一份國企金融職位,年薪降到十五萬。樓主正式進入一傢工程類單位,第一個半年收入五萬。雖然由於樓主所處行業整體太苦逼,依然逃不瞭一周工作六天一天工作十二小時的悲慘命運,所幸單位免費租大屋包三餐,每日步行十分鐘上下班,基本生活保障沒有後顧之憂。

  安傢:

  2012年年初宇宙無敵最佳父母們繼續發揮無私奉獻精神,湊瞭四十萬給我和男友做首付,我和男友自己再添瞭十萬,在成都一個還不錯的地段入手一套九十平米新房兩居,均價九千五,步行十五分鐘范圍內有我的工作單位、地鐵站、三甲醫院、幼兒園、農貿市場、區重點小學、區重點中學以及步行商業街和大型商場若幹,離男友工作單位地鐵兩站。同年購便宜代步車一輛,終於過上瞭純吊絲夢寐以求的有車有房的美好生活。年底結算,吊絲樓主通過辛勤工作掙到約十五萬,宇宙最佳無敵男友繼續發揮主角光環,年收入破二十五萬,並最終被我這個豬一樣的隊友套牢,成為宇宙最佳無敵老公。

  奮鬥:

  2013年宇宙無敵最佳老公繼續發光發熱,通過跳槽至另一傢國企將收入頂上瞭三十萬,樓主雖然胸無大志,的虧在北京的幾年生活磨練瞭樓主不屈不撓的加班精神,加上北京重點高校學歷加持,終於得領導賞識升瞭個小職,預計今年年薪可以突破二十萬。此外還有一些投資收益和外快收入,暫時按下不表。雖然我與老公這點收入放在北京根本不夠看,但對於我們兩個出身六線小縣城、傢無權勢的兩個純吊絲而言,能到這個水平,真的已經覺得很滿足瞭。

  現狀:

  現在最開心的事是以前半年一年才能見一回的父母每個月都能見到瞭,眼看兩邊父母逐漸老去,頓時覺得回歸四川是個正確的決定。去年父親大病一場,能夠看護照顧,也算是彌補瞭這麼多年不在父母身邊的愧疚。目前兩邊父母相處融洽,我與老公都是獨子,過年兩傢一起過,也沒有什麼大矛盾。即便工作依然苦逼,但我與老公還是盡量抽出時間一年出國旅遊一次,國內旅遊兩三次。成都周邊旅遊景點很多,周末出去泡個溫泉、爬個雪山、搞個烤全羊啥的也蠻有意思。雖然成都空氣質量和北京比也就是個五十步笑百步的事情,但奇怪的是我回成都的三個冬天咳嗽沒有發作一次。這算是我離開北京收獲的最大驚喜吧。

  總結:

  樓主與老公兩人都是普通人傢出身,在工作方面完全靠自己,父母無法提供任何幫助,經濟上的幫助也很有限。水木上熱議的學區房、體制內、雙碼農什麼的幾乎和我們毫無幹系,如果早出生四五年我們或許會選擇紮根北京(我有好幾個同學的哥哥姐姐就是四五年前在北京紮根,現在過的也都挺好,但輪到我那些同學畢業的時候他們還是選擇瞭回傢鄉省會城市),但是現在的北京有權勢的人太多、有才幹的人太多,競爭的激烈讓我們退縮瞭。競爭不過,自然就逃瞭。

  選擇回成都工作還是有點田忌賽馬的賭徒心態在裡面,以我個人為例,我所在的行業無論在北京還是成都都很苦逼,不同的是在成都是十分苦逼,在北京則是萬分苦逼。我在北京的大學同學們大概每周要工作八九十甚至上百小時,通宵是常態,而我是六七十小時,但這樣就足以從成都本地員工普遍周工作四五十小時的狀態中跑到前面瞭,而且在收入方面我和北京的同學相比也沒有太大差距。(各位看官不要發笑,這個世界上除瞭碼農、金融、體制內等牛逼行業,確實還存在著許多苦逼窮逼的行業)誠然,我可能這輩子都沒辦法走在行業的前沿瞭,會逐漸變成一個偏居一隅的西南土鱉,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也願意承受這樣的結果。

  我還有很多朋友留在北京——說個題外話,我當年高中同學在京十來個,目前女生都找到北京有房男嫁瞭,男生基本上都回成都瞭——我真心的祝福他們,我也敬佩他們的堅持和堅韌,北京是一座大熔爐,把像樓主這樣能力差沒背景的人層層篩走,最後留下的人才是淬煉出的真金。

  離開北京,有點像離開瞭一個美好的夢,國際、高端、前沿,這些詞語和我都不再有關系,做為一個思想境界還停留在馬洛斯需求理論最底層的女吊絲,也從來不奢望這些。人總不能把所有好處都占瞭,受不瞭那麼多的苦,也就享不瞭那麼大的福。唯一遺憾的是我與老公當年從小縣城辛苦考學到北京,但以後我的小孩還是沒辦法享受到北京的高考優惠政策。

  希望我以後的孩子不用再重受父母的遷徙之苦,就在成都紮根,當一個快樂的土著吧。

  附錄:關於成都的一點點感想

  工作機會:

  水木上常見的論調是一線城市工作機會相對公平,二線城市各種人情坑。不過就我個人感覺,成都各種普通行業目前還是需要很多有真才實幹的人才的,並且對於名牌大學的畢業生普遍比較重視。想進入社會頂層的童鞋就不要想一二線的差別瞭,因為沒有人脈背景肯定都沒戲。如果能保持在一線城市的工作幹勁,想出頭也沒那麼難。

  目前成都主導發展的行業有IT、汽車、新材料、化工、電子信息、物流、金融與現代服務業等,基本上發展勢頭還不錯,提供的就業需求也很多。收入水平的確不能與北京比,砍20%-50%都算正常。

  休閑旅遊:

  成都雖然是個西南地區的二線城市,但吊絲享受的起各種娛樂商業設施還是很發達的——可能和成都本地有休閑傳統有關——演唱會、音樂會事業很繁榮,但話劇、博物館、體育賽事這些就一般。成都周邊旅遊景點很多,川西自然風光非常美,周末可選擇的去處很多。同時成都機場是中國第四大航空樞紐,這一兩年新開通的國際直航航班很多,去歐洲與東南亞比北京更方便。

  城市建設:

  成都舊城和新城完全兩種風格,舊城臟亂但很人性,新城和北京國貿地區一個套路。成都與北京正好相反,城北衰敗城南繁榮,中心城區房價從五千到一萬五都有(個別豪宅不清楚),一萬的均價可以在城南中等偏上的地段買不錯的樓盤,且房價穩定,我自己的房子買瞭兩年瞭漲幅都沒超過10%.不過成都整體容積率3以上,略顯擁擠,暫時無解。

  交通概況:

  成都地鐵目前開通兩條,還有幾條在建,大概兩三年能形成基本的網絡。地面公交馬馬虎虎,高峰期也很擠。吐槽一下,成都的地面交通真是一塌糊塗,各種堵。不過由於房價不高城區不大,大部分人可以負擔工作地點附近的房價,通勤單程一小時在成都人眼中算很驚人的距離瞭。

  生活氛圍:

  成都雖然一直自稱休閑之都,但這幾年隨著城市發展,生活節奏也明顯加快瞭。傳統的泡茶館打麻將的氛圍依然在,但顯然不屬於這十年來兩百多萬的城市新移民。特別是像IT、建築設計類的,不比北京輕松多少。但成都本地人消費觀大多比較開放,也可能是購房存錢壓力沒那麼大,掙多少花多少的人很常見,所以成都餐飲、娛樂和各種服務行業都很發達。

  最後的囉嗦:

  嘮嘮叨叨寫瞭這麼多,都快抓不住重點瞭。我發這個帖子,不是為瞭嘚瑟,隻想說明作為一個各方面都算不得優秀的屌絲,正確的審視自己適合的位置是很有必要的。離開北京去到二線城市也並不可怕,隻要拿出在北京一樣的奮鬥幹勁,照樣可以有過的不錯的可能。我也盡量避免評價北京或者成都的好壞,因為任何一個城市都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隻有對個人的適合與不適合。每個人都要該慎重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也要有勇氣去承擔失誤與過錯。城市永遠年輕,而我們,終會老去。

  樓主對一些問題的回應:

  關於“吊絲”這個詞的濫用:

  我上大學之前連四川都沒出過,一直生活在小縣城中,第一次坐火車到北京的時候真的被這個大城市震撼瞭,也逐漸感到一個內地小縣城出來的孩子想要在這樣一個精英薈萃的大城市立足是多麼不容易。

  舉個例子,大二的時候我在一個小超市買酸奶,為瞭不同品牌之間幾毛錢的差價猶豫不決,結果由於在貨架前走來走去的行為+土鱉的著裝+拉鏈壞瞭拉不上的提包,被超市售貨員大媽當成想要偷東西的小賊抓著訓斥瞭很久。當時我很委屈,很想大鬧一場,但最後還是默默的離開瞭那傢超市。所以前不久看電影《致青春》的時候看到類似的情節,真的感慨萬千。試問但凡一個傢境優越一點的女生,怎麼可能被誤認為想偷酸奶的小賊呢。

  讀研期間住在石景山區一個偏僻的地方,導師弄瞭個倉庫樓給我們住,同住一層的有物管保安,有保潔大媽,還有超市卸貨員,我天天晚上和他們湊一塊看一個信號時有時無的破電視。我跟他們說我是研究生,他們壓根不信,因為我渾身都散發著無與倫比的城鄉結合部氣息。

  這樣的生活我過瞭將近兩年,“吊絲”這個詞早已深深烙在我的自我認知當中,不可能因為畢業之後兩三年經濟狀況的好轉就突然消失,這個情況對於我老公也同樣適用,在國內輿論普遍對保險行業沒有好感的時候,他在北京工作的兩年受的罪絕對不比我少。所以我很習慣的在文中用瞭這個詞來形容工作初始的我們,如果大傢認為這樣是對“吊絲”這個詞的冒犯,我很抱歉。

  關於傢庭背景和啃老問題:

  誠然,我與老公的雙方傢境都不算很差,我也在主貼裡寫明瞭是當地小康水平。而父母“居然”可以湊出五十萬的巨款給我們兩個買房,啃老還敢自稱吊絲。這也是被拍的最多的一點。這一點我確實片面瞭,因為我從小認識的人基本上和我父母的教師朋友圈子是重合的,工作到五十歲的雙職工傢庭有二三十萬養老錢很普遍,所以我就想當然的認為這是正常的。至於關系人脈什麼的,在老傢小縣城可能還有一點,到成都可真是鞭長莫及瞭。

  從我考上北京的大學開始,我媽就念叨著給我存錢買房子,當時我父母一年收入總共不超過五萬,但是每年能攢三萬,大傢可以想象他們這過的是什麼日子。我老公傢也是差不多的情況。所以除瞭大一花瞭父母總共一萬塊錢,從大二開始到研究生畢業我沒有跟傢裡要過一分錢,我們去五道口發過傳單,擺過地攤,被城管攆過,被居委會大媽轟過,也曾經在做入戶調查的時候被人當做騙子放狗咬過,錯過夜班公交為瞭省兩塊錢地鐵票半夜走瞭四五公裡的情況也發生過。我不是養在深閨的千金,我也大概知曉社會底層是什麼生活狀態。我更加明白,如果我和老公不善加利用我們僅有的一點學歷優勢,我們是難以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的。

  可以說這五十萬是我們兩邊父母辛苦工作節衣縮食二三十年+我和老公大學期間絞盡腦汁掙錢攢下來的(光是我和我老公讀書這麼些年自己負擔的學費和生活費加起來也得有小十萬吧),是兩邊父母退休之後生活的全部依靠,我和我老公都不忍心動這筆錢,但兩邊父母畢竟還是小縣城思維,總覺得沒有買房就不能成傢,中途因為這個還發生瞭一些雞飛狗跳的狗血事件,傢版常見,就不多說瞭,最後我和老公綜合權衡才拿瞭四十萬。

  所以雖然我們拿瞭這筆錢,其實也是背瞭一筆良心債,兩邊爸爸媽媽以後的養老生病也完全靠我們瞭。現在我們每年都盡量多還一些給父母,算是主動歸還這筆無息貸款,不還完是沒辦法心安的。我們的小車已經送給爸爸開瞭,還拿出大部分積蓄給另一位爸爸買瞭輛差不多的,滿足瞭兩位爸爸多年來買車的心願,希望能夠以此來感謝他們的經濟支援。

  如果大傢還是覺得我和老公這樣的傢庭背景很好的話,好吧,我承認我對這個社會的多元化認識還很片面,還需要多多的修行…

  關於工作收入:

  很多童鞋覺得成都沒有那麼高的收入,我這個帖子是誤導。這一點我確實考慮不周,也向大傢道歉,有一些特殊情況我沒有在主貼裡說清楚,這裡一並解釋瞭。

  我在的工程類單位工作狀態非常苦逼。在北京找工作的時候,工作崗位基本上隻招男生,女生很少有機會。所以我在北京很難找到一個專業又對口待遇又好的工作,成都那傢公司表示可以招女生,對於當時的我而言簡直就是希望的曙光,所以我非常想抓住這個機會。剛入職的大半年,也曾是一周加三天通宵班的節奏,當時覺得自己都快暴斃瞭。就這樣第一個半年才掙瞭五萬,實在是沒有絲毫值得誇耀之處。

  第二年運氣好,趕上一個油水足的大項目,領導也很厚道,照顧我一個女生還混在一堆男生當中天天加班到半夜,獎金給我分的多點,公積金、過節費、出差補貼什麼的亂七八糟一起算上才有十五萬。

  第三年更是狗屎運,恰巧我們部門的一批牛人讀博的讀博,創業的創業,升遷的升遷,剩下一堆入職不足兩年的新人,部門領導矮子裡面拔將軍提瞭我一把,雖然薪水提升瞭一些,但個人能力局限,目前正處在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階段。能不能保持下去還真的很難說。

  至於我老公,由於他長期開金手指刷副本,總是各種撞大運,確實不具有普適參考意義,我今天跟他說水木上的版友都不相信你一個小本能夠掙到三十萬誒,他很淡定的說:那就讓他的奇葩奮鬥史淹沒在滾滾的歷史浪潮之中吧…吧…吧…

  我當年和老公屁滾尿流回成都的時候,兩人年收入之和隻有二十萬,絕對沒有想到收入可以在兩年後漲到這樣的水平,不然也不會隻敢買一個小兩居。中途也確實是各自遇上一次特別好的機遇,如果沒有這兩次機遇,我倆現在正常的收入水平可能也就不超過三十萬吧。我有一些和我情況相似的朋友(國內重點大學畢業,縣城普通小康傢庭出身)現在也在成都工作一兩年到三四年不等,單身的七八萬到十來萬,結婚的二三十萬,大概就是這個水平。目前我和老公的收入水平也差不多到瞭瓶頸期,之後再怎樣就看個人造化瞭。

  關於未來的考慮:

  現在父母年紀大瞭,我們很想把雙方父母都接到成都來就近照顧,但意味著還要在成都再買兩套房。父母已經再也沒有餘錢瞭,小縣城的房子住瞭二三十年早就賣不起價瞭,我和我老公工作年限也不長,積攢的不多,況且我兩的收入本身不確定性很大,未來還面臨著我生小孩期間會收入驟減的嚴峻形勢,所以雖然現在賬面收入還行,其實壓力也不小。

  說太多,又跑題瞭。

  我記得有一年情人節,我和老公兩個人去他學校旁邊的一個地鐵口守著賣玫瑰花,那天真冷,到最後我凍的腳都沒有知覺瞭。但我們賣出瞭兩百多隻玫瑰,掙瞭一千多塊,夠我在學校生活兩個月瞭,當時覺得好幸運。最後剩下三隻被壓的蔫瞭吧唧的賣不掉瞭,老公送給瞭我,我一直舍不得扔,夾在書裡做成瞭幹花,現在還在傢裡放著。我要留著它一直提醒我,我是一個很幸運的普通人,到哪兒都有好運氣。但是如果不堅持努力,我就會失掉這種幸運。

  每個故事都有耀眼的正面,也有苦澀的背面。我發帖本意也不是為瞭顯擺,但現在看來頂上十大的主貼可能還是得瑟過頭瞭,再次感謝各位手下留情。雙蛋降至,我也祝福大傢都能竭盡全力經營好自己的生活,這不是光靠選擇哪個城市來決定的。

  1. 內心沒有方向的人,去哪裡都是“逃離”
  2. 要麼滾回傢去,要麼就拼
  3. 80後的我:十一想回傢卻無顏見爹娘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