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夢想的微光上路

  帶著夢想的微光上路

  文/小鵬

  環遊世界,成為一個旅行傢就是我的夢想,而現在,我成瞭一個職業旅行者。可能有人會問,旅行怎麼也能當職業?這工作一定很棒,成天就是玩兒。

  其實我也是糊裡糊塗入瞭這行。大學本科畢業時,我第一次背包旅行,來到瞭廣西陽朔。

  我學的是國際貿易專業,在剛開始的幾年裡,我幹瞭8份完全不同的工作,有海運銷售、IT技術、雜志編輯、電視策劃、夜總會市場宣傳等。每份工作剛幹到三個月的時候,我的心就已經特別不安分瞭。

  我很容易和旅途上遇到的人打成一片。在旅途中,我永遠用真面目、真性情示人,對萬事萬物都充滿好奇。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旅行可以變成職業,我一定能比任何人都幹得出色。我開始跟雜志社合作,我覺得自己能寫能拍,雖然我沒有作傢的文筆,但是我能記錄下旅行中的瞬間感動;雖然我沒有攝影師的技術,但是我拍的照片足夠快也足夠近,是一種和專業攝影師截然不同的角度。那段時間,國內所有的旅遊雜志和報紙,幾乎都發表過我的文章。我的收入和旅行費用的支出可以打個平手。可在那個階段,我仍在職業旅行的道路上摸索。

  真正的人生轉折發生在2008年,我已經獨自旅行瞭7個年頭,對當時的我來說,堅持還是放棄,是一個嚴峻的問題。於是我一個人去瞭老撾的孟威村,那個村子在湄公河的旁邊,沒有電,沒有手機信號,沒有網絡,也不通公路。我每天的生活就是和當地的孩子們一起捕魚,遊泳,有時畫畫,有時看書。

  住瞭半個多月,一天早晨,我發現自己的錢包裡少瞭300美元,然後發現竟然是我住的那傢客棧的老板偷的。我跟她理論時,她已經變得歇斯底裡,她老公從後院抄起一把砍竹子的砍刀對我說,我要殺死你。後來,雖然我換瞭另一傢客棧,但畢竟還在那個村子裡。我就想如果他們糾集一些親戚,想把我弄死的話,那麼我就消失瞭,沒有人知道我曾經來過這裡。直到第二天黎明,看到窗外的淡藍色天空,我才如釋重負。

  後來我又堅持瞭幾個月,在當年九月,隨著我在旅遊圈裡的名氣越來越大,開始邀約不斷。但那還不是一種理想化的狀態,因為那種邀請都是要有回報的,而且旅行起來也不像自己一個人時那麼輕松自在。再然後,我的第三本書《背包十年》成為最暢銷的旅行類書籍,至今已經加印24次。這本書的成功讓我一下子又回到瞭最初的旅行,就是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理想是我們本來就能幹成的事,夢想比理想高瞭一點遠瞭一點,得跳起來才能夠得著,太高太遠的就是幻想。隻有夢想才會讓我們挖空心思,拼盡全力,把潛能發揮到最大,可能這時我們都已經不在乎夠不夠得著瞭,我們在乎的隻是去奮力起跳……”

  到今天我已經成為一個職業旅行者,現在旅行不僅可以良性循環,還能獲得不錯的收益。如果我隻把旅行當成一份工作,我不會在零下30度的黑夜拍極光,還熬走瞭那些最耐寒的日本攝影師,我想支撐我的不僅是對一份工作的熱情,更是一種信仰。而我的信仰就是,一個分享者,把我所見所聞所想的世界分享給因種種原因無法出門遠行的朋友。我的信仰是成為一個夢想的傳遞者,告訴那些走在我身後的年輕人。

  每個人都需要微光指引,它是我們的路,我們的方向,它引領我們穿越茫茫黑暗,穿越墨守成規,穿越平淡過往。

  對我而言,那束微光,就是夢想。

  1. 給青春一個昂貴的夢想
  2. 我的10000小時夢想實踐法
  3. 兩手空空有沒有資格談夢想
  4. 把你的夢想交給自己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