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是差生_勵志故事

  諾貝爾獎得主是差生

  文/羅強

  他學習成績很穩定,從上學第一天開始,總是在倒數幾名徘徊。

  整個小學生涯,都沒有特別擅長的科目,以致於今時今日采訪他當年的同學,大多數人對他都沒什麼印象,太普通瞭,成績也不好。好在有一個同學還記得他——每次考試成績出來,他的臉上都是陰天。

  小學的幾年中,他被生物學深深吸引,甚至在學校養過上千隻毛毛蟲,看著它們變成飛蛾,這算是他給人最特別的記憶,隻因在當時引起老師同學的強烈反感。

  15歲時就讀於伊頓公學,如願讀上生物課,這是他最喜歡的課程,但是,他的生物課成績在250個男學生裡面排名倒數第一,其他理科成績也牢牢墊底,被同學譏笑為“科學蠢材”。當學科的成績是最後一名的時候,還夢想將來要做這個學科的科學傢,確實讓人覺得荒謬可笑。

  他的老師加德姆寫瞭一份報告:“我相信他有成為科學傢的志向,但以他現在的表現來看,這真是萬分的荒謬可笑”。這位教師還覺得他“無法明白最簡單的生物學事實”,繼續教他“簡直是浪費彼此的時間”。

  盡管自己成績很差,老師也認為堅持下去沒有希望,但他自己沒有放棄,繼續自己的想法,他覺得哪怕不能成為科學傢,也要滿足自己的愛好。

  中學畢業申請牛津大學時,由於成績不佳,他被古典文學研究系錄取。招生主任找到他,跟他說,牛津可以錄取你,不過有兩個條件:第一,必須馬上來上學;第二,你不要學習入學考試的科目。

  也就是說,牛津大學錄取他的條件,是不允許他研究生物專業,或許在老師看來,以他的成績,真的不適合做科學傢。不如去學習他所有成績中看起來相對還不錯的古典文學,這或許是老師對一個孩子的關心,堅持固然重要,但錯誤的方向,隻會讓人離成功越來越遠。

  但是,他仍然對生物學情有獨鐘,在牛津大學學習一年的古典文學後,他申請轉入生物系,再次被老師拒絕,老師聽聞過他的生物成績,不願意他的加入。盡管不被人們相信,他還是堅守自己的愛好,曲線選擇瞭動物學研究,這跟生物學,有莫大的關系。

  這一次,不僅僅是老師,連一直支持他的母親,也反對轉系,在母親看來,英國的古典文學,是世界出名的專業,放著這麼好的課程不學習,選擇一個冷門的動物學,還是他成績很差的專業,簡直是一件瘋狂的事。

  他有點倔強,一如既往堅持自己的意願,拗不過的傢人,隻得放任他的選擇,如願所償,他終於開始自己喜歡的科研生涯。此後的時間,他把所有精力交給瞭生物研究,可是,他還是“太笨瞭”。一批的同學,有的生意興隆,有的出版瞭小說,甚至在生物研究的專業也有同學出瞭成績,隻有他,還是默默無聞,不知道在折騰些什麼。

  喜歡的興趣,而不是成績的指引,讓他能頂住所有的壓力,最終在生物學領域“化繭成蝶”,1958年,在完成博士學位時,他從蝌蚪細胞提取出完整細胞核,成功克隆瞭一隻青蛙,一舉成名,被稱為“克隆教父”。在牛津讀完博士後,他又在加州理工學院完成博士後研究,從1971年開始,他一直在劍橋大學工作,如今,79歲的他現在仍堅持全職工作。2012年,他以在細胞核移植與克隆方面的先驅性研究榮獲“諾貝爾生理學獎”。

  約翰·伯特蘭·格登,曾經最差的學生,64年以後的今天,成為公認的同時代最聰明的人之一,在他現在工作的劍橋大學辦公室,還掛著當初老師給予的那份最差報告,他用此告訴自己:面對愛好,即使失敗也不要放棄。

  喜歡,就堅持奮鬥下去,哪怕你是最差的那一個,無關成功,因為喜歡,便是最好的理由。

  1. “差生”可以創造奇跡
  2. 清華建築系“差生”奮鬥經歷
  3. 差生奇跡:一年從三本到北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