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愫生:愛比恨更有力量

  李愫生:愛比恨更有力量

  文/新華

  他少年成名,卻歷經坎坷。成年後,他拋卻從前的聲名,重新開始打拼,從媒體圈到文化圈再到娛樂圈,他有數種身份:著名情感專欄作傢、明星經紀策劃人、資深媒體人、文化出版人、慈善大使、MBA同學會企業顧問……他說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隻想過一種簡單舒適的生活。他是青春文化公益人物,亦是“2013世界慈善大使”全國冠軍總決賽評委,他就是李愫生。

  童年曾是他的夢魘

  李愫生,原名李鋼,常用筆名李愫生、雪俠。1980年7月出生於古城河北邯鄲一個小鎮的醫藥世傢。傢族幾代人都是行醫為生,在當地很有威望。可是到瞭父親這一代,卻從瞭商。李愫生小時候,傢教極其嚴格。3歲時,父親不準他攀椅子、跳沙發;上小學後,不準他看電視,偶有犯忌就會遭到訓斥。父親脾氣不好,經常和母親起爭執。雖然不知道父母為什麼吵架,但每次看到母親流淚的臉,李愫生都很傷心。後來,隱約有閑言碎語傳到他的耳朵裡,說父親在外邊有人瞭,本就對父愛感知甚微的李愫生愈加感到不幸。

  1991年年底,母親因肺癌去世,這對整個童年都是在父親的冷遇中度過的李愫生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第二年夏天,一個陌生女人來到瞭傢裡。父親問李愫生的意見,他什麼也沒說,他覺得這是父親的傢,父親有權處理傢裡的一切,而自己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孩子。

  李愫生的童年裡,沒有一個長期交往的小夥伴,他每天沉浸在書籍和自己的內心世界裡。正是天真爛漫、貪玩好動年齡的小男孩,卻一整天一整天幾乎一言不發,抱著那繁體豎排、紙卷發黃的厚書一字一句地讀,到廢寢忘食的程度。或者,就在日記裡寫寫劃劃,誰也不懂他記瞭些什麼。他還喜歡用筆在畫冊上塗鴉,除瞭樹,還是樹,一棵孤枝刺向天的樹。沒有鳥,沒有雲,天空低瞭下來……

  中學時,李愫生讀的是寄宿學校,李愫生的心情開朗瞭一些。當時,李愫生是以總分第二名的成績考入當地這所重點中學的。由於成績的優異,李愫生擔任瞭多種職務,學科代表、板報組長、文學社團負責人、團委委員等,並且以“雪俠”的筆名在全國多傢報刊發表瞭自己的作品,成為名盛一時的“全國十佳校園作傢”,他的才華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

  外出闖蕩的艱辛和收獲

  1996年是李愫生很重要的一年。那年,16歲的李愫生毅然決然遠離故土,孤身到鄭州求學,攻讀漢語言文學專業,開始瞭自己的獨立生活。這一去便是十七年,後來他定居在瞭鄭州。

  李愫生為瞭求學與生存,他一直在不斷地找兼職、做傢教和寫稿子。經常做兼職回來晚瞭,因為氣候的突然變化,被雨雪淋濕或被風吹……最困難時,有一段時間,他每天的生活費隻有兩毛錢,買一個饅頭就是一天的口糧。而這時候,自尊心極強的他總是躲在圖書館一邊看書,一邊默默啃自己的饅頭。有一次,他甚至有瞭賣腎的念頭。在醫院咨詢過後,因為某些相關法律條文規定,沒有成功。所幸,一個月後,他收到瞭一筆稿費,狀況終於好轉。現在想起來,都很後怕。

  其實,剛開始時,傢裡給他寄過錢的,但都被他退瞭回去。他永遠都記得父親說過的話,“現在大學生找工作這麼難,你畢業後還得回來求我給你找工作!”李愫生的心深深痛瞭一下,他知道父親還是小有能力的,曾幫別人的孩子(也是大學生)找到一份很不錯的工作。他第一次掉下瞭眼淚,李愫生暗暗告訴自己,即使客漂異鄉孤獨一生,也不會再回這個“傢”。他的心徹底冰冷瞭。他心底裡,本質最排斥的,還是因為父親的原因母親的去世。

  1997年,李愫生參加瞭由河南省公共關系協會舉辦的公關培訓班。這是一個教會他公關禮儀和策劃創意的地方。多年後的今天,沉入回憶中的他仍有無限感念。這是他在大千塵世中、人生閱歷中,所經歷的第一所社會大學和馳騁職場前的第一個演習臺。李愫生相信自己一生都會得益於這一年間所接受的最好、最職業的公關、策劃、創意訓練。

  培訓結束後,素質表現出色的李愫生被省城一傢知名廣告公司聘請為文案策劃。對於現代男孩子來說,那樣一種浮華沉浮、各色人等的綜合性行業,不可不待,因為它會教會你怎樣待人接物,它會讓你的智慧得到最好的實踐,它會讓你見識各色各樣、尤其是有“錢”階級的眾生相。李愫生在這裡懂得瞭怎樣做人、怎樣處事才是適度而恰到好處的,更瞭解瞭廣告、策劃行業的真知,也完成瞭自己經濟上與人際關系上的原始積累。

  在學業與工作兼顧的同時,李愫生從不敢忘記豐富自己的閱歷,他閱讀書籍的范圍開始廣泛起來。李愫生想成長為一名有深度和理性的青年。為瞭擴大自己的視野,他還在廣播電臺、報社、出版社做過兼職。

  在都市文化裡徜徉

  李愫生一直在尋找文化與市場的平衡點,想把文化與經營、策劃聯系得更緊密一些。2000年下半年,大學畢業的李愫生從一位文化界的朋友那聽說河南省文聯的一傢文化類雜志要改版,需要人手。當時,出版界還沒有一份辛辣、幽默風格的都市文化刊物,李愫生拿著厚厚的策劃書和該雜志主編長談瞭一次,思路不謀而合。

  僅僅因為對文化的摯愛,也有主編對他的賞識,李愫生和該雜志走到瞭一起。對於當時隻有20歲的李愫生來說,在那樣一個體制內的省級事業單位,或許一切都太快,或許他還太年輕,一些謠言此伏彼起,有人說他是某領導的親戚,有人說要敲掉他的工作,還有人懷疑他的工作能力,但事實證明李愫生工作沒多久就成為瞭該雜志的主力編輯和策劃者之一,一切流言扉語不攻自破、風停水止。他以“雪俠”的筆名在這裡工作得如魚遊水。

  極其偶然和戲劇的是,2000年10月24日,李愫生作為全國最年輕優秀的兒童詩人被邀請參加瞭由中國作傢協會兒童文學委員會、海燕出版社、《兒童文學》雜志和《中國少年報》社主辦的“全國兒童詩人2000年太行詩會”,或許是峰回路轉,這給當時剛改版、一切都是空白的雜志帶來瞭轉折,會上作傢、名流眾多,李愫生憑借自己的公關禮儀和才華橫溢的氣質,終於獲益匪淺,天遂人願。

  為瞭推動“文化的平民藝術性”和“普通人與時尚的對抗”,讓文化與市場結合得更緊密,李愫生跑遍瞭整個省城。在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鄭州大學、華北水利學院、河南農業大學、河南大學等二十多傢高等院校舉辦瞭演講報告會。當他體力和精神都恢復過來,想從一個較高平臺切入市場時,李愫生有瞭更大膽的想法。

  2001年7月,李愫生聯合河南信息廣播電臺推出瞭“中國歌曲排行榜”,實施媒體互動、強強聯合策略。該節目每天推薦一首來自於內地及港、澳、臺地區的優秀侯榜單曲,經由讀者聽眾投票的方式,每月選出10首上榜歌曲。為此,李愫生還組織成立瞭藝術俱樂部。該活動同樣走得姿彩飛揚,風聲水起……他總是想到什麼就全力以赴地去做。在成功舉辦這些具有轟動效應的活動後,他在省出版界和文化界賺足瞭名聲。

  工作之餘,李愫生也沒有忘記自己的文學創作。他在《讀者》《青年文摘》《女友》《愛人》《小說月刊》《國際日報》(美國)《大華商報·作傢文苑》(加拿大)《澳洲僑報》(澳大利亞)《美人魚》(丹麥)《中華日報》(泰國)《普覺》(新加坡)等國內外數百傢媒體發表作品,並被多傢報刊轉載。有部分作品被改編、搬上影視屏幕。2009年10月,澳大利亞《澳中周末報》[世界華文作傢園地]為其推出作品專版。

  李愫生在河南省文聯這傢雜志,一直工作瞭十年,組織策劃瞭很多文化藝術、明星活動,也因此認識瞭眾多文化、娛樂圈的好友。2011年9月,身為雜志常務副主編的李愫生,停薪留職,離開瞭河南省文聯,去瞭現在所在的某傢出版集團。

  李愫生想用自己的文化、娛樂資源,真正地為社會做一點兒事情。除瞭文化出版,李愫生聯系瞭上百位明星藝人,做青春公益行。值得一提的是,在“2012世界慈善大使全國冠軍總決賽”活動中,李愫生與《人民日報》編審、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傢石英先生、中央電視臺資深導演李東平、著名演員電視劇《水滸傳》阮小五扮演者張衡平,一起被隆重聘請為全國總決賽評委及頒獎嘉賓。在活動期間,連續數天,李愫生帶領大賽選手去敬老院慰問老人,去烈士陵園向紅軍英魂獻花,為貧困學生愛心募捐,參與眾多公益活動……在“2012世界慈善大使全國冠軍總決賽”現場,來自全國各地的企業傢捐獻20萬元善款給赤水市兩河口鄉的貧困學生,並表示將繼續資助該鄉100名貧困學生每人每年2000元直至大學畢業。活動結束後,因為善心與愛心,李愫生被聘請為“世界慈善大使全國大賽”終生評委與愛心大使。

  過往的這些榮耀對如今的李愫生來說隻是過眼的雲煙。這些年,從事媒體出版、寫作、明星文化演出的李愫生做瞭不少善事,他還常常召集一些文化圈、企業圈朋友一起,赴邊遠貧困地區瞭解情況並進行捐助。從失學的孩子到四川地震,李愫生沒少捐助這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在6月底結束的“2013世界慈善大使”鄭州賽區活動上,李愫生說:“世界不缺少愛,缺少的是愛的接力。不一定非要有錢人才可以做慈善,匯水滴成汪洋,做慈善的人多瞭,受苦的人就少瞭。一個人的愛再大也是有限,隻有疊加各方的愛才能愛傳天下。”目前,李愫生和朋友們一起正在籌備的“百位明星-青春公益行”,還有他今年繼續擔任評委的“2013世界慈善大使”全國大賽活動,他希望能帶給弱勢群體更多的幫助。

  用愛化解傢庭矛盾

  梵高說:“愛之花開放的地方,生命便能欣欣向榮”。經歷過傢庭童年變故的李愫生,也早已原諒瞭傢人。回憶起那時,繼母經常和父親吵架,一如他生母在世的樣子。李愫生對傢、對人生充滿瞭不安全感。傢裡除瞭爸爸、他和妹妹,又多瞭繼母帶來的哥哥和弟弟。復雜的傢庭關系,常常烽火四起,迫使他必須面對。他度過無數個思母成痛的夜晚。但心底最深處的善良,讓他原諒瞭他們。

  1999年春天,因為傢裡的矛盾,繼母帶過來的弟弟因一時賭氣,服毒自殺,沒有搶救過來。那時,距離哥哥和嫂子的婚期還有10天。繼母悲傷欲絕,要和父親離婚,哥哥婚也不結瞭,要帶著繼母離開我傢。李愫生被叫瞭回去,傢裡的關系變得更加緊張,繼母怒氣沖沖地要父親承擔罪責。看著孤獨蒼老的父親,李愫生發現原來他一直很在乎他。為瞭父親,他跪在繼母面前,祈求她的原諒,求她不要離開,他願意做她親生的兒子。在親友的勸說下,事情終於平息下來。

  在那一刻,李愫生已經不再是小男孩。忽然之間,他就諒解瞭父親多年的苦楚。也許,父親和母親當年的包辦婚姻本就不該開始,他想用愛來救贖這個支離破碎的傢。繼母在他們傢丟失瞭一個兒子,這是她心裡的刺。李愫生想彌補她,拼命地對她好。

  2001年,才參加工作的他,工資並不高,除瞭必要的生活費用,其他都補貼給瞭傢裡。為瞭讓繼母開心,他還經常給繼母買吃的穿的,帶繼母出去旅遊散心。他一直覺得,他們傢欠著繼母一個兒子。雖然,有時他也很累,也脆弱,但他不想放棄自己的善良。

  2004年,繼母因為多年前的膽結石手術不成功,後遺癥並發,在送去醫院的路上,腹部每隔一會兒就會絞痛難忍。繼母的親生兒子為瞭省錢想再帶繼母去別傢醫院看病。李愫生當即大怒,斥責哥哥:“不用你出錢。再換醫院,你覺得咱媽還能撐住嗎?”看著痛得面色發白的繼母,眼含淚花,他隻想讓繼母早點住院,先止住痛再說。繼母在鄭州住院近兩個月,李愫生不分晝夜、精心伺候。繼母終於被他的真心感化。繼母一直覺得對不起他,他卻勸繼母千萬別放在心上。他說,他早就原諒瞭他們,也沒想過恨他們,恨會讓自己的心變得醜陋。

  時至2013年,一直在做慈善的李愫生,覺得首先要愛傢人,才能真正愛別人。如果傢人你都做不到寬容、慈悲和愛,對朋友、陌生人,你能做到真正的愛嗎?因為對傢人的愛,從小傢李愫生更理解瞭大傢,也更懂得瞭對生命和社會的愛。

  因為這些愛,李愫生也變得素食主義。他有一套奇怪的理論,覺得素食可以清新人的腸胃和心境,而肉食讓人變得渾濁。隻有素口,才會素心,這是他的人生態度。也許正因如此,才使他一直保持著自己的本真和善良,才使他贏得瞭眾多知心朋友,寫出瞭很多感人的文字。

  隨後的日子裡,李愫生將繼續文化與慈善的雙行力量!人生起起伏伏,這麼多年來,李愫生對世事、人生最大的感慨是:用愛照見的是愛,用恨照見的也是恨。(《黃河黃土黃種人》)

  1. 愛就夢一場,別恨隻道無
  2. 不如意時,你可以奮起,而不僅僅是憤恨
  3. 嫉恨別人不如審視自己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