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的人生和向上的人生_勵志故事

  向下的人生和向上的人生
  
  這是我認識的兩個男孩子的故事——我認識他們的時候他們還是男孩子,未來還有多種可能性,現在他們都是30+的老男人,人生的前半段已經基本定型。這樣的故事太多、太普通,也太容易被忽略。寫下他們的成長,主要是用來自勉當前的我,因為我也需要反思自己的人生。
  
  之所以選擇男性來做參照,是因為男性不能像女性那樣能退回傢庭、相夫教子(我本人是feminism的,這裡絕不是對女性的歧視,隻是客觀事實如此),所以能更清晰地看到一個人是失敗還是成功。
  
  第一個故事:
  
  昨天滿嘴塞著晚飯的時候,突然手機響瞭。打電話來的是一個多年不見的熟人。
  
  這是我的一個校友同鄉。出身於一個穆斯林傢庭,傢族中的長輩對比較優秀的男孩看得非常重,對他寄予瞭非常深切的厚望,希望他能夠在仕途和錢途上熠熠生輝,光宗耀祖。他考上碩士之後,人生理想也變得很混亂。一會兒想當“著名學者”,一會兒想當“政要人士”,一會兒又想當“房地產商人”。其實,與其說這是“理想”,不如說是對名譽、權力和金錢的欲望。這些宏大的“人生目標”,把他已經壓瞭個半垮。
  
  他是學考古的碩士,但宿舍的桌子上除瞭放著《老子》之外見不到一本專業書籍。
  
  研三時別人都在找工作或者考博,但這貨卻幾乎不去教室,也不去圖書館。大部分時間都窩在宿舍上網聊天看電影打遊戲。
  
  在離畢業還有一個多月的時候,他離校出走瞭,跟周圍的人招呼也沒打一聲。——離校出走,什麼概念??據他同專業的人說,他畢業論文寫不出來,被導師罵,然後他就卷鋪蓋走人瞭。
  
  作為一個真心為他著想的朋友,我好不容易才打通瞭他的手機,發現他已經跑到瞭南方的一個寺院裡住瞭下來。我建議他趕緊回來,延期畢業都沒關系,拿到學位再出去闖蕩。
  
  但是他似乎很淡定,說他看不上這學位,這限制瞭他的人生創造力。他要去尋找他自己的“事業”和"方向"。
  
  既然這樣,那我隻好沒話可說瞭。學位學歷不見得一定對應著一個人的能力,但這裡關鍵不是學位怎樣,而是他虛妄之下的軟弱。
  
  在寺院待瞭半年多之後,他又跑到瞭更南方的一個清真寺,在清真寺辦的穆斯林女中裡教語文和歷史。平時也會在當地的圖書館讀宗教、民俗、教育類的書籍。還曾經讓我幫他列過一個文學類的書單。我以為宗教的熏陶、清真寺的戒律、邊地民風的淳樸,以及有書可讀的環境,已經讓他的精神境界變得從容一些、也更踏實一些瞭。我以為他從此會越來越好,越來越好下去。
  
  結果大概一兩年之後,他給我寫郵件說,他以為自己“韜光養晦”夠久瞭,要出來做一番“事業”。還是那種熟悉的妄自尊大的口氣。
  
  我心想,壞瞭。
  
  果不其然。昨天打電話來,正是他說要跟著一個建築隊去搞設計,做cad制圖。
  
  cad,這個跟他之前的考古專業、以及後來讀的宗教、民俗、教育,都沒有一點關系。我問他學瞭多久,他說“邊做邊學”,他的潛臺詞,應該就是沒怎麼學。
  
  我問,那你還回清真寺嗎?他說:這輩子都不會回去瞭,不喜歡那個地方。
  
  我想瞭想,還是忍不住說:這次認準的事情,一定要堅持下來,不能半途而廢。因為超過三十歲的人,時間和精力都已經沒有太多試錯的餘地瞭。
  
  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一個年輕人。我親眼看著他最好的年華,在他缺乏清晰的理想、又缺乏自律和定力的慘淡經營下,坍塌成一堆齏粉。我看到瞭什麼是沒有擔當的人生。
  
  第一個故事:
  
  要講到的第二個人,是我本科時的一個學長。畢業之後回瞭老傢的地級市,在一個四流高校做行政工作,跟專業毫無直接關系,一直到現在。
  
  他出身於一個看似條件不錯的傢庭,然而他的童年雖然物質生活充裕,傢教環境卻無比糟糕,在親情上充滿瞭常人難以想象的錯亂和缺失,用“命運多舛”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具體不詳述瞭,經歷過他那種童年生活的人,如果沒有嚴重的心理障礙,那簡直是奇跡瞭。
  
  然而學長就是這樣一個奇跡。不但精神健全,人格完善,而且成為瞭一個詩人,不誇張地說,有天才般的光芒。與他交往過的人,無不為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當然,我更傾向於認為,文學和詩歌拯救並升華瞭他原本十分苦難的精神創傷。
  
  他在一個民間詩歌小圈子裡很有名。同時這個小圈子由他本人一手打造。他在學校時就寫得一手好詩,而且經常組織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寫作交流。詩歌圈是一個很邊緣化、但是又很自得其樂的特殊場域(當然實際的生態狀況也很復雜,背後往往糾纏著各地文聯、作協、黨政機關和企業的宣傳部門、附庸風雅的達官顯貴之類)。出瞭那個圈子,是沒人認識他的。但這不妨礙他樂此不疲地經營自己的那個小圈子,做得風生水起。
  
  學長的另外一個事業是組織學生劇社。除瞭能接觸到更多年輕漂亮、有靈氣的女孩子之外,他更重要的目的,還是離不開“藝術理想”。他排演過很多先鋒戲劇,在當地的商業場所嘗試上演過,票房不用說瞭,肯定是很慘淡。但為瞭學習觀摩,他還是會一次次驅車到200公裡外的省城去看那裡巡回演出的話劇,再連夜趕回他所在的小城市。
  
  (相比之下,我感到非常慚愧。我住的地方,離保利劇院和首都劇場都可以騎15分鐘自行車抵達。但我一年看一次話劇就就算不錯瞭。)
  
  學長還利用業餘時間拍瞭傢鄉水庫庫區生態環境的紀錄片。但據說由於涉及敏感問題而不能在電視臺播放,隻能作為獨立紀錄片存在於網絡上,但這不妨礙他對這部片子的喜愛和重視。
  
  我一直替學長的才華和抱負而深感惋惜。如果能像我輩這樣花一點工夫考研考博,從而有機會更深地接觸一些“高端”的”文化人”,那麼以他的優秀(而不是學歷學位這些東西),在京城小小聚斂一把人脈、找個更高的平臺待著,從而享受到更多他喜歡的文化資源,更充分地發揮他在創作上的優長,大概不成任何問題。(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 夢想)
  
  但直到有一次,我從學長的博客上看到瞭他和詩友聚會的照片:是在一個農民詩友的傢裡。兩個三十歲左右的女詩人(確切地說是兩個農婦),笑容卻像小女孩般無比純真燦爛,沒有受到"知識"、"學問"的污染,有藏不住的滿足和幸福感,背景是起伏的群山,面前一口大黑鍋,鍋裡是野菜餡兒的餃子,野菜是他們一行人剛上山采下來的。——我看清楚瞭自己的“志向”之於學長的“詩生活”來說,是怎樣的鴟之於鵷雛。
  
  按照自己的內心去生活,這是聽起來簡單但很難實現的事情。因為“文化”往往一層層覆蓋在瞭我們的精神之上,形成瞭厚重的“人格面具”。這些民間詩人的生活絕不輕松自在,但他們的靈魂是自由的,生命沒有被消耗和稀釋,反而增加瞭密度和容量。那絕非虛幻的繁華所掏空的靈魂所可比擬。他們的生活狀態有點像《立春》所描述的那樣,但精神狀態遠比《立春》中熱情飽滿。
  
  這是我要講的第二個年輕人的故事。當有一種真正的精神生活,活潑地、也是深刻地植根於一個人的生命之中,那麼無論周圍的土壤再怎麼瘠薄,生命本身都顯現出一種挺拔向上的姿態。這種人生才是真正值得羨慕和尊重的。它並不靠怎樣恢弘的外部目標,而是靠充盈、內斂的張力,人生有著這樣的底子,才不會被輕易壓垮。
  
  lz吐槽:
  
  1、小時候我媽媽經常說兩句話,一、有志之人立長志,無志之人常立志。二、有志不在年高,無志空活百歲。
  
  媽媽沒什麼高深玄幻的思考,就是普通人面對生活時的態度。所以其實“真理”都很樸素。
  
  2、曾經看到一個藏人說過:你們漢人出傢信佛,大多是因為在世上受瞭打擊、不如意、感覺痛苦,才想到逃避遁世,我們藏人信佛都是快快樂樂、高高興興的,因為我們生下來就是屬於佛的。

  1. 四周沒路時,向上生長
  2. 夢想,讓你擁有向上的無限可能
  3. 無論如何,請保持冷靜的頭腦及向上的夢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