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與面包之間的抉擇_勵志故事

  夢想與面包之間的抉擇
  
  文/吳淡如
  
  “吳小姐,不是我無理取鬧,但我的不幸,唉,都算是你造成的。”
  
  演講會後,一位少婦走過來,對我這麼說。一時之間,我有些恍惚……不會吧,我跟她的不幸有什麼關系呢?怔怔瞭幾秒鐘後,我開始懷疑眼前這個模樣端莊的少婦精神上有問題。但是,除瞭眉宇之間的淡淡愁容之外,怎麼看都覺得她的眼神都與常人無異。
  
  “你的不幸與我有什麼關系呢?”我決定問到底。
  
  “是這樣的,我先生是你的讀者,他……本來是上班族,忽然有一天,他辭瞭職,說他要追求自己的夢想,要跟你一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追求自己的人生。”
  
  “結果呢?”
  
  她說:“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失業兩年瞭,本來還積極開發自己的興趣,會去上攝影、素描課程等,後來也沒看他上出什麼心得、培養出什麼專長來,也看不出他的夢想到底在哪裡。現在,我隻看見他每天上網和網友聊天,約喝下午茶,唱KTV,動不動混到三更半夜……傢裡的開銷隻靠我支撐。我也是個明理的人,怕一說他,傷瞭他大男人的自尊心,或者成為阻礙他夢想的殺手。我想,他這樣下去,隻能跟社會與傢人之間脫節得愈嚴重,我該怎麼辦?”說完,她又重重地嘆瞭一口氣。
  
  她的困境還真棘手,在她嘆氣的一剎那,沉重的罪惡感壓在我身上。我想,我不是完全沒錯。
  
  我常在簽名時寫上“有夢就追”四個字。對我來說,有夢就追,及時去追,是我的生活態度。我總希望,在人生有限的時光中,我們的缺憾可以少一點,成就感和幸福感可以多一點。錯隻錯在我對“有夢就追”這幾個字,解釋得不夠多。“有夢就追”,在實行上有它的復雜性,特別是在夢想與面包沖突的時候。
  
  當我們看到一個人真心追求自己的夢想,願意少賺點錢,多折點腰,我們也都有佩服之情。我認識幾個很會畫畫的朋友,本來在待遇不錯的報社、廣告公司工作,後來都決定離開上班族的軌道,回去當畫傢。這時,我絕不會用“畫畫是不能當飯吃的”來潑他們冷水,而是祝福他們:“有夢就追。”事實證明,他們都能用自己的天分畫出一番天地來。
  
  我不認為夢想與面包一定相違背,本來隻想追求夢想,但後來以夢想贏得面包的人,大有人在。
  
  當然,有時候我們是在和現實賭博,總還得靠點運氣。運氣不好的,可能像凡·高,生前連一張畫都賣不掉,憂鬱而終。
  
  其實,凡·高不算是運氣不好的。他好歹還有身後名,而且是響響亮亮的身後名,這可不是每個藝術創作者都能享有的好牌位。還有數不清的畫傢,一樣用瞭一輩子力氣來畫畫,生前潦倒,死後也沒在藝術史上占個小位子,甚至連名字都被徹底地遺忘。
  
  追夢的本身是個賭博,但也不是單純的賭博。你的才華愈高、想法愈周全、技術愈無懈可擊、經驗愈豐富、付出的努力愈多,或者人緣愈好,贏的幾率就愈大。
  
  值不值得,就隻有自己能判斷瞭。贏瞭,通常還得感激許多懂得賞識自己的人;輸瞭,則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怨天尤人。無論如何,我肯定人們追求夢想的決心,因為我們這一輩子,總該做些自己覺得值得的事,盡管旁人也許會發出一些名為“關心”的雜音來阻礙追夢者的腳步,但自己的人生總得自己負責。(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問題在於,到底你追尋的是夢想,是理想,還是白日夢?
  
  我不是沒有潑過別人冷水,因為每個人情況不同。
  
  “你認為我應該辭職做個專業作傢嗎?”曾有位銀行職員這麼問我,“我想在傢裡寫寫稿子就好,印書就好像在印鈔票,比我現在在銀行當過路財神好。”
  
  “你立志從事寫作多少年?開始寫瞭嗎?”我問。
  
  “我現在太忙瞭,我打算辭職後再開始寫。”他說,“我以前作文寫得還不錯,被老師稱贊過。”
  
  “我想,你最好考慮考慮。”我忍不住說瞭,“因為,現實不像你想象的這麼簡單。”我欽佩那些“肯定自己的夢想後決定辭職”的追夢人,卻很怕那些“辭瞭職才想試探自己的夢想”的妄想者。後者因為想得太簡單、做事太草率,實現夢想的可能性實在太小瞭。
  
  其實,那位轉任攝影師還算成功的電子新貴,在他每年領巨額紅利時,攝影作品早有獨特風格。變成畫傢的朋友,在當上班族時,本來就畫得一手好畫。
  
  成功開設咖啡廳或餐廳的轉業者,也都不是在開店前才學經營須知、才上烹飪班惡補的。他們早已花瞭經年累月的時間去考察和嘗試,像神農氏嘗百草一樣兢兢業業。沒有任何成功追求夢想的人,是在“一念之間”成功的。
  
  一念之間以前,不知已經累積瞭多少智慧與能力。多數人一下班回傢,在看電視、睡覺、打電話聊天的時候,這些真正的追夢人為瞭日後有源頭活水喝,還在花力氣為自己掘井呢。我們隻算計到他成功後可以得到多少面包,卻粗心地忽略瞭他們滴下的汗水。
  
  追夢是一種過程,也是一種必須逐漸建立的生活習慣。誰說你要放棄一切才能追夢?也別再怨夢想與面包兩相礙,其實,阻礙你追求夢想的,不是你手頭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面包,而是自己的惰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