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機會在哪裡:3個關於機遇的真實故事_勵志故事

  生命的機會在哪裡:3個關於機遇的真實故事
  
  文/古爾浪窪
  
  機會在哪裡?它藏匿在平常的日子裡,與我們同在。隻可惜,我們都太喜歡眺望遠方,結果總是痛失當下。請看3個機遇的故事。——
  
  我常常碰到一些需要"機會"的青年朋友。他們中,有的,是剛剛畢業;有的工作瞭不短的時間,但仍然覺得發展不理想;而有的,則是卡在瞭某個瓶頸口上,正在煎熬和掙紮。偶爾,他們會找我聊聊天,聊聊未來。我總是鼓勵他們。其中,也會有人直白地問:"老李,到底我們的機會在哪裡?"我便無言以對瞭。說實話,這類話題,很難回答。今天,我整理出來瞭三個與機會有關的故事,供各位同樣也需要機會的朋友們閱讀。因為他們都曾經是我的同事,所以,真實性絕對可靠。
  
  第一個機遇的故事
  
  第一個同事,是我剛打工不久的時候認識的。那時候,他高考失利,南下打工。而我呢,書讀的不好,沒臉再讀,高三輟學,跑出來打工。他加入我們部門的時候,我已經上班九個多月瞭。因為他跟我同宿舍,同床–他上鋪我下鋪,所以我倆接觸多,談得多。
  
  他很聰明,機靈,嘴巴乖巧,很討同組人喜歡,也頗得上司好感。不到三個月,他便轉正,升級,加薪,並且時不時代理小組長瞭。剛開始,他回宿舍跟我談的話題是,誰懂得多,誰懂得少,跟誰可以套到技術之類的。不久,他回宿舍跟我談的話題開始轉換,變成瞭臧否各位同事,哪個行,哪個就差點,哪個笨得像豬,以後給自己提鞋都不要。再後來,他的話題便就變成瞭這個月工資多少,可以請哪個主管搓一通,以後能幫到自己的忙;哪個主管最近不得老板賞識,改天參他一本,過年他回傢時,自己就有機會代理他的職務瞭。其時,我尚在廢品分析統計組幹著最苦的分類工作,每天忙得天昏地暗,心無旁騖,回去累的要死,他的話,我大多都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瞭。
  
  又不久,一天晚上,他忽然對我說:"嗨,甘肅仔,我明天走瞭。"我驚訝:"去哪裡?"他答:"去某某廠當領班。"某某廠我知道,是我們羨慕的好工廠,待遇好,工資高,但很難進去。我於是祝福他。說實話,心中還是頗有點羨慕嫉妒恨的。
  
  時光匆匆,不覺五年。其時,我已慢慢從員工成長到瞭品質經理的位置上。因為公司發展的不錯,需要外協產品派我出去考察和審核外協工廠。很巧,我們的外協方,就是五年前我那位同事跳槽去的那傢工廠。我心中忽然有點小小的期待,希望能看見五年前的這位老同事,想來一定做得很不錯瞭吧?!可以敘敘舊,談談離別後,各自的故事和歷程。因為自五年前一別,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絡過瞭,不知道他過的怎樣?猶如初戀難忘一樣,我打工時第一個天天跟我嘮嗑的傢夥,也難忘。
  
  審核過程中,我數次走神,也沒有看到他。結束時,我還是忍不住問起瞭他。采購經理很驚訝?"你認識他?他在我們的測試組當維修副組長,我馬上叫他過來。"不一會兒,一個人打開門縫,將腦袋伸瞭進來,瞄瞭一眼,看見采購經理,於是趕緊躥進來,點頭哈腰到:"經理好!經理好!"采購經理示意他坐,他有點手足無措,扭扭捏捏坐瞭上去。這是他嗎?怎麼變成瞭這副模樣?我仔細看,樣子是他,但神情卻完全不是他,已完全沒有瞭五年前的那種意氣風發,聰明機靈。我心中忽然一酸,跟采購經歷說:"不好意思,認錯瞭,不麻煩您瞭。"匆匆離開。回程中,我一直坐在車上,沒在說話,可心中翻江倒海。那一刻,才明白,歲月,其實很容易改變一個人。
  
  第二個機遇的故事
  
  第二個同事,是在我當部門經理後認識的。其時,他在工程部做設計工程師,我們交集的時候並不多,大部分時候,不過是點頭之交。因為他是我老上司的同學,所以,我們吃飯時,他也偶爾在坐。每次他話雖不多,但往往語鋒犀利,頗有自己的見解。所以我對他的印象漸深。
  
  他加盟我們公司的時候,已經三十多歲瞭,小孩五六歲瞭。據說,之前,他和他妻子都在學校教書,已經在傢鄉工作瞭好多年瞭,而且是雙職工。在大多數人,包括我的眼裡,覺得他們原來的條件非常不錯。但他們竟然雙雙停薪留職,遠離傢鄉,遠離親人,一起出來打工瞭。
  
  他本來是學中文的,現在卻幹著一份與專業完全不搭界的工作。所以,很多東西,都要從頭學起。如果是個剛畢業的小青年,我覺得完全能理解。但對於工作已經十年的他,我非常難以理解。每次經過他們辦公室,看他費勁查英文詞典,吭吭巴巴,瑣瑣碎碎,現查現學專業術語,而後再艱難地寫著那些設計資料,莫名心酸,又覺鼓舞。
  
  後來,我離開原公司,去瞭新公司。因交往甚淺,從此,彼此沒再聯系過。我後來顛沛流離,從廣州,漂泊到蛇口後,一天,在街口,忽然碰到瞭他。兩人駐足,聊瞭會。我告訴他,我在一傢馬來西亞背景的公司工作。他說,他剛剛離開公司,自己與同事開瞭一傢貿易公司。他急著趕路,坐船去珠海。我們互留電話。我指瞭指沃爾瑪後面的公寓,說:"我就住這裡,有空來坐坐。"
  
  一天下午,忽然有電話進來。我接,是他打的。我很意外。他說:我就在你樓下。我說,我在,上來坐。於是他就上來瞭,還帶瞭一個人,是他的搭檔。於是,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天。他說,忙瞭幾個月,第一個單還沒有做成功。我知道做生意的辛苦,於是給他鼓勁。他們倆似乎也不是很忙,聊瞭三四個小時,才走。
  
  從此,他們有空,就會坐坐,聊聊。我們的交情漸漸深起來。他們每次都是坐公交車來,公交車走,一點也不像是個做生意的樣子。但出於禮貌,我也沒有深問過。而他們,大多時候,也不談生意上的事。大傢天南海北,神侃一些感興趣的話題,而後一起吃飯,散掉。
  
  這樣經歷瞭前後大約一年的時間。後來,我在蛇口做得不是太如意,於是去珠海瞭。我搬傢的時候,他們似乎正忙著,匆匆通瞭個電話,我便走瞭。因為距離上遠一點,我工作又緊張,此後,很少再聚。他隻是在我結婚的時候來過一次。
  
  又兩年後,我去而復返,第三次進深圳。安頓好住處,我便打電話通知深圳的好友,我又回來瞭。於是那些見面少瞭,有點點疏淡的朋友,又開始熱絡起來。其中,就包括他。
  
  但這次他來,跟以前大不一樣瞭。開著新買的雅閣八代。見面,也不再是湊在我傢喝茶,非要拉我們出去吃大餐。席間,談起這幾年情況,我才知,原來,三年前,我們在蛇口偶遇時,正是他們最艱苦,快彈盡糧絕的時候。那時候,他們剛開貿易公司幾個月,卻沒做成一單,所以苦悶著。幸好,還有我那裡可去,聊聊天,排解排解。日子就是那樣,在閑聊和寬慰中,一點點挺下來瞭。直到一年後,生意才漸有起色。現如今,他一年的營業額有五六千萬瞭,賺瞭些錢,於是跟搭檔每個人買瞭幾棟房子,買瞭輛車。
  
  談起往事,他說:"最苦的時候,我們的賬上隻有幾百塊錢。好幾次,我想,等著幾百塊錢用完瞭,如果還沒有新的生意,我就放棄,再回工廠打工去。但每次快到這種絕境的時候,我都多少會有點單進來。最慘的一次,付完房租後,我身上就隻剩下幾塊錢瞭,我都已經在收拾辦公室的東西,準備打包滾蛋瞭,一筆大單忽然來瞭。"
  
  "其實,在離開老公司前,我已經做瞭很多準備工作。我還在做工程設計的時候,有個德國客戶很刁,很難纏。市場部人員不願跟,於是我就接過來,主動跟。這個客戶雖然很刁,但資料很規范,每次下單,都預付款,而且很及時。所以,我覺得這個客戶很有潛力。於是,在他身上花瞭很多心血。後來,這個客戶隻習慣我一個人跟他們溝通,換其他人,不習慣,不接受。指定一定要我對他們。幾個月後,這個客戶就下單瞭,量越來越大。由此開始,我接觸到瞭市場,慢慢積攢瞭很多資源。直到有一天,我覺得,我自己其實也可以開個貿易公司瞭。
  
  "不料,開貿易公司,還是比我想象的難。有些你自以為可以用的資源,未必用得上。而有些資源即使給瞭你,你也無法用。比如,我跟過的那傢德國公司,我離開後,寫郵件給他們,希望他們繼續跟我合作。他們答應,但條件很苛刻,明確要求隻直接向廠傢下單,不對貿易公司。我想破瞭腦袋,都無法符合他的條件。後來,靈機一動,我先在香港註冊瞭傢公司,說是大陸工廠的接單處。於是,我們順利拿到瞭德國公司的樣品訂單。但拿到樣品訂單後,我又犯愁瞭:我雖然有瞭樣品可做,但卻無法找到符合他們要求的供應商。主要是他們的質量要求太嚴瞭。在此前,他們在全中國,選過三十多傢工廠,才隻選到瞭一傢合格供應商。就是我原來上班的老公司。我不可能下回給他們做。最後,隻好自己做資料,自己去工廠,輔導他們,並親自跟產品。我整整花瞭一年的時間跟他們做樣品,才通過德國客戶的認真。我上面所說的第一筆大單,就是他們下的。"
  
  "單接到瞭,更大的困難也跟著來瞭。我雖然接到瞭他們30%的預付款,但我的供應商卻要求預付60%。畢竟,我們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貿易公司,做瞭一年樣品,也沒有給他們下過幾單。怎麼辦?50萬一筆款,我找誰去弄?朋友肯定是不敢借給我這個窮酸的。我也不可能因為缺50萬而放棄我為之花瞭一年心血的訂單。(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最後,我想到瞭借高利貸。放高利貸的人倒簡單,隻復印瞭我的身份證,讓我寫瞭一份借條,就給瞭我50萬。我問:你們手續這麼簡單,萬一借款的人跑瞭怎麼辦?他們答:我們既然敢放,就有辦法收。他跑到天涯海角,我們都追得回來。我提著50萬離開。我哪是提著錢,簡直是提著自己的腦袋。"
  
  "那50萬,我用瞭三天。那三天,每天早上起來,我的手都在顫。那三天裡,我每天做的主要工作,是跟客戶溝通,用全世界最真誠的語氣和措辭,終於說服客戶多打給瞭我35%的預付款。第三天,拎著50萬,還有5萬的利息,還瞭高利貸。當走出他們房間的那一刻,我暗暗發誓,這輩子,我就是窮死,再也不借高利貸瞭。"
  
  第三個機遇的故事
  
  第三位,說是同事,我對他其實沒有印象。
  
  真正認識他,並將他列為同事,是十多年後,我的一次求職之後。
  
  在蛇口不如意,我打算離開的時候,與深圳跟多傢公司談過。其中有一傢,需要一位品質總監。介紹的人告訴我,這傢公司的老板是某某工廠出來的。某某工廠就是我南下打工時,上班的第一傢公司。
  
  我與那傢公司的老板約好,在科技園的老樹咖啡見面。
  
  碰面時,他當胸給我一拳,說:"原來是你啊!"
  
  我莫名其妙。
  
  坐下聊天,我才明白其中原委。原來他真是我的同事。他比我晚三個月進廠。那時候他在飯堂洗菜打雜,我在制造部上班。後來我調品質部,升職,又升職,因我成長速度快,還曾在公司引起小小轟動。所以他知道我。而其時,他在飯堂後面做,我們直接照面的機會很少,所以我對他才幾乎沒有印象。
  
  其實,在進公司前,他已經有瞭一段"傳奇故事"。他那時候學習不好,跟我一樣,高三輟學,一個人從福建,偷偷跑來深圳。他知道有個老鄉(就是我們公司老板)在深圳龍崗一個小鎮上開工廠,所以投奔而來。但他不知道具體位置。那時候,在深圳住,需要暫住證。幾乎每天晚上都有查證。若查到沒證的人,要被關起來。他找瞭很久,沒找到工廠,也沒找到工作,又沒有暫住證,錢花光瞭,晚上怎麼過呢?人生地不熟,沒人幫,又無處投靠,隻好每天躲到集市後面山上的祠堂去過夜。六月的深圳,天氣悶熱,還有很多超級大的蚊子出沒。他實在抵禦不瞭蚊子的攻擊的時候,就跑到市場邊檢幾個垃圾袋,四肢上各套一個,鼻子位置挖瞭個孔,在腦袋上也套瞭一個。如此這般,對付度日。一天半夜,他被一泡尿憋醒,於是爬起來尿尿。結果,就這一泡尿的功夫,他被治安巡邏的人發現瞭,一查,沒證,直接仍車上,拉走瞭。
  
  白天,一起被關的人陸陸續續被人領走瞭,獨他,沒人管。關他的人問他,認識誰?有誰的電話?他誰也不認識,一個能幫忙的電話號碼也沒有。不得已,隻好就答老板的名字。巧的是,治安隊有老板的電話,於是打過去。老板一聽是小老鄉,挺幫忙,趕快派車過來,將他接瞭過去,在飯堂給他安排瞭工作。
  
  他太瘦,身體太單薄,飯堂很多東西搬不動,常常受奚落。於是,有次老板問起情況,他如實向老板講起。老板可能K瞭飯堂主管幾句。不料,從此,飯堂主管恨上瞭他,趁老板一次出國旅行,近一個月不在工廠的時候,找瞭個借口,將他開瞭。
  
  可憐他,工作一年多,隻會洗菜打雜。悔不該當初留在飯堂,而沒去車間。在車間,至少可以學得一技之長。如今,一無所長,怎麼找工作呢?但他腦袋瓜機靈,在飯堂時,多少灌瞭些產品方面的知識。於是跑去一傢做同樣產品的廠傢應聘,竟然也就混進去瞭,還當瞭個組長。
  
  他很珍惜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所以,工作中,很吃苦,很用功。老板很賞識他,著力將他培養瞭一番。他也當仁不讓,二十一歲就當上工廠廠長瞭。
  
  他想,該是苦盡甘來的時候瞭吧?不料,還是出瞭意外。他太年輕,處理問題太過激進,結果引起眾怒,公司中層主管聯合彈劾他。老板也覺得他做得太離譜瞭,免去瞭他廠長的職務,讓他去市場部。他氣壞瞭,整整在床上躺瞭二十幾天,生瞭二十幾天的病。後來想,反正我年輕,經得起折騰。我就不信我你們能打得倒我。於是,第二十二天,背個小包,出去跑單去瞭。
  
  他運氣不錯,不到一周,竟然就真跑到單瞭。後來他的單越接越多,最後他變成瞭公司TopSales。再後來,他覺得自己既然有這麼多的單,還不如自己開個廠算瞭。於是就辦瞭現在這傢工廠。經過近十年的發展,年產值已經超過三個億瞭。
  
  我一邊聽他講述往事,一邊忍不住唏噓。
  
  敘完舊後,轉入正題。雙方聊得不錯。臨末,他忽然問我一個問題:"你覺得跟著老板打工,是多賺錢發財呢,還是有點不錯的收入,過個安心日子。"這個問題,其實很敏感,我沉吟瞭一下。他看我沉吟,直接給出瞭自己的答案:"我希望跟著我的人能發財。我賺千萬,他能賺百萬;我賺上億的時候,他能賺千萬。一個好老板,不應該隻是經營好一個工廠,更應該培養和締造一批老板。"雖然最後我還是沒有選擇去他那裡,但他最後的那翻話,讓我震撼。也因瞭曾是同事,又佩服他的這番奮鬥精神的緣故,其後,我也比較註意他們公司的成長及變化情況。去年,在央視上看到他工廠上市的消息,報道中還說,他們公司的中高層管理人員都是股東,其中有二十幾個變成瞭千萬富翁。還有四五十位基層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變成瞭百萬富翁。看完新聞,關上電視,忍不住一番唏噓。
  
  機遇的故事小結
  
  三個故事都講完瞭,我們又回到瞭最初的問題:機會到底在哪裡?離我們有多遠?
  
  我也曾經這樣追問過,也同很多人一樣,一直沒有找到過答案。但在回顧我曾經的三位同事的故事的時候,我忽然發現,它們其實就藏匿在我們度過的那些痛苦、快樂、艱難、愜意的日子間微小的狹縫裡,一直在我們身邊,伴我們同行,與我們同在。隻是可惜,我們都太喜歡眺望遠方,結果卻總是錯過眼前。隻有如我後兩位同事那樣,認真做好現在,活好當下的時候,才能發現並好好把握住自己面前的每一個機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