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腿人生_勵志故事

  獨腿人生
  
  文 / 羅偉章
  
  應朋友之約,去他傢議事。這是我第一次上他傢去。朋友住在城南一幢別墅裡。別墅是為有私車的人準備的,因此與世俗的鬧市區總保持一段距離。我沒有私車,隻得乘公交車去。下車之後,要到朋友的別墅,若步行,緊走慢趕,至少也要40分鐘。眼看離約定的時間就快到瞭,我順手招瞭一輛人力三輪車。
  
  朋友體諒我的窘迫,事先在電話中告知:若坐三輪,隻需3元。為保險起見,我上車前還是問瞭價。“5元。”車夫說。我當然不會坐,可四周就隻有這輛三輪車。車夫見我猶豫,開導我說:“總比坐出租合算吧,出租車起價就是6元呢。”這個賬我當然會算,可5元再加1元,就是3元的2倍,這個賬我同樣會算。我舉目張望,希望再有一輛三輪車來。車夫說:“上來吧,就收你3元。”這樣,我高高興興地坐瞭上去。
  
  車夫一面蹬車,一面以柔和的語氣對我說:“我要5元其實沒多收你的。”我說:“人傢已經告訴我,隻要3元呢。”他說,那是因為你下公交車下錯瞭地方,如果在前一個站,就隻收3元。隨後,他立即補充道:“當然我還是收你3元,已經說好的價,就不會變。我是說,你以後來這裡,就在前一站下車。”他說得這般誠懇,話語裡透著關切,使我情不自禁地看瞭看他,他穿著這座城市經營人力三輪車的人統一的馬甲,剪得齊齊整整的頭發已經花白瞭,至少有55歲的年紀。
  
  車行一小段路程,我總覺得有點不大對勁,上好的公路,車身卻微微顛簸,不像坐其他人的三輪車那麼平穩,而且,車輪不是滑行向前,而是向前一沖,片刻的停頓之後,再向前一沖。我正覺得奇怪,突然發現蹬車的人隻有一條腿!
  
  我猛然間覺得很不是滋味,眼光直直地瞪著他的斷腿,瞪著懸在空中前後搖擺的那截黃黃的褲管。我覺得我很不人道,甚至卑鄙。我的喉嚨有些發幹,心胸裡被一種奇怪的惆悵甚至悲涼的情緒糾纏著,籠罩著。我想對他說:“不要再蹬瞭,我走路去。”我當然會一分不少地給他錢,可我又生怕被他誤解,同時,我也怕自己的做法顯得矯情,玷污瞭一種聖潔的東西。
  
  前面是一帶緩坡,我說:“我裡不好騎,我下車,我們把車推過去。”他急忙制止:“沒關系沒關系,這點坡都騎不上去,我咋個掙生活啊?”言畢,快樂地笑瞭兩聲,身子便弓瞭起來,加快瞭蹬踏的頻率。車子遇到坡度,便倔強地不肯前行,甚至有後退的趨勢。他的獨腿頑強地與後退的力量抗爭著,車輪發出“吱吱”的尖叫,車身搖搖晃晃,極不情願地向前扭動。我甚至覺得這車也是鄙夷我的!它是在痛恨我不憐惜它的主人,才這般固執的嗎?車夫黝黑的後頸上高高繃起一股筋來,頭使勁地向前聳,我想他的臉一定是紫紅的,他被單簿的衣服包裹起來的肋骨,一定根根可數。他是在跟自己較勁,與命運抗爭!
  
  坡總算爬上去瞭,車夫重濁地喘著氣。不知怎麼,我心裡的惆悵和悲涼竟然瞭無影蹤。
  
  待他喘息稍定,我說:“你真不容易啊!”
  
  他自豪地說:“這算啥呢!今年初,我一口氣蹬過八十多裡,而且帶的是兩個人!”
  
  我問怎麼走那麼遠?
  
  他說:“有兩個韓國人來成都,想坐人力車沿二環路走一趟,看看成都的風景。別人的車他們不坐,偏要坐我的車。他們一定以為我會半路出醜的,沒想到,嘿,我這條獨腿為咱們成都人爭瞭氣,為中國人爭瞭氣!”
  
  車夫又說:“下瞭車,那兩個韓國人流瞭眼淚,說的什麼話我不懂,但我想,他們一定不會說是孬種。”
  
  離別墅大門百十米遠的距離,車夫突然剎瞭車。“你下來吧。”他說。
  
  我下瞭車,給他5元錢。
  
  他堅決不收,“講好的價,怎麼能變呢?你這叫我以後咋個在世上混啊?”
  
  我沒勉強,收回瞭他找給的兩元錢。
  
  我正要離去時,他不好意思地說“我本來應該把你送進門的,可那是一幢高級別墅往別墅裡去的人,至少應該坐出租車啊……我怕被你朋友看見……”
  
  我的眼淚流瞭下來。我天生是不大流淚的人。
  
  朋友果然在大門邊等我。他望著遠去的車夫說:“你為什麼不讓他送攏,那些可惡的傢夥總是騙一個是一個,你太老實瞭。”
  
  議完事,朋友留我吃飯,我堅決拒絕瞭。
  
  我徒步走過瞭那段沒有公交車的路程。我從來沒有與自己的兩條腿這般親近過,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兩條腿這般有力過。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