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回丟失在雪夜裡的良心_勵志故事

  撿回丟失在雪夜裡的良心
  
  文/風為裳
  
  辦公室裡的同事指著報紙說,這世道啥缺德人都有,這老太太都在醫院住瞭一星期瞭,親戚傢屬集體失蹤,良心都喂瞭狗瞭。有人說:沒準兒就是個無兒無女的孤老太太呢,不然,那麼晚,那麼大雪,老太太一個人站在路邊幹啥?
  
  我心神不寧,釘書釘瞭手,電話鈴驚心動魄的響瞭起來。我拿話筒的手有些抖,是妻子洪麗打來的,問我回不回傢吃飯。我氣不打一處來,吃吃吃,就知道吃。說完,把電話摔在機座上。
  
  辦公室的人走光瞭。我站在窗邊,天上又紛紛揚揚飄起瞭雪。
  
  我從她的身邊逃走瞭
  
  時光倒流到26年前。雪下得很大,我趴在傢裡熱熱的火炕上,看她縫棉衣,去山裡拉柴火的父親還沒回來。
  
  天黑透瞭,父親還沒回來。她坐不住瞭,說:東子,你哄著點妹妹,我去村口看看你爸。
  
  她去瞭很久,妹妹都睡著瞭,我害怕,不敢睡。她是被人背回來的,身上沾滿瞭雪。她一把把我摟在懷裡,說:東子,以後你就是咱傢的頂梁柱瞭。父親被一棵樹砸在瞭下面,送到醫院時,已經停瞭呼吸。那一年,我8歲,妹妹6歲,她不過30歲。
  
  手機鈴聲像潮水響瞭又退,退瞭又響。我索性關瞭機,使勁地呼吸瞭一口冷空氣,人清醒瞭很多。買瞭一份晚報,晚報的頭版登著無名老太太的醫藥費高達8萬元瞭,老太太還在昏迷,如果親人不去喚醒她,也許她再沒有醒過來的機會瞭。
  
  我獨自走在初春的街上,整條街流光溢彩。我和這個城市裡的許多人一樣,西裝革履,一身名牌,處處顯示生活的品質。這便是我從小就向往的城市生活嗎?高樓大廈裡有我一間,銀行裡也有我的24萬元房貸。我是機關裡的小主任,卻不得不時時刻刻仰人鼻息。傢裡有漂亮的妻子,她不斷糾正著我作為山裡人幾十年養成的習慣。
  
  我快步走向瞭第一人民醫院。醫院的走廊裡人很少。隔著玻璃,我看到她像一片落葉一樣躺在那裡,一動不動。昏黃的燈光下,她的手無力地垂在床沿上。我很想進去,把她抱在懷裡,告訴她:東子來瞭,咱們回傢去。
  
  有個護士走過來,問我:同志,你找誰?我匆忙抹瞭一下臉,下意識地說沒事,我就是隨便看看。護士很警覺:你是來看無名老太的吧?
  
  我轉身,逃一樣離開瞭醫院。是的,我又一次從她身邊逃掉瞭,就像小時候,她舉著雞毛撣子打我,我總能逃掉一樣。
  
  她成瞭最厲害的女人
  
  她像男人一樣上山砍柴,下地割豆子。這還不是最難的,寡婦門前是非多。
  
  父親去世不長時間,關於她的謠言就傳開瞭。學校裡那些孩子指著我說:你媽是破鞋。我沖上去,把那些罵她的孩子一個個摔倒。我的衣服破瞭,臉上身上也被打得都是傷。我沒有上後面的課,一個人遊蕩在樹林間,我想:長大瞭,我一定讓她享福,讓她天天在炕上坐著,啥也不用幹。
  
  不知怎麼我就在樹林邊的草垛上睡著瞭。遠遠近近地喊聲把我驚醒時,天已經黑瞭,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我揉揉眼睛,大聲哭瞭起來。看到我後她拎過我,上來就是兩巴掌。
  
  回到傢,她陰著臉給我找衣服,端來水讓我洗澡。我脫下衣服,她看到我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一下子就急瞭,問我是怎麼回來。我說是自己摔的,她不信,說我不說真話,她就不要我瞭。無奈,我說瞭白天學校裡發生的事。她沒吭聲,第二天送我去上學,卻在辦公室裡好一頓鬧。她說:我這輩子也沒啥指望瞭,誰再動我傢東子和小西,我就跟他拼瞭。
  
  她走瞭,教師們小聲議論,王香平從前挺文靜的,現在咋潑辣成這樣瞭呢?
  
  她變成瞭村子裡最厲害的女人,霸道不講理,愛占小便宜,她在村子裡基本沒什麼親戚朋友。她很孤單,幹完活,就一個人坐在院子裡發呆。我跟妹妹不忙瞭,她就跟我們說父親,說他當初怎麼追她,說他說要跟她過一輩子的。她說:你爸那個挨千刀的,等我死瞭,我饒不瞭他。妹妹說:都死瞭,再饒不瞭還能咋的。她便也說,她說:你倆小兔崽子給我聽好瞭,我的後半輩子全指望你倆瞭。你們要也像你爸那樣沒良心,我就活砍瞭你們。
  
  我和妹妹上瞭高中,她把一分錢扮成兩半兒花。她說:你倆使勁兒考,考上哪兒媽供你們到哪兒。就是砸鍋賣錢,我王香平也要供出個大學生來。
  
  我考上大學那年,她的腿疼得厲害,她說自己可別癱在這床上,她還等著帶孫子去林子裡采蘑菇呢!我說我不去上大學瞭,她回手就給我一巴掌,她說你個能玩意兒,還能有點出息不?
  
  我上瞭大學,妹妹考瞭兩年,便心疼她死活不再考瞭。為這事,她提起來就罵妹妹沒出息。
  
  媽,讓我帶你回傢去
  
  我回到傢,已10點多瞭。洪麗沒睡,把飯菜熱瞭給我端上來,我開瞭一瓶酒,咕嘟咕嘟空嘴喝進去半瓶。洪麗說:“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可是事情都到現在這個地步瞭,你想想,你要是去認她,那近10萬元的醫藥費不說,單說你被曝光出來,你這個國傢幹部的工作也不用幹瞭…… ”
  
  我把手中的酒杯摔到地上,大聲吼道:“是的,錢、工作、面子,哪個都比她重要,她就快死瞭,是個累贅,就讓她自生自滅好瞭!”
  
  林林聽到我們吵,光著腳站在臥室門口。我說:“你給我滾回去,養兒養女有什麼用,良心都喂狗瞭。”洪麗說:“你瘋瞭,沖孩子喊什麼?”
  
  我就是瘋瞭。我連自己的媽都不認,讓她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醫院裡,我可不就是瘋瞭嘛。
  
  我一夜沒睡,面前的煙灰抽缸裡是小山一樣的煙頭。電話響瞭,是妹妹。她說:“哥,我昨晚眼皮一個勁兒跳,夜裡夢見咱媽瞭,她拉著我的手,一句話不說,就是哭。哥,咱媽不是有啥事吧?”
  
  我幹笑瞭兩聲,說:“咱媽沒事。”妹妹說:“哥,你還是讓媽回來吧,你們城裡的床媽睡不慣,她的腿風濕的厲害,你上學那年,割豆子,她都跪在地裡爬。這兩年,她的記性也差瞭……”
  
  妹說:“哥,有些話,也許我不該說,那天嫂子打電話來數落她的不是。她是不好,但她是咱媽。你上大學後兩年,咱傢這兒遭瞭災,黃豆絕產,一年到頭一分錢不掙不說,還白搭瞭種地的錢。她急瘋瞭似的,她兒子在讀大學,她上場部去鬧,哭天搶地,跪在人前,一跪就是一個禮拜,人傢說,鬧就給錢,就都鬧瞭。她說,先把我兒子的學費給上,錢我還你們。她打瞭8000塊錢的欠條啊!她回來,大病瞭一場,卻硬是靠吃止痛片挺瞭過來。”
  
  我的淚順著面頰流進嘴裡,又苦又澀。這些事,她從沒有對我說過。放下電話,我狠狠地敲自己的腦袋。林向東,你真沒有人味啊!
  
  我穿大衣時,洪麗問我去哪兒。(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我說我去把良心找回來,離婚協議書我放桌上瞭。
  
  我結婚8年,她隻來過4趟。這次,她來過年,她說:夢裡都想著這小兔崽子。她說的小兔崽子是林林,林林卻連手都不讓她拉。她想親親林林,洪麗馬上大呼小叫的,說:“人嘴最臟瞭,會有傳染病的。”她就那樣愣在那兒,看看我,又看看林林,然後說:“城裡的孩子就是金貴,我孫子也成金貴的孩子瞭,多好!”
  
  洪麗給媽媽專門準備瞭一個碗,吃飯時,她夾給林林的菜都被洪麗挑著放到瞭桌子上。她在這個傢裡有些不知所措,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她的飛揚路跋扈變成瞭小心翼翼。
  
  那天我在外面喝酒回來,洪麗哭著跟我說媽媽給林林倒水,把林林燙著瞭。我的火上來瞭,我沖媽媽吼:“不是讓你啥都別幹嗎?”她站在門前,個子又瘦又矮。媽媽說:“東子,我還是回傢吧。”我醒酒時,她已經不在傢裡瞭。
  
  電視裡播出瞭一條新聞:天黑雪大路滑,無名老太被撞瞭,被路人送去醫院搶救。我一眼看到瞭車禍現場紅色的三角兜,那是她來時給我裝松子用的。洪麗說:“林向東,你去認她咱倆就離婚。”我很猶豫,司機逃逸意味著高額的醫藥費要自己拿,房貸已經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林林還在學鋼琴……
  
  我以為我可以昧著良心等她死,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可是,那樣沒瞭良心的日子還會有幸福嗎?她養我時,搭上瞭一輩子的幸福,她計較過這些嗎?
  
  我這輩子隻有一個媽,和她相比,什麼都不重要瞭。我在眾目睽睽之下跪到瞭她面前,我說:“媽,咱回傢,咱回林場老傢去!”
  
  她的手滿是老繭,粗粗拉拉的。她的頭發都白瞭,我把臉貼以她的臉上,多少年瞭,我沒再親吻過她。
  
  我輕輕叫著:“媽,兒子帶你回傢……”她的眼角一點點滲出淚來,她在等我,她在等我找回雪夜丟失的良心……還好,我回來瞭。(摘自《青年文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