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不是套住幸福的枷鎖_勵志故事

  貧困不是套住幸福的枷鎖
  
  1980年,我出生在吉林省洮南市一普通農民傢裡。直到上小學時,我傢還一貧如洗,買不起一輛自行車,甚至交不起我的學費。從傢到學校的十幾裡路,我每天都是走著去回。那時我在班裡很自卑,沒有像樣的衣服穿,一到交學費時,我就愁得吃不下飯,看著母親四處借錢,我心裡特別難受,為此我學習很刻苦,想通過學習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沒有條件買輔導資料,更沒有參加任何一個補習班,我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瞭教科書和學校裡發的幾本練習冊上瞭。我的學習目標很明確,就是把書翻爛把內容吃透,把書本上的知識全裝在自己的腦子裡,然後去考試。在1996年的中考,7門功課有5門我考瞭滿分,被市裡的重點高中錄取。
  
  高二時,我因理科成績突出被選拔參加奧林匹克競賽,獲得瞭全國第二名的好成績。為此,吉林大學物理系向我提前下達瞭破格錄取的通知書。
  
  高二時就懷揣大學錄取通知書,沒有壓力的學習,我成瞭同學們羨慕的對象。然而好運卻沒有眷顧我。這一年,春天先是大旱,莊稼幾乎絕收,到瞭夏天又陰雨連綿,暴發瞭特大洪水,沖垮瞭傢裡的田地和僅有的兩間房屋。此時,看到妹妹還要上學,看到傢裡父母每天為生計發愁,我放棄瞭那張大學錄取通知書,瞞著父母去瞭內蒙古一傢木材廠打工。那段時間,我每天工作12個小時,每月拿600元的工資。半年後,我把3000元錢通過同學捎回傢裡,說是學校發的獎學金。這時我的父母還蒙在鼓裡,一直認為爭氣的兒子在讀高三。
  
  1999年3月,傢裡的情況好些時,我掙夠瞭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瞭,就又回到學校參加瞭高三的學習。這時離高考也隻有3個月的時間瞭,我每天隻睡6個小時,惡補缺失的課程。那年的高考,我以優異的成績被南京一所本科院校錄取,而錄取通知書上標註的學費是1萬元,我又犯愁瞭。
  
  學校得知瞭我的情況,同意緩交學費,還安排我在學校食堂勤工儉學。一到下課,別的學生都去玩瞭,我則在食堂裡打工,每天有8元的收入,我算瞭一下,照這樣的速度離還清學費還差很遠。
  
  禍不單行,大二時,妹妹來信告訴我:傢裡有人要債,父母都病瞭,我不能上學瞭。這時的苦難並沒有把我擊垮,我立即作出瞭輟學的決定,於是我給妹妹回信:別為錢的事發愁,我已找到瞭兼職,每月2000元收入,能讓你上學和幫父母治病。接著我很快辦理瞭退學手續,在“南京矽谷”的一傢電腦公司做瞭一份短時工。(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大部分時間,我是在南京街頭舉牌做傢教。在傢教中,我把自己的奮鬥歷程言傳身教給學生,收到很好的效果。
  
  2002年1月,我用打工和做傢教掙來的錢,不僅支付瞭妹妹的學費,還幫助傢裡還清瞭數萬元債務。這時我又萌生瞭去學校讀書的念頭。正好傢鄉一傢高中聽說瞭我的經歷,決定免費收我入學。經過5個月的艱苦學習,在當年的高考中,我又順利地考取瞭大連理工大學。
  
  在大連理工大學,我仍然靠做傢教維持學費和生活費。做瞭多年的傢教後,我總結出瞭經驗——從培養學生的學習習慣入手,形成瞭自己獨特的傢教方法,老師在課堂上研究怎麼教,而我隻研究學生怎麼學。在不久北京舉辦的一次傢教業務能力比賽中,我用自己獨創的傢教成果,出色地講解瞭整場比賽中最高難度的課目,成功挑戰瞭每小時4000元的價格標準。漸漸地,我有瞭“傢教皇帝”的稱號。
  
  大二時,我就開辦瞭一個傢教公司,分為初中、高中升學補習班。到大三時,一些啃老族的大學生還在靠父母郵寄生活費生活,而我的年收入已達到30萬,被稱為“中國最富的非富二代大學生”。好事接踵而來,大學畢業時,我被免試推薦到結構工程專業碩博連讀,還被大連評為“年度十大人物”。
  
  我叫佟洪江,我是靠著百折不撓的勇氣成就瞭今天的我。我想對你說:“貧困不是套住幸福的枷鎖,誰都會經過一些幽暗陰晦的日子,而我們隻要執著地抓住瞭勤奮和好學,就會迎來燦爛的陽光。”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