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會前途無量_勵志故事

  我為什麼會前途無量
  
  文/侯文詠
  
  一
  
  最初,我的生活的范圍僅限於我們傢,及傢門口的那條巷子。那時候,我才會講話沒多久,總是喜歡在巷子裡面玩,最令我興奮的事情莫過於陌生人跟我問路瞭。
  
  我會得意地告訴陌生人直走到巷底,轉彎後可以看到小溪,小溪上面有座橋,過瞭橋之後有戲院,還有雜貨店,沿著路走瞭幾步之後,第一個岔路左轉,之後再往右轉……記憶中曾有兩三次這樣的事情。老實說,我們傢每次都從另一頭巷口出入,我從來沒有機會見過巷底轉彎後的世界。可是隻要有陌生人問路,我就樂意免費奉送一個我編織出的世界。我從來沒有想過,不出一分鐘,陌生人走到巷底轉個彎,我的騙局就被揭穿瞭。
  
  對我來說,如果看不到,那就想像一個,似乎是那麼天經地義的事。
  
  二
  
  有一次看完電影走出電影院,父親指著廣告牌上“鄭佩佩”三個字,告訴我說:“你隻要看到廣告牌上有這三個字,回傢告訴我,我就帶你去看電影。”
  
  於是我開始認識字瞭。
  
  鄭佩佩是當時武俠片的當傢女主角,總是一副俠女的裝扮,在電影裡面行俠仗義。每天從幼兒園放學回傢,經過戲院,尋找“鄭佩佩”這三個字。“佩”字的右邊寬寬大大的,像是個穿著長袍的女俠才從屋簷上翩然飛下來;左邊的“人”字部首,自然就是俠女手上的長劍。那時候,光是看到字的樣子就覺得非常興奮。猜想著,“俠”一定也是個劍客,“客”頭上戴著武林高手那種鬥笠。回去問爸爸,竟然猜對瞭。
  
  我大受鼓舞,就這樣在電影廣告牌中,懸疑地學著認識字。到瞭進小學的時候,我比同年齡的小朋友,認得更多的字。(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這當然不是壞事。唯一值得擔憂的是,我的文字世界一開始就受到瞭武俠電影的扭曲,總覺得它們是獨臂刀法、飛簷走壁之類的神奇法力。
  
  那時候零食裡面的兌獎券通常寫著“銘謝惠顧”,但如果幸運地出現瞭“再送一包”四個字,就可以去兌換零食。我看到這種事,立刻認定一定是那四個字的魔力。這種功夫我也學過,我依樣畫葫蘆,用紅筆寫下“再送一包”四個字,並且鄭重其事地在字上面作法,說服瞭我的小跟班去福利社兌換零食……
  
  三
  
  我很清楚地記得小學畢業典禮那天,大傢唱《驪歌》的時候,班上有個女生在哭。我笑她三八,有什麼好哭的,她回頭看瞭我一眼說:“你這個沒有感情的人。”
  
  過瞭幾十年以後,我忽然理解瞭這件事情。更精確地說,與其說我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還不如說我有點無知。我不知道大部分的人,經過那一天後,就不再見面瞭。
  
  畢業典禮上我拿瞭鎮長頒發的鎮長獎。下午級任老師還特地來傢裡一趟,表示祝賀之意。爸爸媽媽擺開茶點,無限歡迎,大聊關於我的前途這類的議題。
  
  “這個小孩子將來大好大壞,要麼前途無量,要麼被槍斃都有可能。”老師語氣深長地表示。
  
  我已經不記得我為什麼會前途無量的理由瞭。我可能被槍斃的理由有好幾個,其中我記得住的一個是:
  
  “他會寫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