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人士的奮鬥事跡

  成功人士的奮鬥事跡

  李嘉誠

  年齡:81歲

  創業時間:1950年創立長江塑料廠

  第一桶金:塑膠花生意

  逆境的時候,你要問自己是否有足夠的條件,當我身處逆境時,我認為自己有足夠的條件,因為我勤力,節儉,有毅力,我肯求知,肯建立信譽。

  李嘉誠:塑膠花傳奇

  為瞭實現對父親的承諾,李嘉誠覺得隻有加倍努力才行,要想出人頭地,學習是惟一的武器,他開始自學。一邊工作,一邊自學,雖然艱辛,但李嘉誠覺得十分充實,“年輕時我表面謙虛,但內心很驕傲。因為你看見身邊的人每天保持原狀,而自己的學問卻日漸提高。”

  1940年秋,李嘉誠一傢從潮州逃難至香港,棲居在舅舅的鐘表行中。李傢原本沒有商業傳統,到香港前,父親是一位小學校長,爺爺是清朝最後一屆秀才,兩位伯父在民國初年就取得瞭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博士學位。李傢可算的書香門第,在當地受人敬重。

  但這些在當時的香港沒有半點價值,甚至為生存帶來瞭壓力,一傢人卑微如螻蟻。13歲的李嘉誠不得不失學,寄人籬下當學徒。白天有做不完的工作,夜晚則必須搬開傢具與其他夥計挨著入睡。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攻占香港,李嘉誠的母親隻好帶著弟妹重回老傢,留下他們父子二人。更大的不幸是,貧困抑鬱的父親竟染上肺結核,大半年後去世。在父親過世前一天,並沒有向他交代事情,反而問他有什麼話說。“我安慰父親,告訴他‘我們一定都會過得很好’。”14歲的李嘉誠獨自面對父親的死亡,“彷佛一瞬間被迫長大”。歷經傢道中落、少年失學、父親過世、孤獨的流落異鄉,迫使李嘉誠在很短的時間內壓縮成長。

  為瞭實現對父親的承諾,李嘉誠覺得隻有加倍努力才行,要想出人頭地,學習是惟一的武器,他開始自學。一邊工作,一邊自學,雖然艱辛,但李嘉誠覺得十分充實,“年輕時我表面謙虛,但內心很驕傲。因為你看見身邊的人每天保持原狀,而自己的學問卻日漸提高。”

  李嘉誠的機會終於來臨。1945年,二戰結束後的某天,他所在工廠的老板亟需發信,但是書記員請假,李嘉誠因好學被推薦幫忙。出色的表現使得老板對他另眼相待,將其從雜役小工調至做貨倉管理員,繼而成為瞭業績很棒的推銷員,再升到經理,19歲更成為總經理。李嘉誠也從中學到瞭更多的關於貨品的進出、價格、以及貨品管理,推銷等技巧。

  因為業務關系,李嘉誠一直訂閱英文塑料專業雜志,順便提高英語,這也讓他能時刻把握該行業的可能商機。隨著二戰後經濟復蘇,塑料制品的市場需求很旺盛,李嘉誠認為機不可失,決定自行創業。1950年,他利用自己的積蓄連同舅父的借款共5萬港元,開設瞭長江塑料廠。

  1957年,李嘉誠從行業雜志中得到啟迪,赴意大利考察,回港後轉產塑膠花。得益於當時的消費環境,業務迅速發展,由於產品能不斷創新,李嘉誠繼而成為瞭香港乃至全球的塑料花大王。如今這已成為李嘉誠財富故事中的經典情節。之後,李嘉誠又瞅準地產業機會,從而開始瞭成為“超人”的脫胎換骨般的升級。

  柳傳志

  年齡:65歲

  創業時間:1984年創立聯想

  第一桶金:漢卡

  在企業的初期狀態,目標是一個暗藏的、朦朧的意識。因為你還很弱小,對瞬息萬變的市場和企業還缺乏把握,無論你具有怎樣的信心,目標對於初創企業至多是一個遠大抱負,因而無法量化與明確。

  柳傳志:做“倒爺”被騙

  1980年代初,計算機革命已經在全球興起,矽谷也成為中國的技術研究者們的熱門話題。中科院內部的科技人員早已經禁不住誘惑,不斷走出高墻深院創立公司。

  老帥柳傳志在2月初復出擔任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聯想是我的命,需要我的時候我出來,是我義不容辭的事情。”柳傳志自剖心跡,雖已年逾65,但激情不減當年。

  1980年代初,計算機革命已經在全球興起,矽谷也成為中國的技術研究者們的熱門話題。中科院內部的科技人員早已經禁不住誘惑,不斷走出高墻深院創立公司。時任計算所所長的曾茂朝(現任聯想控股董事長)也一直在私下裡鼓勵手下創立公司。已年逾40歲的柳傳志主動提出瞭要創業,“我40歲的時候是因為前面沒有路可走,所以選擇瞭創業。”

  當年10月,中科院計算所新技術發展公司(即聯想前身)“授命成立”,王樹和、柳傳志、張祖祥組成三人核心成員,柳擔任副總經理。曾茂朝將計算所的傳達室交給柳傳志使用,又給瞭20萬元開辦經費,還給予瞭很多不成文的支持:不受限制的招納本所人員,可以使用所裡的技術成果,員工可以使用自己原先在計算所裡的辦公室、電話以及所有資源等。

  雖然支持很多,但是從1984年冬天到1985年春天的幾個月裡,公司裡最令人頭疼的是不知道去幹什麼。柳傳志後來回憶,“當時實在是不知道要幹什麼好瞭,所以能幹什麼就先幹著,哪怕掙點兒錢發工資也好。”於是,包括柳在內的所有員工都當過“倒爺”、“板爺”,在中關村拉平板車去賣運動服裝、電子表、旱冰鞋、電冰箱。

  後來因為聽說倒買一臺彩電能賺1,000塊,聯想也跟著去做。當時有說法“騙子比彩電還多”,盡管柳傳志小心謹慎的叮囑要看到電視才付款,他們也的確看到瞭電視,不過等錢匯過去,對方卻消失瞭,聯想一下被騙去14萬元。公司一下子更加艱難。

  到瞭1985年,所有可能為公司帶來收入的各種業務幾乎試瞭一個遍。其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將計算所倪光南主導開發的“漢字系統”帶到瞭公司,成果產品化後就是後來知名的“漢卡”。當時電腦大部分靠進口,全是英文系統,必須裝上漢卡,每臺電腦經過改裝後利潤高達一、兩萬元。聯想在6個月內至少銷售出瞭100套,為公司帶來瞭約40萬元毛利潤。

  曾茂朝的妻子,計算所研究員胡錫蘭就在1985年的夏天從自傢樓上看到瞭一個難忘的場景:烈日炎炎下,柳傳志和李勤(現任聯想控股常務副總裁)等人正在人拉肩扛,將一堆微機從大院門口搬進來,柳傳志滿頭大汗,衣服濕透,而李勤把褲子卷到瞭大腿上,氣喘籲籲。回想當日情景,柳傳志後來表示,“我們第一桶金就是靠出賣技術勞力賺的。”

  魯冠球

  年齡:64歲

  創業時間:1969年接管寧圍公社農機修配廠

  第一桶金:萬向節

  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最難戰勝的也是自己,控制人的物質欲望有利於磨練自己的意志。當企業傢如果光會享樂,早上圍著車子轉,中午圍著盤子轉,晚上圍著裙子轉,企業傢就不成為企業傢,是敗傢。

  魯冠球:被逼上梁山的小鐵匠

  魯冠球出生在浙江省蕭山市寧圍鄉,父親在上海一傢醫藥工廠工作,收入微薄,他和母親在貧苦的鄉村,日子過得很艱難。15歲輟學後,經人幫忙,魯冠球被介紹到蕭山縣鐵業社當瞭個打鐵的小學徒。

  2007年,在接受一傢美國媒體的采訪時,萬向集團董事長魯冠球這樣解釋自己當時的創業動機,“如果你出生在教室裡,那麼你以後就可以在那裡讀書,如果你過去是一個農民,那麼就一直會是農民,而我不想一直當農民,我要想一切辦法跳躍龍門。”

  魯冠球出生在浙江省蕭山市寧圍鄉,父親在上海一傢醫藥工廠工作,收入微薄,他和母親在貧苦的鄉村,日子過得很艱難。15歲輟學後,經人幫忙,魯冠球被介紹到蕭山縣鐵業社當瞭個打鐵的小學徒。

  但三年後,由於精簡人員,他被辭退回農村。不服輸的魯冠球決定創業,“沒想過要當企業傢,我辦企業是逼上梁山。”當時他看到鄉親們磨米面不方便,而自己對設備很感興趣,便籌錢購買設備,開辦瞭一個沒敢掛牌子的米面加工廠。後來因為禁止私人經營,加工廠又被迫關閉,為瞭償還債務,魯冠球不得不將三間老房子變賣。

  雖然受到打擊,魯冠球並未放棄。由於“停產鬧革命”,當時人們連鐵鍬、鐮刀都買不到,自行車也沒有地方修。在經過15次申請之後,魯冠球開辦瞭一個鐵匠鋪,很快生意紅火起來。(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到瞭1969年,由於政府要求每個城鎮都要有農機修理廠,富有經驗且有些名氣的魯冠球被公社邀請去接管已經破敗的寧圍公社農機修配廠。其間除瞭管理農機修配廠,隻要能賺錢、做得瞭的營生,魯冠球都做瞭嘗試。

  之後10年間,靠作坊式生產出的犁刀、鐵耙、萬向節、失蠟鑄鋼等五花八門的產品,魯冠球艱難地完成瞭最初的原始積累。1978年春,魯冠球的工廠門口已掛上瞭寧圍農機廠、寧圍軸承廠、寧圍鏈條廠等多塊牌子,員工也達到瞭300多人。由於看到中國汽車市場開始起步,魯冠球調整公司戰略,集中力量生產專業化汽車萬向節。當年秋天,他將工廠改名為蕭山萬向節廠(即今天萬向集團的前身)。

  在1980年的全國汽車零部件訂貨會上,雖被拒絕入場,但魯冠球並不放棄,在會場外擺起瞭地攤。在聞聽會場內正陷入價格拉鋸,他便張貼廣告,以低於場內20%的價格,銷售自己的高質量產品,很快廠傢便湧出場外交易。萬向此役獲得瞭210萬元的定單,魯冠球成為最默默無聞的大贏傢,打出瞭名氣。

  劉永好

  年齡:58歲

  創業時間:1982年四兄弟開始從事養殖業

  第一桶金:鵪鶉養殖

  創業20多年的磨練對於我來說,擁有多少財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擁有瞭創造這些財富的能力!假如我的所有財富都消失瞭,還可以從頭再來。  ——劉永好

  出生於四川新津一個貧苦傢庭的劉永好,20歲之前幾乎沒有穿過新鞋,所以其最大目標是擁有一雙新鞋和一輛自行車。在他心中,最好的工作就是進入當地的工廠當一名工人,那樣自己就可以衣食無憂慮瞭。

  出生於四川新津一個貧苦傢庭的劉永好,20歲之前幾乎沒有穿過新鞋,所以其最大目標是擁有一雙新鞋和一輛自行車。在他心中,最好的工作就是進入當地的工廠當一名工人,那樣自己就可以衣食無憂慮瞭。

  近5年的知青生涯結束後,劉永好又進入學校學習,畢業後留校成為老師。此時,他的大哥劉永言已從成都電訊工程學院畢業分配到成都906廠計算機所工作;二哥劉永行從成都師范專科學校畢業後到瞭縣教育局工作;三哥陳育新(劉永美,因過繼到陳傢而改名)從四川農業學院畢業後在縣農業局當農技員。

  在改革開放的大形勢下,四兄弟開始不安分起來。1980年春節,劉永行為瞭讓哭鬧著要吃肉的四歲兒子能夠在過年時吃上一點肉,從大年初一到初七,在馬路邊擺瞭一個修理電視和收音機的地攤。短短幾天裡他竟然賺瞭300元,相當於他當時10個月的工資!

  四兄弟一商量,就想辦一傢電子工廠,並很快生產出音響樣品。劉永好拿著音響到鄉下想和生產隊合作,他們出技術和管理,生產隊出錢。沒有想到的是,此事上報到公社之後,公社書記一句“集體企業不能跟私人合作,不準走資本主義道路”,此事胎死腹中。

  1982年,四兄弟經過激烈的討論,三天三夜的傢庭會議做出決定:辭去公職幹個體。他們就想,搞自己曾經做過的音響投資大,而且還有很多條條框框;而搞養殖業不需要很多投資,技術含量低,自己也熟悉。創業目標定下瞭,資金還沒著落,四兄弟想到向銀行貸款1,000元,但結果是當頭一盆冷水。

  他們隻好典當瞭手表、自行車等值錢的傢當,籌集瞭1,000塊錢,開始養雞、養鵪鶉。“當時真的是一分一分掙錢,看著鵪鶉下瞭一個蛋,就意味著賺瞭一分錢。”劉永好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情是,當時騎車載著鵪鶉蛋被一隻狗追趕,後來摔倒在地,200隻鵪鶉蛋全摔碎瞭,他當時掉下瞭眼淚,不是因為被狗咬得疼,而是惋惜碎掉的蛋。

  由於意識到鵪鶉的生意不可能再擴大,1986年,四兄弟利用此前積累的近1,000萬元資金轉向豬飼料市場,希望集團誕生瞭,成為本土飼料企業龍頭。1997年,四兄弟宣佈和平分傢,劉永言創立大陸希望集團,劉永行成立東方希望集團,劉永美建立華西希望集團,劉永好成立新希望集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