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的路上,飄滿紅罌粟_勵志故事

  夢境的路上,飄滿紅罌粟
  
  文/阿明
  
  一個在海關工作的朋友,有天向我傾訴,她說她感到很虛空,在同一間辦公室同一張桌子前坐瞭八年,每天幹的幾乎是同樣的事,連呼吸的空氣都是一個味兒,現在的自己與八年前的自己沒任何兩樣,早上一睜眼,就知道今天將怎樣度過。她感嘆,這復印機裡走出的日子讓她窒息,留不下任何亮點和痕跡。
  
  在旁人眼裡,她擁有"金飯碗"的工作,還有穩定的傢庭。我沒有更多的安慰她,我說:"去買一本凱魯亞克的《在路上》看看,如果你不能像狄安那樣拋開一切獨自流浪,不能像薩爾在餓得發昏時隻靠舔幾片感冒藥的糖衣充饑,如果你做不到那樣,就不要抱怨。"
  
  她讀完這本書後,表示她做不到那樣的"在路上",雖然內心深處的確很向往——拋開現實的一切,沒有行李,沒有財產,居無定所,搭順風車,漫無目的地從一個城市流浪到另一個城市,追求精神及感官上的極度放縱、自由、頹糜與荒唐。
  
  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擁有幾間房子(對於某些人還是奢望)、一個傢庭、一張辦公桌,終其一生隻為存折上多加一個或幾個零奔走辛勞。當今中國,在巨大的市場經濟大潮沖擊下,在以物質掛帥的現實下,越來越多的人失去瞭自我的精神空間,在物質的擠壓下,(名人名言)許多人的精神世界被迫隱藏,被迫忽略,在日復一日重復的奔忙之中,有人就會感到迷惘與困惑,想要探究生命以及活著的意義。然而,現實像一個鐵屋子一樣固若金湯,沖不出也逃不開。
  
  而這種情形,在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就已出現。那時二戰已結束,美國物質經濟空前發達,然而人們尤其是年輕人的精神日漸荒蕪。《在路上》的主人公薩爾、狄安以及其他"在路上"者,就是一群以驚世駭俗的行為、一顆驛動的心,試圖去逃離現實狀態的"垮掉的一代"。
  
  這種現實狀態正如凱魯亞克所描述的——這是個喧囂瘋狂的紐約,數百萬人毫無休止地為瞭生存而奔波,像一場噩夢,掠奪、攫取、失去、嘆息、死亡,隻有這樣他們才能在這個城市裡爭得一塊墓地。大街上整天汽車擁擠不堪,可怕的噪音使人發瘋,幾乎每分鐘都在發生交通事故,而這一片喧囂的背後卻是荒漠和虛無,許多人生活在一種虛無飄緲的夢幻之中……
  
  主人公之一的薩爾是一個作傢,這註定他是一個靈魂高於現實的人,他的內心潛藏著躁動和不安,他期待簡單而透明的精神世界,然而囿於身份他還是有所顧忌,直到狄安的出現,如一劑催化劑一樣,讓貌似平靜的薩爾內心深處隱藏的潛流噴薄而出。他們不願停下,他們隻知道上路、上路、再上路,盡情地、貪婪地體驗著在路上一切一切的瘋狂、悵惘、迷失與放縱,酣暢淋漓地體會自由的極端享受和生命的極端體驗。
  
  "生命的極端體驗",這幾個字讓我想到瞭凱魯亞克,他也是一個喜歡生命極端體驗的人。《在路上》是他帶有自傳性質的一部作品,他花瞭7年時間在路上,然後花瞭3個星期完成瞭這部作品,創作前,他感覺"靈魂在某個深處呼喚",一種靈感來襲的悸動攫住瞭他的心,他像打擺子一樣顫抖著身體,二十多天,除瞭吃飯和短暫睡眠,打字機邊的凱魯亞克,用一卷長達120英尺的打印紙完成瞭一部沒有標點、沒有段落的《在路上》——那是一瀉千裡的巨大思維瀑佈,濺起的無數思想與激情的水花,半個多世紀以來,打濕瞭無數人的心靈。
  
  "我還年輕,我渴望上路!"這印在紙上的短短幾個字,像一團團熾熱的巖漿,從白色的紙頁中噴薄而出,曾經沸騰瞭整整一代人的心。
  
  不可否認,即使過瞭半個多世紀,還是有無數人內心無限向往那瘋狂的、無拘的、不羈的、迷幻的"在路上",——那是一個飄滿罌粟花香的夢境,令人迷醉,令人狂亂,令人燃燒。誰的心不曾溫柔過?就算被課業壓得背彎的學子,就算被沉重的工作和生活壓得呼吸不暢的成人,隻有我們的內心知道,我們的心是柔軟而溫熱的。
  
  我們渴望迷醉,可是我們不能迷醉,就像我們知道大麻讓人迷醉,讓人致幻,但是我們必須遠離一樣。我們還有"甜蜜的枷鎖"在身上,那就是——責任和愛意。除瞭不諳世事的兒童也許有一些不負責任的權利之外,其他人都不能徹底拋開"責任"二字而遁世。我們努力學習,為瞭自己,也為瞭父母,這是一種責任;(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我們努力工作,為瞭自己,也為瞭傢人過得好一點,這也是責任……
  
  因此,當我看到狄安為瞭追尋自己所謂的"自由"而一次次拋下妻子和孩子,置他們的感受與困頓於不顧時,當我看到他的妻子在信中說"當我看著你消失時,我的心都要碎瞭,我一遍一遍祈禱你能平安歸來,親愛的狄安,這個世紀已經過去一半瞭,希望我們能夠在愛和無數的親吻中度過另一半,我們都等著你"。即使如此也沒能喚回狄安遠去的腳步時,我澎訇的心漸漸冷靜下來——我發現自己感受不到狄安的"自由",感受到的隻有他的"自私"。雖隻有一字之差,卻別如天淵。
  
  薩爾最後在紐約愛上瞭一位擁有一雙純潔大眼睛的姑娘,結束瞭他的流浪。而狄安,仍舊"在路上"。
  
  事實上,那些流浪的"垮掉的一代",最後並沒有真正垮掉,他們還是成瞭美國發展的中流砥柱。也許他們終於明白瞭,人生路上,除瞭無可奈何地走向衰老之外,沒有人知道前面將會發生什麼。因此,在這條充滿未知的人生路上,還是抓住我們身邊觸手可及的最重要的東西吧,責任、愛情、親情、友情……
  
  雖然,我們並沒有失去記憶,那飄滿罌粟花香的"在路上",像一個夢境,像女巫手指間流轉的靈光,時時魅惑、撩撥著我們的心。但是,我們的思緒依然冷靜如冰上的月光——帶著責任與愛意在人生路上前行,才是真正的"在路上。"

Comments are closed.